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吸血虎子
    这个想法在我脑子里一出现,不由得心里就咯噔一下,水怪之说由来已久,众说纷纭,无论是著名的尼斯湖水怪,还是沼泽深处的泰莱湖水怪,以及我国新疆的喀纳斯湖水怪,还有长白山天池水怪,这些究竟是何方神圣,到底是否真的存在,如果存在,那他们会不会有攻击性,又或者说攻击力如何?这些问题至今都无人知晓,不过这些凡是有水怪出没的地方,现在都已经变成了旅游胜地,吸引着成千上万好奇的游人。

    可我们这次面对的则是一个完全不知道的地界,洞窟的深度,长度,都无从知晓,而且对于水怪这种东西,我是打心眼里害怕,一来是我水性不好,二来这水怪之说太过神秘,人对一些未知的东西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就这样,带着这种忐忑的心情,在第五天的时候,那名叫刘远的年轻人再次找到我们,告诉我们可以出发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马上背起装备准备动身,装备是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所有的应急设备一应俱全,特别是干粮,这次我们准备的大多都是些压缩食物,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体积小,方便于携带,足够我们吃上两个月的。

    在刘远的带领下,我们离开的这座古朴的村落,朝着西南方进发,离开村子之后,大概走了七八公里的样子,路面还算平坦,周围大多都是些碎石,除了有些硌脚之外,其他的倒都还好。

    可再往前走,地势就开始变得陡峭,形成了一个斜着向上的陡坡,我们背着负重的装备,走起来颇为吃力。

    刘远手持柴刀走在最前面,看他步伐轻盈,丝毫不乱,想必是经常在这种深山老林里走,都周围的环境十分的熟悉。

    一边走,刘远一边时不时的回头跟我聊上一两句,这山路虽然崎岖,我们就这么边走边聊倒也不觉着闷。

    又走了一段路之后,我就开始听见流水的声音,想必是快要到达刘远所说的通天河了,一些分叉的小溪逐渐的出现在我们眼前,溪水清澈透亮,很是漂亮。

    就在我们越过一片树林之后,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只见一条蜿蜒崎岖的大河从山顶倾泻而下,水流湍急,看着如此陡峭的山体,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惊讶的合不拢嘴,如此这般坡度,怎么没有形成瀑布?反而是变成了一条宽约几十米的大河,难道说这河水不受物理定律的影响?怪不得刘远说这河太危险,水性极好的渔夫也不敢轻易靠近,这他娘的几乎快要垂直的河面,谁敢在上面撑船?那不是屎壳郎进茅房,找死吗?

    这时刘远指了指远处的一颗歪脖树,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走,这河滩上的石头不牢稳,很容易松动,踩空会摔下去的,我先爬过去,帮你们拴好绳子,你们顺着绳子往上爬。”

    说完,刘远扛起一捆登山绳,就顺着河岸的乱石滩向上攀爬,别看这刘远身体瘦弱,可力气却不小,扛着登山绳依然身形矫健,一会功夫就爬到了那歪脖树上,将绳子拴好之后,就示意我们可以上去了。

    我走在最前面,抓住登山绳就开始向上爬,一开始还不是很明显,等到我爬了一半之后,才猛地感觉到,这通天河里的水实在太过汹涌,拍打的水花能溅起七八米高,再加上这河滩没有什么高大的植被,山风吹过来,一层层水雾就打在身上,期初还能感觉一丝凉爽,爬到了中间位置之后,那就是冷了,水雾几乎已经湿透了我的衣服,在加上山风吹过,冷不丁的让我打了个寒颤。

    刘远坐在歪脖树上,远远的冲我们摆着手,大喊着:“你们快点,不要在这里耽误时间,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我抬头向上看,虽然我已经爬了很长一段,但距离刘远所在的位置,仍有几十米远,正所谓望山跑死马,站在这通天河下面看并没有感觉太远,这真到了自己亲自去爬的时候,才发现真的很累。

    等我们都到了那歪脖树上之后,刘远收了绳索,跟我们交代了一些细节,就继续向上爬,由于这上面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固定登山绳的地方,所以我们只能跟在刘远身后,慢慢的向上爬,他踩哪块石头,我们就踩哪块石头,生怕一脚踩错,石块松动,整个人掉下去。

    这通天河绵延五六公里,而且全是倾斜向上的陡坡,爬起来十分的耗费 体力,等到我们终于爬到通天河顶端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这一路我们几乎耗费了所有的体力,来到这里只想赶紧休息,可刚等我坐下身子,刘远就连忙呵斥道“别停,这里不是休息的地方,还得往前再走一段。”

