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 古董生意
    天狼就这么走了,我和七爷跟胡爷告别之后,也回到了古董店,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过得十分平淡,期间好几次金老板派人送来请柬,想要邀请我们去北京赴宴,都被七爷婉言拒绝,对于这次我们空手而回,金老板并没有多说什么,之前提供给我们的武器装备,也没有再提钱的问题,仿佛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日子有一天没一天的过着,也难得悠闲自在,比起倒斗的惊险刺激,能享受一段闲暇时间,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我跑到渔具商店买了套钓鱼的家伙事,准备找个池塘钓钓鱼,本想着叫上虎子一起,可那家伙表示对钓鱼这种耗时的活动没有任何的兴趣,一门心思都在研究王英留下的那本册子,已经到了近乎痴迷的地步。

    而王初一则是回到了北京,在金老板那里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再次回到七爷的古董店,跟着我一起去钓了两天的鱼,抱怨太阳晒黑了她的皮肤,也放弃了。

    这日子一天天就这么悠闲的过着,七爷的古董店却没有什么生意,说实话,他古董店里的东西大多数都是西贝货,看着数量挺多,其实都是假的,真的东西一般不往外放,反倒是我们住的地方,内堂里的东西全是清一水的真家伙,只是七爷舍不得卖。

    就这么我早上七点钟,准时出门钓鱼,中午十二点回来,下午跟王初一一起照看着古董店的生意,虽说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开张了,可门脸总还是得有人看着。

    就这么又过了半个多月,在一天下午,太阳就要落山了,我和王初一正要关门,就看见大老远来了一个四五十岁的光脚大汉,这人身材魁梧,衣着破烂,乍一看像是个要饭的,怀里鼓鼓囊囊的抱着一个黄布包包,步履蹒跚的就朝着古董店走了过来。

    见到我们正要关门,就连忙加快了脚步,离店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连忙摆手“哎,哎,小兄弟,先别关门。”说话间,那壮汉已经到了门前。

    我看他衣衫褴褛,还光着脚,就没太在意,准备说两句就打发他走“怎么?你要买古董吗?”

    那人先是一愣,然后裂开嘴,露出一口黄牙,笑道“我不是来买古董的,我是来卖东西的,这个……这个你们收不收。”说着,他就把怀里的黄布包给掏了出来。

    一听他说是来卖东西的,我就瞬间来了精神,这些年我在古董店待久了,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一般来卖古董的,衣着光鲜,打扮阔气的,有五成拿的都是西贝货,骗人的,可那些打扮朴素,甚至破烂的人,往往能拿出宝贝来,听见这人说是来卖东西的,我就连忙将他迎进来,然后让王初一给他倒了杯热茶。

    那人坐下之后,将黄布包放在桌上,小心翼翼的打开。

    看到那黄布包里的东西之后,我不由得一愣,连忙将白手套带上,过去查看。

    这黄布包里放着一串珠子,珠子下面压着一个木制的盒子,盒子的花纹很古朴,我抬眼一扫,便知道这物件年代久远,整个盒子外面一层,分布着精美的纹路,主纹为柿蒂纹、其他边路纹样分别是卷云纹、雷纹、以及最外侧的纹样的连弧纹。这些纹路都属于战国至秦汉时期出现的装饰纹样,看样子这木盒子不简单。

    干我古董这一行,眼球最先看到的永远都是自己最感兴趣的东西,或者说最值钱的东西,仔细观察过那木盒子之后,我的目光才被吸引到那串珠子上。

    那大汉见我感兴趣,马上说道“小兄弟,你看看这珠子值几个钱?”

    我听他说这话,就知道他是个门外汉,不问盒子,先问珠子,于是也就顺着他的意思,伸手从桌子上拿起那串珠子,仔细的端详。

    这串珠子共108颗,每27颗间穿入一粒大珠,大珠共四颗,看到这里,我心里就有了答案,这是朝珠!清代朝服上佩戴的珠串,是一种佩挂物,挂在颈项垂于胸前。

    这四颗大珠也叫分珠,根据官品大小和地位高低,用珠和绦色都有区别。

    在古代等级制度森严,不同品级的官员佩戴朝珠材质也不一样,朝珠材质有东珠(珍珠)、翡翠、珊瑚、翡翠、琥珀、蜜蜡等制作,以明黄、金黄及石青色等诸色绦为饰。朝官,凡文官五品、武官四品以上,才得挂用。

    我仔细观察之后,将这串朝珠放回桌上,看了看那大汉,问道“你这时串朝珠,清朝的物件,只不过……”我故意话说一半,想要看看那大汉的反应。

    果然,那大汉听我说道这里,就已经按耐不住,将手里喝了一半的茶盏放在桌上,看着我说道“行家就是行家,一眼就看出来了,我跑了几家店了,可碰到识货的了,您给开个价?”

