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七章 食人黑鱼
    听到我和王初一的动静之后,虎子和七爷也围了过来,对于墓穴机关的门道,他们两个都比我多的多。

    虎子将耳朵贴在棺椁的外壁上听了好一会,这才开口道“他娘的,我怎么老感觉这棺椁里面是空的?”

    “不对,绝对不会是空的,如果真是那样,这机关的响动,要比现在大的多。”七爷反驳道。

    王初一开口道“你们不是说这棺椁里封着一口泉眼吗?而且还是温泉,热的。”一边说,王初一又用手拍了拍棺椁的封盖。

    这一下可把我们难住了,按说这古墓里的机关大多都是用铁链作为传导工具,这棺椁里面存在机关响动是事实,可棺椁封盖上的温度也清楚的告诉我们,这里面有高温物体,在这种环境之下,我所能想到的也就只有地下的温泉泉眼。

    可这一切又太不可思议了,如果真的有铁链带动的机关,那怎么会泡在水里?如此一来,千年时间弹指一挥,铁链早就腐蚀的不成样子了,怎么还会发出响动。

    一时间我们所有人都迷茫了,不知道这棺椁下面到底藏着什么样的东西。

    五六个小时的时间说慢很慢,说快也很快,还没等我们研究明白,就已经到了酉时,七爷站起身子,开始准备开棺。

    可真到了要开棺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这棺椁封盖的位置,是用一层夯实糯米加上黄土封起来的,其粘粘的程度,远远要比一般黄土坚固的多,我用军刀反复试了十几次,都没能将刀刃插入棺椁封盖的缝隙里去。

    “他娘的,这棺椁怎么这么结实,跟之前的不一样啊!”虎子一边说,一边使劲的想要将军刀的刀刃顺着棺椁封盖的缝隙插进去,反复试了 很多次之后,依然没能成功。

    这酉时的时间段,就只有两个小时,如果我们不在这两个小时之内将这棺椁打开,又要再等一天,在这古墓之中,多等上一天的滋味是非常难受的,漫无边际的黑暗时时刻刻在侵蚀着我们的神经线,如果呆的太久,任凭哪一个正常人都会变成疯子、傻子。

    “用酒,用酒试试!快。”王初一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声吆喝着,就像是一个村间泼妇一般,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出这么一句话。

    七爷反应也快,从背包里掏出一瓶酒之后,就递给了王初一。

    只见王初一将酒瓶拧开,顺着棺材封盖的缝隙就开始往里倒,其实这酒根本就倒不进去,棺椁封盖的缝隙是被糯米黄泥封死的,可这酒一倒上去,便快速的被吸收了进去,但凡是被酒浇过的地方,颜色都会变得很深。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王初一反手从背包里掏出军刀,顺着刚才浇过酒的地方猛地一下就插了进去。

    在我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王初一的军刀顺利的插入到了棺椁的缝隙之中。

    一看这招有效,我和虎子也连忙从背包里把酒给拿了出来,常年倒斗,我们都会在背包里备上那么一两瓶高度白酒,一来是驱寒,二来是壮胆,如果实在走了霉运受了伤,还可以用来消毒。

    总之,我们将酒浇过整个棺椁的缝隙之后,军刀就顺利的插了进去。

    虎子连忙翻出特制的千斤顶,顶住军刀的刀柄,然后双手就开始压千斤顶,很快这千斤顶就将棺椁的封盖给顶起一个二指宽的缝隙。

    还没等我们弯腰去看那缝隙里的东西,就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响起,一股滚烫的热水就从棺椁的缝隙里冲了出来,我距离那缝隙最近,热水几乎全溅在了我的手背上,烫的我浑身一哆嗦,连连后退。

    “白羽,怎么样?你没事吧?”王初一开口问道。

    我借着手电的光,仔细看了看自己的手背,虽然刚才偶然的一个接触,烫的很疼,但手背上并没有因为烫伤而起泡,我估计这里的水温最多也就五十度左右,还不至于能够直接把人烫伤,只是烫的有些微微发红。

    “没事,这水还行,不算特别热。”说着,我再次朝着棺椁靠近。

    这时水流越来越快,整个棺椁的封盖,几乎不需要千斤顶,已经被这巨大的水流给冲了起来,原本二指宽的缝隙,现在已经被冲的有胳膊粗细了。

    我侧着身子,举起手电顺着棺椁被水流冲出的缝隙往里照,想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却发现这水并不清澈,很浑浊,呈现出一种土黄色,就好像水里夹杂着很多的黄泥一样,而且味道很难闻。