    虽然我内心是极度的不情愿,但既然请了刘远做向导,那就只能选择相信他,既然他说这里不是休息的地方,那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又走了大概两公里左右,刘远这才让我们停下来,扎起帐篷,准备吃饭。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虎子和王初一从周围捡来很多枯树枝,准备升起一堆篝火,用来取暖和加热食物,可刚把柴火堆好,刘远就匆忙的跑过来,连忙说道“不行,不能点火,也不能有光,咱们现在这个位置没有大树遮盖,一旦点起亮光,村子里的人马上就会知道,到时候他们肯定会上来阻止你们去找那古城的。”说着,刘远一脚就把刚搭好的柴火堆给踢散了。

    虎子一看就不乐意了,眼睛一瞪,骂道“他娘的,你说不点就不点?这深山老林的,万一碰见点毒蛇猛兽,没有火咋办?”

    刘远也不着急,开口道“放心的睡,刚才你们在的那个地方很危险,现在到了这里,就不会有什么毒蛇猛兽出没,顶多就是蚂蚁之类的小虫子,不碍事的。”

    刘远虽然这么说,但我和七爷都不太相信,毕竟我们在丛林里也待过不少时间,对于丛林环境十分的熟悉,像毒蛇,蝎子,以及豺狼之类的猛兽,随时都有可能出没,这刘远怎么就能肯定我们所在的位置不会出现这些?

    我心里虽然不信,但毕竟刘远比我们有经验,于是就开口问他为什么这么确定。

    那刘远转过身,指了指我们刚才过来的位置,说道“刚才咱们在河的北面,现在咱们在南面,这通天河又叫阴阳河,可以隔开阴阳,刚才咱们所处的位置,是阴地,毒蛇猛兽比较多,现在在阳地,那些毒蛇猛兽都不会过来的,这里有的大多都是些鸟啊,虫啊之类的,放心吧,没问题的。”

    说着,刘远自顾自的铺好了地铺,连身上的衣服都脱了,光着膀子钻了进去,然后冲我们摆摆手,说道“赶紧休息吧,明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后面的路,可比今天的要难很多。”说完,他也不再理会我们,自己就先睡了,不要半个小时,就已经响起了均匀的呼噜声。

    虽然刘远已经睡下,可我们四个仍是不放心,依旧按照之前的老方法,轮流站哨。

    很快一夜就过去了,还真就像刘远说的那样,一夜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除了偶尔会有几声鸟叫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

    睡醒之后,吃了饭,我们就跟着刘远继续往前走,这里已经到了通天河的末端,远远的转身看去,太阳正在升起,一切都仿佛焕然一新,通天河流经的地方,形成了集岩溶,山水,洞穴等自然景色,现在回头看去,还真是险峻壮丽。

    就在这时,我发现这河水两边的颜色经验不一样,仔细一看,这通天河的北面,十分的阴暗,而在南面则日照充足,树木茂盛,一片翠绿色。

    此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之前刘远说这通天河又叫阴阳河,可以分割阴阳。

    我心里好奇,难不成这河跟古墓有什么关联?竟然会有如此神奇的景象?于是我决定仔细的观察一番兴许对我们之后下墓有所帮助,七爷和虎子他们也同意我的决定,于是我们就开始在通天河南岸开始观察环境。

    几个小时过去之后,随着太阳不断的升高,整个河岸,以及河岸的斜坡上面,洒满了阳光,我蹲下身子,以斜坡的角度看,它与太阳的光线几乎是垂直的,再看北岸,这北岸的斜坡背对阳光,虽然太阳高高升起,但阳光几乎被山体外层的高大树木给遮盖,整个北岸显得十分阴暗,我远远的站在斜坡外,就能隐隐听见毒蛇爬动的声音,这北岸的阴暗环境,简直就是毒蛇的天堂。

    此时刘远似乎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催促着我们赶紧走,大喊着“赶紧走吧,没什么好看的,这就是个传说,南岸为阳,北岸为阴,阴阳相交,通天相隔,你就是在看上两年,这里也不会变,赶紧出发,咱们要在天河之前赶到神仙洞外,否则就没有地方落脚过夜了。”

    在刘远的不停催促下,我们只好放弃观察,跟着刘远继续往前走,路上七爷告诉我,其实咱们国家很多地名,都是根据独特的地理环境命名的,像淮阴,江阴,汉阳,沈阳等等,而且河流两岸的气候,也确有不同,就像王安石的那首诗“春风又绿江南岸”说的就是早春时节长江南北两岸的气候差异,至于这通天河独特的阴阳两面的地理环境,七爷虽然也纳闷,但由于时间关系,也不愿意过多的研究,毕竟我们是来倒斗的,不是来做自然考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