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趁虚而入
    我就这么竖起耳朵听着,他们三人在一番交谈之后,过了好一阵子,就听见虎子的呼噜声响起,应该是已经睡下了。

    这时候我感觉有人朝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白羽,醒着吗?醒着就快速呼吸两下。”是七爷的声音,我连忙快速呼吸两下之后,就感觉七爷掰开了我的嘴,然后就把一团东西塞进了我的喉咙里。

    过了有两三分钟的时间,我只感觉那团东西在我喉咙里慢慢的融化,没过多久我就有了知觉,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见七爷正蹲在我身旁,见我醒过来,连忙对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小声说道“之前把你抬过来的时候,碰到了摄魂镜,估计虎子和王初一他们俩人之中有一个人被照到了,现在我身上阳气重,看不出来,你刚恢复,身子弱,你去看一眼,他们俩有没有什么异样,记得小心点,不要把他们吵醒。”

    我听完七爷的话,先是一惊,然后缓缓的点点头,这摄魂镜可不是一般的机关,至今一些倒斗界的老前辈都没有研究透这摄魂镜的原理,在不少古墓之中都会碰到,说是活人只要被这摄魂镜照到,身体就会发生变化,会将一部分能量体短暂的带出体外,也就是俗称的灵魂出窍,别看这个过程十分的短暂,如果碰到周围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想要趁虚而入,那可是个*烦,在古墓里看不出端倪,只要出了古墓,过不了多久,人就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突然暴毙,听说一些进入埃及金字塔考察出来的科学家,就碰到过这样的情况。

    我缓缓站起身子,由于身体实在太过虚弱,需要七爷帮忙搀扶,站起身子之后,我蹒跚着朝着帐篷走过去,只感觉自己两脚发软。

    七爷则是远远的站在我身后,用他的话说,他身上阳气重,靠的近了就看不出来了。

    我悄悄的走到王初一的帐篷前,先是转身看了看七爷,只见七爷对我点点头,示意我进去。

    我蹑手蹑脚的拉开帐篷的外帘就钻了进去。

    由于这古墓之中阴暗潮湿,十分的闷热,帐篷里王初一只是在地上铺了一层防潮垫,就沉沉睡去,此时的王初一外套已经全脱了,只留下一身的内衣,那身材实在火爆,看的我一股冲动就直奔下半身去了。

    可冲动归冲动,我还是得抓紧时间,先办正事,我缓缓的绕到王初一正面,可能是因为之前攀爬那通道实在太累,此时的王初一睡得正香,丝毫没有察觉我已经靠近,只见她面色红润,呼吸声十分的均匀,并没有什么异样,应该并没有被那摄魂镜给照到。

    看到这,我内心其实很想在这里多待一会,甚至想上去亲一口王初一的脸,可时间紧迫,还有虎子的帐篷没有看,我只能缓缓的退出王初一的帐篷。

    见我退出来,七爷就连忙走了过来,低声问道“怎么样?王初一她……”

    我连忙摇摇头,说道“她没事,很正常,不像是被摄魂镜照过。”

    此时七爷眉头紧锁,我们两个人的目光同时望向虎子的帐篷,就像七爷说的,王初一和虎子两人之中,肯定有一个人被摄魂镜照过了,如果王初一没有问题的话,那很可能虎子就是那个被照过的人!

    七爷小心的指了指虎子的帐篷,示意我过去看看,然后七爷就开始在背包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对付这种情况,我能想到的就只有黑狗血,估计七爷应该带的有,见七爷还在背包里翻找,我就蹑手蹑脚的走进虎子的帐篷,只见虎子整个人横躺在帐篷里面,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背心,将他背部的肌肉勾勒的淋漓尽致,下身则是穿着一条短裤,帐篷里并没有铺防潮垫,此时他正鼾声大作,胸口起伏的十分有规律。

    这次我要比刚才进入王初一帐篷时更加小心,因为极有可能被摄魂镜照到的就是虎子,当我绕到他的正面时,目光向他脸上一看,只见虎子正瞪着双眼看着我,样子十分的凶恶,吓的我身体猛地一颤,差点就摔在地上。

    还好我知识比较丰富,平日里喜欢看点小说之类的书来打发时间,知道有些人睡觉就是瞪着眼睡的,比如水浒传里的赤发鬼刘唐,三国演义里的张飞,都是睁着眼睡觉,可我跟虎子朝夕相处也有十几年了,从来就不知道他也是睁着眼睡觉!心里不由得就咯噔一下,难道说虎子真的被那摄魂镜给照到了?

