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化解恩怨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胡爷打来了电话,七爷接的,具体内容我并不太清楚,只知道胡爷让我们去一趟苏州,说是解决我们跟天狼之间的矛盾,还说金老板也在。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们几乎没有任何的停留,定了当天的机票,直奔苏州胡爷所在的住所就去了。

    等到了地方之后,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一片巨大苏氏园林,竟然是胡爷的家!如果不是有管家过来开门,我还真的以为这就是一个旅游景点!

    坐上管家开过来的小型电瓶汽车,很快就到了一处别院,院子虽然不算太大,但却是别具一格,在这有限的空间里,通过叠山理水,栽植花木,配置园林建筑,并用大量的匾额、楹联、书画、雕刻、碑石各式摆件等来点缀衬托,一副充满诗情画意的文人写意山水园林,就这么出现在我眼前,当真是“不出城廓而获山水之怡,身居闹市而得林泉之趣”。

    反观我们身上的穿着,好像跟这园林格格不入。

    就在我沉溺在胡爷林苑的风景之中时,只听见从正堂屋里传来几声剧烈的咳嗽,抬眼看去,正是张五行扶着胡爷从里面走了出来。

    见到胡爷出来,我们几个连忙弯腰行礼,此时他身着一件花纹古朴的老式长袍,左手里拿着一把折扇,一边咳嗽一边朝着我们走过来,当他走到院子正中间的时候,忽然高声道“好了,你们也出来吧!”

    这时候偏堂的门打开了,只见金老板被五花大绑的押了出来,身后正是天狼的队伍。

    七爷和天狼仅仅是一个照面,两人就已经剑拔弩张,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天狼用刀顶着金老板的后腰,阴沉着开口道“看来在那古墓里,王英没得手啊,你们竟然还能活得好好的,这让我很意外!”说着,天狼拿刀的手,又使劲的向前顶了顶,金老板吃痛,身体就不停地向前扭动,一边扭动,一边还不断的*,看他脸上一片片的淤青,想来是这段时间没少受天狼的殴打。

    “喂,老七,老七快救救我。”

    见到七爷之后,金老板眼神一亮,好像是看到了希望,连忙呼救。

    七爷此时手已经摸上了背后的军刀,随时准备出手,此时七爷和天狼的距离不过七八米,以他们两人的功夫,这七八米的距离一个冲刺转瞬即到,杀戮仅在一念之间。

    眼看着气氛已经紧张到极点,胡爷又是一声咳嗽,打破了僵局,开口对天狼说道“这里是我的宅院,不要在我这里闹出人命,这次让你们来,是解决问题的,不是让你们相互残杀的!”

    胡爷话音一落,天狼就冷哼了一声,瞥了一眼胡爷,开口道“我敬您是老前辈,这才同意赴约,还把人票子带来了,可您这是什么意思?”说着天狼恶狠狠的看了我们几人一眼。

    胡爷叹了口气,开口道“天狼,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咱们这倒斗一脉,人数已经不多了,现在能吃这碗饭的,无论是摸金校尉、搬山力士还是地灵居士,都是一脉相承,怎么着也不能干出自相残杀的事。”

    说着,胡爷就朝着天狼缓步走过去。

    可天狼此时却眉头一皱,反手握刀,将原本顶在金老板后腰上的军刀一下抬了起来,架在了金老板的脖子上,同时向后退了两三步,开口道“不是我不给您面子,这是我和他们的个人恩怨,您还是少管,逼急了,别怪我翻脸!”

    天狼这话一出口,还没等胡爷开口,站在一旁的张五行就已经听不下去了,忙开口呵斥道“天狼,反了你了!也不看看你在跟谁说话!”

    “哼,我天狼就没服过谁,今儿还真想领教领教,我倒是想看看胡爷是凭什么坐上这倒斗界第一把交椅的!”话音一落,天狼一把将金老板猛地向后一推,身后的人立刻出手将其制住,然后天狼挥起军刀就朝着胡爷冲了过去,看那架势这一下天狼是用了全力,准备跟胡爷拼一下了。

    此时胡爷又是一声咳嗽,将身旁的张五行推开,然后缓缓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嘴角,一切动作看起来都十分的自然,没有那么一丁点的做作,好像事情原本就应该如此。

    只是这天狼却没有任何的留手,刀锋转瞬即至,直逼胡爷面门!

    对于天狼的身手,我早就见识过,那可是个狠辣的角色,就连七爷都不得不避他三分,这一刀袭来,胡爷竟然不闪不避,看得我是心惊肉跳,心里不免为他捏了把汗。

    “叮!”只听见一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响起,天狼原本劈砍而出的军刀,在胡爷手心里划出一道火花之后,偏向了左侧,紧接着胡爷顺势将右脚向前伸出,脚尖轻轻地向上一挑,直接就将天狼给绊住。

    天狼刚才这一刀是用了全力的,一下被胡爷挡开之后,身体收力不稳,就向前冲了出去,根本无暇顾及脚下,再加上胡爷这伸出的右脚看似不经意,速度却极快,天狼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上,手里的军刀也脱了手,掉出

    去十几米远。

    这时候胡爷缓缓的转过身子,看了看趴在地上的天狼,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此时愤怒的天狼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仔细的盯着胡爷的手掌看,说道“不可能!”

