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四兽圣棺
    说着,虎子也不再理我,看了看七爷,又看了看王初一,先一步就从这石柱开出的入口走了进去,七爷和我对视了一眼,虽然都知道,现在位于地下已经很深了,这入口的阶梯又是向下的,具体通向哪里谁也不知道,看着幽长狭窄的通道,我只感觉头皮发麻,心里暗自祈祷这可别是通往阴曹地府的路。

    进入通道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向下的台阶就到了尽头,通道前方有一个转弯口,虎子走在最前面,一个闪身就走了进去,然后大声说道“我擦,这还是个螺旋阶梯,盘旋向上的!”

    虎子这一嗓子喊出来,我们几个连忙就追了上去,果然在过了第一个转弯口之后,整个台阶开始旋转着向上去,就在这时,七爷停下身子,指了指台阶表面,开口道“看来已经有人先咱们一步上去了,看样子至少有两个人。”

    我看了看地上纷乱的脚印,只能确定其中有虎子的,看来真像七爷说的,已经有人上去过了,接下来我们前进的脚步就放慢了许多,由于不知道这台阶到底有多高,也不知道尽头的出口到底是什么样,只能压着步子尽量不发出声音,谁也不知道先前上去的那一拨人到底是谁,是敌是友?万一真的是天狼他们,难免就要爆发一场恶战。

    就这么我们小心翼翼的在这通道里向上爬了二十多分钟,经过了七八个弯口,突然感觉前面有些亮光,这亮光忽明忽暗,十分的昏黄,凭借倒斗的经验判断,我一眼就看出,那是火把的光!从这个光照的强度推算,这火把距离我们最少要有二十米左右!

    这时七爷拍了拍我的肩膀,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缓慢的向前移动,很快就到了这通道的出口处,我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这通道的出口要比我们进来时候的那个大很多,通道出口正巧连接着一个墓门,而且这墓门已经被打开了,光就是从墓门外面照过来的,看光源的抖动频率,这墓门外面的风还不小。

    在我们悄悄从这墓门摸出去之后,七爷摆摆手,示意大家分开,我和王初一一组,就朝着墓室的左侧走,而七爷和虎子两个人则是朝着墓室的右侧走,我们兵分两路,换换的朝着墓室中间火把的位置靠近。

    此时我走在前面,王初一跟在我后面,由于害怕被发现,我们也不敢用手电来照明,只能借助远处的一点火光,摸黑往前走,走的速度十分的缓慢,生怕碰到什么东西,发出声响。

    一边走,我就一边摸索着墙壁,只感觉这墓室的墙壁上刻有很深的纹路,用手摸上去很有感觉,只是现在光线太暗,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纹路,只是这墓墙摸上去总感觉温温的,跟之前倒斗时候的墓墙完全不一样,这种墓墙既没有普通墓室里的那种阴凉感,有没有炙热的灼烧感,只是一种近乎于人体体温的感觉,摸上去让人感觉很温暖,甚至很享受,就像是在妈妈的怀抱里一样,有种莫名的陶醉感。

    就在这时,王初一从背后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这才回过神,转身看了看她,只见她眉头紧锁,抬手指了指前面,示意我快走,不要耽搁时间。

    我连忙点头,继续往前走,走了有一段路之后,眼看着就要靠近那墓室中间的火把位置,忽然感觉脚下一滑,好像踩到了香蕉皮一样的感觉,整个人就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谁!什么人!”一声呵斥,就从墓室中间传来,紧接着两道手电光就朝着我们的方向照过来,刺眼的光亮照的我睁不开眼睛,连忙用手挡在眼前。

    “白羽?王初一?”

    我一听对方竟然能够清楚的叫出我们两个人的名字,而且口气并不算凶,应该没有恶意,想来不是外人,于是就连忙问道“你们是谁?”

    这时候手电的灯光熄灭,我眨巴眨巴眼睛,想要尽快适应,等到我看清楚前面的人影之后,真的是大吃一惊,实在太意外了,眼前两人一老一少,那年轻人竟然是张五行!

    “你怎么在这?”此时张五行也十分诧异,我们两个几乎是同时问出这句话。

    “你们认识?”那老人看了看我。

    张五行转过身对那老人说道“太叔,这是老四啊,您也见过的!”

