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进入甬道
    阴阳渡黄泉!这五个字几乎就在一瞬间出现在了我的脑子里,之前在七爷的古籍里看到过相关的介绍,这是一种可以强行改变墓穴内部风水的奇门怪术,由于过于奇特,所以就留意多看了几眼,这种风水里的奇门怪术在我看来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一种理论性的东西,没想到在这里还真碰见了!

    “阴阳渡黄泉!”七爷低声说道。

    听到七爷的话,王初一和虎子都是明显一愣,看样子两人也知道这种奇门怪术。

    “现在怎么办?这河的对岸跟咱现在所在的地方,几乎可以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区域,由于地磁和水流以及温度的影响,这河对岸恐怕要比之前的墓穴更加凶险,恐怕……”我话说了一半,忽然发现虎子竟然蹲在河岸边,将手伸进河水之中,好像在试探着什么。

    “我擦,虎子,你他娘的又干嘛呢!?”见到虎子反常的举动,我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生怕他又弄出来什么岔子。

    “这水也不知道有多深,要是只到膝盖,倒还好办……”

    这时七爷说道“要搭建阴阳渡黄泉这种诡异的奇门数术,河水的深度,至少要在四米四以上!”

    虎子点了点头,看了看王初一,开口道“弩箭带了吗?就是之前那种带绳子的?”????王初一点点头,在虎子的指挥下,一连射出十几箭,箭头带着登山绳,就射到了对岸的崖壁上,登山绳被绷的紧紧的,我和虎子都使劲的拽了拽,确定这登山绳足够结实之后,就考虑要爬到对岸去。

    这时候却被七爷拦住,开口道“这河横在阴阳交接的地方,所谓阴阳渡黄泉,其实本身就是一种十分厉害的奇门机关,要是咱们就这么过去,恐怕还没到河对岸,就已经惨死河中了!”

    一边说,七爷一边冲背包里掏出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除了鸡血朱砂之外,很多东西我都不认识。

    七爷鼓捣了一阵子之后,将十几种液体混合在一起,最后放入鸡血和朱砂,用毛笔沾了沾,在我们每个人的眉心点了一下,然后又把我们的上眼皮涂抹成红色,乍一看就像是画了一层厚厚的红色眼线一样,紧接着就是胳膊和手臂,被七爷写满了我看不懂的文字,最后就连我们的脚底板也被写上了奇奇怪怪的文字,做完这一切之后,七爷又在河滩旁,抓了一把土,然后分别抹在我们的嘴里。

    “好了!准备过河!”七爷一声令下,我们就准备过河。

    虽然不懂七爷这么做到底有什么讲究,但是跟着七爷这么久了,我们都清楚,七爷做事自然有他的道理,虽然最后往我们嘴里抹土的时候,我们都十分的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了。

    后来七爷解释说,这条河,在古墓里其实就代表了黄泉,分割阴阳两界,我们所在的位置算阳界,过了河,到了对岸便是阴界,所谓人鬼殊途,阴阳相隔,我们这些食着阳间饭的人是不能随便进入阴界的,执意要去,便要进行一些特殊的仪式,也算是一种习俗,意思是吃了阳间的土,到了阴间便能和阴差交流,而且吃了阳间的土,身体里的阳气就被锁住了,不至于在阴间被恶鬼给吸了去,虽然挺起来十分的迷信,但倒斗这一行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总之听七爷的一般都没错。

    爬在这河面的登山绳上,我只感觉全身都在晃悠,原本被绷紧的登山绳,由于我的重量原因,现在已经开始变得的下垂,最要命的是这河面前半部分还风平浪静,等一过了河中心之后,河面便会无缘无故的刮起一阵阵劲风,吹的我们在登山绳上来回的摇晃,这劲风刮起来就会持续好一会,我们只能双手紧紧抓着登山绳,整个人别说向前爬了,压根连动都不敢动,由于这劲风持续时间不短,河面上升起的热气早就被吹的无影无踪。

    我抓着登山绳,尽量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状态,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才发现这河水以中间为分界点,两边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状态,一面是热气腾腾水雾弥漫,一面是劲风阵阵,刮的人脸上的皮肤生疼。

    “他娘的,这风也忒厉害了,这么下,什时候才能到对面河岸上啊!”虎子体型最大,被风吹的面积也就最多,在登山绳上晃悠的也最厉害,看他那根登山绳晃悠的幅度,我都怕他一不小心会掉下去。

    不过说来也巧,虎子这一嗓子喊出来之后,那一阵阵的劲风突然就停了下来,登山绳很快就稳定了下来,“快爬!”