    想到这里,我又靠近了虎子的脸,仔细看了看,只见虎子眉心处,出现了一股黑色的斑块,虽然十分的不明显,但依旧被我察觉到。

    看到这,我不敢在帐篷里多呆,连忙就退了出去。

    “怎么样?虎子是不是……”七爷有些着急,连忙问道。

    我怕他把虎子给吵醒,连忙就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拉着七爷往后退了几步,这才低声说道“不一样,虎子竟然是睁着眼睡觉,脸上的表情凶神恶煞的,眉心还有一块黑斑。”

    七爷点点头“错不了,这就是被摄魂镜照到了,估计有不干不净的东西趁机窜进虎子身体里了。”说完,七爷沉默了一会,抬头看了看我,接着又说道“这样,你去把王初一叫醒,然后躲到一边,你现在身子弱,经不起折腾,万一虎子发狠,还真不好对付。”

    我点点头,现在我这个身体状况,就连站着都很勉强,可不是逞强的时候,于是就照着七爷的话去做,再次钻到王初一的帐篷里,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就在王初一睁开眼的一瞬间,我连忙一只手轻轻的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就在嘴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帐篷外面。

    王初一马上会意,将枕在头下的外套穿上,就跟着我来到了帐篷外面,七爷见王初一出来,将虎子的情况告诉王初一之后,就朝着我摆摆手,示意我往后退。

    这时我退出一个安全的距离之后,就看见王初一手拿着登山绳,七爷手里拿着装有黑狗血的瓶子,两人一前一后,就进入到了虎子的帐篷里。

    紧接着,虎子的帐篷之中,就传来了打斗声,只听虎子连着几声巨吼,一个踉跄,整个人就从帐篷里冲了出来。

    我虽然站的远,但借着篝火的光亮看的清楚,此时虎子上半身已经被登山绳捆住,脸上全是血,应该是七爷泼上去的黑狗血。

    只见虎子不停的扭动着身子,眼球上翻,几乎已经看不到黑眼珠了。

    这时候,七爷和王初一也从帐篷里冲了出来,我看到他们两人额头上都已经渗出了汗水,看来刚才在帐篷里一番折腾,没少消耗体力。

    虎子此时仍旧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我仔细去看,发现虎子上半身捆着的登山绳并不算太牢固,只是在他身后挽了个结,只要他双手向后一背,手臂稍稍弯曲,就能够解开。

    可此时的虎子,似乎智商很低,整个人只顾着扭动身体,手臂僵直,好像不能打弯,整个人动作像极了粽子。

    此时七爷口中念念有词,又从背包里掏出公鸡血泡着的朱砂,用毛笔沾了之后,喊道“初一,帮我拉住虎子,别让他乱动!”

    只见王初一快速的就朝着虎子冲了过去,一个闪身,躲开虎子的撞击,就绕到了他的身后,然后双手伸出,从虎子背后,一个大擒拿手,就将虎子擒住。

    七爷见状眼疾手快,连忙将那沾了朱砂的毛笔伸了出去,笔锋正点在虎子眉心的黑斑处。

    这一切动作,几乎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速度之快,令人乍舌,虎子几乎来不及有任何的反抗,整个人就忽然昏了过去,向后直接倒在了王初一身上。

    我见虎子倒下,就连忙走过去问道“怎么样?七爷,处理好了吗?”

    七爷此时额头上全是汗,也顾不得答话,马上伸出两根手指,就放在虎子鼻下。

    “好,不错,还有呼吸,虎子这家伙身体硬朗,又是个童男子,阳气重,应该有的救!”说着,七爷就将虎子抱在怀里,用手一边掐虎子的人中,一边将一碗乌黑色的液体倒进虎子的口中。

    我距离七爷和虎子大概有两米左右的距离,不过已经闻到一股腥涩的苦味,恐怕七爷手里那碗黑的液体,味道好不到哪里去。

    等到七爷这一碗液体几乎全部灌进虎子口中的时候,就看见虎子胸口猛地一震剧烈起伏,紧接着就开始咳嗽“咳咳咳……咕噜………啊……”

    虎子咽下最后一口那黑色液体之后,整个人马上清醒过来,一下从七爷怀里挣脱出来,疯狂的朝前跑了两步,然后跪在地上就开始呕吐,一边吐,还一边不停的用手指往自己的喉咙里插,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我慢慢的走到七爷身旁,问道“七爷,虎子他好像很难受啊?不会有事吧?”

    七爷微微一笑,说道“喝了那么难喝的东西,不难受才是真的有事!他能把脏东西往外吐一吐,一会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