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七爷的决定
    王初一这话说的实在,我抬头看了看悬挂在岩缝通道顶部的铁链,又看了看岩壁上的铆钉,总感觉二者有什么联系。

    “初一,你看那铆钉的位置,还有铁链的弧度,有没有可能是一边攀着铁链,一边踩着铆钉?”

    王初一听完抬头看了好大一会,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行,这样说不定还会触发双重机关,到那个时候,咱们想跑都来不及。”

    虎子皱着眉头说道“不从上面走,那要么就是爬墙上的铜钉过去,要么就是踩着这些陶罐过去,没其他路了。我道,一共就这么几个方位,难不成我们还能穿墙?”

    王初一侧身朝前走了两三步,然后心翼翼地往前探了一段距离,等到了有铆钉的地方,只见她抬起手,轻轻的用手摸了摸那铆钉,随后又快速的蹲下身子,从那些陶罐之中捡起了一块碎片,然后迅速的退了出来。

    我看到王初一手里的陶罐碎片上粘有很多黑色的污迹,应该是什么东西腐烂留下的痕迹,她把陶片放在地上,对我说道“老白,踩上去试试。”

    我踩上去,陶片立马就碎了,这陶罐的制作工艺非常简单,而且很薄,根本不禁踩。

    虎子看到这情形,张口骂道“这他娘的真绝了,这陶罐这么脆,想要踩着过去,简直是天方夜谭,感情这通道就没打算让人过去。”

    我不由得纳闷,开口问道“既然修建了这条岩缝通道,就肯定有过去的办法,否则这通道出现就没有任何的意义,肯定是咱们没有找到方法。”

    虎子急的原地打转,开口道“他娘的,老子还就不信了,要不我爬上去试试,实在不行你们再把我拉回来。”

    说着,虎子抄起登山绳,就拴在了自己腰上,作势就要向上爬。

    “你还是省省吧,别在这自欺欺人了,这里面的机关门道,你比我们都清楚,一旦碰到机关,在这种狭窄的空间里,你能退的出来?就算我们把你拉出来,那你也被射成刺猬了,拉出来的肯定是具尸体。”王初一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就这么看着虎子忙活。

    听到王初一的话,刚刚在腰间拴好登山绳的虎子,一下就泄了气,狠狠的将登山绳摔在地上,怒道“那他娘的现在怎么办?”

    一时间,大家陷入了沉默之中,看着眼前的通道,所有的机关设置都裸露在外面,之前我们走过的那些甬道大多都将机关藏匿在墙壁后面,或者地面之下,很少有主动露出来的,而且看这这岩缝通道里的机关并不复杂,但确实让人没有办法,比起一般古墓里面卖弄巧艺的机关设计,这里的机关更加实用有效,而且毫无破绽,这才是高手设计出来的东西,让人不能不生出一股挫败感,这种感觉很难受,又让我想起来,宇文一族修建古墓的九字诀:“找不到,打不开,拿不走” 。

    现在可不就是这种情况吗,所有的机关都看得到,但就是进不去。

    沉默了十几分钟,最后七爷咳嗽了一声,开口道“看样子只能试试那一招了!”

    七爷话一出口,我马上就来了精神,之前多少次的倒斗中但凡遇到危险境地,都是七爷及时出手,才能让我们化险为夷,潜移默化之中,我已经把七爷当成救世主一般的存在,只要他发话,那问题基本上就解决了一半。

    “什么招?”我连忙追问。

    七爷犹豫了片刻,脸色凝重的叹了口气,对我说道“没办法,只能硬碰硬了,看看祖师爷保佑不保佑了!”

    说话间,只见七爷从装备包里抽出一捆绳子,一边交给我,让我抓住,自己把另一端套在脖子上,就从自己随身的小袋子里拿出一只哨子大小的紫砂瓶来,拔掉塞子,把里面的东西涂到自己的手上,那是一种黑色的粉末,散发出一股中药的味道。

    “七爷,你要干吗?”我有不祥的预感。

    “这是用来吸汗的中药和炭灰,也能提神。”他道,“我要爬过去。”

    “你疯了!”我道,“这里的罐子这么脆,一碰就碎,你这么过去不就等于找死吗?不行,绝对不行!”听到七爷的计划,我们三个一致表示反对,一旦机关触发,别说七爷会折在里面,就连我们三个也难从这里逃出去,到时候大家一起全完蛋。

    七爷阴沉着脸,开口道“站上去会踩碎的东西,躺上去却不一定会碎,只要有很多的压力点

    分散体重,就是灯泡我也能过去,这得要硬碰硬的功夫。”

