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开启青铜棺
    之前倒斗的时候,也碰到过不少这种情况,墓室之中放置一具疑棺,其实就是通往其他地方的入口,而现在确定墓室没有其他的机关暗门之后,我们只能把目光汇聚在那青铜棺上。

    七爷小心的靠近之后,开始检查青铜棺的封盖,这具青铜棺虽然棺椁大小与之前见过的个棺椁没什么区别,可封盖却十分的奇特,一般的棺椁封盖边缘处都是跟整个棺椁平齐,然后再在缝隙处填充粘合物,可现在这具青铜棺的封盖则是内镶的,封盖顶部凸起的人脸浮雕看上去也十分的吓人,这样内镶的棺椁封盖,想要打开,难度要比普通的棺椁大山许多。

    最终七爷掏出军刀,插入棺椁封盖的缝隙之中,想要利用杠杆原理,将封盖给翘起来,只见他手上发力,连续试了好几次,这封盖竟然纹丝不动,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封盖太重,还是下面有什么暗扣之类的东西,将棺椁封盖卡主,总之这封盖怎么用力撬,仍旧是纹丝不动。

    “他娘的,这么邪乎吗?”虎子骂了一句,也 掏出军刀,跟七爷一起开始撬这棺椁的封盖,两个人的力道极大,下手也没有留劲,虎子整个手臂青筋暴起,只听见“咔!”一声脆响,虎子手里的军刀竟然被折断了,断了的刀刃就卡在棺椁封盖的缝隙中。

    “真是邪了门了,就算是这封盖有什么卡主,以我们俩的力气,这封盖总该动一动才对啊,可他娘的现在竟然没有任何反应,真他娘的邪门了。”

    由于虎子的军刀已经被折断了,只好放弃,围着青铜棺椁转了一周,他看的很仔细,我和王初一站在一旁都没有去打扰他,见他连着转了好几圈,忽然抬头问道“哎,我说哥几个,这棺椁挺奇怪啊,你们说会不会这棺椁的封盖原本就是封死的?开口在侧面?”

    虎子这话一出口,我也是楞了一下,开口在侧面?这样的棺椁还真没见过,不过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还真有这种可能,首先一般的棺椁封盖绝不会内镶,其次这棺椁整个陷入地面,这本身就已经很不寻常了,听到虎子这么一说,就连一直在用军刀撬棺椁封盖的七爷也停下手,开是绕到棺椁的侧面仔细的观察。

    看了一会之后,七爷忽然指了指棺椁的一个斜角,开口道“是不是从这里打开的!?”说着,七爷就蹲下身在,将手搭在那斜角上仔细的摸索。

    这棺椁周围布满了纹路,大多都是些比较古朴的曲线纹路,并没有太多的图案,不过这些纹路到了棺椁的那斜角位置,竟然全都被磨平了,好像是有什么人故意这么干的!

    看到这,我越发的感觉不对劲,总感觉这棺椁怪怪的,整个棺椁镶嵌在地面之中,斜角还有一块地方被磨平,封盖内镶,无法撬动,等等一系列的反常情况,都告诉我,这棺椁可能就是一个向下通道的入口,否则怎么可能会这么设计?

    想到这里,我就连忙走过去,说道“七爷,这棺椁的侧面,是不会向下滑动?就像是之前的滑盖手机一样,如果侧面能够向下滑动的话,不就正好形成了一个四方形的入口吗?”说完,我就掏出军刀,顺着那棺椁的斜角处缝隙插了进去,然后双手握住刀柄,使劲的向下压!

    这一压,我忽然就感觉手下一轻,好像这棺椁的侧板动了!于是连忙发力,一边往下压,一边喊虎子过来帮忙,我们两个人一起按住刀柄向下压,只感觉咔嚓,咔嚓,一阵细微的响声传入耳中。

    “我擦,他娘的还真动了,有戏!初一快来帮忙!”说话间,我和虎子两个人再次加大手上的力道,双手猛地向下压,突然感觉自己手下一轻,还没等王初一走过来,青铜棺椁的侧板就已经被我们按下去了。

    我只感觉一阵风从棺椁里面吹来,虽然此时光线很暗,但是根据我的经验判断,这必定是一个向下的通道,如果是一般的棺椁决不可能有风吹出来,那样的话,也太吓人了!

    果然,王初一用手电朝着下面一照,还真是一条向下去的台阶,我心头一喜,几乎没有什么思考过程,就直接钻了进去,进来之后忽然就感觉自己脚下一滑,整个人就向下栽去,这台阶倾斜向下,也不知道有多深,如果真的就这么栽下去,恐怕不死也的残废,惊慌之下,我连忙大喊一声“救命!”

