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诡异铁盘
    这宇文凯我倒是听说过,是是隋代城市规划和建筑工程专家,他主持建造了隋朝新都大兴城和东都洛阳城,为以后各代都城的建筑树立了范本。隋大兴城占地84.1平方公里,堪称世界第一城,重点是前后建造仅花费了9个月,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而且不止是城市建筑,宇文凯还精通水利工程,他开凿的广通渠,全长300余里,连接了大兴城、渭水和黄河,既方便了漕运,又灌溉了农田。

    然而最厉害的并不是宇文凯,而是他的重孙子宇文茂,据说此人好学多问,集各家之所长,早年曾经拜访各地名师,不仅精通各类建筑技术,更对机关巧术有很深的造诣,且精通风水,也修过不少的古墓。

    看着眼前的石碑,我们一阵沉默,对于宇文家族,向来盗墓者都敬畏三分,倒斗的行话里有六不盗,其中前三句,便是鲁班公输不盗,墨家机关不碰,宇文一族不入。

    讲的就是如果碰到这三大家族修建的墓葬,一般都不回去盗,原因就是这三大家族太过精通机关巧术,经他们的手修建出来的古墓,那大多都是九死无生,进得去,出不来。

    而对于宇文一族,七爷了解的要比我更多,只听他说道“之前记得在东北的时候,也碰到过宇文一族修建的古墓,几个老前辈早上进去,傍晚出来,全都空手而归,进去十几人,只出来了三个,这些前辈都是倒斗界一顶一的好手,其中张五行的爷爷和太叔也在其中,这宇文一族的建造方式……”

    七爷一口气给我们讲了很多,不过最重要的就是后面的九字真言,也是宇文一族修建古墓时一直秉承的传统。

    找不到、打不开、拿不走。

    凡是宇文一族负责修建的古墓,那绝对都是围绕着这九个字来修的,期间的机关暗弩之多,更是不必多说。

    七爷缓缓的站起身子,用手电在四周照了照,发现在我们西北方向,大概不到三米的地方,有一块带有纹路的石壁。

    这一下就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朝着石壁走去,等到了石壁面前这才发现,原来这石壁上凸起的花纹,竟然是一个铁质的圆盘!而铁盘四周的石壁上雕刻的图案,十分耐人寻味。

    从浮雕的刻法上来看,整面石壁的浮雕,都不能算是精品,也就是说,它没有多少艺术价值,很多线条甚至都没有完成,这面浮雕肯定只是一个坯,没有经过细的打磨,可就是这么一面满是浮雕的石壁,中间镶嵌的这块铁盘,做工却十分的精美,几乎铁盘上每一个纹路,都经过反复的打磨雕刻,不但如此,铁盘上面还被人涂了一层薄薄的黄油,用来防止腐蚀,如此精心的安排,跟石壁周围的雕刻,显得格格不入。

    我靠近了铁盘,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铁盘从内向外分为三个部分,每个部分的雕刻都不同,最外圈的部分,是浮雕手法,雕刻着一种奇怪的动物!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一愣,在中国传统浮雕中的动物,我几乎都能背出来,什么貔貅猞猁,我都记得,可这只动物,却非常少见,雕刻的手法也比较抽象,一时间我竟然看不出是什么。

    “七爷,你看这东西是什么?”

    七爷凑过来仔细看了看,很快就开口说道“犼” 。

    “犼?”我惊讶一声。

    犼这种东西并不常见,对于它的说法有很多,有记载的一种说其是龙族的克星,好食龙脑,民间有流传“一犼可斗三龙二蛟”,的说法。

    不过犼这种东西出现的地方绝不应该是古墓之中!这种上古神兽,应该出现在宫殿的华表上,我见过的**城楼前的华表上就有两只面南而坐的石犼,被叫做“望帝归”。据说它们专门注视皇帝的外巡,如果皇帝久游不归,它们就呼唤皇帝速回,料理政事。

    而城楼后的两只石犼,则面北而坐,叫做“望帝出”,它们的分工就不同了,是监视皇帝在宫中的行为,皇帝如果深居宫闱,不理朝政,它们便会催请皇帝出宫,明察下情。

    是一种可以并驾皇权的圣兽,怎么会出现在古墓之中?

    就在这时,七爷双眼一亮,开口说道“这铁质的圆盘并不是古墓里的!”

    他这话让我有些迷茫,开口道“不是古墓里的?什么意思?”

