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 食人鲳②
    “他娘的,这是食人鲳!老子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在这地方碰见这东西!”虎子一边叫骂,一边用军刀招呼着冲向自己的黑鱼。

    这食人鲳我倒是知道一二,这是一种栖息在主流、较大支流,水流较湍急处的鱼类。成年鱼主要在黎明和黄昏时觅食,以昆虫、蠕虫、鱼类为主,活动主要集中在白天,中午会到有遮蔽的地方休息。

    而我们现在开启石棺的时间,正巧就在酉时,就是这种食人鲳捕食的时间!

    “我说七爷,你非要酉时开棺,这下好了,咱们马上就有被这食人鲳给吞了!大家都变成鱼粪!”我一边埋怨着七爷,一边开始寻找地理位置偏高的地方,好躲避食人鲳的攻击。

    七爷此时也是自顾不暇,喊道“别说了,赶紧找高的地方爬上去,这水还要过段时间才会漫上来,先躲过这段时间再说!”

    七爷说话间,王初一已经利用登山绳,攀上了石梁,整个人猫腰躲在上面,正在缓缓的将登山绳收起来,准备朝着我的方向抛过来。

    我冲王初一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随时准备接住登山绳。

    王初一猛地一甩,我眼疾手快,一把就抓住登山绳开始往上爬,等我爬到横梁上之后,用手电往下一照,冷汗蹭的一下就从后脊梁骨上冒了出来,只见那棺椁开口的地方,黑压压的全是这种食人鲳,正一股脑的往外涌。

    “七爷,虎子,抓好登山绳,赶紧爬上来,这食人鲳越来越多!”我大喊一声之后,连忙就将登山绳甩给七爷。

    七爷抓住登山绳之后,连忙招呼虎子过来,两人一起开始顺着登山绳向上爬。

    此时我只在心里默默祈祷,这登山绳不要断,按说这种登山绳是能够承受三四个人的重量,可现在我们用的这捆登山绳,已经使用了很多次,表面磨损的很严重,我真的很担心,绳子会突然断裂。

    大概二十秒不到的功夫,虎子和七爷两人就已经顺着登山绳爬了上来, 七爷快速的来到石梁之上,还没等站稳身子,就听见下面虎子的惨叫声响起。

    七爷连忙闪开位置,一把将虎子拉了上来。

    “怎么了?咬到了?”七爷紧张的问。

    虎子痛苦的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屁股,我用手电照过去一看,只见三条大个的食人鲳正咬在虎子的屁股上,估计是他顺着登山绳往上爬的时候,从水里跳出来的,那时候虎子只顾着往上爬,疏于防备,就被咬了屁股。

    帮虎子处理完屁股上的食人鲳之后,我用手电仔细观察着我们身下的食人鲳。

    这种鱼群体觅食,主食比较小个体的鱼,猎食水中任何移动的东西,尤其对血腥味敏感,任何一点血腥味都会激起大群“食人鱼”的狂暴攻击。

    刚才我小腿被咬,飘出的血花显然已经刺激到这些鱼群,再加上被我们砍死的食人鲳,现在下面的水中已经是猩红一片,这些食人鲳估计是快要饿疯了,只要是带点血的东西,就开始疯狂的啃食,已经出现了十几只食人鲳攻击同一只的现象,这种同类相残的场面,让我看的一阵后怕。

    别看这食人鲳的体型小,但它的性情却十分凶猛残暴。一旦被咬的猎物溢出血腥,它就会疯狂无比,用其锋利的尖齿,像外科医生的手术刀一般疯狂地撕咬切割,成群的是食人鲳性格凶残,疯狂无比,用其尖齿撕咬切割猎物,直到剩下一堆骸骨为止。看眼前这情景,只要是掉下去,恐怕用不了一分钟,我就得变成一堆白骨,什么都不会剩下。

    七爷蹲在石梁上,低头向下看着,低声说道“没想到这里会碰到食人鲳,记得上次碰到应该是在十年前了,当时有一队盗墓贼进山倒斗,就是碰到了食人鲳,几乎一个照面的功夫,十几人的团队,就瞬间化为一堆白骨,血染红了三里多长的河面,很是恐怖,这种食人鲳听觉高度发达,牙齿尖锐异常 。咬住猎物后紧咬不放,以身体的扭动将肉撕下来。一口可咬下16立方厘米的肉。”

    说到这里,虎子本能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说道“他娘的,找你这么说,这食人鲳一口就能把我半个屁股给咬下来!刚才他娘的三条食人鲳咬在老子屁股上,也没拽下来一块肉!”

