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胡爷开棺②
    差不多几分钟的时间过去,胡爷和张五行两个人缓缓站起身子,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

    我知道他们这是要开棺了,面对如此神秘的棺椁,我心里也是充满了好奇,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就直盯着棺椁的封盖。

    这时候胡爷先上前一步,右手捏出一个兰花指轻轻地点在棺椁封盖的角上,那动作十分的阴柔很像是一个女人,在他做出这动作之后,张五行右手握拳,猛地向前一步,狠狠一拳头就砸在了棺椁的另一角上,这一拳下去,棺椁马上有了反应,整个盖板都在颤动,最后胡爷猛呵一声“起!”

    原本捏着兰花指的手,四指平伸,就在棺椁封盖颤抖的一瞬间,将手插进了棺椁的缝隙里,然后整个手臂青筋暴起,猛地向上抬起,只听这棺椁咯吱咯吱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在我震惊的目光中,只见那棺椁封盖上的铆钉一个接着一个的崩开,也不知道这胡爷到底有多大力气,封盖就这么被他一点点的给掀起来,大概露出一个拳头左右缝隙的时候,张五行快速的冲到胡爷身边,反手从包里抓出一把白色的粉末,就朝着那缝隙撒了进去,一连撒了好几次才停手。

    随后胡爷对着张五行点点头,张五行也将手伸进那棺椁缝里,两人一同发力,整个棺椁的封盖就这么轰然被掀开。

    我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探着身子往里面看了一眼,这一看着实吓了一跳,这棺椁之内竟然竖卧着一头牛,一头成年牛,体格很大,几乎将整个棺椁全部占满,牛的身子下面,正压着一副漆黑的棺材,花纹十分的古朴,看上去很神秘。

    看到这里,七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一下就紧张了起来,我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气,牛这种动物,是最能联通阴阳的,古墓之内也是最忌讳出现这种动物,可偏偏这棺椁里竟有这么大一头牛!这青牛压棺可不是什么好事,估摸着下面的棺材肯定还有不少蹊跷的事情。

    就在这时,墓室里忽然传来一声马叫声,确切的说是马的嘶鸣声,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就听见阵阵的马蹄声响起,整间墓室四面八方全是这种声音,听上去十分的嘈杂,一时间我们全都慌了神,就连七爷也已经乱了阵脚,举起手电四处张望。

    我抬眼再去看胡爷和张五行两个人,只见两人此时的动作十分奇怪,张五行一只手捏着自己的耳朵,一只手捶着自己的胸口,一下,两下,就这么有规律的捶着。

    而胡爷则是一只手捂着牛头的眼睛,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圆形的球状物,在牛鼻子前滚来滚去,虽然两个人动作看起来十分的怪异,从表情上观察,两人都是极度的紧张,特别是张五行,捏着耳朵的那只手已经开始颤抖,额头也渗出汗来。

    这紧张诡异的一幕让我们所有人的心一下就悬了起来,我低声问道“七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俩干嘛呢?”

    七爷先是摆摆手,然后趴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古墓之内,青牛压棺,阴阳相通,生死未定,墓室里突然又听见马叫和马蹄声,这是大凶之兆,单单是青牛压棺已经是麻烦至极,现在又出现了白马,而且还看不见!自古白马犯青牛,这次恐怕是碰上*烦了,他们俩这是在进行一种古老的仪式,具体是什么意思,我也不太清楚,打起精神,小心点!”

    七爷这边话音刚落,胡爷和张五行两人突然抬起头,脸朝着墓室顶部,开始疯狂的吼叫,听声音应该是两人都用出了全力,嗓子很快就哑了,吼叫声在整件墓室里回荡,声音大的有些刺耳,不过这两人的吼叫声似乎盖住了马蹄声,渐渐地竟然听不到那马蹄声了。

    正在我纳闷的时候,他们俩的吼叫戛然而止,然后胡爷一个转身,盯着七爷说道“快来帮忙!把这牛尸抬出去!”

    听到胡爷一声令下,我们几个一拥而上,就朝着棺椁跑了过去,离近了一看才发现,这牛尸已经腐烂的差不多了,最多也就只剩下骨头上的一些皮毛了,并不算太沉,以胡爷和张五行的力道,想要把这牛尸搬出去,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要招呼我们几个来帮忙。

    虽然我想不明白,但既然胡爷开口了,那肯定非同寻常,连忙伸手就要去抬那牛尸,却被胡爷呵斥“慢着!”

