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 真假欢子
    可虎子被我这一通摇晃之后,非但没有把心神收回来,反而更加入神的看着下面的黑影。

    我见他如此专注,忍不住也朝下面看去,只见那两个黑影走的速度非常慢,这都两分钟过去了,那黑影似乎只走了三四米,仍旧是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眼看着黑影一点点的靠近,我心里已经急的不行了,一把拉住虎子,就像将他拖进石门。

    “你放开我!”虎子一声怒喝,胳膊一甩,就将我甩开了。

    这一下让我始料未及,认识虎子这么久,还从没有见过他对我发这么大的脾气,向来都是对我言听计从的虎子,怎么突然就变了性情?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七爷阴沉的声音响起“是欢子,欢子的声音!”

    七爷这句话一出口,着实把我惊着了,欢子?竟然是欢子的声音?那兄弟不是早就死在了甘肃西凉墓里吗?虎子为此一直生活在自责和内疚之中,对于欢子的死至今仍不能释怀,怪不得两人僵在了这里,欢子的声音我和王初一并不熟悉,可对于七爷和虎子两个人,意义就不一样了,一个是跟欢子朝夕相处十几年的旧友,一个是对欢子心怀愧疚的兄弟,两个人对于欢子都有一种说出的感情。

    就在这时,那黑影已经距离我们很近了,我连忙举起手电朝着黑影的方向照过去,这一照还真把我吓了一大跳,看那模样和身形,不就是欢子吗?

    看到这情形,虎子一下就冲了过去,忙喊道“欢子!好兄弟,原来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说着就要给欢子一个大大的熊抱。

    可就在这时,欢子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只见他手里白芒一闪,好像是一个尖刀一样的物体就朝着虎子的胸口通了过去,我心说不好!虎子这家伙太冲动,这厮要吃亏!

    一边想着,我已经朝着那黑影冲了过去,就在黑影手里的尖刀即将要插进虎子胸膛的一瞬间,我抽出苗刀,朝着那黑影的脑袋就削了过去。

    这一刀我根本没有任何留手的余地,几乎将全身的力量全都使了出去,一刀下去,直接将欢子的脑袋削掉了一大半,这一下让欢子瞬间失去了平衡,手里的尖刀也失去了准头,没能命中虎子的胸口,只是在他胳膊上划出了一个浅浅的口子。

    此时虎子见我一刀将欢子的脑袋削掉一大半,瞬间就发飙了“他娘的,老白,你干什么!他可是欢子,是咱们兄弟啊!”

    虎子话音一落,一把将我推开,就要朝着欢子冲过去。

    我见状不妙,一下使出全身的力气,拉住虎子的胳膊,将他拽了回来,不等他反应,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光甩在了他脸上。

    “欢子已经死了!死了!懂吗?那个家伙肯定不是欢子!脑袋都被我削掉了,还有力气用刀捅你?”说着,我就用手电朝着那黑影照过去。

    只见那欢子模样的人被我削去半个脑袋之后,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另外一个黑影先是蹲下看了看,然后很快站起身子,朝着我们的方向走过来。

    这下虎子也懵了,只见这正朝着我们走过来的黑影俨然还是一副欢子的模样,就跟之前被我削去脑袋的家伙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次,这个所谓的欢子已经是面露凶光,手里的尖刀在手电筒光亮的照射下,反射出阵阵寒芒,直逼虎子胸口而来。

    此时虎子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原地,眼见那黑影冲过来,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初一!”我大喊一声,只听见“砰砰砰……”三声枪响,王初一瞬间朝着那黑影就是三枪点射,一发打在眉心,另外两发子弹全打在胸口。

    那黑影被子弹击中之后,仅仅是顿了顿,除此之外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继续朝着虎子冲过来。

    我见状不妙,连忙举起苗刀,就对着那黑影砍过去。

    似乎有了前车之鉴,这黑影再次面对我苗刀的时候,显然是有了戒备,一阵腾挪躲闪之后,还能反手用尖刀进攻,以我的身手,一时间竟然还无法将其砍杀。

    大概过了半分钟的时间,七爷的声音忽然从我背后传来“闪开!我来!”

    这一声喊叫,声音洪亮,语调清晰,很明显七爷已经回过神来!

