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亲身体验
    可就在我转身去看的时候,之间虎子和王初一身前也挤满了毒龙子,两人正在拼命的用脚往下踹,想要把这些家伙从岩缝里踹下去。

    一时间看到这么多的毒龙子,我一下就愣住了,大喊道:“火把,虎子用火把!”

    虎子点燃了火把之后,就开始驱赶爬上来的毒龙子。

    这些东西十分的惧怕火焰,虎子用火把驱赶的效果要远远大过用脚踢,很快岩缝上的毒龙子就被全部驱赶下去。

    这些毒龙子可能是见在我们这里讨不到什么好处,就一股脑的全涌向下面王初一撒出的饲料上去,纷纷争抢着吃着。

    虎子见状大笑一声“老子就等着你们上去呢!”话音一落,就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汽油瓶,一下将汽油全都浇在这些毒龙子身上。

    还没等这些毒龙子散开,虎子已经摸出打火机将汽油引燃,只见火苗蹭的一下就冒了起来,窜出半米高,那些被汽油点着的毒龙子吃痛正嘶嘶的叫个不停,很多都因为受到惊吓开始拼命的向内吸气,肚子胀的很大。

    看到这情形,我顿时感觉不妙,连忙大喊“快闪开,这毒龙子被烧爆炸,鳞片飞出来可不得了!”我话音刚落,就已经有一只毒龙子炸裂,身上和着粘液的鳞片就像是下雨一般,朝着我们三个铺面二来。

    一时间我们没有什么东西抵挡,只好将背后的背囊快速的转到身前,挡住自己的脸和脖子,然后将手藏在背囊后面,这些毒龙子鳞片上虽然带着毒液,但只要不用皮肤直接接触,就不会有事。

    过了好大一会,感觉这些火苗开始暗下去的时候,我这才小心的从背囊后面探出头来,只见地上的毒龙子横七竖八的躺着,已经全被烧焦了,只有那么一两只还在地上扭动着身子,垂死挣扎。

    “虎子,初一,你们俩没事吧?没有被鳞片溅到吧?”我连忙问道。

    听到我的声音之后,虎子和王初一两个人才将身前的背囊给拆了下来,重新背在背后,我见他们两个都没有被鳞片溅到,这才放心,举起手电朝着通道的尽头照去。

    经过这么一闹腾,我的眼睛有些吃不消,先是照明弹的强光,紧接着又是半米高的火苗,巨大的亮光逐渐暗淡之后,手电的光亮显得微不足道,我适应了好长时间,这才将视觉调整过来,朝着前面小声的喊道“七爷,怎么样?到了吗?”

    听不到七爷的回音,只感觉我们前面的登山绳仍旧在不停地晃动,这就证明七爷还在爬。

    我和王初一就坐在地上等,也不知道七爷现在怎么样了,你会不会跟我们一样,碰上了毒龙子?

    心里这么想着,还不停的安危自己,七爷身手好,就算是碰上了毒龙子,应该也能自己处理,他可是倒斗的老油条了,这点危险情况应该不在话下。

    虽然自我安慰了半天,可我还是不放心,刚要站起身来去看,只听见七爷的声音传来“快,快爬过来吧,这边安全!”这声音很小,几乎细不可闻,也不知道七爷到底爬了多远,总之听见这声音之后,我心里一阵兴奋,看样子七爷已经安全抵达了通道的出口。

    于是我们三个准备顺着七爷留下的登山绳爬进通道,可这登山绳只有一根,虽然完全可以负重我们三个人,但如果真的三个人同时爬在登山绳上,势必会将登山绳下坠出一个弧度,也不知道七爷将这登山绳栓的是否牢靠,万一到了中间,下垂到地面,那可就麻烦了。

    于是我们决定一个个的往前爬,现在并不是赶时间的时候,安全第一,于是我第一个爬上了登山绳,王初一和虎子就留在原地等待。

    可当我双手抓住登山绳往前爬的时候,就发现这登山绳并不牢稳,我爬的时候动作稍微大一点,就会产生左右晃动的现象,而且晃动的幅度还不小,幸亏没有三个人一起下来,否则非但速度不会加快,反倒是会慢很多。

    我就这么双手抓着登山绳,双脚也盘在上面,一点点的像是个豆虫一样向前蠕动,爬了好长时间,回头去看,才发现已经完全看不到王初一和虎子两人,看样子我已经快要爬到这通道的正中间位置了。

    就在这时,我抬头向上看,只见在我头顶的铁链上,倒挂着很多类似于虫茧一样的东西,表面看上去已经干瘪,大小就和人差不多,这可能就是之前七爷提到过的倒吊着,不是条石的东西。

    看到这般情形,我越发的谨慎起来,生怕一个不小心碰到了机关,那可

    就麻烦了。

    就在我一点一点向前爬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腿上一软,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跳在了我的腿上,应该是某种软体动物,凉凉的,正在朝着我头部的方向爬过来。

    我心头猛地一惊,心说完了,肯定是没有处理干净的毒龙子!我现在这个姿势,根本没有办法处理!万一被它爬到脸上来,那可就完了!

