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 甬道封石
    虎子先是一愣,本能的就开始反抗,却被七爷一脚踹在膝盖后方,整个人噗通一声就跪倒在石梁上,我顺势一抽虎子的腰带,就直接将他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他娘的,你们…你们要干嘛?”虎子一脸紧张的问道。

    此时虎子跪在石梁上,正好屁股就向外撅着,屁股上五六个血口子,血一下就留了出来,很快就滴入水中。

    下面的那些食人鲳嗅到血腥味简直都疯了,一股脑的涌到我们下方。

    我举起手电筒仔细的观察水面,由于这水实在太过浑浊,看的不是太清楚,我们三个一边按住要起身的虎子,一边仔细观察。

    就在这时,七爷沉声道“来了!”

    只见水面下方最多两公分的位置,一条巨大的食人鲳暗影就朝着我们的方向快速游了过来,按照这个速度来推算,这鱼王肯定是上当了,那些小型食人鲳无法跳跃如此高的距离,看来这鱼王要亲自出手了。

    果然,就在一阵水花飞溅的瞬间,一条体型巨大足有半米多长的食人鲳一下跃出水面。

    “射它!”我这一嗓子大喊的同时,七爷和王初一已经同时开枪,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七爷两发子弹已经射在了那鱼王的脑袋上,而王初一手枪的子弹也射穿了那鱼王的肚子。

    血花一下就飘了出去,那鱼王在跃到我们面前的时候,俨然已经是一具尸体,七爷转身一个侧踹,直接就踹在了鱼王的脑袋上,将它整个踹回了水中。

    一大股血花就从我们脚下的水面上飘了起来,原本那些见血就疯的食人鲳这次却出奇的安静,整个鱼群仿佛都静止了,不但没有任何的食人鲳去啃食这鱼王的尸体,相反的全都在静静的观望。

    此时虎子也缓缓的站起身子,连忙将自己的裤子提了起来,骂道“他娘的,用老子做饵吸引鱼王没问题,你们倒是说一声啊,毕竟还有女同志在呢,老子放点血下去就行了,干嘛脱老子裤子!”就在虎子骂骂咧咧的时候,只见我们身下水里的食人鲳哗啦一下全都散开了,远远的游到距离鱼王很远的距离,仿佛是受到了惊吓。

    “有效果!七爷,这法子果然有效果!”王初一大喊道。

    七爷点点头,开口道“别急,再等等。”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鱼群开始逐渐的散去,由于现在水平面已经高过那口石棺的边缘,这些食人鲳再次从石棺开口处游了进去。

    看到这个情形,虎子开口道“应该没问题了,咱们赶紧游过去,再晚时间就来不及了!”说着,虎子指了指自己的手表。

    此时王初一连忙从背包里掏出纱布,开始帮我们包扎伤口,可这些食人鲳咬的口子实在太深,就算是用纱布缠了好几道,都无法阻止血液渗出。

    “不行啊,这么往外渗血的话,等咱们游下去的时候,肯定有危险,虽然鱼王死了,可这些食人鲳分明已经饿了很久,难免又会被血腥味刺激,到时候……”王初一的话还么说完,虎子马上就摆了摆手,开口道“他娘的,你还真笨的可以!”说着,就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一卷保鲜膜,递给王初一“用这个!”

    这保鲜膜是我们用来包裹冥器的,以免冥器出棺之后,遇到氧气快速的氧化,现在拿出来,可真是帮了大忙了。

    在伤口上裹上一层保鲜膜之后,我们又用纱布里三层外三层的一缠,就完全的阻止了血液外渗。

    “下!”七爷一声令下,噗通一声就从石梁上跳了下去。

    紧接着虎子和王初一两人也跳了下去,我这人本来水性就不好,现在水里又有这么多的食人鲳,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见到他们三个跳下去之后,并没有受到食人鲳的攻击,我这才一咬牙从石梁上跳了下去。

    很快,我就跟在王初一身后,朝着棺椁内游去。

    从棺椁的口子游进来之后,我这才发现,原来这棺椁下面还有十分巨大的空间,满满的全是淡黄色的温泉水,可视度很差,七爷在最前面带路往前游,我们一个跟着一个,由于没有带什么潜水的设备,我们只能在水里憋气,肯定撑不太久,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赶紧找到出口,否则我就要憋死在这里了。

