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憨笨水熊
    七爷一声令下,我们就开始分头寻找机关暗门,这里的空间十分有限,最多也就两平米的样子,我们四个人站在这里,已经显得十分拥挤,在这种狭小的空间之内寻找暗门机关应该并不是难事,可我们四个人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这甬道的尽头就好像是一个完全密封的空间,就连一点缝隙也找不到。

    这时候王初一皱着眉头问道“七爷,这机关暗门不会是单向一次性的吧?”

    所谓单向一次性机关,就是指那些只能进或者只能出,而且机关只能被触发一次的机关,如果真的是碰到这样的机关,王英先一步进去之后,我们就只能在外面干瞪眼了。

    听到王初一的话,虎子瞬间就急眼了,骂道“他娘的,老子就知道这王英不是什么好东西,看见宝贝直接撇下咱们就跑了,这老东西忒不仗义。”

    虎子话音一落,我忽然感觉自己脚下的地板一阵颤动,大惊之下我连忙向后退了几步,闪开那块颤动的区域,就在我闪开的同时,那块地板突然开出了一个口子,紧接着就听见王英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小兔崽子,骂谁呢?欺负我年纪大了?老子耳朵可不聋!”

    说话间,王英就从下面上来了,我定睛一看,只见王英整个人灰头土脸,原本一头整洁的白发,现在也变得黑黄相间,也不知道是砰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身上全是污渍,皮肤也显得暗红,就像是街边要饭的一样,看上去十分的狼狈。

    见他这幅模样,七爷连忙过去扶了他一把,开口问道“没事吧?”

    王英原本一脸怒气,见到七爷这般殷勤,瞬间缓和了不少,看了虎子一眼,冷哼一声,开口道“没事,死不了,这下面的机关太厉害了,而且是限时击发,要是处理的慢了,恐怕现在咱们所站的这一小块太平地方,早就塌陷了。”

    听到王英这么一说,虎子尴尬的挠了挠后脑,满脸赔笑的看着王英,说道“对不住啊,王老爷子,你看我这张臭嘴,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这初来乍到,新手不懂事。”一边说,虎子一边帮王英清理身上的污渍,虽然王英还是面带怒气,但看见虎子如此殷勤也不好发难,最后只能长叹一声,摆摆手,说道“不能在这里呆着,咱们得赶紧下去,下面甬道里机关已经被我破了,但是还得小心一点,我总感觉还有什么东西在下面。”

    王英这话一说,我不由得眉头一皱,心说这里还能有什么东西?这个古墓简直他娘的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冰窖,除了之前我们碰见的幽兰冰虫之外,很难想象还能有什么生物能够在这种极度严寒的环境下生存。

    很快,我们就跟着王英来到了甬道下方,这里是一条比较狭窄的通道,有一条斜着向下的台阶,台阶坡度并不大,缓缓向下延伸,只是通道过于狭窄,只能容纳一个人勉强通过,王英走在最前面,我跟在七爷后面,就这么一个挨着一个向下走,一路上我看到墙上有不少小孔洞,想来应该是用来发射暗弩机关用的,现在走过去没有丝毫的动静,看来王英对于处理机关这方面绝对是个行家,能够省去我们不少的麻烦。

    正往前走着,我忽然就感觉自己脖子里面一凉,好像是有水滴到了我的脖子里,冰的我一个激灵,顺势就抬头往上看,心里还想着不对啊,在这种温度之下不应该会有水滴下来啊,难不成这甬道上面的温度要比下面高?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可当我抬头看见通道顶上的东西之后,不由得大叫一声,“我的妈呀,那是个什么东西!”

    被我这么一喊,其他人也忙往上看,只见在我们头顶上趴着一头巨大的乳白色生物,看不出具体的模样,只是身体十分的巨大,因为体型过于肥胖身上有很多的褶皱,头部呈三角形,嘴里长着两根獠牙,四肢十分的短小,跟它这么大的身体放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的不协调,此时它正在盯着我们几个看,嘴里还直往外流着液体,我估计是那东西的口水滴在了我的脖子里。

    看到模样如此怪异的生物,王初一二话不说,掏出手枪抬手就要朝着那家伙开枪,可还没等扣动扳机,就听七爷大喊“不要,别开枪,别打它!”

