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墓族
    就在我们正在寻找出口的时候,虎子突然朝着青铜棺走了过去,他这么一动,可把我和王初一给吓坏了,之前几次倒斗的经验告诉我,虎子这家伙肯定是打起了青铜棺的主意,这时候走过去,肯定是想要开棺!

    于是我就连忙冲过去拉住他,低声呵斥道“他娘的,虎子你想干嘛?那青铜棺里没什么好东西,不要开!”

    我话音刚落,虎子抬起手指了指墓室的正北方,我顺着虎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在青铜棺的另一侧,有一个模糊的黑色物体,大概有水缸这么大,椭圆形,顶部还在有规律的颤动,看上去十分的怪异。

    “你站在这别乱动,我过去看看!”我害怕虎子再闹出什么麻烦,于是就自己举着手电朝着那黑色的物体走过去,我脚下步子放的很轻,缓慢的向前移动,不敢发出什么声响,等靠近了之后,这才发现,蹲在那里的竟然是个人!一个浑身脏兮兮,*着身体的人!

    此时他正蹲在地上,用手在墓室的地板下面挖掘着什么东西,看到这一幕我吓坏了,这样幽深的古墓之中怎么会有人呢?于是我连忙举起手电朝着前面照去。

    这一照不打紧,那人马上停止了手上的挖掘动作,猛的一转身,用屁股对着我,发出呜呜的声音,吓得我连忙后退,心中大骇,一般的动物碰到危险,第一反应就是先看一眼,确定自己遇到的是什么危险之后,才会选择逃跑,可现在这种情况,怎么会用屁股对着我?难道说这不是人?只是跟人长得差不多的生物?看似屁股实际上是脑袋?

    我不敢大意,拉开距离之后,远远的用手电照着这家伙,然后呈弧线状移动,当我绕到那家伙左边的时候,看到了那家伙的手,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胃里也直翻腾,只见那家伙双手满是绿色的汁液,手指间还夹着许多很长的白色蠕虫,这些蠕虫就像是蚯蚓一般,被他扯在手里,不少蠕虫已经被扯断为两节,绿色的汁液顺着他的手,朝着胳膊流去。

    此时我才确定,眼前这个家伙的确是个人,只见他贪婪的舔食着手臂上的绿色汁液,在他张嘴伸出舌头的一瞬间,我几乎就要吐出来,只见他口腔里全是这种绿色的液体,有不少尚未完全咀嚼的虫子,还在他嘴里蠕动!

    那家伙的牙齿参差不仅,牙齿与牙齿之间的缝隙很大,一些尚未死透的虫子正在从他的牙缝里拼命向外爬,这场面看上去别提有多恶心了。

    可恶心归恶心,当确定这家伙是人之后,心里的恐惧一下就消除了不少,在这种古墓之中,碰到未知生物的概率很大,大多都带有攻击性,尤其是那些看得见摸不着的东西,最让人害怕,可当你确定了眼前的东西是什么之后,反而心里的恐惧感会减少。

    这时我举着手电悄悄地朝着那人的方向靠近,心想既然他是个人,我就不用怕他,看他这浑身*的模样,估计在这古墓里已经呆了很久了,在之前的倒斗经历中,我们也碰到过被困古墓之中长达几个月的盗墓贼,情况比他好不到哪去。

    可就当我慢慢靠近那人的时候,忽然那人身体一颤,发出一种类似于野兽一般的呜呜声,紧接着就如同闪电一般,飞快的朝着墓室的西北侧蹿了过去,对就是蹿了过去,四肢着地,奔跑的速度很快,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连忙举起手电朝着墓室西北侧照去,却并没有发现那人的踪迹,连忙问道“七爷,刚才看到有什么东西过去了吗?”

    此时正在墓室西北侧寻找出口的七爷点了点头,说道“太快了,没看清。”

    “那是个人!一个*的男人。”

    我这话一出口,七爷也是一愣,开口道“人?怎么会有人?”说着,就举着手电朝着那人消失的方向照过去。

    经过这么一闹腾,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墓室西北侧,都朝着七爷的方向聚拢,等我们到了之后,赫然发现一个圆形的通道口!这通道口并不大,上下也就一米左右,周围有许多散落的泥土,看样子是被人强行挖通的。

    我们四个围在这通道口,仔细的看了看,王初一捂着鼻子说道“怎么这么臭,这什么味?难闻死了。”

    由于气氛太紧张了,对于这种臭味,一开始我们都没有注意到,王初一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周围的确弥漫着某种臭味,本来在墓室里出现臭味很正常,腐烂的尸体散发出的尸臭我早就闻习惯了,可这次,这次的臭味却不一样!