    就在这时,在我前面的王初一突然向下游去,动作十分的迅速,我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我心里着急啊,心想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王初一这突然的消失让我一下乱了方寸,连忙也朝着正下方游去,只见在我下面有一个圆形的缺口,一张一合,有点像呼吸的鱼嘴,幅度很大,宽度大概一米左右,刚好能让一个人钻进去,只不过这一张一合的鱼嘴速度着实不慢,如果速度掌握的不好,很可能就会被夹住。

    我断定王初一刚才快速的消失在我视线范围之内,就是从这里钻了进去,于是我牟足了劲,等到鱼嘴张开的一瞬间,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

    可当我的上半身刚刚游进去的一瞬间,忽然就感觉身体一轻,久违的空气瞬间袭来,还没等我贪婪的呼吸一口,整个人就啪的一声从入口处摔了下来,整个人摔了个狗吃屎,脸就撞在地面的青石砖上。

    等我坐起身子的时候,才发现七爷他们已经举着手电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了,我仔细看了一下,这里应该是一个狭长的甬道,从指北针上显示,是东西走向,甬道宽约三米左右,墙壁被打磨的很光滑,大约一米多高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很深的凹槽,向内大概有七八公分的样子,凹槽倾斜着向上,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就在这时,只听见七爷大喊一声“不好,这里不太妙,赶紧跑!”说着就开始往前跑。

    我连忙站起身子,刚要往前跑,就听见甬道里传来轰隆轰隆的响声,转身往后一看,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只见这甬道两边的凹槽里竟然卡着十几根圆木棍,最要命的是这些圆木棍下面还挂着带着尖刺的铁网,此时正在顺着凹槽向下滑动,眼看着就要撞在我们身上。

    “楞什么呢?赶紧走!”王初一见我发呆,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就往后跑。

    好在这甬道的地面打磨的也算平整,我们跑的速度很快,那圆木挂着的尖刺铁网一时半会还追不上我们。

    “七爷,他娘的这怎么办?赶紧想想办法,不能老是跑啊!”虎子一边跑,一边骂。

    就在这时,七爷猛地停下身子,转头向后看去,我们见他停了下来,也纷纷停住脚步,七爷看了足足有四五秒,然后一拍脑门,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就从背包里掏出两柄军刀,快速的插入到墙壁上方的凹槽里。

    这下我就看明白了,这尖刺铁网是靠着顶部的木棍移动的,而木棍又是卡在甬道的凹槽里,只要我们用军刀插在凹槽里,就可以轻而易举的阻止这木棍的运行轨迹,如此简单的机关,我们竟然第一反应都是逃跑,还真是被这古墓里的机关给吓破了胆,想想都感觉自己挺蠢的。

    果然,将两柄军刀左右卡在凹槽里之后,后面的木棍向下滑动的通道受阻,就停在了我们身后不远的地方。

    此时虎子气喘吁吁的说道“哎呀,他娘的,吓死老子了,还以为有其他什么鬼东西呢,就这种小儿科的机关,也能把咱们吓的屁滚尿流的,今天这事可别说出去,否则要被同行笑话了。”

    一波惊魂事件之后,我们稍事休息了一下,整理好装备,再次顺着甬道往前走,这次我们走的速度都不自觉的加快了不少,其实心里还是担心再出什么幺蛾子事,索性赶紧通过这甬道,赶紧进入主墓室才是正事。

    很快,我们正前方就被几块巨石给堵住了,虎子一看这阵势,急的直骂“他娘的,这不是跟着闹吗?这是哪个王八犊子干的好事,怎么把甬道给堵住了?”

    我连忙上前查看,只见在我们前面,甬道突然变得狭窄起来,仅仅只有一米宽,而且甬道被九块叠加在一起的巨石给堵的严严实实,根本无法通过。

    看到这情况,我瞬间反应过来,这是封石!在汉代的墓葬之中颇为常见,算是一种最简单的墓门,但又十分的实用,我们眼前这种封石大概有一米宽,四十公分厚,九块叠加在一起,足有三米多高,将整个甬道堵的是严严实实。

    王初一问道“现在怎么办?”

    虎子说道“他娘的,能怎么办?赶紧着推开啊,我看这石头应该很好推的。”

    七爷听完皱了皱眉头说道“好推?这一个封石就宽一米,厚四十公分,估计至少也要有两米长,少说也有一吨重,来,你推一个我看看!”

    七爷的话的意思,我们都听得出来,可虎子依旧在我们诧异的目光之下,拼劲全力去推了推那些封石,在确定推不动之后,这次作罢。

    “他娘的,现在怎么办?”虎子一脸沮丧的看着七爷,开口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