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巨大空间
    听着石球撞击台阶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快,我急的满头大汗,想要找个能够躲避的地方,可这狭长的台阶通道两边都是光滑的墙壁,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藏身的地方,我们几个只能拼命的向前跑,一直就这么跑着,身后的石球是越来越快,而我们却因为体力消耗过大,速度逐渐的减慢。

    “七爷,这么下去不行啊,得赶紧想想办法!”王初一大喊着。

    就在这时,虎子猛地一个转身,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军刀,几乎用尽全力,将军刀插入脚下台阶的缝隙里,这军刀大概有二十公分长,竖着插在台阶上,应该能够起到一个短暂阻隔的效果,如此巨大的石球,轰然撞过来,这军刀肯定承受不了会断掉,但至少能够减缓一下石球的速度。

    做完这些之后,我们继续往前跑,几乎每跑一段路,我们就会朝着台阶的缝隙里插入一柄军刀,幸好我们每个人都带了两把军刀,不然的话,就仅仅是这一条台阶通道,我们手上的装备就得折损一半。

    一边跑着,王初一一边说道“虎子,你不是懂机关吗?赶紧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机关暗门之类的东西。”

    虎子一听大骂道“他娘的,跑这么快,有什么机关咱们也发现不了,我现在就想知道这台阶到底有多长,老子跑的腿都快软了。”

    虎子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口,我也感觉自己两腿发软,这条台阶通道我们已经跑了大概半个多钟头了,一直倾斜向下,也不知道通向哪里。

    就在这时,忽然前面的台阶发生了变化,我连忙举起手电朝着前面照过去,只见前面的台阶竟然开始曲线向上了,心里不由得一喜,只要能够冲上前面的台阶,那石球就不会在追过来了!

    我连忙大喊,通知其他人快跑,身后的石球已经可以看见,若是现在泄了气,那一切都完了。

    七爷他们一听有了希望,都卯足了劲往前跑,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我们终于冲上了这一段向上的台阶,巨石就在我们身后不足五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好不容易脱离险境,我们几个都长出了一口气,坐在台阶上休息,虎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开口道“他娘的,就差那么一点,咱们就去找阎王爷报道了。”

    此时我已经累的只剩下喘气的力气,根本说不出话来,大概休息了二十分钟左右,七爷第一个站起身来,继续往前走,这条向上的台阶很高,每一级台阶的高度都足有七八十公分的样子,走起来颇为费力。

    就这样,我们又走了一段时间,忽然在前面发现两团绿色的光点,七爷连忙摆手示意我们停下,只见远处的两团绿油油的光亮闪了两三下,然后就在空气中摇摆起来,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才确定,拿东西是磷火,就是经常出现在乡下坟间的那种,俗称鬼火,是人死之后尸体腐烂形成的一种有机磷。

    看到这里,七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开口道“怎么会有磷火?难道有人来过这里?”说着,七爷就小心翼翼的朝前走去,翻过两级台阶之后,我们抵达了磷火所在的位置,只见三具骷髅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从这三具骷髅的服装打扮来看,应该是民国时期的,难道说在民国时期,这古墓就已经被人发现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这墓里的麒麟眼还在不在?会不会已经被人给带出去了?

    想到这里,我和七爷就连忙去检查那尸体的衣服,看看他们的背包和口袋里面有没有什么冥器。

    这种活自然少不了虎子,他对于这种进墓捡现成的事情最为乐意,我们三人翻找了半天,也没从这三具尸体上搜出什么值钱的冥器之类的物件,倒是七爷,从其中一具骷髅的上衣口袋里,翻出一个红色的小本本,只有巴掌大小,看上去应该是什么证件之类的东西,翻开一看,只见这小本第一页竟然画着一匹马,这马画的栩栩如生,纵然时隔多年,现在看上去仍旧不免赞叹画工之精妙。

    我凑上前仔细的看了看,忽然发现这红本子上马很奇怪,总感觉哪里不对:“七爷,这马不对劲啊,怎么没有眼睛?只有一对空荡荡的眼窝,总不会是一匹亡灵马吧?”

