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岩缝通道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着实让我吓了一跳,至于刚窜出来的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都没有看清,只是感觉在那东西跳出来的一瞬间,就带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直到现在,这种血腥味仍旧弥漫在我们周围。

    七爷小心的举起手电四处观察,此时我们的神经已经紧张到极限,对于僵尸粽子这些看得清的敌人,我们多少心里还有个防备,可面对这种速度极快,又无法看清的东西,心里总是或多或少带着点恐惧。

    “小心!”七爷一声惊呼,只见又是一个黑影窜了上来,还等我有所反应,七爷的军刀已经劈砍而至,若是论反应能力,那七爷绝对要比我们都快,只见那军刀的刀尖上,正插着一个类似娃娃鱼一样的生物。

    这生物长有四足,身体表明都是一种鲜红色浓稠的液体,被七爷的军刀插中肚皮之后,这家伙仍旧扭动着身子,只见它每一支脚上都长有三个倒刺一般的鳞片,头顶长着一根很长的尖刺,挣扎叫喊的时候可以看到,这家伙的嘴里还长有两排尖牙。

    七爷仔细的看了看,也认不出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是提醒我们小心。

    我举起手电四处照了照,这种生物应该属于两栖类,既然全身覆盖着粘液,应该就和壁虎差不多,能够爬墙,现在我们正站在石条之上,四周悬空,看着密密麻麻的铁链,说不定这些家伙就藏身在某条铁链下面,伺机而动,随时准备发起进攻。

    “这里不能呆了,得赶紧想办法下去,这些破玩意说不定正在什么地方偷偷看着咱们呢!”王初一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准备登山绳,将绳子拴在条石上之后,就准备垂降。

    就在这时,虎子连忙说道“别着急,这下面全是机关,万一不小心踩错了,估计会很麻烦,还是先往前走一走,看看这石条尽头是什么,然后再决定下去也不迟。”说着,虎子已经越过了王初一所在的位置,朝前走去。

    对于机关陷阱这一块,虎子的经验要比我们都强,连他都不敢下的地方,肯定有不少机关,最终我们还是决定不去冒这个险,跟在虎子后面,顺着石条向前走。、

    这石条很细很长,走了二十多米之后,这才来到一块巨大的岩壁面前,石条的尽头,就插入在这石壁上。

    虎子走上前,用手在这石壁上使劲的敲了敲,只听见几声清脆的响声,这石壁后面竟然是空的!后面还有空间!

    这时候虎子二话不说塑,抄起登山绳,就朝着石壁的顶部甩了出去,只听见哐啷一声,登山绳顶部的三角倒钩似乎勾住了什么东西,虎子用力的向下拉扯登山绳,确定登山绳已经被固定结实了之后,马上就开始向上爬。

    王初一和我跟在虎子后面,也顺着登山绳向上爬,七爷则是留在最后,地方那些两栖类生物偷袭。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岩壁顶端,站在这里向下看,只见在这岩壁后方,有一个很大的方形空间,里面密密麻麻也全是铁链,此时虎子倒来了精神,开口道“赶紧下去,能不能到主墓室,就看这里面机关的走势了!”

    话音一落,虎子率先一步,将登山绳放下去,就顺着绳子向下滑,不一会功夫,我们就已经安全的抵达地面,我举起手电四处查看,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石室,四周被人为的开凿过,墙壁虽然不算十分光滑,但仍旧没有什么可以借力的地方。

    看了一圈之后,我发现在这石室的左上方,大概两三米的位置,竟然有一条岩石裂缝,用强光手电朝着裂缝里面照过去,发现这裂缝里面的空间很深,宽度大概有一米左右,人勉强可以挤进去,俨然就是一个人工开凿出来的通道一般。

    我把这个发现告诉七爷之后,他也举起手电看了看,最后走到岩石裂缝的下面仔细观察了一会,开口道“嗯,这应该是一条天然的岩石裂缝,但是这裂缝里面,似乎被人开凿过,算是利用自然地利,修建出来的甬道。”

    最后,虎子也仔细的看了看裂缝的构造,我们决定进去看看,说不定这就是通向主墓室的通道呢?

