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胡爷开棺③
    我见她表情惊悚,就更加的好奇了,不停地追问,最后王初一开口道“头,一个头,在棺材下面,头……白色的……”

    王初一越紧张就越说不明白,有些语无伦次,从她的描述中我只能了解到,这棺材下面有头,一颗白色的头。

    这时缓过劲来的胡爷开口道“那是马头,喘气睁着眼的马头,这小丫头刚才肯定是跟那马头对视了,吓失了魂。”话音一落,七爷一个健步就冲到王初一身旁,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小截红绳,快速的拴在了王初一的手腕上。

    “好了,不碍事,一会就好了,让她在一旁坐会,不要乱走动。”话音一落,七爷就招呼虎子将王初一扶到一边坐下,而此时胡爷和张五行两人再次靠近那棺椁,准备真正开棺了。

    一般倒斗的人都清楚,这棺椁外层是最好开,也是最简单的,越是向内,就越难,机关也就越多,现在外层的棺椁已经被开启,仰仗胡爷的经验丰富,倒也没出什么太大的乱子,眼看着棺椁里的棺材就这么安静的躺在那里,可懂行的人都知道,真正凶险的地方才刚刚开始。

    由于这棺材被黄布盖住,现在我们都看不到棺材具体长什么样,不过根据王初一的描述,这棺材下面肯定摆放着至少一个马头,而且眼睛应该还是张开的。

    就在我还在思考这棺材下面马头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的时候,胡爷和张五行两人已经站在了棺材的两端,只见他们两人各种手持一柄军刀,将刀尖猛地插在棺材盖上,然后轻轻地将盖在棺材上的黄布划开了一个小口子。

    紧接着两人猛地一使劲,就将这黄布从正中间撕开,瞬间一块整个的大黄布就被撤成两半,分别落在棺材的两边,刚好将棺材与棺椁只见的缝隙全部铺满,也将棺材下面的马头给遮盖了起来。

    做完这些之后,我小心翼翼的举起手电,朝着那棺椁里照去,当手电的光线落在棺材上的一瞬间,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棺材的正中间竟然雕刻着一朵盛开的花朵,那纹路刻的十分逼真,若不是我目不转睛的盯看,还以为那花是活得,好像是正在开放似的。

    更让人胆寒的是,这棺材盖上雕刻的这种花,我们都见过,名为彼岸花,相关记载最早见于唐代,最早被世人熟知是在《法华经》中,是《法华经》中的四华(花)之一。

    但令人胆寒的是,这种花还有另外一个说法,彼岸花代表恶魔的温柔。传说这花是在三千世界之中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后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

    而这种彼岸花最常见的颜色有两种,雪白色与血红色,不管是哪种颜色,都代表死亡。传言雪白色的彼岸花被称作曼陀罗华盛开于天堂之路,血红色的则被称为曼珠沙华布满在地狱之途。同是代表死亡,一个倾向于轮回新生,另一个则是偏向于阴鬼堕落,一句古话说得好,黄泉路,奈何桥,孟婆执汤等,彼岸花开落。

    这彼岸花可是黄泉之物,极阴之种,此时又偏偏被雕刻在棺材的盖板上,别说开棺了,就连看一看,都感觉浑身冰凉刺骨,阴风阵阵。

    胡爷和张五行两人见到这棺材盖板上的彼岸花,也是一愣,特别是张五行,很明显露出了一丝惊恐的神色,虽然这种神色一闪即逝,但仍旧被我扑捉到,看样子他此时内心也是十分的惧怕,只是表面上仍旧佯装镇定。

    这时胡爷摆了摆手,向后退了好几步,并且示意张五行也向后退,两人跟这棺椁拉开距离之后,胡爷小心翼翼的蹲在地上,然后就从背包里掏出一根麻绳,两块白手帕。

    “你在后面站着,我来开棺,看好蜡烛,如果灭了,或者火苗变色,马上把我从棺椁里面拉出来!”胡爷一边说着,一边再次靠近那棺椁,张五行则是点了点头,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

    只见胡爷靠近那棺椁之后,右手猛地朝着那棺材盖上拍了一下,这一下力道很大,我都感觉这棺材被震动了一下。

    紧接着就看见棺椁的侧角位置,忽然塌陷下去一块,露出了一个三角形的口子,几乎就在同时,那口子里拼命的向外涌出一股黑虫,这黑虫的体积大概只有小拇指的指甲盖大小,但是数量多的吓人,就这么一直不停的向外涌,不过这虫子好像并没有什么攻击性,从棺材盖裂开的口子里钻出来之后,直接就四散爬开,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被这些虫子攻击,相反的这些虫子爬到我们身旁的时候,大多都选择了绕开,有那么少数的一两只,爬到了我的鞋面上,也很快被我抖了下来。

    就在这时,七爷提醒道“胡爷,小心啊,这么多尸虫,这棺材里肯定是个大粽子!”

