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枯井之下
    既然确定了古墓的入口,其他的就简单了,我们一直等到天黑,由虎子带路,悄悄的来到白天时候的小路,经过虎子一番折腾,成功的将小路上的机关给破解,我们一行四人就这么潜入了古城。

    进入古城之后,由于夜色已深,我们又不敢用任何的照明工具,只能凭着王初一手上所画的草图,抹黑往前走,走了好一阵子仍旧没有到达那古井所在的位置,我有些着急,按照我们所走的距离来推算,应该早就到了,不可能会走这么长时间。

    又走了一阵之后,我们都觉得不对劲,停下脚步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最后还是虎子发现了端倪,我们竟然在围着古城的中心点绕圈子,而且已经绕了两圈!

    我看了看王初一手上的古城草图,用红笔将刚才我们走过的路线标注出来,果然是个不规则的圆形。

    “他娘的,这古城还真是玄乎,明明有地图在手里,可还是中招了,看来这古城的确是个高人建造的。”虎子一边抱怨,一边指了指我们身后的一栋古建筑,开口道“我看了看,这屋子挺高的,咱们爬上去,从屋顶往下看,应该能绕出去。”

    我一听感觉有道理,不管什么样的迷宫,只要我们站得高,看得远,那些迷惑我们的巷道自然不攻自破,很快我们就爬上了屋顶,由于害怕惊醒村民,我们在攀爬的时候,都在鞋底板上粘上了一层海绵,这样走在屋顶上就不会发出太大的声响。

    当我们爬到屋顶的之后,我抬眼一看,不由得暗骂一声,这里的房屋竟然高低都一模一样,就算是爬上来,也得不到任何的帮助,放眼望去全是高矮一样的屋顶,还不如我们在地面上来的方便。

    看到这情况之后,七爷也是一筹莫展,环顾着四周之后,七爷沉声说道“这里的古建筑大多都是木质结构,按照我的推测,一定有防火措施。”

    说到这里,我突然心中一亮,开口道“对啊,古人防火大多都会修建水渠,既可以饮用,又可以灭火,咱们只要找到水渠所在,顺着水流走,肯定不会迷路!”说到这里,我们再度从房顶上下来,然后在巷道里寻找水渠。

    果然在每栋房子的边缘,都会有一个活水渠,水流速度虽然不快,但仍旧能分得出方向。

    于是我们按照最笨的方法,开始顺着水流前行,一边走,七爷一边用手托着他的古纹八卦罗盘,在拐过七八个弯之后,终于找到了之前我们提到的那七口枯井。

    “就是这!小心点!”七爷提醒一句之后,将罗盘收入怀中,然后仔细的观察周围情况,在确定没有人之后,小声说道“就是最北面倒数第二口枯井,咱们过去的时候小心点,白天我见村民打水的时候,都会躲着那口枯井,离它远远的,好像很危险的样子。”

    七爷这一句提醒的话,让我们莫名的紧张起来,修建如此复杂的古城已经让人够头大的了,而常年生活在这古城之内的村民又对这口枯井如此的敬畏,实在不得不让人紧张。

    我小心的靠近那枯井,只感觉有一种莫名的风在身上吹过,离得越近,就感觉那风速越快,而且风是倒着吹的,从外面吹进枯井之中,等我靠的近了,风的速度也达到最大,就好像有一股吸力一样,将我朝着枯井的方向拉去,这力道越来越大,我已经有些站不稳身子,连忙抓住一旁的虎子,小声说道“这井邪乎的很,小心点,别被吸进去。”

    我话音一落,王初一掏出一捆登山绳,拴在距离枯井不远的一处木栏杆上,然后抓住登山绳,开始靠近枯井。

    有了登山绳做借力,再加上王初一本身体重就比较轻,很快就来到了枯井边缘,开始探着身子,朝枯井里面看。

    只见她此时背对着我我们,一手抓着登山绳,整个身子前倾,头几乎要伸进枯井之中,由于她的身体几乎堵住了整个枯井,那向枯井内吹的邪风一下就减弱了不少,我和虎子也站稳了脚步,等着七爷朝我们靠近。

    “怎么样?初一,下面什么情况?”我开口问道。

    可等了一会之后,王初一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这一下就让我心里发毛了,难不成是遇到了什么情况?

