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峡谷甬道
    我见状不妙,连忙又将苗刀向前推了推,然后猛地一摆,苗刀的刀锋一下就将那中年男人的脑袋给削了下来,露出一个碗口大的疤。

    就在这时,我发现那男人的双手仍旧死死地抓着七爷肩膀不放,虽然头已经被我砍掉了,可他的身子却还在活动,看到这,我也有些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七爷的身体还在快速的抖动,而不远处的王初一仍旧是精神涣散,这还没下古墓,就已经折损了两个人。

    最关键的是我们现在古城之中,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旦古城里的人早晨起来,看到我们四个,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我越想,心里就越着急,索性抄起苗刀朝着那中年男人的胳膊上砍去,这男人的胳膊就好像是两块豆腐一般,我这苗刀刚刚砍在他手上,还没发力,就已经将那人的胳膊给砍断了。

    就在这一刹那的时间,七爷身子猛地抬了起来,快速的向后退去,整个人由于用力过猛,也摔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这时只见那中年男人被我砍下来的两只手,还在死死地抓着七爷的肩膀,五根手指几乎就要嵌进七爷肩头的肉里。

    我连忙朝着七爷冲过去,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七爷喘着粗气只是摆了摆手,并没有细说,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房屋,开口道“先别管其他的,马上就天亮了,不要让村民发现咱们,那屋子很破,应该没人住,咱们先进去躲躲。”

    我连忙点头,扛起七爷就朝着那屋子走去,可能是这屋子距离枯井实在太近,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只感觉一阵灰尘扑面而来,果然是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把七爷安顿好之后,我又跟虎子一起把王初一也抬了进来,然后又将拴在外面的登山绳给收了回来,做完这一切之后,只听见一声鸡鸣,太阳光就从屋子的窗户照了进来。

    七爷连忙走到窗前,只见那太阳的光线照射在七爷肩头那一对被我砍下的那两只手上之后,迅速升起一阵白烟,紧接着两只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就好像是烧着的纸一样,灰飞烟灭。

    做完这一切之后,七爷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从瓶子里倒出来两粒小药丸递给我,说道“把这药丸塞进王初一的鼻孔里。”

    我刚从七爷手中接过药丸,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这味道我也说不出是什么,有些像薄荷,很清凉,这药丸的大小刚好就能塞进王初一的鼻孔里,也不用担心掉出来。

    大概过了有二十多分钟,王初一渐渐的恢复了一些,缓缓做起身子,眼神还是有些涣散,不过好在人已经开始有些精神了,虽然十分许多,但仍旧开口说道“那…那井里……不…不干净,咱们……不…不能从那下。”

    经过昨天夜里这么一折腾,我们几个都累得够呛,看来那枯井的确有问题,怪不得村民都不愿意靠近,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太阳也高高升起,七爷让我们把王初一抬到太阳光能够照的到的地方,这样有助于她恢复。

    做完之后,我就悄悄的趴在窗户边向外看,有些村民已经从家中出来,开始一天的生活作息,不少的村民都朝着我们的方向聚过来,看样子是去其他的井中打水。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内,正是那天挑着扁担的中年男人,此时他正拿着一个大篮子,来到人群正中间,好像是要发放什么东西。

    村民们见他过来,一股脑的全围了过去,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这里的村民有些不对劲,除了发东西的那中年男人之外,其他人脸上的表情好像都一模一样,不喜,不悲,不怒,给人的感觉就是两个字,木讷,对就是木讷,就好像是木偶一般,眼神之中没有精神,虽然这些村民体态动作都很正常,可这脸上的表情实在太怪异了,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是一副毫无表情的脸。

    我朝着左侧看了看,四五个小男孩正在一起玩耍,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样子,按道理说这个年龄的小孩子正是天真无邪的时候,可他们的脸上却也一样,没有任何的表情,如果仔细的看的话,这些人除了会动之外,简直就像是死人!因为只有死人脸上才不会有表情!