    这种尸虫只在一种地方呆着,那就是养尸地。换句话说,有尸虫的地方,肯定就会有粽子,这种尸虫本身是没有什么威胁,只是寄生在粽子身体里面的一种共生虫。但大多数的棺椁之中仅能见到一两只,现在一股脑的涌出这么多,实在太奇怪,看的我一阵头皮发麻,心里盘算着棺材里的粽子到底有多凶悍。

    大概过了半分钟,这尸虫逐渐的消失,从那种成群的向外涌,变成零散的一两只从棺材里爬出来,这时胡爷目光一聚,手上猛地发力,就见他五指如钩,指尖几乎镶嵌在棺材盖板之中,然后暴喝一声“起!”

    那棺材的盖板马上就发出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在胡爷手指位置的下方,就裂开了一条口子。

    胡爷此时反应奇快,另一只手,马上就朝着这缝子伸了进去,然后双手扣住棺材盖,猛地向上一掀,整个棺材的盖板就这么被他掀起来,哐当一下掉在了一边。

    就在这时,只见从棺材的夹缝中,嗖嗖嗖射出三道黑芒,这时间我看的最为仔细,那三道黑芒就是三颗锋利的尖钉,直逼胡爷门面,由于距离实在太近,这尖钉射出的速度又奇快无比,还没等我看明白,只见胡爷身体向上一跃,整个人在空中就是一个三百六十度转体,然后“啪!”的一下,整个人就落在了棺材上面,此时我定睛一看,只见胡爷咧着嘴唇,露出白牙,两排牙齿只见正巧就咬着那三颗通体黝黑的尖钉。

    如此电光火石之间,这胡爷竟然能凭空用嘴接住三颗射速极快的尖钉!就这份功夫,放眼我们所有人都无法做到,哪怕是七爷,也绝不可能在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快的时间内做到这一点。

    胡爷将尖钉吐出来之后,一只手撑着棺材的上沿,双脚搭在棺材边缘,另一只手将已经准备好的一块白手帕掏出来,轻轻地改在那尸体的口鼻上。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开棺的手法,心里就忍不住好奇,举起手电往前照,想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可当手电的光线刚刚照到那尸体的脸,忽然就看见那尸体的眼睛突然睁开!发出一种淡绿色的光,吓得我浑身一个激灵。

    “不要照!”胡爷低声呵斥了一句,我连忙将手电关闭。

    可惜好像已经晚了一步,只见棺材内的尸首竟然动了起来,本来好好的尸身俄然间就像是气球一样起头不竭的往外胀气,几乎一个眨眼的功夫,这尸身上面所覆盖的一层华锦被褥已经被腹腔的胀气给隆起来了,简直就像是被吹起来的气球一样,高度不断的增加,眼看着就要顶住全身撑在棺材边缘的胡爷身上,吓得我几乎要闭上眼睛不敢再去看。

    可偏偏就在这时,这尸首的腹腔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缩了回去,我本以为这就结束了,可怪事还在继续,只见那原本保存完好的尸体,迅速的开始腐烂,不到几分钟的时辰,整具尸体就已经面目全非,并且原本胡爷盖在尸体口鼻上的那块白色的手帕也开始颤动。

    看到这一幕,原本镇静的胡爷脸色巨变,看样子这块白色的手帕极为重要,半分也不得移动,只见这手帕抖动了大概五六秒,最终还是停了下来,我心里虽然害怕,但仍旧接着火光朝着棺材里面张望,这才发现,原来是那尸体的舌头吐了出来,不过好在此时那手帕总算是还盖在尸体的口鼻处,并没有花落的迹象。

    这时我们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七爷向我投来一个训斥的眼神,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我觉着纳闷,就低声问七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七爷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后开口道“你呀,差点就闯了大祸了,幸好胡爷那块手帕没有掉下来,不然咱们都跑不掉。”

    我接着追问道“七爷,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尸体的肚子怎么突然胀气一般,大了起来?”

    七爷看了我一眼,开口道“这种千年古墓,由于年代太过久远,防腐措施做的并不是很到位,古尸体内的良多寄生菌大多都是产气的气杆菌,菌在侵蚀身体的同时会产生良多气体,导致尸身腹部积了良多气,你刚才用手电一照,那尸体眼睛睁开的一瞬间,外界空气就进入尸身体内,导致尸身周边压强产生了变化,尸身内的气体就冲了出来,险些就害了胡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