    “初一!怎么了?”我着急的又喊了一声,只见王初一依然保持着那个向井下看的动作,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看到这,我和虎子都急了,明白是王初一出了状况,连忙就冲了过

    去,我抱住王初一的腰,就开始向后拉,可此时的王初一就好像长在了枯井里一样,任凭我怎么拉扯,她就是纹丝不动。

    一旁的虎子见到这情形也急了,连忙上来帮忙,我们两个一人扯住她一只胳膊,就开始向后拽,最后七爷也跑来帮忙,三个大男人拉一个女人,愣是没有拉动。

    此时七爷低声一句“不对!这井里有蹊跷!”说着,七爷就松开手,走到井边,谨慎的朝着枯井里看了看,这枯井的井口已经被王初一用身子挡住一大半,七爷侧着身子,从缝隙里向内一看,脸色忽然大变,连忙后退了好几步。

    然后对着我和虎子摆了摆手,说道“别拉了,你们两个赶紧退回来!”一边说着,七爷一边从背包里掏出一罐暗红色公鸡血,然后快速的拧开盖子。

    我不知道七爷这到底要干嘛,只能按照他说的做,松开了王初一准备向后撤,就在我准备离开枯井边缘的时候,忍不住也朝着枯井的缝隙看了一眼。

    这一眼差点没把我的魂给吓出来,只见这枯井之中十几个浑身煞白的小孩,一脸幽怨的瞪着王初一,两只手死死地抓着王初一的头发,此时的王初一脸色也已经开始发白了。

    我吓得连忙后退,回想了一下,刚才拉王初一的手时,明显的感觉到她的体温在下降,直到我撤出枯井边缘的时候,她的手已经没有血色,而且冰凉一片,就好像是死人一样。

    向后撤了一段距离之后,我远远的看着王初一,她依旧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变,整个人就好像是僵硬了一样,模样十分的吓人。

    此时七爷端起那一罐暗红色的公鸡血,快速冲到那枯井旁边,顺着枯井口边缘的缝隙,就倒了进去。

    就在这公鸡血倒进去的一瞬间,就看见一阵阵白烟呲呲的往外冒,王初一的身体突然间抖动了一下。

    “快来帮忙!”七爷沉声喊了一句。

    我和虎子连忙冲过去,再度拉住王初一的两只胳膊,将她往后拉,这一次就没有了刚才的吃力感,我和虎子一下就把王初一从井边拉了出来,由于用力过猛,我们三个全都摔在了地上。

    我看到面无血色的王初一连忙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王初一嘴唇发白,整个人都在抽搐,眼神里也没了精神,整个人都处于一个精神涣散的状态,任凭我和虎子问她什么,她都没有反应,只是一个劲的抽搐。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就喊七爷过来看看,刚一抬头,只见七爷整个人也趴在枯井边,姿势就跟刚才的王初一一模一样。

    看到这,着实把我和虎子都吓到了,难不成七爷也中招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完蛋了,对于这种邪乎的东西,我们几个都是外行,如果没有七爷带路,恐怕大家都得困死在这古城之中。

    我低头看了一下时间,距离太阳升起还有不到四个小时,如果在这期间我们不能顺利的进入枯井,那就要退出古城,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七爷又僵在了枯井边。

    “七爷!……七爷!”我连着叫了两声,七爷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只好留下虎子照顾王初一,悄悄的朝着枯井摸去,当我靠近了七爷身旁之后,这才发现七爷整个人的身体在急速的抖动,而且抖动的速度非常快,口中还在念叨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就好像是咒语一样。

    我拍了拍七爷肩膀,问他有没有事,七爷也不回答,只是急速的抖动身体,我顺着枯井边缘的缝隙向内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这次不是那种全身煞白的孩子了,而是一个身着长衫,满脸煞白的中年老男人,由于我距离很近,甚至连那男人脸上的胡茬都看的清楚,此时他双手紧紧的扣住七爷的脖子,正在试图将他拉下枯井。

    而七爷此时额头已经渗出豆大的汗珠,有几滴已经滴在了那男人脸上,看得出七爷现在正在和那中年男人较劲,我寻思得帮七爷一把,于是就从背包里掏出苗刀,二话不说,就顺着枯井边缘的缝隙捅了进去,好在我的苗刀够长,这一刀直接捅在了那中年男人脸上。

    只见苗刀的刀锋刺入那男人左侧的脸颊,直接在脸上开了个大口子,漏出口腔里的两排大白牙。

    那中年男人被我一刀刺中,猛地张大了嘴,就要朝着七爷的脖子咬去,这一下要是真的被咬到了,恐怕七爷这条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