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 七爷解围
    七爷走上前,用手仔细的摸了摸封石,开口道“这种只有在汉代古墓中才会使用的九叠封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着,七爷就开始用手电筒在这封石上照,对于这种封石,之前一些老一辈的倒斗人通常会在上面凿出一个牛鼻眼来,然后用绳索穿进去,十几个人一起向后拉,只要能把最顶端的封石给拉下来,其他的就好办了。

    可现在我们很明显不具备这样的条件,首先我们没有这么多的人,想要把这一吨重的封石从上面给拉下来,那没有十几个壮劳力肯定是不行的,以我们的人数和力量,绝对拉不下来。

    二来是时间不够,这种封石的质地非常坚硬,即使是精通雕刻钻凿的大师,没有五六个小时的功夫,也绝对造不出一个完整可供绳索拉扯的牛鼻眼来。

    这种老式的方法我们根本行不通。

    “虎子,你个子高,看看这最上面的一块封石,距离甬道顶部之间,有没有缝隙。”七爷拍了拍虎子,示意他爬上去看看。

    这封石表面被打磨的滑不留手,根本无法借力,虎子尝试了两三次,都没能爬上去,最后只能让我和七爷在下面叠罗汉,他踩在我的肩膀上,这才看得清最顶部封石的情况。

    “有,有缝隙,不过缝隙很小,还塞不下一个手指头。”虎子说着,就从我肩膀上跳了下来,然后用手比划着说道“那缝隙还也就半公分左右,连一根手指都塞不下去。”

    虎子话音刚落,七爷面色有些着急,连忙问道“他娘的,说清楚,到底有多大的缝隙!”

    虎子用手指比划了半天,开口道“哎呀,半公分,就半公分左右!”

    听到这里,七爷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他已经想到了办法,他这种微笑的表情,总是出现在最关键的时候,而且总能帮我们逢凶化吉,解决困难局面。

    “七爷,您想到什么了?”我连忙问道。

    七爷不说话,从虎子的背包里掏出一根撬棍,说道“虎子,你把这撬棍卡在最顶部的封石下面,记住卡结实,然后用千斤顶,底部顶着甬道顶,下面压着撬棍,让最上面的这块封石完全的顶在甬道顶上,这样封石下面就会出现半公分左右的缝隙了。”

    七爷这话说的有些绕,我们几个都没有听明白,为什么要让这顶部的封石下面出现缝隙?

    虽然不清楚七爷到底要干什么,但这种情况下,我们出奇的团结,几乎没有过多的思考,就照着七爷所说的去做,等虎子将千斤顶放置好之后,液压器打开,很快顶部封石的下面,就出现了大约半公分左右的缝隙。

    这时候,七爷冲着王初一说道“把*拿过来!”

    *是我们现有装备之中威力最大的,是一种在近距离以发射霰弹为主杀伤有生目标的单人滑膛武器,也只有王初一带着,是美国货,算是她压箱底的武器了,平日里虎子想要摸一摸都不行,七爷从来对这种*不感兴趣,这冷不丁的跟王初一要枪,不由得让她一愣,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我说把*拿过来!”七爷加重了一下语气,几乎已经在用命令式的口吻了。

    王初一短暂的愣神之后,连忙将*递给了七爷。

    七爷接过枪之后,快速的将枪里的霰弹给退了出来,然后将霰弹的底火给拆掉,将霰弹里的金属钢珠给倒了出来,一连拆了五发霰弹之后,手里已经有了一小把金属钢珠。

    看到这,我和王初一都明白了七爷的用意,只见他将手里的金属钢珠倾斜着,顺着最顶部封石下方露出的缝隙倒了进去,整整上千颗钢珠全都塞了进去,这样一来,最顶部的这块封石下面,就有了足够多的润滑力,如此一来我们四个一起,就能将这一吨重的封石从上面给拉下来。

    这时候,刚刚反应过来的王初一马上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真空吸盘,这种吸盘使用起来十分的麻烦,可在这种情况下,却有奇效,王初一将吸盘吸附在顶部的封石上,然后将吸盘里的空气缓缓的抽出来,这样就省去了我们开凿牛鼻眼的时间。

    最后,我掏出登山绳,将其中一头拴在吸盘上,七爷指挥着虎子,缓缓的将千斤顶收起来,这个过程十分的缓慢,如果收的快了,一不小心顶部封石落下的一瞬间,巨大的重力,就可能将一部分钢珠给压变形,所以千斤顶收的越慢,一会我们拉封石的时候

    就越省力。

    最终千斤顶被虎子缓缓的卸下,然后快速的跑到我身旁,小声说道“哎,我说老白,这法子你怎么就想不出来?”