    只见胡爷从包里掏出一块巨大的黄布,递给我和七爷,开口道“把黄布铺在牛尸下面,动作轻点,不要把牛尸给碰散了!切记,一点都不能散!”

    说完胡爷就开始往牛尸下面塞黄布,我接过黄布的一角,也开始往牛尸下面塞,可手刚碰到这牛尸,就感觉不一般,经过千年的密封,这牛市虽然尚未完全的腐烂,但也是强弩之末,手上力道只要稍微大那么一点点,这牛尸肯定会散架!

    我见状连忙朝着虎子摆了摆手,示意他往后退,如此精细的活,虎子是干不来的,他这家伙下手没有轻重,我怕他这一出手,牛尸就被他抖碎了。

    我们几个小心翼翼的将黄布塞入牛尸下面,整个过程大家都十分的小心,大概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整块黄布才完全的被塞进去,然后在胡爷的指挥下,我们将黄布全部铺平,好在胡爷的这块黄布足够大,才能将牛尸整个覆盖,而牛尸下面的棺材更是被黄布遮盖的严严实实。

    “一人抓住一个角,用黄布把牛尸整个抬出来,记住一定要稳,不要破坏尸体,抬出来之后,在牛尸落地的一瞬间,用黄布将牛尸整个裹住,记住一定要快!”胡爷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盯着那牛的眼睛,半秒钟也没有离开过。

    “都明白了吗!?”

    我们轻声的应了一声,然后胡爷喊了个一二三,我们就一起发力,每人抓着黄布的一个角就向后拉,很快黄布就被我们拉平了,牛尸也被这黄布拖起来,紧接着,在胡爷的指挥下,我们就开始朝着棺椁的左侧小心的平移,步子迈的很小,生怕一不小心破坏了这牛尸。

    当整块黄布离开棺椁上方的一瞬间,我忽然感觉手上一沉,好像这牛尸突然重了许多,黄布险些就要从手里滑脱。

    “那女娃!我背包里还有一块黄布,掏出来盖在棺材上!”胡爷话音一落,王初一赶紧冲过去,掏出黄布就盖在了棺材上。

    这时候胡爷看了看我们,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我喊一二三,咱一起将这牛尸放在地上,记住,放在地上的一瞬间,赶紧把这尸体给裹起来!”胡爷说话间,我只感觉这牛尸越来越重,要不是已经使出吃奶得劲,根本就拉不住这黄布了。

    好在胡爷反应也快,连忙喊了一二三,我们一起将这牛尸放在了地上。

    就在这牛尸落地的一瞬间,我清楚的看到牛尸抖动了一下,而且幅度很大,后蹄子也抽搐了两三下。

    好在胡爷和张五行两人反应奇快,一人一角快速的将黄布整个包裹在牛尸上,然后张五行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拉着我就往后撤。

    当我撤出去五六米的时候,抬头往前看,这才发现原本被放在地上的牛尸,竟然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只是它现在全身都被黄布裹着,四个蹄子无法接触到地面,一时间还站不起来。

    这时胡爷掏出一捆红绳,猛地就朝着那牛尸冲了过去,将红绳快速的套在牛尸的脖子上,然后快速的打了个扣,将牛尸的脖子勒住,紧接着一圈一圈的将红绳绕在牛尸身上,大概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整个牛尸身上除了黄布,就是红绳,被捆的像是个粽子一样。

    做完这一切之后,胡爷好像是元气大损一样,踉跄的向后退了五六步,背靠在墓墙上,缓缓的坐了下去,大口喘着粗气,见他这般模样,张五行连忙冲了过去,一脸的紧张,问道“太叔,你没事吧?”

    胡爷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开口道“老了,不中用了,身上阳气不足,这牲口差点就制不住了,要是让这牲口诈了尸,不要半分钟,咱们都得死在这里,这墓室邪乎的很,白马青牛竟然放在一起,如果真要是哪个牲口变了粽子,那可是极凶的主!”

    听着胡爷这么一番话,我也一阵心惊肉跳,心说这白马犯青牛一说由来已久,可在这古墓之中同时碰见这两种动物,还是头一次,难不成阴曹地府的牛头马面也是从这来的?想来想去我也猜不出个所以然,索性就用手电照着那地上被红绳黄布捆的跟粽子一样的牛尸,怕它再有什么异动。

    这时候张五行已经扶着胡爷站起身来,两人走到棺椁旁,由于这棺材刚才已经被王初一用黄布给盖上了,棺材到底是个什么样,我们谁也没看见,于是我就悄悄的问王初一,这棺材到底是个什么样,只见王初一一脸惊恐的看着我,身体抖的厉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