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古山村事
    七爷见到木盒子之后,脸色瞬间就变了,连忙问道“卖盒子那人呢?”

    我搞不清状况,回道“走了,卖了东西直接就走了!”

    七爷转身把盒子放在一旁,快步就跑了出去,应该是去追卖东西的人去了,看到七爷慌张的神情,我有些懵,心说这盒子到底是个什么物件,能让七爷情绪波动这么大?难不成那卖东西的大汉也是个倒斗的行家?这玩意根本就不是他祖传的?我被他骗了?

    我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那大汉看起来十分的朴实,言语之间也没什么隐瞒的地方,如果说真是个倒斗的行家,不会不知道这木盒子的价值,可为什么七爷会对他如此的紧张?一句话没说就追了出去?

    我一边琢磨着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等七爷回来,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天已经完全黑透了,我起身准备打开院子里的灯,这时候,七爷缓步就走了进来,见他过来,我连忙过去问“七爷,怎么样?追到了吗?”

    七爷摇了摇头,然后将那人卖东西的过程仔细的盘问了一遍,我一边回忆,一边将所有过程一一叙述,一丝一毫都不敢漏掉。35xs

    这时候七爷沉声问道“若果那人说的不错,这玩意是他们家祖传的话,那肯定不会是本地人!”

    七爷这话一出口,我就连忙点头,说道“对,不是本地口音,那大汉满口的东北话,像是东北人。”

    七爷一拍桌子,说道“那就对了!这东西就应该在那!”

    我听的是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又去追问七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七爷缓缓的坐在椅子上,端起茶盏,喝了一口之后,这才缓缓道来。

    原来早先在长白山一代,有一个十分巨大的古代墓葬,在清朝嘉庆年间,由于国库空虚,一些老臣就出过一个下策,就是掘开长白山的古墓,将里面的东西给盗出来。35xs

    期初皇帝好像是同意的,还派了监墓官去到长白山蹲守,相传这木盒子就是监墓官带在身上的东西,里面记载着关于古墓方位的地图,十分的有价值,如果那老汉没有说谎的话,肯定就是那监墓官的后人。

    只是后来传说长白山事关龙脉,不可轻启,这个开墓计划就被搁浅了,那些监墓官就好像是被遗忘了一样,在长白山附近一呆就是几十年,最后干脆就在那里结婚生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就融入到当地的生活之中,久而久之,就不再有人提起开墓的事了。

    我听得入神,心说这么隐秘的消息,甚至连那监墓官的后代,都不知道有这段历史,七爷又怎么会知道呢?

    七爷解释说,民国初期,1928年春,原奉军收编之积匪马福田率部叛逃,直奔清东陵旁的马兰峪,蓄意长期挖坟盗宝。当时,国民革命军北伐已进入河北地区,奉军北撤,而冀东一带散匪非常多,异常肆虐。在这种情况下,国民革命军派出孙殿英部前往剿抚。路途中,孙殿英屡见东陵殿宇富丽堂皇,为了筹措剿匪资金,起了盗墓的想法,后来在剿匪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关于古墓的秘密,这木盒子的事情,就是从他那流传出来的。

    说到这里,七爷掏出白手套,将木盒子缓缓打开,我满心欢喜的朝着木盒子里面看去,心里想着,如果真的是一份古墓的地图,那可真是发了,毕竟就连当年的清朝都垂涎三尺的古墓,里面肯定全是宝贝!

    可当七爷打开木盒子的时候,我们两个全都失望了,这木盒子竟然是空的,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七爷也是一愣,转头看了看我,问道“东西呢?”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啊,我拿到这盒子之后,压根就没打开过,直接来找你了啊!难不成我被那大汉给耍了?里面的东西已经被他拿走了?”

    七爷摇了摇头,说道“不对,应该不是那大汉打开的,从盒子缝隙的沉泥可以推断,这盒子至少有一百多年,没有被人打开过了,而且那大汉不是说了吗?他祖上说这盒子封着的是邪物,不让轻易打开?他们这种人都迷信的很,肯定不会打开的。35xs”

    我点点头,反问道“可东西呢?既然没有打开过,难不成这盒子原本就是个空的?还是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被人打开取走了?”