    我一听,心里就乐了,说起来还是七爷高明,说实话,这周围大大小小二十几家古董店,全是七爷的,外围的一些小股东店面只是个摆设,就是在等像大汉这种人,拿着宝贝着急出手,又不太懂行的人。

    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大汉已经在七爷开的那些小古董店里晃悠了一大圈,大多都开了很低的价钱,或者干脆就说这东西是假货,这大汉一路问过来,最后才到了这里。

    想到这,我心里就有数了,接着刚才的话说“这朝珠是不假,不过品相却不是很好……”说着,我拿起朝珠,指了指让他看。

    “你看,这朝珠分为很多种,材质大多都不相同,朝珠象征着四季,一百零八颗珠代表一年十二个月,24节气、72候,四个佛头象征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下垂于背后的佛头、背云,寓意“一元复始”,这三串小一点的绿松石记捻表示一月中的上、中、下三个旬期,总和为30天。”

    听到我说完这些,那大汉已经有些懵了,只是一味的点头,我看他这状态就接着说道“虽然你这串朝珠材质很一般,但好在保存的很完整,没有什么缺失,倒是还能卖,你想卖多少?”

    那大汉看了看朝珠,又看了看我的表情,有些迟疑,我也不着急,将朝珠放在桌上,随手端起茶盏等着他的答案。

    那大汉思考了一会,又看了看我,开口道“五万!”

    听到他的报价之后,我微微一笑,对于古董砍价这种事,我也是颇有心得,一般不是衣着显贵的人,拿来的东西大多来路不正,可以用这个把柄再去砍下一些价钱,于是我就问那大汉,这东西是怎么来的。

    一般来路不正的东西,卖主都会遮遮掩掩,编一套谎话来骗人,神情言语之间难免会有些纰漏。

    可这大汉却没有丝毫的迟疑,开口就说道“这是我们家祖传的,我太爷留下的东西,那时候他是清朝的大官。”

    虽然大汉这番话并没有丝毫的犹豫几乎是脱口而出,但我还是有些怀疑,就又问道“那盒子也是祖传的?”

    那大汉点点头,开口道“是,盒子也是祖传的,家里老一辈人不让打开,说是会招灾,我寻思这东西也是个老物件,就一块带来了,寻思多少能卖点钱。”

    听完之后,我心里多少有些纳闷,这两个物件年代差了很远,怎么会一起在他们家传承下来?不过听他的口气,似乎他对这盒子的价值并不了解,言语间也算真诚,看得出是个憨厚老实的人。

    “既然是你祖传的,我就不多问了,来路不正的东西,我们可不敢收。”

    那大汉连连点头,说道“这个放心,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家里儿子等着娶媳妇,我这才想着卖了换点钱。”

    我看了看那串珠子还有那木盒子,露出为难的表情,说道“你这珠子值不了五万,我……”我话还没说完,那大汉猛地站起身,一瞪眼,开口道“卖不了五万,我就不卖了,本来祖上传的东西就不让卖,我要不是儿子等着用钱,也不会卖!”说着,他就要收起黄布包。

    我一看他这架势,就连忙说道“哎呀,老哥,别急啊,等我话说完行不行?这珠子的确不值五万,我就是个管事的伙计,这店也不是我的,我说了不算,我得到后堂问问我们老板,毕竟我也得找他拿钱不是?要不咱们这样,我就照着五万的价报给我们老板,你那木盒子是个邪物,也不值钱,两样加在一块,全卖给我们算了,这样我在老板那里也好帮你说话不是?”

    那大汉似乎有些不舍,看了看那串朝珠,犹豫了一下,又将黄布包缓缓的放在桌子上,开口道“那你可得跟你们老板说明白了,少了这个价我可不卖。”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转身离开店面,在院子里晃悠了一圈,就又回到了店里,见那大汉仍旧坐在椅子上等着,连忙挂起笑脸,说道“哎呀,老哥,我跟老板说了,我们老板也有个儿子,眼下也是快要结婚了,很能理解你的心情,虽然你这珠子值不了五万,我们老板还是同意了,就当是做善事,给子孙积福了。”

    那大汉笑了笑,点头同意,收了钱之后,便离开了。

    随后我连忙招呼王初一,关了店门,然后拿着这木盒子,就去找七爷,至于那朝珠,我倒是不在意,这木盒子可是个宝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