    七爷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后又摇了摇头,自顾自的说道“不对啊,不应该。”

    七爷这一来一回的话,把我给说迷糊了,连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七爷您倒是说啊。”

    七爷想了一会开口道“这铁质圆盘的确不应该是古墓里的东西,换句话说,咱们应该不是在古墓之中,而是在一个巨大的地下宫殿,可……可这周围的布置,分明就和古墓一样,有谁会把宫殿修建的跟古墓一样?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这古墓就是按照宫殿的样子修建出来的,这古墓应该跟墓主人生前做在的宫殿一模一样才对!”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古墓跟生前的宫殿一样?那岂不是很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主墓室又会在哪?

    七爷皱着眉头,低头思索着什么,我看他神情比较认真,就没有再出声,害怕打断他的思路。

    就在这时,异响再起,不得我有所反应,只感觉自己脚下一空,整个人就向下追去。

    “我擦!啊……”我一声惊呼,只感觉身体在急速的向下坠。

    我双手双脚拼命的蹬踹,想要抓住什么可以支撑身体的东西,却发现四周漆黑一片,周围的石壁都光滑无比,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忽然一根细软的东西就落在了我的胸前。

    此时我也顾不得许多,连忙就抓在了手里,就在此时,我下坠的身体突然就停了下来,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截登山绳。

    “老白,没事吧?”虎子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我抬头向上看,只见虎子一只手拉着登山绳,半截身子从一个方形石洞外探进来。

    “没事,他娘的吓死我了!”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我站的位置刚好是个石窟的入口,也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机关,石窟入口的盖板突然打开,我反应不急就掉了进来。

    虎子用力的向上拉扯登山绳,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我从石窟里拉了上来。

    此时我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刚才那一下坠落的感觉还没缓过劲来,只见七爷已经开始研究那铁质圆盘上的花纹了。

    “七爷,有什么发现没有?”我站起身来,快速来到七爷身旁,伸出手在铁盘上摸了摸。

    七爷摇了摇头,说道“这纹路太奇怪的,之前从没见过。”

    就在这时,我忽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连忙掏出手电在四周照了照,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可这种血腥味却越来越重,仿佛就在我面前飘荡,怎么也散不出去。

    “你们有没有闻到血腥味?”我连忙问道。

    虎子和王初一连连点头,开口道“刚才就闻见了,就是找不到从哪里传来的。”

    我仔细的看了看周围,最后将目光落在了眼前的铁盘上。

    难道说这血腥味是从这铁盘上传来的?于是我将鼻子靠近铁盘仔细的闻了闻,只感觉一股极为刺鼻的血腥味就从铁盘上传了出来,猛地吸入如此剧烈的血腥味,让我一阵恶心,差点就吐了出来。

    “是这铁盘,血腥味就从这铁盘上传出来的。”我捂着鼻子,指了指这铁盘。

    我话音一落,七爷身体就忽然一颤,然后快速的靠近铁盘,用手在铁盘上猛地划了一下。

    七爷:“不妙!真是血!”

    “血!?”王初一和虎子同时诧异的问道。

    七爷将划过铁盘的手指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面色阴沉的说道“对,是血,有人往铁盘上倒过大量的血,而且不止一次,这些血是一层干了,又浇一层,这么浇上去不知道浇了多少次才能积得那么厚。”说着,七爷就掏出军刀,将铁盘表面一层黑褐色类似油漆一样的血给刮了下来。

    紧接着指了指铁盘表面的纹路,开口道“怪不得我没见过这种纹路!这些根本就不是纹路,而是血槽!是引血用的!这不是个普通的铁盘,是个祭盘!”

    话音一落,七爷就掏出水壶,开始往铁盘上浇水。

    七爷浇的十分小心,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刚刚浇在铁盘上的水马上变成了暗红色,而且在铁盘的表面似乎还有一些黄色的点状物在不停古董闪动,铁盘周围的纹路迅速的开始扩展,水竟然在铁盘上一圈一圈的转动起来。

    看到这里,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些纹路就是七爷所说的血槽,而且都是设计好的,,水流在血槽上的流动方式简直有一种异样和谐的美感。

    就在我目不转睛观察水流的方向时,只见这水似乎有生命一般,在铁盘上绽开出一个形式牡丹的奇妙图案,然后旋转了连三圈之后,又快速的聚拢到铁盘的正中间位置,紧接着消失不见,似乎这铁盘正中间有什么特殊的吸力一样,将水一滴不剩的吸了进去,没有一滴掉在地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