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南茅北马
    虎子一听就急了,瞪着眼睛问道“那他娘的怎么办?总不能现在退回去吧?”

    看着眼前的墓门,想着古墓里的麒麟眼,退回去是肯定不会的,只是眼前的墓门太过蹊跷,单单是论大小的话,这墓门并不算我见过的最大的,可厚度却是前所未有过的,其重量早就超过了我们的预期,一时间傻了眼。

    这时候王初一说道“只能打盗洞了,v字形盗洞,从墓门下面打进去。”

    王初一这个提议让我们眼前一亮,对于我们这些倒斗的人来说,打盗洞自然不在话下。

    七爷看了看脚下的地面,点点头,说道“都是些黄沙地,打盗洞很简单,主要是容易塌陷!”说着, 七爷又上前摸了摸墓门,然后从两扇墓门中间的缝隙处,将钢丝绳穿了进去,仔细的测量了一下墓门的宽度,然后从背包里掏出旋风铲,开始靠着墓门的外边缘打盗洞。

    虽然我们脚下是黄沙地,盗洞非常容易塌陷,不过好在我们打的盗洞并不长,再加上顶部有墓门作为屏障,不用考虑坍塌的问题,很快一条v字形的盗洞就打通了。

    “快闪开,让我出去!”在盗洞里的七爷一声惊呼,吓得我们三个连忙后退。

    只见七爷屁股朝外,就这么快速的从盗洞里退了出来。

    就在七爷刚刚闪出盗洞的一瞬间,一股腥臭的味道就弥漫开来,呛得我直咳嗽,定睛一看,这盗洞口正在往外翻涌着一种黄泥,这种黄泥很稀,而且散发着阵阵恶臭。

    “他娘的,这什么情况?”虎子看了看那一直在向外不停翻涌着黄泥的盗洞口,眉头紧皱。

    多年的倒斗生涯告诉我们一个经验,大多数的古墓之中都十分的干燥,基本不会有水,更不会出现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状况。

    既然盗洞里面向外翻涌着黄泥,那就表示在墓门的后方,有着大量的黄泥堆积,这种黄泥虽然含水量很高,但堆积多了,就将我们刚打出的盗洞给堵住了。

    顶着阵阵恶臭,七爷再次抡起旋风铲开始清理盗洞里的黄泥,我和虎子也过去帮忙,可是这黄泥一旦被清出来,很快就有新的黄泥向外翻涌,期间恶臭几乎弥漫了整个空间,我们是在忍不住,只好带上了防毒面具。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清理,终于将盗洞里不断向外翻涌的黄泥给清理干净,我转身看了看身后几乎堆积成小山的黄泥,心里对这墓门后面的空间多少就有了些了解,看样子这些黄泥几乎将墓门后面的空间给完全灌满,为的就是防止我们这些盗墓贼向内打盗洞。

    稍事休息之后,七爷再次钻入盗洞之内,在确定没问题之后,这才招呼我们进去,等钻出盗洞之后,我发现这墓门后面的空间并不算大,也就二百多平米的样子,两边都是天然的岩壁,看上去这里就像是一个天然的洞窟,只是在洞窟外面加了一道门罢了。

    就在我失望的时候,虎子指了指北面,我转身顺着手电的光线看过去,只见在我们前面五六米远的地方,竟然还有一道墓门,而这到墓门的大小简直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足有四五十米高的墓门就这么耸立在我们面前!

    看到这,虎子几乎要瘫坐在地上,如此巨大的墓门,就算我们有天大的本事也肯定打不开,七爷走过去,摸了摸墓门,也是摇了摇头,开口道“没想到这古墓第一道关口咱们都过不去,也不知道这墓到底是什么人的,修建的这么气派。”说着,七爷又开始舞动旋风铲,想要像刚才一样,再打一个v字形的盗洞出来。

    可刚要动铲子,就被王初一拦住,说道“七爷,你打盗洞的时候慢一些,我看这墓门比之前那个大许多,如果这后面也是黄泥的话,咱们要赶紧退出去,否则这里被灌满了之后,咱们都要活活闷死。”

    七爷点点头,开始打盗洞,王初一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像这种双层墓门,又有液体灌注的独立空间,本来就是防止盗墓贼的好手段,早些年着实有不少盗墓贼都折在了这种简易机关上。

    很快七爷的盗洞就已经完成了,只听他在墓门后面大声喊“进来吧,这里没问题。”

    看来这道巨型墓门后面并没有我们担心的东西,于是我们三个也钻了进去,穿过盗洞之后,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我举起手电,发现这是一条天然的甬道,两边都是岩石绝壁,高度大概五六十米的样子,宽度大概三十米左右,与其说是甬道,不如说是峡谷更贴切一些。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如此巨大的地下峡谷,简直太壮观了。

    我不由的向前走了两步,借着手电筒的光,赫然发现,在峡谷的两边,坐落着两尊巨大的雕像,这雕像的头部就顶着峡谷顶部,足有五六十米高,由于距离有些远,我只能看出一个大概,并不能准确的描述出这雕像的模样。

    看到如此巨大的雕像,七爷也是一愣,开口道“盗了一辈子墓,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大的雕像,这到底是个什么墓?”

