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胡爷开棺④
    七爷这么一说,吓得我赶紧关了手电筒,再也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就这么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胡爷,看他下一步的动作。

    此时胡爷双手双脚都支撑在棺材边缘,整个人就跟棺材里的尸体脸对着脸,距离非常的近,看得出此时胡爷的神情略显紧张,额头也渗出汗水。

    这时只见他单手撑着棺材边缘,右手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麻绳,然后将另一块白手帕卷起来放在嘴里咬住,随后又将麻绳打了个结,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做完这些之后,胡爷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手脚支撑的时间不如从前,胡爷扭动了一下脖子,我就听见骨骼的脆响,可能是一个姿势保持的太久,骨骼有些酸楚。

    接下来只听见胡爷闷哼一声,两脚死死的撑在棺材边缘,膝盖弯曲顶住棺材侧面,身体保持水平,两只手就空了出来,然后快速的伸到那尸体的脑袋下面,将尸体的头部托起来,随后将自己脖子里那圆圈麻绳快速的套在那尸体的脖子里,做完这一切之后,胡爷再次用手撑住棺材边缘,然后开始缓缓的向上仰起身子。

    自从跟着七爷倒斗至今,我哪里见过这般情形,开棺倒斗哪个不是小心翼翼,生怕中了棺椁里的机关,可此时胡爷跟那尸体的脸,几乎就要贴在一起,由于脖子里的麻绳并不长,随着胡爷缓缓的向后仰起身子,那尸体也慢慢的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随着尸体不断的向上倾斜,原本放在尸体口鼻处的白手帕就有些滑落,若是胡爷继续这么向后仰,恐怕那白手帕就要掉下去了。

    可就在这时,胡爷咬着另一只白手帕的嘴,一下就顶在那尸体的脸上,正好顶住那尸体脸上的白手帕,阻止了手帕的下滑。

    就在我为胡爷捏了一把汗的时候,忽然就感觉一阵劲风旋动,原本安静的站在棺材一角的张五行一下就朝着胡爷的方向冲了过去。

    这一下十分的突然,把我吓了一大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见他冲到胡爷身边,两人对换了一个眼神,张五行点了点头,右手就像是闪电一般的朝着那尸体下面露出的缝隙伸了进去,几乎是在刹那之间,张五行两根手指就夹出了一块暗紫色的玉佩!

    还没等我看清楚那玉佩的样子,张五行就已经将那玉佩收进怀里,然后再次对着胡爷点了点头,紧接着就向后退去,这一系列的动作快的出奇,几乎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全部做完,若不是我全神贯注,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看,恐怕根本就察觉不到张五行已经从那尸体下面摸出了冥器。

    就在张五行向后撤出五六步之后,胡爷那边似乎到了极限,只听“啪!”一声脆响,胡爷用来吊起尸体的麻绳就断了,尸体重重的摔在了棺材里,几乎就在同时,东南角里的蜡烛火苗一下蹿起老高,颜色忽的变成了绿色。

    此时我知道恐怕那棺材里的尸体已经开始尸变,看样子这尸体要变成大粽子了!想到这,我就下意识的握住了秒的刀柄。

    而此时的胡爷猛地一拍棺材的侧板,整个人就像是按了弹簧一样,直接就弹了起来。

    可最凶险的一幕发生了,就在胡爷弹起身子的一瞬间,那棺材里的尸体猛地伸出了一只枯手,想要抓住胡爷的领子,幸亏胡爷的反应够快,早就已经摸出军刀,在那枯手即将碰到自己领子的一瞬间,反手就是一刀,虽然没能将那枯手给砍断,但仍旧将那枯手压回到棺材里面,同时借力向上一跃,整个人一个后空翻,就落在地上,紧接着向前一步,大喊一声“五行帮忙!”

    张五行脸色一变,快步冲过去,两人一起抬起棺材盖板,就要将这棺材盖上,可此时那尸体已经有了反应,伸出双手直直的向上,顶住棺材的盖板,无论胡爷和张五行两人如何发力,这棺材的盖板就是按不下去。

    七爷见状,大喊一声不妙!抽出随身的军刀,就朝着那棺椁冲了过去,到了棺材边,二话不说,抡圆了军刀,就朝着那尸体伸出的胳膊砍去。

    “叮!”一声脆响,我听声音就知道,这刀下去并没能奏效,这尸体的手臂依旧好好的向外伸出,丝毫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反倒是七爷,被反震的向后退了三四步,军刀哐啷一下就掉在了地上,我举起手电仔细一看,只见七爷持刀的手,虎口位置已经血红一片。

    “我来!”我大喊一声,早就将苗刀抽了出来,冲着那尸体的胳膊就砍了过去。

    “噗…”

     