    可当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爬上这裂缝口子的时候,却发现这裂缝里面的通道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般狭窄,反而是非常的宽大,足有三米多宽,一看就是修建出来的。

    就在我想要从裂缝口跳进去的时候,忽然就被虎子拉住。

    “老白,别下去,你看上面!”说着,虎子就用手指了指我头顶的位置。

    我抬眼望去,只见在这条三米宽的裂缝通道顶部,竟然悬挂着两排手臂粗细的铁链,而且这些铁链上每隔一米,就悬挂着一条一条的条石,而就在这条石的右下方,全部都是一人多高的淘土罐子,口子被人用黄泥土封起来,看上去颇为神秘。

    这时候虎子小声说道“这通道可不好走,只要咱们不小心触发机关,那上面的条石一定会掉下来,你别看那条石看着不大,重量足有一吨多,只要被砸到,那是必死无疑,就算是咱们侥幸躲开了,这条石也会咂碎那陶土罐子,鬼知道这罐子里装着的是什么东西,万一是刚才咱们碰到的那种两栖类怪物,那可够咱们喝一壶的了。”

    我举起手电朝前照去,只见这裂缝通道很长,顶部的铁链一只延伸到裂缝通道尽头的黑暗中,上面悬挂着无数的条石,阴森森的就挂在上面,排列的整整齐齐,一眼看不到尽头,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而这通道两边累积如山的淘土罐,一层叠一层,让人脊背发凉。

    “我的天,这种通道想要走过去太难了,除非像鬼一样飘过去,否则根本不可能通过!”

    听了王初一的话之后,七爷也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开口道“这条道走不得,这要是下去,咱们全得折在里面。”

    听见两人的对话,我心里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就好像是一只小白鼠跑进了铁笼子里一样,那种紧张的局促感,让我十分的不舒服,总感觉每走一步都会有致命危险一般。

    倒斗这么久,从甘肃西凉墓一直到湖底鬼城,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我正看着岩石裂缝外面的平台出神,思考着会不会除了这条裂缝通道之外,还有其他的出口,忽然就听见王初一大喊一声“快看,看那条石铁链后面,有一排铜钉!老白快看!”

    听到王初一喊叫,我连忙转过身,用手电去照,果然就发现在王初一手指的方向,的确有一排铜质的铆钉!而且这铆钉很大,一部分被深深的砸进岩壁之中,另一部分则裸露在外,就像是嵌入岩壁的铁疙瘩,外层都已经锈成了绿花。

    这些铆钉的排列十分诡异,上下有两排,而且是错开排列,下面每两个铆钉正中间偏上大概一米左右,就会有另一个铆钉,这种而且每隔一段,排列顺序和形状都会发生变化,这种诡异的排列方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虎子,看到那铆钉了吗?干嘛用的?”见到这些铆钉独立的被镶嵌在岩壁上,并没有跟任何的铁链相连接,我就开口问虎子。

    虎子也是看了好大一会,这才开口道“应该是给人走的,脚踩着下面一排铆钉,手拉着上排的铆钉,这样应该能够通过这通道。”

    虎子这话给了我莫大的信心,只要能找到通过的方式,那想要安全通过这条通道,应该问题就不大了,正在我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样爬上铆钉的位置时,却听见七爷一声叹息,开口道“没那么简单!”

    “怎么了?”我连忙问道。

    七爷开口道“你们看着铆钉和的排列方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以我们能看到的部分来算,至少有十几种变化,这种排列方式和变化中肯定有猫腻!这些铆钉下面一定也有机关,一旦踩错,凶多吉少!”说完,七爷朝着岩缝左边走了两步,指了指距离我们最近的铆钉,开口道“你们看,这些铆钉所在的位置,都在很合适落脚的地方,想要爬过去,就很难避开这些铆钉,就算是王初一攀岩几乎绝好,在这么狭窄的空间之中,也很难不碰到任何的铆钉爬过去。”

    我问七爷“那怎么办?”

    七爷眉头紧锁,没有说话,只是仔细的观察着通道,很显然这通道里的所有细节都被七爷关注到了,往上到通道洞壁的上沿,也全部都铆钉,一时间七爷似乎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

    就在这时,虎子开口道“哎,我说初一,你不是攀岩技术绝佳吗?你看看那悬挂着条石的铁链,能不能上去,然后顺着铁链往前爬,这条石每一个都有一吨重,人踩在上面应该没事。”、

    王初一用手电照着,轻哼了一声,道:“看上去可行,但是,你看这儿这么多的铆钉,再加上如此繁琐的机关陷阱,既然机关的设计者能考虑到这一点,难道考虑不到那些铁链?我看,这条通道里的东西,都不能碰,肯定都有猫腻,造这儿的人,可是和一般的工匠不一样,宇文一族精通奇淫巧术,肯定不会给我们这么明显的空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