    要说快,七爷这反应绝对堪称一绝,抢先在王初一开枪之前就制止了他,不然此时此刻那玩意肯定身上要被打出几个大窟窿

    来。

    制止了王初一之后,七爷这才长出一口气,开口说道“这玩意叫冰水熊,并不常见,寻常也就长到手掌大小,不知道为什么这只竟然这么大。”

    听到七爷不让开枪,王初一皱着眉头开口问道“现在怎么办?这玩意有什么攻击性吗?”

    王初一这话一出口,虎子就白了她一眼,说道“他娘的,那玩意口水都流下来了,你说有没有攻击性?”

    说话间虎子已经抽出军刀,随时准备攻击。

    七爷却摆摆手,说道“是有攻击性,不过这东西移动缓慢,爬行速度比蜗牛快不了多少,咱们不要去招惹它,一旦把它打伤,它的血接触到咱们的皮肤之后,马上会产生毒素,到时候会起脓包,很不好处理,咱们赶紧过去就是了。”说完七爷转身就往前走,我看了看那冰水熊,也跟了上去,我们一行人就这么在通道里往前走,头顶上那冰水熊就这么看着我们,说实话这冰水熊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恐怖,反倒有些可爱,一身的横肉再加上小短腿,看着我们从它下面通过,想吃也吃不到,那种憨厚的模样,只叫人想笑。

    最可恶的就是虎子,快要走出通道的时候,还转头对着那家伙做了个鬼脸,当我们所有人都走出通道的时候,这冰水熊的身子还没转过来,看样子这东西的移动速度还真是慢的可以,如此缓慢的移动速度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扑食猎物的,也亏它能长这么胖。

    出了通道之后,就是一道三米高的石头墓门,七爷掏出工具很快便将墓门打开,墓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我就感觉一股凉气从墓门里冲了出来,整个人忍不住一哆嗦,感觉这凉气隔着衣服都能把人冻上。

    缓了缓神,我举起手电往里照了照,看到里面的情形之后,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这墓室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人,而且高低胖瘦都差不多,整齐排列在墓室中间,足有四五十人。

    七爷示意我们小心之后,先一步进入墓室,接着点燃火把,贴着墓室的墙壁往前走,沿途碰见长明灯就用火把引燃,等到我们将整个墓室转了一圈之后,所有的长明灯都被点燃了,这才抬眼望去,心里不由得一颤,只见在墓室的正北方有一个高台,上面摆着一张木制的大椅子,上面端坐着一个身披铠甲,将军模样的人,在他对面则是站着十几个身着甲胄,手持长戟的士兵,俨然一副将军阅兵的模样,场面看上去十分的威严。

    看到这我不禁暗想,这里难不成是一个军事基地?怎么会在古墓里出现这样的场景?简直是不可思议,想着,我就悄悄的靠近那些身着甲胄的士兵,走近了一看,这才发现这些士兵全都是人!而不是人佣,是活生生被冻死的人!看他们的姿势还保持着标准的站姿,高台上坐着的将军姿势也十分的威武。

    看到这些之后,七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说道“难道说些人都是殉葬的?”

    我摇了摇头,开口道“就算是殉葬,那也是被杀死之后才被送进古墓,或者尸体经过特殊处理被放置在古墓之内,可这些人,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面部表情十分的自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我估计他们是被瞬间冻死的!不然绝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形!”

    七爷又看了几个士兵之后,也同意了我的说法,点点头开口道“也不知道当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总感觉这古墓十分的奇怪,先是碰到一艘战舰,紧接着在这里又出现了这么一队士兵,看他们的样子,这队人训练有素,军纪严明,应该是支先锋队。”

    我和七爷一边查看这些被冻死的士兵,一边猜测这里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正看着,就听见虎子喊叫“快来,你们快来看!这里有东西!”

    虎子这么一喊,我和七爷连忙朝着他跑过去,到了虎子身旁发现虎子正蹲在一个陶泥坛子旁认真的往里看,见到我和七爷过来,虎子就闪开了身子,开口说道“这坛子好像有问题,里面的水竟然没有结冰!”

    虎子这么一说,我也十分的好奇,在这种温度下,一般的水绝对不可能保持液体状态,早就被冻成冰疙瘩了,当我靠那坛子一看之后,发现还真就像虎子说的那样,整整一坛子水,竟然没有结冰,水的表面竟然时不时的还有波纹,似乎这坛子水里面还有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