    王初一看了虎子一眼,说道“那是食人鲳没在水里,身体无法借力扭转,你要是在水里被咬到试试?”

    虎子又摸了摸自己的屁股,点点头,不再说话。

    这时七爷接着说道“对付食人鲳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我们三个异口同声的问道。

    “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等时间,入夜之后,食人鲳便会安静下来,这种鱼看似凶猛,其实胆子很小,等入夜之后,就会找一些隐蔽的角落躲藏起来,到那时候,咱们在从这里游出去,会安全很多。”

    七爷这话音一落,虎子就连忙摇头,说道“不行,不能等,我刚才从石棺下面游过去看了,下面的机关铁链多得很,而且都在运转,如果真要是等到你说的入夜之后再游出去,至少也要等四个小时以上,到那时候,这石棺里面的机关早就变了,想要游出去绝对不可能。”

    虎子一口气说完之后,王初一连忙又说道“是啊七爷,别说等四个小时,就是等两个小时也不行,你看这水位,已经齐腰高了,恐怕再有一个多小时,这整间石室就会被灌满,到时候就算不被食人鲳给咬死,也被淹死了。”

    这时候七爷看了看我们三个,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还有一个办法,这食人鲳常成群结队出没,但是每群会有一个领袖,只要咱们把这群食人鲳的头头给干掉,这些食人鲳就会感觉遇到了危险,很快就会退去。”

    七爷说出这个办法的时候,虎子和王初一脸上多少都带着点兴奋,估计是感觉有了希望,可以我对食人鲳的了解,七爷所说的这个办法并不太好实现。

    这食人鲳的智商极高,捕食时会先攻击猎物的尾巴和眼睛。等其游不动了才会一拥而上,分享猎物。即使是大型动物也会先攻击肩部,因为那里最薄弱。

    而且食人鲳上下腭的咬合力大得惊人,可以咬穿牛皮甚至硬邦邦的木板,能把钢制的钓鱼钩一口咬断,就连平时在水中称王称霸的鳄鱼,一旦遇到了食人鱼,也会吓得缩成一团,翻转身体面朝天,把坚硬的背部朝下,立即浮上水面,使食人鱼无法咬到腹部,救自己一命。

    面对这种具有独立智慧的食人鲳,想要在下面黑压压的鱼群之中,找到鱼王,实在太难了。

    七爷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开口道“白羽,想什么呢?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

    听到七爷这么问,我不愿意去骗他们,只能长叹一声,开口道“咱们面对的这种食人鲳跟一般的食肉鱼不同,这些食人鲳有胆量袭击比它自身大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动物,而且还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围剿战术”。当它们猎食时,食人鱼总是首先咬住猎物的致命部位,如眼睛或尾巴,使其失去逃生的能力,然后成群结队地轮番发起攻击,一个接一个地冲上前去猛咬一口,然后让开,为后面的鱼留下位置,迅速将目标化整为零,其速度之快令人难以置信。

    况且这食人鲳的数量惊人,想要找到那条是鱼王,实在太难了。”

    听我说完,虎子和王初一瞬间也皱起眉头,我们四人再度陷入了沉默,都不在说话,只是两眼死死的盯着下面不断上升的水平面,恐怕不用等到石室的水涨满,只要能到石梁的位置,这些食人鲳就会从水里跳出来攻击我们,看它们一个个被鲜血刺激的疯狂模样,我十分的肯定这些鱼会为了食物搏命一击。

    “他娘的,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看着这水不停的涨,等着当食人鲳的晚餐吧?”虎子十分着急,额头已经渗出细密的汗水,也不知道是屁股上的伤疼的,还是因为紧张。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黑影在我们脚下的水域一闪而过,看到这黑影之后,我紧张的心脏砰砰直跳,这黑影要比普通的食人鲳大上许多,体型足有三四条食人鲳那么大,如此大的黑影,肯定就是鱼王!

    “看到了吗?你们看到了吗?”我兴奋的直叫。

    七爷和虎子连连点头“他娘的,看到了,很大个的一条,奶奶滴,肯定就是鱼王!”

    由于现在水平面上涨距离我们所在的位置,只有一米多高了,一般的小型食人鲳已经开始疯狂的跃出水面,想要攻击我们,可惜由于体型小,力道不够,并不能蹦到我们所在的高度,只有那条体型最大的食人鲳有这种力道!

    “放血!虎子别护着你的屁股了,转过来,脱裤子!”我大喊着,一把按住虎子,就要扯开的他的腰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