    看到如此巨大的雕像,以及罕见的巨大墓门,我们都对这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仅凭着墓门和雕像推断,这墓的规模就不会小,看来我们这次真是来对地方了。

    仔细端详了一下眼前的巨型雕像之后,我们就顺着甬道继续往前走,本以为这峡谷甬道会很长,可走了不到三十米,经过一个转弯,峡谷甬道就到了尽头,高耸的岩壁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他娘的,怎么会是条死路?难道说咱们来错地方了?那墓门其实就是普通的石门,就为了封闭这条峡谷?保护这些高大的石像?”虎子见眼前没了路,就开始往回走。

    我和七爷也觉着纳闷,于是再次退回到墓门的位置,经过仔细的观察之后,七爷断定,这绝对就是墓门不会错,这门上古朴的纹路,只有古墓的石门才会出现,既然如此,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

    这峡谷甬道虽然不长,但却密集的分布着六尊巨型雕像,分为两排,每一排有三尊雕像,相互对立。

    我举着手电仔细观察,由于这雕像实在太大,而这峡谷甬道属于狭长型的,很难看到雕像的全貌,但通过手电的光线照射,我们却能将这雕像的脸部看的清楚。

    就在我将手电的光线移动到其中一尊雕像的脸部时,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只见这尊雕像跟其他的不太一样,虽然这六尊雕像神态各异,每一尊的表情都不一样,可眼前这一尊却异常的怪异,只见它怒目圆睁,手持长剑,嘴巴张的很大。

    “舌头!这尊雕像没舌头!”我忽然反应过来,连忙大喊。

    七爷和虎子两人听到我的喊叫声也连忙围了过来,仔细观察了一下之后,七爷忽然开口道“难道说进入古墓的通道,就在这怒目雕像的嘴里?”说着,七爷就拧亮了一根荧光棒,朝着那雕像的嘴里扔去。

    可这雕像实在太高了,荧光棒又很轻,以七爷臂力最多也就扔到雕像脖子的位置,想要直接扔进嘴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时王初一已经掏出了弩箭,拴好了登山绳之后,一箭就朝着那雕像的脸上射了出去,然后抓起登山绳就开始爬,当她爬到雕像肩膀位置的时候,拧亮荧光棒,就朝着雕像的嘴里扔了出去。

    只见荧光棒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然后准确的掉进了这雕像的嘴里,瞬间消失不见。

    看到这这般情景,我心里兴奋极了,看样子跟七爷推测的一样,这进去古墓的通道还真就在这雕像的嘴里!

    事不宜迟,我和七爷抓着登山绳就开始向上爬,等到了这雕像的嘴里之后,我打起手电向前一照,就看见一条倾斜向下的台阶。

    “他娘的,这入口都修的这么隐蔽,老子倒要看看,这墓到底有多大。”虎子话音一落,先一步迈开腿就朝着台阶向下走去,我们就跟在他身后,刚走了两三步,忽然虎子大叫一声“不好!有机关!”

    一声喊叫之后,忽然就听见轰隆声响起,我连忙举起手电朝着虎子的方向照了过去,只见虎子脚下的那级台阶已经被他踩了下去,整条通道都在震动,虽然震动的幅度很小,但却发出很大的声响。

    “后面,在后面!”王初一惊呼一声,我连忙转身去看,只见那雕像的嘴正在缓缓的闭合,而在嘴巴闭合的同时,只见一颗巨大的石球,正在缓缓的落下,只待雕像嘴巴完全闭合之后,这石球就会顺着倾斜而下的台阶滚落,到时候,我们都免不了要被压成肉泥。

    此时想要退出去俨然已经不可能了,我连忙大喊一声“他娘的,楞什么呢,快跑啊!”

    虎子见状也是吓得不轻,二话不说,撒腿就往下跑,我和七爷紧紧跟在他身后,我们一行人几乎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朝着台阶下面跑去。

    这时候只听见轰隆一声,那雕像嘴里的石球已经掉了下来,接着就是均匀的撞击声,石球开始向下滚落,而且这种撞击声的频率越来越快,石球正在缓慢的加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