    听到七爷的声音之后,我也是一阵兴奋,连忙回身躲闪,几个后跳之后,跟那黑影拉开距离。

    就在这时,七爷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手中军刀横竖连续劈砍而出,刀刀凌厉,而且位置角度都十分的刁钻,可真是行家一出手,

    就知有没有,那黑影在七爷的攻势之下,勉强撑了两招,就被七爷用军刀将脑袋整个给砍了下来。

    “噗……”一捧墨绿色的液体就喷了出来,溅了我一身。

    “啊,你们快看!”王初一一声惊呼。

    我连忙摸了一把脸上的绿色液体,朝前看去,只见被七爷‘砍死’的那尸体此时正在地上扭曲,变形,很快就变成了一节树根,而且树根的顶部已经被军刀砍下来,正不停向外涌着绿色的液体。

    看到这般情形,虎子也意识到自己被耍了,提起军刀就朝着那树根砍过去。

    就在刀刃要砍在树根上的一瞬间,那树根急速的一扭,竟然在我们眼前化作一个半 裸的女人,正可怜巴巴的看着虎子。

    这着实让我心头一惊,这树根怎么跟西游记里的树妖一样,还会七十二变?看着这么一个半 裸的性感女人,换做谁也下不去手,可虎子却不同,他一个老 处 男,对这种男 女之事压根就没什么概念,手里的刀锋走势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一刀下去,就将按树根砍成两截。

    看着地上扭动的树根,我只能长出一口气,说实话,真要是换做是我,还真就下不去手!

    “快走,这树有致幻作用,很难对付,一不小心就会着了道!”七爷低声提醒一句,转身就朝着那石门的缝隙钻了进去。

    虎子看着不远处,扔在抽动的一截树根,恶狠狠的骂道“算你走运,老子等着摸冥器,不然一定要将你丫砍下来生火!”

    经过这一闹之后,我心里总感觉怪怪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当我们全都从石门的缝隙里钻进来之后,举起手电向前一照,好家伙,这里的地面上密密麻麻全是白骨,恐怕没有上万,也有几千尸骨!

    “我的天呐!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幽冥地狱吗?怎么会有这么多尸骨?”王初一震惊的看着一地的尸骨。

    见到如此场景,我也被震惊了,说实话从没见过如此大面积的尸骨堆积在一起,远远的看去,一片偌大的空间,地面白花花的一层,全是骨头。

    我小心翼翼的从乱石堆走下去,到达地面之后,只见周围全是白骨,根本就没有下脚的空,只能先踩在白骨上面。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白骨轻轻一踩,便碎了,而且碎的很彻底,就像是粉尘一样,除了一些少数的碎骨稍大一些之外,大多数都碎成粉末,让人感觉十分的诡异。

    “七爷,这…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尸骨,就算是年代久远,但在这种封闭的空间之内,也不至于一踩就碎成粉末,除非是经过了特殊处理,否则决不可能会是这个样子。

    七爷在仔细检查了好几具尸骨之后,开口道“这是天葬埋骨地!应该使用了很多年了,最后不知道是什么愿意,才把这里给封了起来。”

    对于天葬,我并不陌生,这是藏族的一种传统丧葬方式,人死后把尸体拿到指定的地点让秃鹫或者其他的鸟类、兽类等吞食,藏民们认为天葬只是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的一种形式,死亡只是不灭的灵魂与陈旧的躯体的分离,是异次空间的不同转化,西藏人推崇天葬,是认为拿“皮囊”来喂食胡兀鹫,是最尊贵的布施,体现了大乘佛教波罗蜜的最高境界—舍身布施。

    这种丧葬形式,由来已久,时至今日,依然还在延续,已经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可我却不知道天葬后的白骨还要在收起来?难道说这是只有在古格遗民时期才有的独特丧葬文化?

    我蹲在一具尸骨前面,仔细的观察发现,这具尸骨的表面,有很多细小的孔洞,每一个孔洞,大概都只有针尖大小,而且十分的密集,很像是骨骼钙化之后所形成的产物。

    就在这时,七爷大喊一声“蚀骨虫!大家动起来!不要停留!”七爷这么一喊,我和王初一都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子,朝着七爷的方向走去。

    此时虎子也靠拢过来,小声问道“七爷,啥是蚀骨虫?没听说过啊!”

    七爷皱着眉头说道“你当然没听说过,对于蚀骨虫的记载少的可怜,我也是在一本很古老的书里偶然看见的,这种蚀骨虫体型非常小,比蚂蚁还要小七八倍,如果不聚集在一起的话,用肉眼根本无法察觉。”

    七爷一边说,一边在原地蹦着。

    “这蚀骨虫一般不会单独出现,一旦出现那就是上万只,甚至是几十万只,这些尸骨之所以一碰就碎,就是因为这些蚀骨虫的掠食,一定要动起来,不要停!这蚀骨虫胆子很小,只要你动着,它们就不敢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