    想到这,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如果这整个古城里的人都是死人,那也太恐怖了!

    就在这时,人群开始逐渐散去,那发东西的中年男人似乎已经将东西发完了,此时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自顾自的点上,然后坐在不远处的一个石台上抽着烟。

    我仔细的看了看他,发现只有他不同,换句话说,只有他像是个正常人,脸上有表情,眼球转动的速度也快,只见他此时正抽着烟目光扫过正在打水的村民。

    我怕他发现我,连忙从窗边移开,然后低声说道“七爷,这里的人好像不太正常,脸上都没有任何的表情,而且目光呆滞,就连七八岁的小孩子也是这个样子。”

    这这话一出口,七爷明显的一愣,然后快步走到窗前看了一会之后,又缓缓的走回到屋内,开口道“难道说传说是真的?”

    他这句话一下就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连忙问道“什么传说?”

    七爷摇了摇头,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自言自语道“不可能,那种事情,绝对不可能。”

    七爷越说,我就越好奇,连忙追问他到底是什么事。

    过了好大一会,七爷才开口说道“你们听说过养尸吗?”

    “养尸!”我和虎子都是一声惊呼。

    七爷连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压低了声音说道“传说这是一门秘术,最早流传在湘西,是一个赶尸人发明的,可以将尸体长期保存,并且能够像活人一般生活,只是没有任何的感情,也没有思想,只是机械的重复着生前所做的一些事情。”

    听到这里,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事情,若是放在平常,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可刚才我看到的那一切又是如此的真实,那些面无表情的村民和面无表情玩耍的孩子,全都在我脑海里飘过。

    这时,王初一似乎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七爷,这种传说,你也信?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病,叫神经性面瘫?”

    王初一话音刚落,虎子也从窗户边走了过来,开口道“神经性面瘫?你的意思是这古城里所有的村民全都是面瘫?七八百人都面瘫?而且还这么集中?”

    看着王初一和虎子两人争执不下,我和七爷都陷入了沉默,到底是传说,还是面瘫,现在我们都不好下结论,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里的村民不正常,如果我们被发现了,恐怕会凶多吉少。

    就在这时,我忽然想起了一个细节,一个被我们所有人都忽略的问题!那就是吃!吃饭的问题,如此大的一个古城,跟外界的沟通仅仅只靠着一个挑着扁担的中年男人,要说一个城的人都靠他去外界换粮食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此大的古城想要自给自足,就一定要有大量的农耕地,至少要有四五十亩地,否则根本养活不了这么多人。

    可之前,我们在鬼窟穴顶部,拿着望远镜观望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耕地,那这些村民是怎么解决吃饭问题的?

    想到这里,不仅又回想起在山脚下村落里碰到的那老头的话,记得当时他对我说过,这古城里只有一个人会定期出来,去镇子上换一些生活用品,而且那老头还说过,之前并不是这个中年男人,而是一个年纪更大的人,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这才换了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古城之中除了这中年男人之外,肯定还有正常人!

    我刚想到这里,七爷的身子就猛然一抖,我看他的样子,很明显是想到了什么,于是连忙问道“七爷,您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七爷点点头,低声道:“还记得昨天晚上吗?咱们悄悄的摸进这古城的时候。”

    我和虎子都点点头,回道“当然记得。”

    七爷缓缓的开口道“那你们有没有留意,这古城黑的可怕,当时不过是十点多的样子,这整座古城之中,竟然没有一户人家点灯!就算是这古城不与外界联系,没有电,那也总该有蜡烛吧!”

    七爷这话,简直就像是晴天霹雳,说的我浑身发凉,没有食物来源,夜里没有光,种种迹象,都指向了七爷所说的那个传闻,一股阴森的感觉从我的脚底板一下涌到头发丝,感觉这整座城,都恐怖至极。

    而此时王初一在听到食物问题和光线问题之后,也不再坚持自己的观点,我们四个就这么躲在屋子里,恐惧慢慢的爬上心头,在我们之间蔓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