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 白色蛆虫
    我自小便信仰佛教,见到这般情形,哪敢造次,连忙退后两步,面对这坐化高僧,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双手合十,口中默念阿弥陀佛。

    就在这时,原本安静的小房间,突然传出一声脆响,吓得我浑身一激灵,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赶忙举起手电去看,只见在这坐化高僧右边,大概几公分远的地方,竟然掉落了一串佛珠!

    这佛珠看上去十分的古朴,通体呈现出暗红色,珠子尾有淡黄色流苏,做工十分的精美。

    我小心翼翼的将佛珠捡起来,这佛珠刚一入手,就感觉浑身凉爽,手感非常好。

    我欢喜的将佛珠仔细的擦了擦,放在手中打了一圈,然后再次来到这高僧面前,行佛礼谢过,这才将佛珠收入怀中。

    接下来,我打着手电,看了一圈,发现在这小房间之中,除去我刚才进来时候的洞口之外,竟然还有两个洞口,而且是分别通向不同的方向!

    我连忙走到其中一个洞口面前,举起手电向内照了照,发现里面的情形跟我之前进来时候的暗道入口差不多,直径也不到两米。

    我再次拧亮荧光棒,朝着洞口里面就扔了进去,荧光棒在装上洞壁之后,就掉落在地上,借着荧光棒微弱的光线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这洞口向内大概五六米的地方,依然有一个转弯,看样子跟我之前进来时候的转弯应该差不多,都是大于九十度的弯道。

    看到这里,我又检查了另外一个洞口,发现那里的情况跟眼前这个几乎没有什么两样,看着朝着两个不同方向延伸的洞窟暗道,我也不敢再往前走,这前面会碰到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只能原路朝着来时候的方向退回去。

    我一边往回爬,一边收着登山绳,等过了那个暗道里的急转弯之后,我使劲的拉扯了一下登山绳,想要让上面的人把我拉出去,可当我使劲摇动登山绳的时候,却发这登山绳上没有任何的反应,这下我就有些慌乱,心里紧张的砰砰直跳,当我抬头向上看的时候,这才发现,在我头顶的暗道出口处,竟然没有一丝光亮!

    看到这,我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王初一他们出事了?

    顺着狭窄的暗道向上爬,当我爬出暗道的时候,整个大厅里漆黑一片,我刚要打开手电筒照,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什么东西给拍了一下,力道还很大,整个肩膀都麻了。

    我暗叫一声不好,这个力道肯定不会是七爷他们,难道说这大厅里还有其他东西?来不及有太多的考虑,我连忙弯下身子,顺势朝前一滚,还没等站直身体,就感觉自己碰到了一个物体,当我想要伸手去摸的时候,忽然一直手就抓住了我的手腕,紧接着猛地向前一拉,我整个人就贴着地面滑倒了。

    还没等我整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听见七爷用极小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别乱动!”

    他这三个字说的十分紧张,我感觉的到,他抓着我手腕的那只手,有些轻微的颤抖,或许是因为太紧张,又或许是因为太恐惧,总之这种轻微的颤抖,给我带来很大的压力,像七爷这种身经百战的人都会产生这种情绪,看样子我们这次碰到的东西很危险。

    就在这时,我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声音,这声音响起的时机很有规律,细听之下,就好像是有一个人在缓步朝我们的方向走过来。

    这种逐步逼近的压迫感,然我十分的紧张,甚至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缓了很多,随着这种声音渐渐靠近,我已经紧张的屏住呼吸,全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耳朵上。

    “啪啪啪啪……”这种声音忽然变得急促起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身后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总之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主,现在我只能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刚才被拍的肩膀上传来一阵阵的疼痛感。

    此时我甚至感觉那东西就站在我身后,随时都能要了我的命。

    就在我紧张到极限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七爷一声暴喝“打!”