    想到这,我连忙加快了速度,也不管这登山绳晃动的幅度有多大,是不是会碰到什么机关,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在这毒龙子爬到我脸上之前,赶紧从这登山绳上爬出去。

    可能是看到登山绳晃动的幅度太大,虎子在我身后大喊“他娘的,老白你干嘛呢?爬个登山绳能不能老实一点,别他娘的把绳子给晃断了!”

    听到虎子的话,我根本没有精力回答,一个劲的往前爬,现在正是通道正中间的位置,无论我往前爬,还是往后退,距离都一样,而且两边的手电光亮我都看不见,仿佛这通道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似的,黑的吓人,我将手里的强光手电咬在嘴里,双手紧紧抓住登山绳,然后拼命的抖动了一下自己的腿。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趴在我腿上的东西并不是毒龙子,而是一条拇指粗细的毒蛇!大概有半米长,此时已经被我抖在了地上,正慢悠悠的朝着墙壁的岩缝爬去。

    看到这,我一下就放松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也不敢多耽误一分钟,继续往前爬。

    没有了毒蛇侵扰,这次我爬的十分小心,通道到了这里,就开始变得狭窄起来,我转头向下看,只见下面的陶罐距离我的后背只有一公分左右,这登山绳已经被我的体重给坠出一个弧线来,若真是我们三个人一起爬上来的话,恐怕就要撞到下面的陶罐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陶罐,我已经紧张的出了一身冷汗,我可没有七爷那般壁虎游墙的功夫,如果撞上,肯定要把这陶罐给撞个稀巴烂,到时候恐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心翼翼的通过了这段最狭窄的区域之后,我抬头向前看,似乎已经看到一丝光亮,应该距离七爷所在的位置不太远了。

    “七爷,是你们?”我连忙出声喊道。

    “嗯,赶紧爬过来,到我这边就安全了!这里是个石室,还挺大!”

    听到七爷的声音,我一下心里就有了底气,只要能够到达七爷的位置,我就安全了!想到这,我不禁加快了速度,在爬过一个带着点弧度的弯之后,终于看到了七爷的身影,只见七爷一个人举着手电筒,背对着我,正在观察着什么东西。

    由于现在距离还太远,我看的并不清楚,只是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不过这就够了,只要确定七爷在这里,我就放心了。

    我继续往前爬,大概爬了有十几米,忽然听到流水的声音!这可把我给紧张坏了,流水?这种通道里面怎么会有水?难道说这通道里面还暗含着带有水的机关?

    想到这,我就转头向下去看,这一看不打击,吓得我差点没从登山绳上摔下来,只见在通道的下方,竟然是一条横向的小河,这小河将整个通道拦腰截断,河面很宽,大概有十几米的样子,就在这通道里快速的流淌,而且流水声很大,水流撞击着岩壁,哗啦啦作响,一时间我什么也听不到了。

    怪不得之前跟七爷喊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回应,那时候七爷应该也就在这河面之上,看着汹涌的河水,我猛然发现,不对劲!这河水的撞击声这么大,为什么我们在通道的另一头听不见?甚至刚才我已经距离这条河很近了,都没听见任何的响动,直到爬上这河的正上方之后,才开始听到流水声和水流的撞击声!

    这也太奇怪了,难道说有什么东西阻隔了声音?我一边思考着,一边继续往前爬,当我爬过这河水正上方之后,刚刚离开河面的范围,那种流水的声音一下子又消失不见。

    我连忙转头去往身后看,只见那条河仍旧在通道里面奔涌着,可却变得十分安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

    就在这时,我忽然又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这十多米宽的大河面,七爷是怎么过来的?按之前看到的推测,七爷是用背靠着巧妙的卸力,从这些陶罐上“滑”过来的,可面对这么宽的河面,总不能“滑”吧!

    想到这,我连忙抬头再次朝前看,只见七爷背对着我的身影越发的朦胧,好像并不存在一样,可那身影手里的火把,却又如此真实的亮着,让人看上去感觉脊背发凉,这一幕太诡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