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六章 棺椁颤动
    话说到这,我也算是明白了,感情这就是个四周完全封闭的石室,唯一的出口便是那被石柱堵死的洞口,现在想要返回去,几乎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了。

    想起这墓室里四角的棺椁,我心里顿生一股凉意,现在我们四个人就像是被逼进笼子里的小白鼠,只能苟延残喘的硬撑着,这四角的棺椁很明显都有机关,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清楚,特别是虎子,一向看到棺椁跟看见自己亲爹一样的虎子,现在也变得特别的安静,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的沉重,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定格了一般,我们四个人都低着头,干着各自的事情,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任何的眼神交流。

    七爷自顾自的抽着烟,虎子低着头用手电筒照着自己的靴子,时不时的用手去擦一擦,王初一则是看着不远的那一具棺椁发呆,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着,我知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棺椁始终还是要开的,那是我们唯一的生路,与其在这里等死,倒不如把棺椁打开,就算是碰上了什么要紧的机关,也给来个痛快的不是?总比在这里干瞪眼活活饿死要强的多。

    我拍了拍虎子的肩膀,开口道“虎子,你他娘平日里看到棺椁就跟看见爹似的,怎么今儿没动静了?不像你啊!”

    虎子用身子拱了拱我,说道“去去去,哪凉快哪呆着去,这棺椁能是随便开的吗?这狗日的古墓里机关太多了,你这咔吧一开,保不齐哪就冒出来点暗弩之类的东西,给你射个对穿。”

    对于虎子这种消极的情绪,我很能理解,虽然现在是这么坐着消耗时间,可我们总归还都活着,可那棺椁一开,我们将面对的是什么东西,大家都不清楚,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大家都不愿意去碰那棺椁也是有道理的。

    “哎,我说七爷,咱们不能老这么耗着啊?这么下去,不就是在等死吗?”我有些着急,转向七爷问道。

    七爷将烟蒂狠狠的摁在地上,然后缓缓的站起身子,说道“哎,既然进了咱们这一行,那早就应该有觉悟,下墓走阴曹,生死置度外,横竖都是个死,咱们还是把那棺椁给开了,看看到底有什么机关,死也死个明白吧。”说着,七爷就开始朝着距离我们最近的一具棺椁走去。

    我见到七爷决定开棺,心头一喜,连忙就跟了上去,当我和七爷两人来到棺椁面前的时候,却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七爷连忙快步走到棺椁面前,一抬手,就按在了棺椁的封盖上,然后眉头一皱,开口道“怎么是热的?”

    七爷这话音一落,虎子和王初一也连忙赶来,开口道问道“什么?什么热的?”

    我连忙也将手放在了棺椁的封盖上,果然,这棺椁的封盖顶部竟然是温热的,虽然温度并不高,但比起周围阴冷的墙壁和地面,这棺椁的封盖显然温度要高上一些。

    “他娘的,这棺椁该不会是个高压锅吧?大粽子正在里面清蒸呢!”

    对于这种搞不懂情况的事情,虎子又开始张嘴胡说八道。

    倒是王初一皱着眉头说道“会不会是地下泉眼?温泉之类的?”

    听到王初一的提醒,我和七爷都是一愣,七爷连忙后退了三四步,然后用手上下左右的这么打量整具棺椁,脚下的步子也是前后左右的这么晃悠,有十几分钟的功夫,七爷再次来到这棺椁面前,开口道“我感觉王初一说的不错,这棺椁下面压着的很可能就是一口泉眼。”

    听到七爷这么一说,我们所有人都愣了,特别是虎子,他先是一愣,然后也学着七爷的样子,向后退了两三步,也伸出手上下左右的对着棺椁比划。

    我虽然看不懂他们两个到底在比划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七爷和虎子两个人所比划的手势都一样,很明显是有规律可循,好像是某种特定的手法。

    过了一会之后,虎子脸色一变,开口道“九宫八卦!这棺椁里葬着的不是人,而是另一个墓穴!”

    比起之前七爷所说的泉眼,虎子这话更让人吃惊,不过我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这棺椁里到底葬了点什么,我只关心现在怎么出去,如果真像虎子所说的那样,这棺椁里面葬着的是一个墓穴的话,那肯定有通向那个墓穴的路才对,说不定就在这棺椁里面!

    于是我连忙催促“虎子,你他娘的别卖关子,老子现在就想知道怎么出去?照你的意思说,这四个棺椁里面有一个是进入下一个墓穴的入口?”