    风一停,七爷就一声暴喝,我们全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全力向前爬,四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跳上了河岸。

    就在这时,我抬头向前一看,不由得一愣,刚才王初一射出的弩箭竟然没有射入岩壁之内!反倒是在空中漂浮着!

    “我操,这他娘的怎么个情况!”虎子也发现了这奇怪的现象,连忙走到弩箭旁,绕着圈子看。

    王初一看到之后,也是一脸的惊诧,一个健步冲过去,说道“天呐,不可能吧!”

    只见那弩箭的确是莫名其妙的悬浮在空中,箭尖的位置毫无摩擦痕迹,这十几支弩箭,既没有射入岩壁,也没有任何借力的东西,竟然就这么漂浮在将近两米高的空中!最让人纳闷的是,我们竟然是拉着这弩箭尾部捆绑的登山绳爬过来的,如果之前在河对岸能够看到是这个状态的话,恐怕再借我三个胆,我也不敢爬过来!

    面对这种奇特的现象,我们研究了半天,也没有得出任何的结论,最后王初一试图要将那些弩箭收回的时候,却发现无论她怎么用力,漂浮在空中的弩箭就是无法取下来,我和虎子也都轮番过去尝试,最终都没能将弩箭取下,无奈只好放弃。

    就在这时候,在我们身后的墓门忽然咯吱一声,两扇墓门突然同时向后打开,一股腐烂发霉的味道就从墓门里吹了出来,墓门上的绿锈经过震动也掉了不少。

    “七爷!”这时候我和虎子第一反应就是七爷,连忙高声喊叫七爷的名字,总以为这墓门是被七爷打开的,可谁知道,七爷的声音就在我身后响起“叫我干嘛?”

    这冷不丁的一回答,吓得我一愣,连忙问道“我擦,这墓门不是您开的?”

    七爷哼了一声,开口道“废话,我一直在你们旁边,根本就没有靠近过那墓门,怎么可能是我开!”

    “那就是墓门自己打开了?”王初一皱着眉头,举起手低昂朝着墓门里面照去。

    借着手电的光,发现这墓门里的甬道,十分的宽大,如果按照古时候的比例来算,这甬道至少能并排跑的下三两马车!如此宽大的墓道实属罕见。

    “那是什么!”虎子抬手指了指墓道左侧的位置,我定睛看去,只发现在左侧地面上,凸起了一块大概到膝盖高的一块石碑,上面赫然刻着三个大字“黄泉道。”看到这三个字之后我们几个人几乎同时一愣,这石碑通体呈现出一种奇怪的墨绿色,颜色很重,而黄泉道三个字又呈现出一种极度怪异的猩红色,之所以说是极度怪异,是因为这三个字不光是猩红一片,好像还带着点光晕,让人轻而易举的便能看清楚上面所写的文字内容。

    “他娘的这么邪乎!”虎子低声骂了一句。

    我们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全都没了主意,这黄泉道三个字在古墓中的威慑力,远远大过一些机关暗弩,这可是倒斗人的忌讳,我们虽然是下墓倒斗,赚点钱画,可谁也不愿意横跨阴阳啊!虽然我们现在已经从阳界的河岸,到了阴界河岸,可只要不进入这墓门,就还有退回去的希望,若真是一步踏进去想要再回头,恐怕就难了,如果这里面没有法子回到地面,那我们可就要交代在这墓里了。

    看着墓门后面宽阔的墓道,我们全都沉默了,就连经验丰富的七爷也默不作声,悄悄的从口袋里掏出烟自顾自的点上,抽了起来。

    向来看见冥器不要命的虎子,此时也异常的冷静,回头看了看漂浮在空中的弩箭,又看了看前面突然自动打开的墓门,然后看了看我和王初一,开口道“老白,你说这古墓里面,墓门自动开启的几率有多大?这很明显是想让咱们进去,这要是真进去了,是不是就着了他们的道了?”

    王初一微微一笑,看了看虎子,说道“着了他们的道?你这个他们指的是谁?”

    王初一以为虎子说错了话,以为自己抓住了机会去调侃一下虎子,可没想到虎子一脸严肃的表情,丝毫没有任何跟他开玩笑的意思,抬手指了指墓道的方向,开口道“当然是指他们,不然还能是谁!”

    王初一见虎子一脸严肃,连忙转身就朝着墓道里看去,这一看不打紧,吓得她一屁股就摔坐在地上,大张着嘴,就连喊叫声都卡在了喉咙里,没能喊出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