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墓道壁画
    这墓道里忽然间出现的人影任凭谁看了都会惊出一身冷汗,我们几个在这影子刚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所以心理上多多少少已经适应了,可王初一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忽然看见的,自然被吓了一跳。

    我走过去扶她起来,说道“这影子出现已经有一会了,只是你没看见。”说完我忍不住又抬眼去看那墓道里的影子,只见那四道人影体型相貌跟我们四个长得是一模一样,只不过此时那四个人正对着我们笑,不光笑,还在招手,那姿势明显是在呼唤我们过去,一看就知道这墓道里不简单,恐怕会有不少机关陷阱和奇门数术等着我们。

    “七爷,这…这玩意够邪乎的啊,咱们进还是不进?”对于这种奇怪的现象,虎子也见怪不怪了,开口询问七爷的意思。

    七爷看了半天,也没说话,自顾自的从背包里掏出一大罐红色的液体,我和虎子都清楚,那一罐液体正是七爷来之前准备好的公鸡血,本来七爷拧开盖子就准备朝着墓道里泼去,可由于我们这里温度太低了,导致鸡血已经凝固成半固体状态,这一下泼出去,就像是一个大果冻一样,啪嗒一下就摔在了墓道的地面上,就砸在那些人影身前不远的地方。

    这一下弄得我们是哭笑不得,那些人影只是轻微的闪动了一下,仍旧站在那里面带笑容的对着我们招手。

    这一下可把虎子给气坏了,骂骂咧咧的从背包里 掏出一个汽油 瓶,点着了就往墓道里砸去。

    虎子在部队扔手榴 弹就是一把好手,这汽油 瓶扔的自然也不差,正好就扔在那一坨鸡血上,火苗窜起来,很快就把鸡血给融化了,血液顺着墓道的地板就开始流动,那些人影也在火苗窜起来的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这时,借着汽油 瓶烧起来的火苗,我发现这墓道两边的墙壁上,出现了不少壁画,这些壁画几乎蔓延整个墓道,一副连着一副,一直蔓延到我目光能够看到的最远处,由于我站在墓门外面,也看不清这壁画到底画的是些什么东西,不过看样子应该跟这古墓的修建有关系。

    面对这诡异的墓道,七爷最终还是决定要进去看一看,毕竟根据天狼提供的情报显示,真正的麒麟眼就藏在这古墓之中的某个地方,现在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如果在这个地方打退堂鼓,实在有些可惜。

    整理一下我们现有的装备之后,我们就开始进入墓道,由于这古墓下方存在大量的可燃冰,一切明火类的照明工具我们都不能使用,只能凭借着现有的狼眼手电去照明,踏入墓道之后,我忽然感觉有些头晕,感觉自己脚下的地面开始变得扭曲,整个人仿佛置身在一个扭曲的空间之内,头晕目眩不说,还直反胃,有种想要呕吐但又吐不出来的感觉。

    “不要往前看!盯着自己脚下,目视距离不要超过两米!”七爷大声的提醒,我连忙将自己的视线收回来,只是盯着自己的双脚看,如此一来那种眩晕感瞬间就减少了很多,半分钟的时间过去,这种眩晕感就完全的消失了。

    “这墓道修建的很讲究,高低落差恰到好处,只要你往远处看,便会出现视觉偏差,引起目眩,造成眩晕感,只要别看的太远,控制好视线距离,就没有太大的问题。”七爷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我的肩膀,提醒我可以看一看两边的墓道墙壁。

    我举起手电照着那些壁画,一边往前走,一边仔细观察这些壁画上的细节,不难发现这壁画上表现的是一个规模宏大城池,只是这城池之内的情景让人感觉有些怪异。

    一般的壁画大多都应该描绘城池热闹,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比如说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光是人物就有上千人,还有不少的牲畜,俨然是一幅盛世模样,可现在我看到的壁画,虽然画的也是一座城池,城池里面各种建筑物一应俱全,酒楼,商行,比比皆是,但城池内却没有一个人,整个壁画看上去空空荡荡,给人很强烈的孤独感。

    再往前走,紧接着一副壁画就更加的匪夷所思,还是画的这座城,只不过城的里面出现了一个将军,带着一队士兵,更奇怪的是,之前一副壁画上,描绘的这座城周围是四通八达的道路,以及小山坡之类的地形,可到了第二幅这座城周围就变成了汪洋大海,海面上还有不少的船只战舰