    “是硫磺,地下的硫磺,被冲出来了。”虎子大声喊着。

    硫磺泉?我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这三个字,这硫磺泉一般是由地壳里面的岩浆作用或是火山爆发时产生的。

    因为火山爆发后,就变成了不会再爆发的死火山了,但是地壳运动地底下还有没冷掉的岩浆,就会不停的冒出热气。如果热气很集中,再加上有缝隙的含水岩层,就会因为热变成了高温的热水,而且还会有蒸气,如此一来便形成了硫磺泉。

    七爷身手试了试水温,开口道“很热,但是不至于被烫伤。”

    说话间,那棺椁的封盖已经全部被水流冲开,整个棺椁就像是一口不断向外涌出泉水的方形井口一样,水流一个劲的往上冒,我低头一看,脚下的水,已经快要漫过脚面了,幸亏这间石室够大,否则很快,我们现在已经被淹死在泉水里了。

    就在这时,虎子指了指棺椁,举起手电说道“咱们得下去,这下面肯定有通道。”

    “下去?你他娘的疯了?不被烫死也会被淹死的!”我水性最差,听到虎子说让从这向外冒着泉水的棺椁里下去,心里就一百个不愿意。

    “这石室虽然大,可照着这个速度,被灌满是迟早的事,到时候照样被淹死,我先下去探探路,如果发现走不通,我再回来,还能有个时间考虑其他的事。”说着,虎子带上手套,一个猛子就从这棺椁里扎了进去。

    我连忙跑到棺椁边,可由于这棺椁里的水实在太浑浊了,很快就看不到虎子的身影了,只剩下一个还在不停向外涌着泉水的方形棺椁。

    我们在棺椁边等了大概十分钟左右,这段时间,石室里的水已经漫过了我的脚面,几乎连脚腕也给淹到了。

    “这水这么浑,虎子该不会找不到回来的路了吧?”我担心的问道。

    这时候王初一晃了晃手里的登山绳,开口道“放心吧,虎子下去的时候,已经将登山绳固定好了,他肯定会回来的,耐心等一等。”

    王初一这边话音还没落,只见一阵水花飞溅,虎子猛地就从石棺中窜了出来,紧接着整个人几乎是蹦出了石棺。

    “跑!快跑!”

    虎子刚从石棺里蹦出来,就猛地一个转身,想要往后跑,还没等我闹明白,只见石棺之中又是几十个黑影跟着窜了出来,那黑影大概也就巴掌大小,还没等我看清楚,只感觉腿上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黑色的鱼已经死死的咬在我的小腿上。

    “我擦,这他娘的是什么鬼东西!”我惊呼一声,刚想要转身跑,只见小腿的血已经蔓延在水里,其他的黑鱼好像得到了感召一样,哗啦一下全都朝着我围了过来。

    “快,往上爬!”王初一指了指石棺的边缘,那里虽然还在不停的向外涌着水,但毕竟要比整条腿都泡在水里好一些,于是我二话不说连忙就爬了上去。

    刚刚站在石棺的边缘处,只见那只死死咬在我腿上的黑鱼还在不停地扭动着身子。

    看到这个情况,我是又急又气,一把抄出苗刀就朝着那鱼身上砍了过去,一刀下去,这黑鱼就被我砍成了两半。

    被砍下的半截鱼身子掉在水里,马上就引起一阵骚动,其他的黑鱼瞬间就围了上来,几乎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那半截鱼身子就已经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想办法,快!”虎子大喊一声。

    七爷和王初一两个人反应最快,连忙掏出手枪,冲着水里的黑鱼就是一阵射击,由于这黑鱼的游速太快,纵使七爷和王初一两人的枪法奇准,也只是射杀了两三只。

    被射杀的两三只黑鱼几乎一瞬间就被其他同类啃食,趁着这段空挡,我连忙将咬在我小腿上的黑鱼头给*下来,只见这鱼的嘴里有大概半公分长的尖刺一般的牙齿,正深深的扎进我的皮肉里,等我一根一根将这些尖刺一般的牙齿从腿肚子里拔出来的时候,血已经顺着脚腕流到下面的水中,那些黑鱼嗅到血腥味,都疯了一般朝着我聚拢过来,更有几只已经从水里跳起来朝我扑来。

    幸好我眼疾手快,手里苗刀飞转,一刀下去,直接就将两条黑鱼砍入水中。

    “他娘的,这黑鱼怎么越来越多?下面到底还有多少?”我大骂着喊道。

    “还有很多,下面是个铁栅栏,这棺椁的封盖一打开,,铁栅栏的门也被打开了,外面的黑鱼就钻了进来,估计至少有几百条!”虎子一手拿着枪朝着水里射击,一只手提着军刀胡乱的朝着水中砍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