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牛毛针
    很快皮划艇就已经充气完毕,虎子和王初一合力将皮划艇放入湖水中,然后招呼我和七爷先上船。

    这绿油油的湖面,升起的阵阵雾气,站在岸上看,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真要是坐着船进入湖中,这才感觉到这雾气很大,能见度瞬间降低了不少。

    由于这皮划艇一次最多只能坐两个人,于是我们在皮划艇尾部,栓上了一根很长的登山绳,让留在岸上的王初一拉住,等我和七爷抵达湖对岸之后,再让王初一将皮划艇拉回去。

    我和七爷用桨划着船,在这湖里缓缓前进,大约走到湖中心的时候,我举起手电向上照了照,发现 在我们头顶倒悬着的尸体,竟然各个都是脸朝下,就好像倒吊在顶部,看着我们一样。

    船越往前,这种倒吊着的尸体就越多,有男有女,有腐蚀的露出白骨的,也有保存比较完整的干尸,但这些尸体都有几个共同点,第一全是被人用绳索困住脚腕,倒吊在湖面顶部,第二,全部都是脸朝下,双手自然下垂,双眼都在盯着湖面看,仿佛这湖水下面有什么宝贝一般,而且看这些干尸的表情,似乎十分的惊恐,好像是在惧怕什么东西。

    船就这么一点点的向前划着,我在猜想这些尸体到底是什么人,是古格遗民?还是外来的入侵者?看着这些尸体的腐蚀程度,应该不是同一时间吊死的,可由于时间太久,现在也难以判别他们被吊死的时间差到底有多大。

    随着船桨不断的划动,很快船就快要到对岸了,我抬眼看过去,远远的就看见十几层向下的台阶,一直蔓延到水中,看样子就是让船只停靠所用。

    七爷坐在皮划艇的前面,掌控着方向,将船缓缓的靠在台阶旁边,先一步走下皮划艇,然后站在台阶上,身手拉住我的胳膊,将我拖出皮划艇。

    此时我的右腿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根本使不上劲,刚刚到了台阶上,右腿就一软,险些掉下去。

    七爷连忙将我扶住,然后抖了抖皮划艇尾部的登山绳,然后又对着河对岸闪了几下手电,提醒王初一他们将皮划艇收回去。

    收到信号之后,王初一很快就开始拉扯登山绳,皮划艇渐渐的离开河岸。

    此时我和七爷都转过身,举起手电仔细查看周围的环境,只见一条蜿蜒向上的台阶,向上延伸出很远,两边如石林一般错落着大小不一的石像,这些石像有的身着甲胄,有的身着长袍,姿态各异,有相对而立的,有举头望月的,数量之多,难以数清。

    就在我和七爷都在用手电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忽然我就听见“叮…”的一声,好像是什么金属物品撞击的声音,只不过这声音很小,就好像蚊子在耳边飞过一样,转瞬即逝。

    这时候七爷的身体忽然一颤,连忙弯下腰去查看。

    “七爷,怎么了?是不是碰到……”

    我话没说完,七爷连忙抬起手晃了晃,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就见他缓缓的从自己小腿的军刀鞘里将一柄制式军刀掏了出来。

    七爷掏出军刀的动作十分的小心,将军刀掏出来之后,把军刀横在自己面前,使军刀的刀身跟自己的眼睛处于同一条平行线上,然后让我用手电去照军刀的刀身。

    我有些纳闷,不知道七爷这次又发现了什么,只能按照七爷说的去做,当我手电的光线照在军刀刀身上的一瞬间,七爷的眼睛骤然一缩,我还以为光线刺眼,想要将手电的光亮调整一下,却被七爷制止。

    只见七爷全神贯注的看着军刀,然后低声说道“我还以为这种机关只是个传说,没想到是真的!”

    见到七爷这般模样,我也仔细的看了看军刀,可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这军刀丝毫没有任何的变化,为什么七爷神情会如此凝重?

    “七爷,怎么回事?这军刀怎么了?”

    七爷一边仔细看着军刀,一边回道“我以为你中的是地刺钉,其实不对,你中的是牛毛针!”