    七爷面色沉重,开口道“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要真的已经被人拿走了,那可就不太妙了,恐怕那古墓现在已经被盗了个底朝天了。”

    说着,七爷端起打开的木盒,仔细的观察,看了一会之后,七爷招呼我拿来放大镜,从里到外,一点一点仔细的观察起来,这木盒子里外都有纹路,可能是因为长年暴露在空气中,外面的纹路较为模糊,而盒子里面的纹路,则十分的清晰,七爷看了一会之后,脸上逐渐露出笑容,拿着放大镜仔细的观察着盒子内的纹路,脸几乎都要贴上去了。

    大概看了十几分钟,七爷这才放下放大镜,开口道“给我去弄点笔墨来,我要把这盒子里面的纹路给拓下来!”

    我一听有戏!心里也是跟着高兴,连忙就找来的墨汁和毛笔,等七爷将这盒子里面的纹路拓下来之后,我在将两块拓本拼接到一起,定睛一看,不由得一阵心跳加速。

    凭借多年的倒斗经验推断,这果然就是一副古墓地图,可要命的是,这地图只有一半!并不是完整的一张!

    七爷看了看呵呵一笑,说道“看来这次才是真的!麒麟眼应该就在这古墓之中!这下我算是明白了,当年清朝到时候,之所以那么关注这座古墓,并不是因为里面的冥器值钱,而是因为麒麟眼!皇帝想要的是麒麟眼!”

    我一愣,连忙问道“七爷,你怎么就这么肯定,这墓里有麒麟眼?”

    七爷哈哈大笑,将桌上的古墓地图收了起来,对我说道“有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说实话吧,这地图一共有五幅,咱们现在看到这这一幅只不过是整张地图的五分之一,另外的四张地图,都在金老板那里,这些年,他为了这最后一块地图可着实费了不少功夫!现在终于被我找到了。”

    我见七爷神情异常的兴奋,看样子应该不会假,不过此时我心里又开始纳闷起来,既然我们手里的这张地图只是整张地图的五分之一,也就是说,其中五分之四的地图,全都在金老板手里,如果是这样的话,金老板对于这个古墓的位置,至少能够知道个大概,可为什么还会缕缕进错了古墓?

    关于这个疑问,七爷解释道“白羽啊,你是不了解五行术数的厉害,这种地图虽然有五幅,可每一幅都十分的特别,也十分的独立,就算是金老板有五分之四的地图,但无法确定具体的方位,这张地图别说是拿到了五分之四,哪怕是全拿到了,缺一个角都不行,别说准确判断,就连模糊的大概轮廓都推断不出来!”

    说着,七爷又拿起这拼接好的地图拓本,仔细的端详,一边看还一边不停的笑,高兴了好大一会之后,七爷长出一口气,说道“好了,是时候去找金胖子,让他还咱们的人情了!”

    对于我和七爷,在得知麒麟眼具体下落之后,一分钟也不想停留,甚至都忘了通知虎子和王初一,匆忙之间,连夜赶往北京,金老板所在的古董店,在表明来意之后,金老板倒是出其不意的大方,二话不说,就将其他的四张地图拿了出来。

    在金老板的地下金库里,我们三个一起,完成了整张地图的拼接工作,当一整幅古墓地图完全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我几乎激动的都想要哭了,这么些年的倒斗不就是为了找到这玩意吗?现在眼看着就要实现了,心里那种激动的感情实在无法形容。

    金老板可能是看到我们两人神情激动,连忙说道“哎哎哎,我说你们俩,别一激动哈喇子再流出来,我这四份地图可只有这一份,没有什么木盒子做拓本,万一弄坏了,可就全完了,赶紧着拍照!”

    经过金老板这么一提醒,我和七爷连忙都掏出手机,将整幅地图拍了下来。

    之后金老板又将这地图重新收回在金库之内。

    其实这地图被我和七爷拍过照片之后,就已经不值钱了,金老板之所以再度将地图收回金库,主要是因为两点,第一是以为有感情,他收集这些地图不容易,今天终于凑齐,心里难免激动。

    第二是因为这古墓太过凶险,万一我和七爷没能活着回来,这古墓的地图又会变得十分值钱!当然前提是我们不将这地图泄露出去。

    从金库回到办公室之后,金老板安排助力送来了咖啡和饮料,招待我们坐下,免不了一阵寒酸,问问我和七爷的身体啊,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啊,之类的客套话,丝毫没有提这地图的事情。

    最后还是七爷坐不住了,开口道“金胖子,我们缺少武器装备,需要在你这借点,作为交换条件,第一我不会将这地图的资料外泄,第二麒麟眼弄出来之后,我不要,只是用他来解诅咒,麒麟眼还给你去卖钱!”

    听完七爷的话,金老板哈哈大笑,站起身子,说道“还是七爷爽快!成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