    就在这时,七爷开口说道“是排泄物的臭味,应该是那人拉的屎!”

    听七爷这么一说,我们也是一愣,此时虎子哼了一声,开口道“他娘的,老子钻进去把那家伙给拽出来,你们在这等我!”说着,虎子就要往这洞口里钻,被七爷一把拉住。

    “别着急,这洞口很奇怪,你别贸然的下去。”说完七爷就指了指洞口的边缘。

    我仔细看过去,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之前我们下墓倒斗,也没少碰见暗门,暗道,可大多都是经过开凿的,周围十分的平滑,有明显人工挖掘的痕迹,就算是修建工人逃生用的鼠道,挖的也十分讲究,至少通道四周的墙壁会挖的很平整,方便攀爬逃生。

    可眼前的这个洞,四周全是松软的泥土,而且十分的凌乱,有的地方挖的深一些,有的地方挖的浅一些,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洞四周的出现了很多手指印。

    “难道说,这洞是被人徒手挖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徒手在挖盗洞?”

    我这边话音刚落,七爷就马上站起身子,拉着我们往后撤,一直撤到了青铜棺后面,这才开口道“咱们这是碰到墓族了,都小心着点,这洞下面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的巢穴,数量不会少!”

    听七爷这么一说,我们全都愣住了,墓族!这两个字我们都不陌生,之前在七爷的古籍里都看过,这是一种古老的传说,始于夏朝,止于商朝末期,就是下葬的时候,用活人陪葬,这种活人并是不死葬,而是活葬,将大量的活人放入古墓之中,然后会定期通过古墓的通风口,给他们送去食物,让他们在古墓之中生活,继续服侍死后的墓主人,在先夏朝,人是很愚忠的,很多侍从是心甘情愿的接受这项任务,并以此为荣,慢慢的人们有了自己的思想和主观意识,被送进古墓之后,便会找机会逃脱,于是活人死祭就出现了。

    所谓墓族,就是最初被放入古墓的那一批活人,逐渐的适应了古墓的环境,在断粮断水的情况下,能够在古墓之中生存,繁衍。

    这种事情十分的罕见,墓族的人虽然长得与人一样,但一切生活习惯都发生了改变,由于空间狭窄,墓道封闭,他们不会用双脚站立,只能用四肢走路。害怕光亮,在有光的地方他们眼睛只开一条窄缝,而且,会不断地眨眼。

    曾经有文献记载,在秦岭大山之中,发现过墓族的人,这些人虽然已经脱离古墓,但仍旧保持着在古墓之中的生活状态,他们习惯在夜里看东西,白天经常是蒙头大睡,可一到晚上便显得十分活跃,经常能发出一种非人非兽的尖锐怪声,这些墓族被带出来之后,十分不愿意与人类接触,喜欢像动物一样蜷缩在角落里,而且具有攻击性,不会食用现代食物,不懂语言,也发不出人类的音节,很快就会死亡,之后科学家便放弃了对墓族的研究工作,以至于仅有一丁点文献留下来保存至今,我一直认为这是个传说,没想到在这种天寒地冻,漆黑一片的古墓里,竟然再次碰见了!

    此时七爷神情十分的紧张,从背包里掏出一根火把,点燃之后缓慢的靠近那洞口,然后将火把插在了洞口边缘,迅速的退了回来,开口道“赶紧找出口,墓族绝不可能是一两个人,一定数量巨大,至少也要有上百人,不然是不可能延续下来的,这些家伙大多具有攻击性,跟野兽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很可能会攻击咱们!”

    七爷话音一落,我们也不敢耽误,分别开始寻找这间墓室的其他出口,可这间墓室并不大,除了中间的四根柱子之外,并没有其他可疑的地方,我举着手电,照了照柱子的顶部,这柱子上下连接着墓室顶部与地面,中间并没有横梁之类的东西,整根柱子都十分的光滑,柱子周围也没有凸起的灯台,墓室正中间除了一具青铜棺椁之外,再无其他的东西。

    “他娘的,没有呀,找不到,这间墓室没有任何的机关!”虎子脸色极差,如果之前虎子说这话,我们几个肯定嗤之以鼻,可自从他有了王英的小册子之后,对于机关的敏感性要比我们都强,他都没有找到什么机关,那肯定是没有了。

    最终,我们把目光再次集中到墓室中间的青铜棺上,如果整间墓室都没有任何的机关和通道的话,那问题肯定就在这青铜棺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