    七爷点点头,对于我的说法表示肯定,然后双手将红本本端起来,放在自己的下巴位置,侧着脸仔细看了看,大概过了两三分钟的时间,这才将本子放下,然后又朝着那三具骷髅走了过去。

    我见七爷神情比较严肃,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大事的样子,也不敢过去打扰,就站在一旁看着,只见七爷连续翻看了这三具尸体的手掌,当他翻到第三具骷髅的左手时,忽然眼睛一亮,开口道“没错,真的是他们!”

    见到七爷缓缓站起身子,我这才敢开口问道“怎么?您知道这三具骷髅是谁?”

    七爷点点头,开口道“当然知道,这是东北马家的人,绝对错不了,那人的左手有六根手指。”

    东北马家?一个名词在我脑中一闪而过,总感觉在哪里听过,想了半天,忽然想起来,早些年间,在玄门之中,有南茅北马东佛西道的说法,南茅自然指的就是岭南茅山术,而北马则是一个庞大的家族,据说这东北马家的人各个都会些玄门奇术,跟南岭茅山术不同,东北马家有一门独门绝技,嗅鬼,就是用鼻子闻,能闻出哪里阴气重,只要马家人闻出来的地方,那大多都是些坟冢,一旦碰到大墓,便会打出一条极小的盗洞,利用缩骨术,加上一根神仙索,就可以下到古墓之内,十分的了得。

    只不过这东北马家的故事,全都是一些站不住脚的传闻,令人信服的东西不多,所谓的神仙索,我估计就是登山绳之类的绳索,用一种特殊的打结手法形成的绳套罢了。

    只不过在这里碰上了三具马家人的尸体,让我有些震惊,这些人都是倒斗的老行家了,怎么会折在这里?我转身用手电朝后照了照,这高大的台阶马上就到尽头,接着就是那种普通台阶,只要冲过去,便能找到墓门出去,这三个人到底是从哪里进来的呢?如果是从古墓的另一头进来,这眼看就要冲出古墓了,他们为什么会突然暴毙身亡在这里?

    如果跟我们一样,也是打盗洞从墓门进入,那为什么刚走了这些路,就突然死亡?

    一边想着,我就蹲下身子,仔细查看这三具骷髅,想要找一找这骷髅上有没有什么伤痕,如果能找得到,也好判断到底他们是中了什么机关。

    可当我和七爷两人找了一个遍,也没在这三具骷髅身上找到任何的伤痕,这三人就这么好端端的死在这里,就在这时,七爷猛地大喊一声“快戴上防毒面具!”

    这一嗓子喊的我浑身一激灵,连忙将防毒面具掏出来戴在头上,脑子里只闪出两个字“毒气!”

    骷髅身上没有致命的伤痕,突然暴毙的原因就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毒,而且是剧毒!

    戴上防毒面具之后,七爷朝着我们摆摆手,示意我们继续往前走,很快就到了台阶的尽头,我举着手电往前照去,目所能及之处,全是粉色的雾气,而且浓度很高,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

    “他娘的,还真有毒气!”虎子骂了一句,也停了下来,由于不知道前面那粉色的雾气到底有多厉害,我们谁也不敢贸然闯入。

    七爷观望了一会,开口道“这种毒雾肉眼可见,那马家的三个人绝对不可能没发现,以我的推测,这种毒雾覆盖的面积应该很大!”

    七爷这话音刚落,王初一就开口道“对,我猜测,那马家的三人应该是被什么东西逼进了绝路,不得不穿越毒雾,期初他们应该是憋着气,后来发现这毒雾覆盖面积实在太大,不得已开口呼吸,然后……”

    面对这重重毒雾,我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说实话,就算我们现在戴着防毒面具,我也不愿意进入那粉色毒雾之中,万一这玩意有腐蚀性,那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我二话不说,就把手套给戴上了,将自己全副武装到牙齿,这才罢休。

    七爷看了看我,开口道“以咱们现在的装备,进去应该问题不大,马家三兄弟的时代,可没有咱们现在这么好的待遇。”说着,七爷迈开步子,先一步朝前走去。

    见到七爷都已经要进入毒雾了,我也只好心一横,快步跟了上去,刚刚进入这毒雾之中,只感觉忽然暗了下来,手电筒的照射范围不足五米,看样子这雾气的浓度实在太高了。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感觉自己脚下踩到了一个硬物,连忙低头查看,当我蹲下身子的时候,这才发现,脚下竟然是一条足有小孩手臂粗细的藤蔓,就横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