    此时胡爷抬起右手,在天狼面前晃了晃,只见胡爷右手的大拇指上,竟然带着一个金属的扳指,看样子十分的厚重,那金属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古朴,黝黑而且暗淡,一看就知道是个好东西,看来刚才天狼的刀就是被这个东西给挡下的!

    “怎么样?还要试试?”胡爷负手而立,站在天狼对面,俨然一副长辈姿态,以我看来,此时的场景更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在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儿子一般。

    天狼用手抹了一把脸,偏过脑袋吐了一口血痰,然后走过去,再次将军刀捡起来,这次他却没有刚才的那股冲劲了,看了刚才吃了亏之后,天狼收敛了很多,缓步朝着胡爷走去,手上也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动作。

    在距离胡爷足够近的时候,天狼忽然发难,手上军刀连连闪出刀花,朝着胡爷劈,砍,挑,刺,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与刚才的刚猛不同,这次天狼的动作十分的阴柔,却招招致命,暗藏杀机。

    “七爷,这天狼的路子这么野?一下就变了风格?”我忍不住好奇的问七爷。

    此时七爷阴沉着脸,开口道“本来我还以为天狼的实力顶多就跟我差不多,现在看来,他是比我厉害,当年他师傅传给他的功夫,现在他已经练的有七八分火候了,这阴柔的路子叫赶尸勾,一种阴柔的刀法,当年他师傅是用这套刀法对付那些白毛粽子的,没想到他竟然用来对付胡爷。”

    听到七爷这么一说,我心里不由得一抽,看来这赶尸勾的确厉害,胡爷虽然是倒斗界的泰斗,可毕竟年纪已经很大了,面对天狼这体力充沛的年轻人,不知道还能不能打的过。

    不过看此时胡爷脸上的表情,不难发现,他脸上的微笑一直就没有变,虽然天狼步步紧逼,几乎是粘着胡爷在进攻,可胡爷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将危险化解掉,只不过此时的胡爷只是在不停的后退闪躲,并没有任何反击的招式,不知道是因为天狼逼得太紧,还是在等待最佳时机反击,两人就这么一来二去,打了几百招。

    最后天狼突然停手,整个人就好像是被定住了一样,站在原地,不进不退,手里军刀横在胸前。

    这突然的变故,让胡爷也是微微一愣。

    我心里纳闷,这天狼攻势正劲,怎么说停就停了?而且停的这么突然?

    这时天狼阴冷的眸子盯着胡爷,开口道“你在偷学!”

    胡爷微微一笑,开口道“这套已经失传很久的功夫,难得见到,索性你把这套功夫打完了,也让我见识见识。”

    得知自己被戏弄的天狼气的浑身发抖,反手就将军刀仍在一旁。

    对于我这种习武的门外汉都知道,既然对方能够处处闪躲避让,那肯定就能反击制胜,若不是这套功夫胡爷想要看全,恐怕天狼早就被打的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对于胡爷的高深莫测,我也是打心底里佩服,恐怕也只有他才能有如此的胸襟了。

    天狼见自己在胡爷手里讨不了好处,最终只得叹息一声,对着胡爷拱拱手,开口道“果然跟我师父说的一样,你深不可测。”

    胡爷听完之后,哈哈一笑,说道“当年你师父在我这里没少学东西,只是那时候你还小,还不记得,几天你在我这里,闹也闹了,打也打了,大家都是倒斗一脉的人,不要再相互残杀了,由我作保,你们双方就此作罢怎么样?”

    还没等天狼开口,金老板就扯着嗓子喊道“好好好,我同意,同意!”话音一落,等着他的就是一记重拳砸在了他肚子上,疼的他直哼哼。

    天狼看了看七爷,又看了看金老板,牙咬的咯吱作响,俨然一副不甘心的嘴脸,可最后还是朝着胡爷拱了拱手,说道“我只能答应,只要有您在一天,我就不会再提报仇的事。”

    听他说完,我就在心里暗骂,他娘的,这话的意思是胡爷要是哪天不在了,他这犊子还得找我们报仇!

    胡爷听完,点点头表示同意,随后天狼让手下的人放开了金老板,就准备转身离去,就在他即将走出别院的时候,开口问道“胡爷,以您的见识,年轻一辈之中,有没有人比我更厉害?”

    胡爷微微一笑“只有一个。”

    “谁?”

    “十殿鬼王,老四!”

    “四哥?”

    “嗯。”

    说完之后,天狼狂笑着走出了院门,狂妄的喊道“四哥已经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