    听到牛毛针,我忍不住心里一颤,暗叫不好,这牛毛针和地刺钉的区别就在于,牛毛针比地刺钉细了不止十倍,是一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

    我连忙解开腰带,再次查看了一下自己胯部的伤口,只见在我胯部那猩红的小点依然存在,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小点足有针尖大小,按

    道理说,应该不会是牛毛针,如果是被牛毛针所伤,那只会感觉到剧烈的疼痛感,在外面是看不到任何伤痕的。

    我把这些告诉七爷之后,只见他微微的摇了摇头,开口道“肯定是牛毛针,错不了,只不过射入你胯部的那根牛毛针由于年久生锈,针尖的部位发生变化,所以才会留下这么大的红点伤口。”

    说着七爷就指了指军刀的刀身,开口道“你看这一根牛毛针,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射出来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响动,也不会有气流,让人难以防备,若不是我正好在小腿上绑着军刀,恐怕这牛毛针此时已经射进我的骨头里了。”

    我顺着七爷手指的位置仔细的看了看,接着强光手电的光线,果然发现一根细如牛毛的金属针,用嘴朝着它一吹气,这牛毛针还会左右的晃动,看样子重量也不大,不过威力却着实吓人,半厘米宽的军刀刀身,此时已经被这牛毛针给射穿了,底部露出个针尖来,仅凭这份威力,就不比地刺钉差。

    就在我和七爷还在研究牛毛针的时候,王初一和虎子两个人也划着皮划艇来到了这里,当他们两个听说牛毛针的事之后,反应都跟我差不多。

    特别是虎子,眉头紧锁,两腿一盘,干脆就坐在了地上,开口道“他娘的,王英那老头留下的册子里,就提到过,如若碰到牛毛针,无法可破,马上返回。”说着,虎子自顾自的从背包里掏出一根烟,点上猛抽了两口,接着说道“这牛毛针跟一般的机关不一样,发射口十分的隐秘,而且极小,想要找到准确的发射位置很不现实,再加上由于牛毛针很轻,射出来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声响,也不会产生气流,根本无法防备,而且从老白受伤的情况来看,这牛毛针的威力,绝对不弱,射在身上,不比子弹差。”

    说完,虎子看了看七爷和我,然后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依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这牛毛针可不是一般的机关,要命的!”

    见虎子如此颓废,王初一冷哼一声,开口道“咱们这一路倒斗走过来,哪次下墓碰上的机关不致命?怎么碰到这牛毛针就怕了?你还是不是虎子?之前的牛气劲都跑哪去了?王英老头的一本册子就把你吓成孬种了?”

    王初一一番呵斥,虎子好几次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最后索性蹲在地上,看着我说道“老白,这牛毛针真的不一般,七爷和王初一想要过去,我不拦着,你绝对不能去!”

    “你这是什么话,要去咱们一块去,要走,咱们一起走,怎么能分开呢?”我尝试着走过去,想要扶虎子起来,可刚迈开腿,就感觉一阵剧痛,一个踉跄,就向前摔去,虎子见状连忙站起身来将我扶住。

    “咱们先在这里休息,想想办法再说。”七爷一句话说完,就开始从背囊里拿出简易帐篷,我们四个人就靠着湖水,在河岸边支起帐篷,准备休息。

    由于虎子这么一闹,气氛多少变得有些尴尬,他依然坚持原路返回,不要轻易涉险,而王初一和七爷则是坚持要进入正殿,否则这一趟就白来了。

    双方僵持不下,各持己见,我被夹在中间,只能多方调和。

    虎子用带来的活性炭和木柴升起一堆篝火,在我的提一下,大家围着篝火坐在一起,商讨下一步的计划。

    七爷看了看向上的台阶,开口道“这台阶至少还有几十阶,这一路上去,恐怕机关少不了,虎子说得对,牛毛针的确不好对付,没有破除机关的办法之前,咱们不能轻易的上去。”

    在我们之中,七爷经验最足,而且年龄最大,我们三个对于七爷都十分的尊重,七爷这话一出口,王初一和虎子两人就都表示同意,一直坚持原路返回的虎子也表示,只要能够想办法破除牛毛针的机关,他也愿意跟着我们一起上去。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我已经开始有些困意,而王初一已经靠在我的肩膀上昏昏睡去,只剩下七爷和虎子两人还在低声交谈着什么,由于腿伤,现在的我几乎帮不上任何忙,只能烤着篝火,远远的看着湖面升起的雾气出神。

    回想起这一幕幕倒斗的经历,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想来各种机关陷阱也遇到不少,怎么这一次就被难住了?我一边想着,一边用手揉捏着自己的胯部,想要让自己的腿伤早点恢复。

    就在这时,雾气腾腾的湖面突然出现一捧水纹,一圈圈的荡漾开。

    看到这,我不由得一愣,连忙开口“七爷,湖里有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