    虎子点点头,紧接

    着脸上又露出为难的表情,开口道“可我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个,这种四角疑棺,厉害的很,一旦开错了,咱们全都得死在这,半点生还的希望都没有。”

    虎子这话说的很严肃,而且他额头上也已经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看他的样子,所说的话绝对不是在吓唬我们,这四角疑棺还真就像他说的这么厉害。

    七爷也是反复检查眼前的棺椁,然后开口道“九宫八卦和乾坤八卦不同,既然这石室是按照九宫八卦修的,那肯定就有规律可言,正所谓上离下坎。”

    七爷在那里自顾自的念叨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我也不敢轻易的去打断他,只能跟王初一站在一起,老老实实的听着,倒是一旁的虎子听的入神,时不时的还点点头,表示赞同。

    看到这,我连忙拉过虎子,问道“他娘的,快讲讲,七爷这在唠叨什么东西你?”

    虎子低下头,小声道“七爷在推算方位,九宫八卦的正上方,是离位,而离属火,位于南方,在八卦之中也属于凶卦,触之必有杀身之祸……”

    虎子呜啦啦给我讲了一大堆,我并不感兴趣,于是就问道“你他娘的就长话短说,什么方向是安全的?咱们应该开那具棺椁!”

    虎子皱了皱眉头,开口道“按道理来说,九宫八卦之中,兑属水,归于西方,正所谓水泽万物,视为生门,也就是说,咱们应该开刚才七爷摸过的那个棺椁,就是下面有泉眼的那个。”

    听虎子这么一说,我连忙催促道“那他娘的还等什么?赶紧着啊!”说着,我和王初一两个人就朝着那棺椁走去。

    “哎,我说你们两个祖宗,能不能慢一点,别他娘的着急,等老子把话说完成吗?”虎子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我们两个拉住。

    “这八卦的八个方位,不单单是对应了八个方向,还对应有属性和时间,你看到这四个棺椁没有?”说着,虎子指了指石室里的四个角。

    我和王初一点点头,虎子接着说道“七爷之前摸到的那个底下有泉眼的棺椁如果是兑的话,那正对着的那一具棺椁应该就是震位,另外两具棺椁,一个是离位,另一个则是坎位。”

    虎子说到这,我马上就听明白了,对于九宫八卦,我也有所研究,这震、离、坎三个位,在古墓之中都是凶位,如果真的是按照九宫八卦的方式排列的话,一旦我们开启位于震位上的棺椁,恐怕整个石室便会坍塌,到时候就像是虎子所说的那般,我们所有人绝无生还的希望。

    虎子看我似乎有些了解,就开口道“就算咱们要开的棺椁,就是底下有泉眼的这具,那也得等时间,这棺位属兑,兑就是酉时,也就是下午五点到七点的时间段,你看看手表,时间还没到。”

    听虎子说完,我还真就低头看了看手表,正好是正午十二点的时候,距离虎子所说的酉时还有五六个小时的时间。

    “他娘的,没到时间就不能开吗?”我连忙问道。

    虎子摆摆手,开口道“也不是不能开,只是可能会碰上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反正早晚都要开,你就耐心再等几个小时又能怎么滴?”说完虎子往地上这么一坐,闭目养神,也不再说话了。

    跟他相处这么些年,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幅德行,说实话,还真有点高深莫测的感觉,要不是我认识他年数很长了,还真就被他这一副大仙的模样给骗了。

    我一脚就踢在了虎子背上,把他踹了一个踉跄,然后就拉着王初一朝着棺椁边走去,询问过七爷之后,得知七爷和虎子所说的建议是一模一样的,也是告诉我时间不到,最好不要乱开棺,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我一听七爷说的比虎子更玄乎,索性那也不去了,就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棺椁,耗时间!

    大概过了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样子,我忽然感觉自己背后的棺椁上传来细微的震动感,这种感觉十分的微弱,期初我并没有在意,直到王初一低声问我“白羽,你有没有感觉棺椁在轻微的颤动?是你在晃身子吗?”

    听到王初一的话,我这才敢确定,这棺椁的确是在颤动!并不是我的错觉!

    我连忙转过身,将耳朵贴在棺椁的外壁上,仔细的听,果然这种轻微的颤动声就从棺椁内部传来,虽然十分的微弱,但我确定,那是机关转动的声音,这棺椁里面竟然连着机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