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昏迷之际
    这铁链一入手,我就感觉一阵刺骨的冰冷,整个手就仿佛冻住了一样,疼的厉害。

    我心里暗叫不好,这铁链不一般,心里这么想着,可手上还不能停,抓住锁链,一把就将这锁链向上一甩,这铁链原本就是从石室顶部蔓延下来的,被我这么一甩,直接摔在了洞顶的条石上,顺势我又扭了两圈,这铁链越扭越紧,最后紧紧的缠在了条石上。

    那东西被七爷的火把逼近了角落,正在想办法反扑,我马上松开铁链,跑到七爷身旁“好了,快退!”七爷快步就往后退,就在我们退出一个安全的距离之后,那浑身长满白毛的东西就朝着我们冲过来。

    这家伙的力气很大,往前这么猛地一冲,就带动了头顶的条石,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这一吨多重的条石就被那家伙给拉了下来,正巧砸在它腿上,疼的它一阵嘶吼,动弹不得。

    七爷见状马上就将手里引燃的火把扔了过去,火苗一碰到那家伙的白毛,就蹭的一下烧了起来,火势蔓延极快,瞬间就烧满了全身,很快它的力道就没了,只是在地上不停的扭曲着身体。

    这时候我看到了在它身体白毛的焦炭下,是一具发绿的古尸,在地面上冒着烟,张大的嘴巴、眼睛里全空了。空气中弥漫着毛发烧焦的味道,让人作呕。

    我长出了一口气,摸了摸背后的伤,腿才开始抖起来,我感觉我背后的皮全开了,恐怕都能摸到自己的脊椎骨了。

    就在我一分神之际,只见那绿色古尸的脑袋忽然动了一下,我马上端起枪以为没死透呢,朝着它的身上砰砰砰……连着就是三枪点射,打的它全身震颤。

    看到这情况,我心说这下应该是死透了吧,就想着赶紧处理一下我背上的伤口,可就在我准备转身的一瞬间,只见那古尸的嘴巴猛地一张,紧接着就从它的嘴巴里吐出一条红色的东西,一下就吐到了我的脖子上。

    红光一闪下,我看到那是一条红色的蛇,绕着我的脖子抬起头来。就在我嘴边头一缩,做出了攻击的姿势。

    这一下可把我吓坏了,甚至连害怕的时间都没有,就感觉自己脸上一凉,等我一把把它从脸上拨下来,脸上已经火辣辣地疼,一摸能清晰地摸到被咬的毒牙孔。

    我捂住脸颊,简直不敢相信,几乎是瞬间,我就感觉一股麻木感从脸颊开始弥漫。

    就在我要向前面的七爷呼救的时候,这种麻木感已经瞬间蔓延到我的全身,我只感觉天旋地转,想要张嘴说话,却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嘴唇的存在了,舌头和喉咙全部都麻木了,就只能这么呆呆的站在原地,感觉自己眼前越来越暗,很快就两眼一黑,一头就栽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并不记得,昏倒时候是在一个什么状态,但是我清晰地记得那种剧烈的头晕,头晕到我无法思考,唯一的几次清醒都是一瞬间,我想的还是:怎么他妈的还没死,难受死我了。

    我能感觉到了过很长很长时间之后,似乎有人到了我的身边,在那之后,头晕才缓缓地消失,等到我再醒过来,只见虎子和王初一都已经从登山绳上爬过来了,此时就坐在我的身旁。

    我尝试着扭转一下身子,却发现四肢无力,感觉不到我的身体,最开始感觉只有一个脑袋,无论是说话,或者是抬眼,任何的动作都没法做到,我只能透过眼缝看到他们,过了很长时间我才逐渐地缓了过来,整个人都软绵绵的躺在地上,头枕着王初一的大腿,此时王初一正在用湿毛巾帮我擦脸。

    “醒了?算你走运啊!”王初一帮我擦着脸,见我醒来连忙把我扶起来。

    “走运?”我奇怪道。

    “有东西咬穿了你的脸,可能是条蛇,毒液进得很少,全刺在你嘴里,还好七爷发现的早,把你嘴里的毒液全都倒了出去,不然你现在早就变成死人了。”

    听到王初一的话,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发现脸上果然贴了胶布,不但如此,背部的伤口也被处理好了。