    那尸体的胳膊竟然被我轻松砍断,墨黑色的液体溅了我一身,发出阵阵恶臭,随着那尸体的胳膊被砍断,只听见“砰!”一声巨响,胡爷和张五行两人重重的将棺材盖板封上。

    接着就看胡爷快速的从背包里摸出七枚桃木钉,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钉在棺材的封盖上,虽然此时棺材里发出阵阵的撞击声,可无论那尸体如何撞,这棺材的封盖就是纹丝不动。

    胡爷一边小心的将桃木钉再钉的实一写,一边抬眼看了看我,开口道“那刀不错,我记得六年前也见过一柄跟这把差不多的刀,只不过用刀的那人死了,可惜了,一个倒斗的天才。”

    我听胡爷这么一说,心里大概就有了个轮廓,他这说的应该是四哥,毕竟这苗刀就只有这么一把,之前是四哥在用,现在落在我的手里,如果胡爷真见过其他人用过这种苗刀,那肯定是四哥不会错。

    我本想追问一下,也好借机跟胡爷套套关系,可谁成想他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再也没看我,只是专心的将七枚桃木钉完全砸入棺材之内。

    紧接着胡爷从棺材盖上跳出来,然后抓了好几把糯米,洒在棺椁与棺材的缝隙之中,随后又在棺材封盖上铺了一层糯米。

    做完这些之后,胡爷和张五行两人一起,又重新将棺椁封了起来,之前被崩出来的铆钉,再次原原本本的镶嵌在棺椁盖上,一切做完之后,这棺椁从外面看就像是从来没被人开启过一样。

    就在这时,胡爷右腿忽然一软,整个人就斜着摔了下去,幸亏站在一旁的张五行眼疾手快,匆忙间扶了胡爷一把,这才不至于让他摔在地上。

    胡爷站稳之后,叹了口气说道“老了,腿脚都不灵便了。”说完,胡爷来到正对着棺椁的方向,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然后掏出一瓶白酒,五个大碗,三个酒盅。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看架势有点像祭祀的意思。

    只见胡爷将白酒倒满三个酒盅,然后在五个大碗之内倒满糯米,糯米的高度与大碗的边缘平齐,然后又在糯米之上摆上了馒头、苹果之类的贡品,每一样都是五个,随后胡爷上半身匍匐在地上,额头紧贴着地面,大声说道“祖宗再上,今日前来,实属无奈,家中妻儿命悬一线,求得古玉方能回天,略备酒菜,不成敬意,归阳之后,定当立庙建祠,传承香火!”

    说完,胡爷挨个端起身前的三个酒盅,将里面的酒洒在棺椁前,每洒一杯酒,胡爷就会重重的向下磕一个响头,三个响头磕下去,额头上已经是淤青一片。

    随后胡爷跪在地上,对着那棺椁又说了很长一段话,可这一段话并不是汉语,我听不懂,很像是梵文,总之就像是喇嘛念经一样,过了将近二十多分钟,这才在张五行的搀扶下站起身子,看起来样子十分的疲惫。

    就在我觉着所有事情已经结束了的时候,忽然听见轰隆一声巨响,墓室的顶部突然掉下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我连忙用手电去照,只看见一个体型稍显肥胖的男人,在落地的一瞬间,那男人双脚微微蜷缩,双手抱在脑后,向前这么一滚,用整个背部化解了下坠的力道,然后拍了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

    看到那人的模样之后,我这才想起来,之前胡爷说过,他还有一个同伴,正在这墓室的顶部打盗洞,碰到琉璃瓦之后停了下来,看样子现在这盗洞已经打通了,我已经感觉到有风从墓顶吹过来,而且风还带着些许青草的味道,应该是直通地面。

    “胖叔,你开的真是时候!”张五行搀着胡爷就朝着那人走去。

    那体型微胖的老者眯着眼睛笑了笑,开口道“一把老骨头了,还来这里折腾!要我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既然已经金盆洗手了,就不应该再来掺和倒斗的事儿。”

    那老者话虽这么说,可还是帮着张五行一起,将胡爷搀了起来,随后扫了一眼我们四个,开口道“怎么?想在这里面过年啊?”还不快跟我出去!

    说着,这老者掏出登山绳,将胡爷背在背上,然后用登山绳固定,抓着一根从墓室顶部延伸下来的登山绳就开始向上爬,一边爬一边嘴里还嘟囔“哎,现在的科技真发达了,想想咱们倒斗那会,充其量就带这个矿灯,铁铲,哪有现在的gps方便,你在这地底下,我在地面上就能准确定你的位置,直接开盗洞下来接你出去!有了这玩意,还要什么驯龙定穴?”

    说话间,这两人已经爬进了盗洞,我站在下面已经看不到 他们的身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