    就在这时,虎子大手一伸,就从背后拉住了我,饶是这样,我仍旧站立不稳,脑袋一下就摔在了台阶上,脑门上的磕了一个口子,血流的满脸都是。

    “他娘的,老白,你这也忒着急了点,老子这么贪财都没你快,不要命了?”虎子骂骂咧咧的松开手,当我站稳之后,这才发现,这台阶之上竟然密集的长满了一种白色的藓类植物,数量很多,而且这些植物表面分泌出一种十分油滑的液体,身手一摸,就像是在摸一条鱼一样,非常的湿滑。

    “这是什么玩意,好滑啊!大家小心!”

    七爷看了看,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是尸滑菇,属于蘑菇的一种,大多生长在深山老林里,特别是悬崖边,经常会发现,记得早年间,很多郎中都会进山采药,大多真贵的药材都长在人烟稀少的深山峭壁上,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跌落山崖,罪魁祸首就是这种尸滑菇,后来很多采药人只要发现山崖边有这种蘑菇,就不会再去采药了,省的自己救人不成,反到要变成一具尸体,这尸滑菇一名,也就由此而来。”

    说完七爷弯下身子,掏出军刀将台阶上表面一层湿滑菇给刮了下来,台阶露出青石表面,仔细一看,这些台阶上竟然刻满了纹路,而且随着七爷不断的将自己脚下的台阶刮弄干净,竟然出现了一些古文字,这些文字由于年代太过久远,根本就无法辨识,虽然知道这是某种文字,但在我们看来,就跟小孩子涂鸦画画没什么区别,一个也看不懂。

    “七爷,这…这看不懂啊!”

    七爷朝下走了好几级台阶,又弯腰将台阶表面的尸滑菇给刮掉,发现台阶上依旧会有纹路,而且这台阶上的纹路,跟之那台阶还不一样,纹路更多,古文也更密集,看到这里,七爷阴沉着脸说道“看样子,这里每一个台阶,都刻着不同的纹路和古文字,似乎是在描述一段故事,只是可惜咱们看不懂,也不知道这些文字讲的是什么,如果看得懂,咱们还能获得一些信息,说不定还能规避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七爷话音刚落,虎子嘿嘿一笑,看着我们说道“他娘的,不用看懂,我也猜的到,这些文字无非就是一些警告,大概意思就是说,谁来这里盗墓,谁就不得好死之类的吧,咱们就别在这研究这些看不懂的天书了,赶紧着下去看看,说不定正主就在这下面等着咱们过去呢,这里搜搜的一阵阵阴风,吹在身上,感觉怪冷的。”

    虎子这么一说,我这才反应过来,这通道里的风,似乎比外面更大了一些,好像这通道地下有一个巨大的空间,这风就是从下面吹上来的,也就是说,这下面肯定有一个通风口,可以进入空气!如果时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一个恐怖的想法就钻进了我的脑中,墓族!这种有着古老传承的人类,既然要在古墓里生存延续,除了必备的食物和水源之外,肯定要有氧气,充足的氧气,可古墓为了做的隐秘,不让外人发现,大多都是封死的,如果真如七爷推断的那样,这是一座商周时期的古墓,当时安排的活人进墓生活,就肯定会留出通风口,这样一来,这通道下面……会不会是墓族的老巢?如果真是这样, 那我们下去,就是送死!想想被一群赤 裸的原始人吃掉的感觉,我就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中暗自盘算,真要是被那些家伙抓到,就直接自杀,省的受那被生吃活剥的痛苦。

    就这么想着,在七爷的带领下,我们开始缓慢的向下走,由于尸滑菇的缘故,我们走的很慢,很小心,实在太滑了,稍不留神就可能会摔下去。

    “嗷~~!”一声野兽一般的嚎叫,从台阶地下传来,这一声嚎叫简直就像是惊天炸 雷,一下让我们所有人的神经全都绷紧了,难道说这下面,真的是墓族的巢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

    想到这里,我就连忙转身用手电去照,这一照不打紧,我才发现之前我们进来的时候,那青铜棺椁的侧板,此时已经完全封死!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暗骂一声“操,真是屋漏又逢连日雨,这样的亏吃了好几次了,怎么就是不长脑子,之前没想到在侧板的地方卡上点什么东西,现在好了,想回也回不去了,这种机关只能从外面打开,想要从内向外去,那是肯定打不开的。”,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