    “什么蛇?多吗?”我说着,抬头看了看四周。

    七爷开口道“赤红鸡冠蛇,就一条,不过很棘手,咬了你之后就藏起来了,我估计应该还在附近,我已经把随身带的草药,全部撒在四周,这里应该安全。你晕了两个小时,少说话,不然脸上的伤会留疤的。”说着七爷递给我水壶,做了个侧脸的动作,“喝水,把脸往一边倒,否则会从一边漏出来。”

    我照做,心里觉得很惊讶,两个小时,我感觉自己起码晕了好几天了,怎么才过了那么短的时间。

    看了看四周,我还躺在我晕过去的地方,确实没有被移动过,那么确实只有两小时时间。

    “你现在还不能剧烈的运动,蛇毒还在你体内有残存,现在你只能保持这个平躺的姿势,不要动,我把这些药汁用针筒给你打进去,将蛇毒给净化之后,你才敢起身,不然的话,会加速血液流动,到时候蛇毒攻心,就救不了你了。”说着也不知道七爷从哪找来一个针筒,里面已经装满了一种咖啡色的液体,还没等我整明白,拉起我的胳膊,一针就扎进了我的静脉血管里。

    随着针筒里的药汁被推进体内,我只感觉一股清凉顺着我的胳膊就进入身体之内,紧接着就感觉到无尽的困意,很快眼皮就已经抬不起来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七爷药汁的原因,还是蛇毒的事,就在我刚清醒几分钟之后,再次昏睡过去。

    这次我好像睡的比之前更久,模糊之间就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颠簸,好像自己被什么东西抬着,又好像自己在飞,总之这种感觉很奇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算是平静下来,我感觉有人扛着我,将我放在地面上,这地面冷极了,我刚躺上去,就感觉一阵冰凉,全身上下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时候,就听见七爷的声音“还没醒?”、

    “没呢,七爷是不是你给的药太重了,老白不会长睡不醒,与世长眠了吧?”虎子的声音。

    “虎子,亏你还是老白最好的兄弟,你怎么能这么咒他?”王初一的声音。

    听到他们三个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我真是又急又气,此时我明明已经恢复了意识,却无法动弹,就连眼皮也睁不开,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处境,是还在原地停留呢?还是已经到了别的什么地方?总之在这种状态下,一股莫名的恐惧感正在我心里逐渐的蔓延。

    “没事,我在这里看着,你们两个去看看这里什么情况。”七爷的声音。

    “嗯!”王初一和虎子两人应了一声之后,我就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远,两人应该去检查周围环境去了,通过脚步声的判断,我推测这里应该是一间比较大的墓室,我应该是被他们抬过来的,早就离开了之前的地方。

    “白羽,能听到我说话吗?如果能的话,你就多喘两口气。”七爷趴在我耳朵边小声的说道。

    我一听,心里马上就精神了许多,感情七爷早就知道我已经醒了,于是连忙多喘了两口气。

    七爷见状,先是用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胸口,然后低声说“现在还不是让你醒过来的时候,先委屈你这么躺着,等到关键时候,我在用药把你叫醒,到时候你一定要看仔细,看看……”七爷的话说了一半,突然就停住了。

    紧接着,我就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应该是虎子和王初一两人回来了,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到不对劲,从声音上判断,这并不是两个人的脚步声,而是三个!是三个人的脚步声,如果算上七爷,就有四个人了,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他们毫无察觉?

    七爷刚才说让我醒过来的时候仔细看,到底是看什么?话说了一般就被打断了,到底碰到了什么情况?

    我正想着,就听见虎子的声音“他娘的,这里还挺大的,我晃悠了一圈,这岩壁被人打磨过,岩壁距离地面大概三十公分左右的地方,有三层很深的凹槽,不知道是干嘛用的。”

    “我那边也是,墙壁被打磨过,下方有凹槽,而且在角落里,有一个很大的陶土罐,顶部被人用黄泥封着,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我怕有什么危险,就没敢打开看。”王初一的声音。

    “先这样,在这里原地休息一下,虎子去生火,初一你把帐篷支起来。”

    “什么?现在?在这里休息?”王初一和虎子两个人几乎同时惊诧的问。

    “对,就是现在,就在这里休息,白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我们这么一直扛着他走,体力消耗太大,等他醒过来之后,咱们再继续往前走。”

    七爷把话说完之后,王初一和虎子两人而已没了动静,接着我就听见一些杂乱的声音,应该是虎子和王初一两人按照七爷的吩咐,开始生火支帐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