    说着他脱掉自己的鞋,背过身去,一下躺到了地上。

    我原来以为七爷会趴着,没想到他是面朝上这么躺下去,更让我惊讶的是,七爷背部和臀部非常巧妙地用力,整个人已经贴着地面往通道里面缩了进去。

    我看的仔细,心也悬了起来,一时间我们三个都屏住呼吸,生怕发出任何的响动会影响到七爷的行进,毕竟七爷这一手功夫,我们谁也没见过,平日里只知道七爷功夫高,身法了得,可真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施展出来,我们都在心里捏着一把汗。

    只见七爷靠着背部肌肉的灵活,用手辅助的前进方法,向前“滑”去,好像是在做一种非常轻松的瑜伽。

    这种姿势虽然看起来十分别扭,但移动速度却不慢,眼看着七爷就到了那些陶罐的边缘,让我感觉七爷简直是条蛇,贴着地面在爬。可我知道那绝对是巨大的体力消耗,短短七八米,七爷已经额头冒汗了。

    “七爷你有把握吗?”看着七爷扭动着身子,就要爬上那陶罐,心想毕竟背上没眼睛,这种手段还得靠运气。

    七爷看了看我,就说道“没把握,要不你来?”

    我摇头苦笑,七爷就白了我一眼,然后全身放松深吸了几口气,念了几句不知道什么话,就开始往岩缝通道的深处前进。

    在七爷靠上那些陶罐的一刹那,所有人都顿了一下,我清晰地听到陶罐受到压力,和下面的陶罐摩擦发出的声音,似乎还伴随那些薄薄的陶片即将被压裂的脆响,我屏住呼吸,看着七爷缓缓地挪了上去,那种声音就越来越多。但是七爷没有任何的犹豫,一点一点地全身都挪到了陶罐上。

    这一刻我的后背有些发麻,我有些庆幸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已经开始跳过害怕,直接就进入到高度紧张的状态。

    我屏住呼吸,看着七爷每一次动作,仿佛他每次扭动身体,我的心脏就跟着跳动一下,甚至连呼吸也不归我自己控制了。

    好在七爷这手功夫了得,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状况,很快他就离我非常远了,在手电光的照射下,一片漆黑的缝隙里能看到七爷的身子还在向前挪动,他一爬,一边放着绳子,之后我们通过就得靠这条绳子了。

    五六分钟后,七爷已经深入到三十米左右深的地方,一路上,虽然那些瓦片发出很多让人胆寒的声音,但是都是虚惊。我慢慢就开始安心了,听着七爷喘气沉重的回音,就对着缝隙叫道:“七爷慢慢来,别着急,安全第一,累了就休息一下。”

    我本是好好心,却听见在通道里面传来七爷边喘边骂的声音“你他娘的在这种地方歇!?”说着七爷的手电光就划动了一下,我看的真切,在七爷上方的那些条石越发的密集,这些东西要是掉下来,能直接把七爷砸成肉泥。

    我看的一身冷汗,但想到之前那手臂粗细的铁链,朝着七爷喊道,“那些东西没那么容易掉下来,七爷你放心。”

    七爷继续扭动着身子向前爬,只听他的声音从幽暗的通道里传来“我这只要躺着往前爬,问题应该不大,就怕有些陶罐本身已经碎了,但是没裂开,被我爬过去带出的动静一压才裂开,万一这些陶罐里还有什么机关。那就只能看运气了!”

    七爷的声音很平静,这种心境很久以前我也有过,那是在遇到巨大的危险,殊死一搏的情况下产生的,越是危险,越是频死状态,心境反而越平静。

    “七爷,你放心,我在这里帮你念经,保佑你平安无事!”虎子嚷嚷一声之后,还真就似模似样的念起来。

    七爷那边一阵沉默,接着微弱的光线,我见他又开始扭动身体,朝前爬去。

    说实话现在这个局面实在太过紧张,虎子说念经什么的,只不过也是为了转移一下注意力,毕竟虎子是最了解这里机关的人,其中的凶险他比我们更了解,也比我们更紧张,虽然说话有些开玩笑的意思,但我和王初一都没有多说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我已经无法看到七爷的身体,只能模糊的看到他手电的灯光,声音中也只剩下了七爷的喘气声,带着空灵的回音,听着有点安魂曲的感觉,我逐渐有点无法集中注意力。

    此时的虎子双拳紧握,五指关节握的咔啪作响,王初一连忙怕了拍虎子,小声说道“你安静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