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石猴闹事
    我见势不妙,连忙喊道“王初一,不要让那家伙靠近七爷!”

    此时王初一刚好将手枪子弹装填上,听见我一声怒喊,二话不说,抬手就朝着那家伙砰砰砰就是几枪,由于距离实在太近,子弹的威力和准确度都增加了不少。

    我和王初一都看的清楚,这次子弹绝对命中目标,弹头深深的陷入那家伙的淡白色面具里,打的他脸上溅起一阵白色的粉末,整个身体向就向后退了回去,再度消失在黑暗之中。

    此时我和王初一全神戒备,生怕这家伙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冲出来,打断七爷驱蛊。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因为实在太过紧张,我额头已经渗出冷汗,而王初一也忍不住活动了一下手腕,七爷吹骨笛的声音也开始逐渐减弱,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只发现此时虎子再度大张着嘴,一个漆黑的蛊虫正在从他嘴里缓缓向外蠕动,速度极慢,比蜗牛还慢。

    看着那蛊虫一点点慢慢的蠕动,我心里着急,真想伸出手,一把给它拽出来。

    可我知道,现在正是紧要关头,七爷笛声的曲调转变很快,虽然声音减弱了,但是吹奏的难度却增加了不少,随着笛声不停的吹,那漆黑的蛊虫仿佛受到了什么召唤一样,从前颚伸出一条长长的触须,这触须足有半米长,从虎子的嘴里,一直垂到肚脐眼,仔细看过去,这蛊虫伸出的触须简直就跟人的头发一样!如果看的不仔细,还以为虎子嘴里长了头发!

    就在这时,七爷从背包里面掏出了一个玻璃瓶子,这种瓶子很普通,就是超市里卖的罐头,吃完了剩下的空瓶,只不过这个空瓶子里却装着一点淡黄色的液体,很粘稠,刚好能盖住瓶底,看上去就像是色拉油一样。

    七爷一边吹着笛子,一边小心的将这玻璃瓶子拧开,放在虎子身前。

    虎子嘴里的蛊虫触须忽然又长了不少,正在逐渐的朝着那瓶口靠近,在这个节骨眼上,七爷再次将笛声扩大,一边吹,一边就围着虎子转圈。

    就在这时,刚才消失的家伙再次窜了出来,由于我正在观察七爷,一个不留神,就被这家伙给撞了个正着,整个身体失去平衡就向后摔去,手里的苗刀也掉在了地上。

    那家伙一击得手之后,快速的冲向王初一,看样子 它也学聪明了,知道想要打断七爷,最佳的方法就是先把我和王初一给搞掉。

    那家伙冲的速度极快,王初一刚刚将枪口抬起来,那家伙就已经到了她的面前,几乎没有给王初一任何反应的时间,抡圆了胳膊,就朝着王初一的脸上砸去。

    “碰!”

    那家伙这一拳实实在在的砸在了王初一脸上,将她整个人都砸的倒飞而出,我连忙捡起地上的苗刀,用手电朝着王初一的方向照去,只见她左侧整个脸颊已经开始发肿,看样子那家伙这一拳的力道着实不小。

    在将王初一打倒之后,那家伙转身就朝着七爷冲了过去,还好我早有准备,已经先一步提着苗刀来到七爷身旁,就在那家伙朝我冲过来的一瞬间,我整个人向后一仰,手里苗刀挽了个刀花,斜着向上,朝着这家伙的腰部就捅了过去。

    只听见叮当一声,苗刀的刀刃竟然没能插入这家伙的身体,刀锋贴着那淡白色的铠甲,划出了一道很浅的印子,只是减缓了一下那家伙的速度,并没有对它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不过也就是有了我的干扰,七爷才得以成功的闪避掉那家伙的攻击,继续吹着笛子,丝毫没有间断。

    这时候身后突然传来王初一的咆哮声,我转头一看,只见她摸出之前我们用过的弩箭,朝着那家伙嗖嗖两箭就射了出去。

    可能是之前在王初一那里吃了亏,见王初一射来的东西之后,那家伙转身就跑,生怕再被射中。

    这弩箭不比子弹,速度和力道都要弱很多,再加上这家伙动作十分的迅速灵活,很轻易的就将这弩箭给躲开了。

    就是这个空档,我连忙抄起苗刀,挡在七爷身前,跟那家伙面对面站着。

    就在时,七爷的笛声突然停止了,我转头一看,只见那只黑蛊已经自己爬到了玻璃瓶里面,七爷之所以停下吹笛子,就是为了快速将玻璃瓶给盖起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七爷将玻璃瓶收入自己的背囊之中,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好了,去照顾虎子,我来招呼这石猴!”