    我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看着站在最前面的七爷一挥手,喊道“拉!”

    此时我们所有人同时发力,登山绳被绷的紧紧的,而九叠封石最上面的那块封石也随着我们不断的发力,开始松动,正一点点的向外平移,虽然速度很慢,但总归是动了,只要能拉得动,就有希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我们不停的向后拉,拉一会,没力气了,就坐下休息一会,缓过劲之后再去拉,如此反复了十几次,最顶部的封石已然被我们给拉出了大半,只要继续这么拉下去,相信用不了几次,这封石就会被我们全部拉出来。

    “哎,我说哥几个,这封石看来也不顶用啊,还不是被七爷两三下就给破解了?”休息的功夫,虎子一边喝着水,一边口无遮拦的聊着天。

    “别乱说,这九叠封石在之前可是十分有效的防盗墓机关!”七爷嗔道。

    王初一也开口道“是啊,谁倒斗会带着一个加强连过来?顶多三四个人差不多了,最多的也就十几个,碰到这种九叠封石,着实让人头疼,很多倒斗的人一般都不愿意去破这种封石,更愿意换一条路进主墓室。”

    看着他们三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感觉有些冷,好像是有一阵阵的凉气,从九叠封石的后面传出来,之前就有这种感觉,可并不太在意,现在这种凉飕飕的感觉越来越重,我这才隐约感觉有些冷,好像这九叠封石后面是个大冰窖似的。

    休息了一会之后,在七爷的指挥下,我们继续发力,使劲的向后拉着登山绳,可能这次看到封石已经被拉出大半,大家都有了希望,所以手下发力都大了许多,没多久,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一个长约两米的封石就这么被我们给拉了下来。、

    “我靠,这他娘的什么东西,这么凉!”虎子一声惊呼,连忙就扔掉了手里的登山绳。

    听到他这么一声惊呼,我们几个连忙就围了过去,想要看看虎子到底怎么了,可虎子此时双手正在拼命的在自己背上抓,好像是被虫咬到了自己后背一样,抓了一阵之后,就整个人平躺在地上,开始在地面上蹭,而且越蹭越厉害。

    “你他娘的别蹭了,赶紧站起来,让我们看看怎么回事!”一边说着,一边就将虎子从地面上拉起来,刚抓住虎子的手,就感觉他的手十分的冰凉,给人的感觉很不好,就像是一个死人的手一样,没有丝毫的体温,这种感觉让我心中暗暗吃惊,然后小心的将虎子扶起来。

    这时候七爷的眉头也是一皱,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然后转头看了看我。

    我们两个对视一眼之后,都选择了心照不宣,然后快速的将虎子的上衣给脱下来,将他整个背部都露出来。

    就在这时,我发现虎子背上,一左一右,有两块巴掌大的淤青,表层的皮肤下面好像还有一股液体,好像是化脓了一般,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他娘的,痒死老子了,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虎子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边骂道。

    “你别动!”我一声呵斥,然后紧接着问他“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什么东西了?你背上这伤是怎么弄的知道吗?”

    听完我的话,虎子先是一愣,然后一脸惊诧的表情问道“伤?什么伤?我背后受伤了?”

    这时候七爷已经从自己的挎包里快速的掏出几枚银针,然后从虎子背后的淤青处刺了进去,问道“废什么话,问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虎子见我们所有人都一脸严肃,心里也开始紧张起来,尴尬的笑着开口道“看…看到一个白…白点,有苍蝇那么大,封石刚掉下来,就朝着射了过来,然后…然后好像…好像就掉在我衣领里了,再然后…再然后我的背上就先是猛地一疼,紧接着就是酸麻一片,现在就开始痒,痒的不行,可我怎么抓都感觉抓不到,就倒在地上蹭,可蹭了半天,还是感觉没有效果,就是痒,痒的厉害。”

    七爷紧皱着眉头,说道“痒就对了,你这是冻疮!而且看架势还在不停的扩散,如果不赶紧把里面的寒气给放出来,恐怕半个小时的功夫,寒气就会侵入到你的五脏六腑,到时候就算阎王爷在生死簿上划掉了你的名字,你也得去找马克思聊聊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