    ,城池就像是在一座孤岛上一样。

    走在前面的七爷开口道“这壁画上画的应该就是这古墓的建造过程,壁画上的这座城,估计就是之前我们进来时碰到的鬼城,只是后后面……”

    我快步走到七爷身旁,顺着他手电的光线朝着墙壁上看去,只见七爷所看到的这幅壁画表现的更加奇怪,整副壁画中间位置,有三头兽,分别是一个像猪一样的牲畜,嘴里长着獠牙,有三耳,追着一条巨蟒,嘴巴眼看就要咬住巨蟒的尾巴,而巨蟒则是在追逐一只类似鸡一样的动物,由于这壁画画风比较粗狂,也看不出到底是鸡还是凤凰,那蛇已经咬住了鸡的尾巴,而鸡头又啄着那似猪像狗一样牲畜的尾巴,三个动物形成了一个圆圈,相互追逐,圆圈的中间位置,则是一条通道,这 通道被画的十分的昏暗,我和七爷同时用手电去照,也总感觉有些阴暗的地方照不亮,也不知道是角度的问题,还是颜料的问题,就在我想要走近一点去看的时候,忽然发现这壁画上的通道里竟然站着四个人!看到这,我不由得就心里咯噔一下。

    “七爷,你看见了吗?那壁画上……”我话没说完,七爷就点了点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我往前走了两步,仔细的去看。

    这幅壁画最热画的规模很大,但是主要表现的是那三头兽,而并不是中间的通道,所以那通道的描绘就小了许多,通道里站着的四个人,也只是简单的勾画一下,只能看个大概,但饶是这样,依然可以看得出,壁画里画着的这四个人之中,有一个是女的!而且四个人中,还有一个个子很高,比其他三个人都要高出不少。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一愣,一股凉气就从脚底板升了起来,心中暗叫一声“这他娘的不是我们四个人吗?怎么会出现在壁画上?”我心中纳闷,想要继续往前看,忽然就听见虎子喊道“七爷,你们快来看看!”

    听到虎子的喊声,我连忙就跑了过去,只见虎子指着一副壁画说道“我们感觉这壁画里好像画的是咱们几个?”

    虎子所看的壁画里是一个极大的庙堂,一个身着长袍的人高高在上坐在高台顶部,而庙堂中间左右分为两排,站着不少身着甲胄的士兵,正中间则是站着四个人,这四个人就像我刚才看到的一样,三男一女,而且男的之中有一个人个子很高,就像我们现在一样,三男一女,虎子一米九的个头,在这里很是显眼。

    “他娘的,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巧合吗?”虎子摸着自己的下巴问道。

    “不会是巧合,我这里也有!”王初一的声音从左边传来,我们连忙围过去看,只见她所在的位置,也出现了类似的壁画,壁画里的四个人也跟我之前看到的差不多。

    此时七爷阴沉着脸,没有说话,在看完最后一幅壁画之后,七爷才开口道“幽深暗道下黄泉,这里阴气极重,还是 赶紧往前走,先出了这墓道再说。”

    说着,七爷转身就要往前走,我们几个也不敢停留,更不敢再去看那壁画,只是低着头跟在七爷后面往前走,说来也奇怪,就在我们走出去不久,忽然就听见一阵笑声,这笑声里有男有女,十分的熟悉。

    我忍不住仔细听了听,忽然就感觉其中一个笑声是虎子的!一种莫名的紧张感瞬间袭来,当我抬头去看虎子的时候,发现他也在盯着我看。

    “老…老白,刚才…你笑了吗?”

    对于笑声,自己很难听出自己的笑声,而在四个人之中,我和虎子两人是相互最熟悉的,很容易就能得出对方的笑声,虎子这冷不丁的一问,把我给问住了,在这种环境下谁还笑的出来?如果我和他都没有笑,那刚才的笑声又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我想明白,就远远的看见四个人影正在缓缓的朝着我们靠近,看到这一幕,我吓得两腿都在发抖,连忙举起手电朝着人影的方向照过去,可就在这时,那些人影又突然间消失了。

    联想起我们进来之前看到的那四个人影,我心里一阵恐慌,难不成真的有四个跟我们一模一样的人在这墓道之中?还是说在我们进来之前,我们的影像,就已经被投射在这墓道里保存了下来?总之不管是那一种情况,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好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