    说完,七爷掏出军刀,二话不说,就朝着那石猴的方向冲了过去,很快就发出一连串的撞击声,一人一猴就这样战在了一起,那石猴动作迅速敏捷,上蹿下跳,专挑七爷的四角发起进攻。

    而七爷则是身经百战,虽然身体没有那石猴灵活,可倒也能够应付,每次当石猴发起进攻的时候,七爷总能防守反击,一轮攻防下来,那石猴身上已经出现了两三个血口子,原本淡白色的铠甲和面具,此时已经被鲜血染成红色。

    在一轮对拼之后,那石猴双脚猛地踹向七爷。

    七爷连忙将军刀横在胸前格挡,石猴一脚踹在军刀之上,两腿一蹬,借着七爷的力道,反跳出去三米多远,跟七爷拉开距离,同时喉咙里还发出一种低沉的呜呜中。

    七爷也丝毫不怕,就这么提着军刀跟它对峙,大约过了两分钟,那石猴晃着身子,看了看我和王初一,然后转头再次朝着黑暗之中爬去。

    这一仗打的实在太精彩了,七爷几乎将自己所有的刀法全都施展了出来,那石猴倒也是个硬茬,在七爷这般攻势之下,竟然还能全身而退,着实也厉害。

    就在这时,躺在我怀里的虎子幽幽醒来,看见我第一句话就问道“石猴?齐天大圣吗?”

    原本我还担心虎子,他这一句话直接把我和王初一都给逗笑了。

    王初一见虎子没什么大事了,就朝着他走过来,开口道“石猴子都是孙悟空吗?石雕也有猴子啊!”

    这时七爷快步走过来,先是看了一眼虎子,沉声道“怎么样?能走吗?”

    虎子挣扎着站起身来,两腿还在不停的颤抖,但仍旧点点头,开口道“能走,没问题。”

    七爷脸色越发的难看,低声道“好,咱们赶紧离开这间寺庙,进入主殿,这里太危险了,那石猴绝对不止一只,之前它喉咙里发出低吼的声音,就是在召唤伙伴,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等了两分钟,还是没有任何东西出现,这石猴才选择撤退,我估计要么其他的石猴距离这里比较远,要么就是碰到了什么麻烦来不来,又或者说没有听见,总之这里很快就会出现很多石猴,一只就够咱们喝一壶的,更别说来很多了,咱们得赶紧离开。”

    说着,七爷就快步朝着寺庙的门外走,这时寺庙门外的火油已经烧完了,地面升起腾腾热气,我和王初一一人一边,搀着尚未恢复的虎子,跟在七爷后面,朝着主殿的方向走。

    一边走,我就一边问这石猴子的来历,听七爷讲,这是一种只流传在西藏地区的古老咒法,说白了就是一种原始蛊虫,这种蛊虫具有遗传性,只要一个人中了这种蛊,就会从毛孔里长出白毛,这种白毛期初跟头发差不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质地会变得十分坚硬,最后一根根的长出来的白毛,就像是无数的尖刺一样,限制着中蛊着的活动。

    时间一久,这种坚硬的白毛就会生钙化,然后覆盖全身,让人好像是穿上了铠甲和面具一般,最让人恶心的就是遗传性,据说这种蛊的毒素会扩散到人的血液之中,如果中蛊的人进行交配,那生下来的孩子,必定会带着这种蛊毒!

    刚才我们碰到的石猴,其实就是中了这种毒蛊的猴子,经过人类长期的驯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经过几千年的繁衍之后,这些石猴已经开始发生蜕化,眼睛已经没了,仅仅是靠着声音和气味来捕猎食物。

    这石猴身上蛊毒所形成的铠甲和面具虽然质地坚硬,但却存在缝隙,只要找准缝隙,下刀快准狠,就能砍穿护甲,伤到它的皮肉。

    要是之前七爷曾经碰到过类似的情况,恐怕今天我们都得折在这里,因为这种猴子,是这里的古格遗民特意训练出来的,世世代代守护着这里,按照七爷的推测,这里的每一处大型建筑之内,都会有一到两只石猴看守,接下来会十分的麻烦。

    七爷给我们解释完之后,我们也到了正殿的门口,我举起手电回头照了照,发现之前寺庙里的石猴并没有追过来,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七爷看了看我,开口道“放心,这些石猴应该不会离开自己的领地,之前驯化它们的时候,它们在哪间石室,就会一直在那里,除非族群集体觅食,或者到交配的时候,否则不会追过来的。”

    说着,七爷抬手指了指我们斜上方的大殿,开口道“赶紧进去,刚才帮虎子驱蛊的时候,我大概看了看一下这山体的走势,发现这山的石头硬度很高,十分不容易开凿,从走势来看,只有一处地方,石头的硬度不足,应该就在正殿之中,我估计这古城堡的墓葬入口,应该就在正殿里面,咱们赶紧冲过去,别被石猴盯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