    紧接着,就听见砰砰砰…一阵枪响,王初一双手持枪,枪口喷着火焰,一排子弹就朝着我身后射了出去。

    由于看不见自己身后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我只能趴在地上,用手捂着自己的脑袋,祈祷王初一不要打偏。

    很快,王初一两把手枪的子弹已经全部打光,那种奇怪的啪啪啪啪的脚步声仍旧在持续,只不过频率稍微慢了一些。

    “快走!”七爷一把拉住我的手腕,将我从地上拉起来,在一片漆黑之中,七爷突然打开手电筒,拉着我就朝着大厅出口的方向跑去。

    而此时王初一也已经换好了子弹,在我后面,一边开枪射击,一边跟着我们向外退。

    此时我忍不住转身去看,由于光线问题,只看到了一个大概,很像是一个体型高大的巨人,在我们身后不足十米的地方,正朝着我们冲过来。

    这短暂的一瞥,虽然看不清那巨人的模样,但却看到的满是是血的虎子,只见虎子半边身子都被血给染红了,此时正步履蹒跚的向外退,王初一将手枪里的子弹再次打空之后,直接搀住虎子的胳膊,就往外退。

    由于这大厅的面积并不大,很快我们便顺着原路退了出来。

    走出大厅之后,七爷这才喘了口气,连忙跑到虎子身前,问道“怎么样?伤到哪了?”

    此时虎子疼的直咧嘴,七爷抄起军刀,就将虎子的上衣划开,只见在虎子肩膀位置,一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子,正在不停的往外涌着鲜血,这伤口的边缘,已经开始变得发黑,被划开的皮肉变的十分褶皱,看得我惊出一身冷汗,这他娘的是尸毒!原来里面那高个子巨人是他娘的大粽子!

    看到虎子受伤严重,七爷连忙从背包里掏出糯米,先撒在虎子的伤口处,这些白花花的糯米刚刚接触到虎子的伤口,马上就升起一阵白烟,虎子也是一声惨叫昏死过去。

    紧接着七爷掏出一个小镊子,将虎子伤口里已经发黑的糯米一点点的剥离出来,然后又重新撒上新的糯米,在一阵白烟之后,很快这些新撒上的糯米又变得发黑,七爷再次将糯米剥离出来,如此反复四五次,直到糯米不在变色,这才将我们带来的特制止血散撒在虎子伤口上,然后用绷带将虎子的伤口包扎起来。

    当这一切做完之后,那巨人粽子已经来到的大厅门前,可惜由于体型高大,再加上粽子无法弯腰,导致他无法从那大厅的门里出来,只能在那里乱蹦。

    七爷收起了医疗用具,摆手道“赶紧扛着虎子离开这!我估计这里还有东西!”

    七爷话音一落,我和王初一两个人,一左一右就将虎子给架了起来,跟着七爷往外走,我们顺着之前来时候的路,经过转经廊,退回到院子外面,再次回到了台阶处。

    这时候,七爷才开口问道“白羽,刚才你进去暗道,有什么发现没有?”

    我将暗道里面的所见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七爷,他听完之后,点点头,开口道“看样子这些暗道,应该就是连接古墓的通道!这种古格王朝式建筑,古墓并不在古堡下面,而是在这岩壁之上,叫做壁葬,就是在岩壁的缝隙里,开凿出一个巨大的空间,形成古墓,这种特殊的墓葬方式也只有古格人会用,看来这里绝对是古格遗民的居所,错不了!”

    说着,我们在七爷的带领下,顺着台阶原路往后退,等退到之前经过的三岔口的时候,虎子这才醒了过来,嘴唇发白,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开口说道“他娘的,那玩意也忒厉害了,一个照面,就把我给踢飞了,现在我这……嘶……哎呦…真他娘的疼!”说话间,虎子本能的动了一下肩膀,疼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走哪条?”此时王初一看了看剩下的两条岔路口,皱着眉头问道。

    七爷指了指中间这条径直向上的台阶,也没有多说话,抬脚就向上走,我和王初一则是搀着虎子缓步跟上,由于虎子受伤还是比较严重的,我们走的速度一下子慢了很多,几乎每走十几阶台阶,虎子就会疼的直喘气,虽然已经用了特效的止痛散,和麻醉散,虎子仍然是疼的直哼哼,不停的嚷嚷,想要停下来休息一下。

    可走在前面的七爷就像是没听见一样,自顾自的向前走,一边走,一边还不停的催促我们快些跟上。

    他这种态度让我和王初一都有些不满,特别是受伤的虎子,在他再三要求休息之后,终于爆发,张嘴骂道“他娘的,七爷你就不能停下来让我歇歇?这么一直不停的向上爬,等老子爬上去了,这条命也就交代在这里了!”

    虎子这话一出口,我和王初一也开口道“是啊,虎子受伤挺重的,这么一直走不是办法!得让他休息一下!”

    就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七爷突然停下身子,猛地转过头,看了看我们,阴沉着脸呵斥道“你懂个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