    我一听张五行喊那人叫太叔,想来就不一般,这张五行的身世太过神秘,听七爷说过,他爷爷更是倒斗界泰斗级别的人物,凡是倒斗

    一行的人,见到他爷爷,总得叫一声前辈,只不过张五行的爷爷不善言语,平日里话少得很,整个就是一闷油瓶,可他这个太叔,好像并不是这样的性格,不过看样子比起他爷爷来,丝毫也不逊色,因为此时原本跟我们分开而行的七爷,竟然主动现身,走到那老头面前,恭恭敬敬的作揖鞠躬,还喊了一声胡爷。

    这一下可把我给震惊坏了,这张五行到底是什么出身?他身边总是会有一群一群的大人物,实在太让人惊诧。

    此时被称作是胡爷的人抬眼看了看我们几个,最终目光落在了七爷身上,开口道“小东,你怎么会来这里?”

    七爷原名叫李旭东,可这个名字早就被行里的人给遗忘了,大家都习惯尊称他为七爷,就连张五行也要叫一声七爷,若不是之前因为天狼的关系,我到现在也不会知道七爷的原名,就算是知道了,也不敢直接这么叫,之前的王英,也只是叫七爷小七,就这么直呼小东的,还真就胡爷这么一位。

    七爷脸色很严肃,恭恭敬敬的站直了身子,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这位胡爷,听完之后,这胡爷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缓缓地站起身子,开口道“之前那次倒斗我也有所耳闻,当时我也被邀请过去,只是有些事情耽搁了,没能赶过去,没想到天狼这家伙现在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

    七爷拱手弯腰,头一直就没有抬起来,好像是一直在等这胡爷的后话。

    胡爷休息了一下,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这才又缓缓的开口道“罢了,能在这里碰上,也算是缘分。”说罢,胡爷摆了摆手,示意张五行过去,然后对他说道“出去之后,放出风去,让天狼知道,就说小东是我的人,之前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了吧。”

    “是。”张五行的态度也十分的恭敬。

    七爷听到这话,竟然一下扑通跪在地上,连声道谢“谢谢胡爷,谢谢胡爷。”

    胡爷摆摆手,示意七爷起来,仔细的看了看他,开口道“小东啊,怎么还没找到另一颗麒麟眼?如果不是受了那诅咒,以你的实力,应该不会斗不过天狼的。”

    听完胡爷的话,七爷也是一声叹息,摇了摇头,没有在说话。

    这时候张五行面色一怔,开口道“太叔,时间差不多了,估摸着二牙子也快要打穿盗洞了,咱是不是……”

    这时候那胡爷慌忙的站起身子,右手一拍脑门,说道“差点忘了,赶紧,点蜡烛!”

    说完,张五行就连忙从包里掏出蜡烛,快步跑到墓室的东南角点着。

    这时我才看清楚,感情刚才那胡爷一直就坐在一个木制的棺椁上,现在从上面跳下来,我这才发现,这棺椁大的出奇,四角都有雕花,正面是一个龙头,十分的威武,侧面则是一个展翅的凤凰,雕刻的栩栩如生,由于角度问题,另外两面我看不见,不过根据经验推测,应该是玄武和白虎,这可是四兽圣棺,十分的罕见,开启的难度,远在古籍记载的十大主墓棺椁之上,由于这种棺椁开启的难度极大,而且太过罕见,几乎绝迹,所以古籍之中并没有将其列在十大主墓棺椁之列,只有简单的一段文字叙述,并无过多的描述。

    现在我仍旧记得那段话“四兽圣棺,乃是帝棺,机关复杂,切不可轻动,若后世之人碰到,定要行三拜九叩之大礼,方可退出墓室,切勿有丝毫怠慢之意。”

    这段话说的十分谨慎,也就是说碰到这种棺椁,别说开馆了,就算是你见到,都要行大礼,然后退出墓室,否则必有大难!

    可看眼前这情形,感情这胡爷是想要开这棺啊!这可把我吓坏了,刚想要伸手阻止,就被七爷拦住,低声说道“不要莽撞,那胡爷可不是一般人,他想要开的棺,就没有开不了的!”

    “比那王英还厉害?”我之所以这么问,一来是因为王英的确很厉害,至少在对付古墓的机关这一方面是个行家里手,就连虎子,也是凭借着王英留下来的一方册子,很快便成为了墓室机关的高手,可见这王英的确有两把刷子。

    二来我是想做个比较,从之前七爷的表现来判断,这胡爷自然是要比王英厉害的,其他的不说,就单单是那一句“小东是我的人。”就能让天狼放弃报复,可见其在倒斗界的地位之高,人脉之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