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地底焰火
    此时我心急如焚,和七爷倒是十分的镇静,丝毫没有任何的紧张,他一只手拉住我,阻止我冲向虎子,一边对虎子说道“快,这些蛇上来了,快没时间了!”

    此时一直都没有什么反应的虎子,却突然轻微的点了点头,算是对七爷的一个回应,看他有了反应,我心里这个气啊,心说这么多年的哥们了,我叫他半天都没反应,这虎子今天是不是脑袋被什么东西给撞了?

    就在这时候,我发现那缓缓站起来的将军尸体下方,很不对劲,好像有一种白色的雾气冒上来,而且越来越多,几乎一个眨眼的功夫,浓度已经包裹在虎子周围,完全看不出里面的情况了。

    见到这般情形,七爷也是一愣,很显然现在的状况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估,连忙摆手道“赶紧过去!看看虎子怎么样!”话音未落,七爷已经超前冲了过去,速度很快,我和王初一两人紧跟在七爷身后,冲入白色雾气之后,我只感觉眼前一片白茫茫,借着手电的光亮,也最多只能看两米远的距离,仅凭着感觉,朝着虎子所在的方向摸了过去。

    “啪!”在我肩头一声脆响,感觉好像是有人使劲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吓得我连忙回头去看,这一看不打紧,只见那将军的尸体,不偏不倚的就出现在我身后,一只手正搭在我肩膀上,由于这尸体上穿着很厚的盔甲,胳膊的重量不轻,就算是自然坠落,力道也很大,可此时我哪里还顾得了这么许多,惊叫一声就往前跑。

    当我往前迈了两步之后,忽然就感觉自己背后有一股拉扯的力道,应该是什么东西拉住了我背上的背包,背包带被狠狠的勒在我肩膀上,不但将我整个人向前冲的力道全部止住,更是差点让我一屁股摔在地上。

    这一下太过突然,我只感觉两侧腋下被勒的生疼,刚才在我身后就只有那将军的尸体,现在肯定是他拽住了我的背包!想到这,我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卸下背包往前跑,可刚想将背包拆下,转念一想又感觉不妥,在这种古墓之内,我仅有的装备全都在这背包里了,这要是卸下了,就算是一时半会能逃命,可终究撑不长久,还得被困死在这古墓里!想到这,我干脆心一横,从腰部抽出军刀,猛地一个转身,军刀横着就朝我身后砍去。

    “啪!”一只手紧紧的扣住了我握刀的手腕,紧接着就听见虎子的声音响起“他娘的,连老子也砍,你这是……”虎子话说了一半,脸上的表情忽然僵住,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也来不及解释,猛地一把将我拽到他身后,由于虎子这一下力气过大,我根本来不及反应,正踉跄的往前扑倒,谁料虎子又狠狠的给我屁股上来了一脚,直接把我给踹了出去。

    我整个人向前扑倒之后,就感觉双手被人拉住,开始将我的身体往前拖,抬头一看,正是七爷和王初一两个人,由于这里雾气实在太大,根本无法看清周围的环境,我两三次想要挣扎的站起身子,可每当我抬起屁股的时候,就感觉撞上了什么东西,心想这里肯定是一个狭窄的空间,也不知道虎子这一脚把我踹到哪里去了,回头再去找他算账!

    正想着,忽然感觉自己身后传来一股推力,再加上七爷和王初一两人向外的一个拉力,我整个人几乎就这么平着“滑”了出去。

    当我双脚站稳之后,王初一这才问道“你没事吧?刚才干嘛去了?怎么不跟着七爷?”

    听王初一这么一说,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刚才雾气这么重,她和七爷两个人又跑的这么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再加上那突然倒在我身上的将军尸体,吓得我魂都快没了,哪还能跟得上他们。

    “你们跑那么快,我……”我话说了一半,忽然就感觉背后有人推我,吓得我一个激灵连忙向前走了两步,转身一看,这才发现在我背后正好是一个四方形的小通道,宽度大概一米左右,此时虎子正在从里面爬出来,由于我刚才站的位置刚好堵在了通道出口,这才被他推开。

    虎子从通道里爬出来之后,整个人先是一颤,然后看了看我,说道“老白,你他娘的这是要坑死我啊?先是拿刀砍我,然后又堵住出口,怎么滴?我老李可没欠你钱啊!”说着虎子本能的向后看了一眼,还没等着我说话,虎子就连忙说道“这地方不安全,得赶紧走!”说完,虎子就先一步往前跑去。

    对于虎子这一系列的举动,我们三个都感到十分的意外,心说这虎子平常挺糙的一个人,最能捅娄子的就是他,怎么这次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之前还以为他又会出什么幺蛾子,现在看来,好像一开始他就知道这条密道一般,敢情跪在将军尸体前面磕头,就是为了开启这条密道的机关!

    可意外归意外,对于虎子,我们还是十分信任的,听到他说这里不安全,我们也不敢停留,连忙快步跟上。

    虎子速度很快,虽然周围白雾很浓,但丝毫没有影响虎子前进的步伐,这种环境之下,我们只好一个挨着一个快步向前,大概走了有五六分钟的样子,虎子突然停了下来,开口道“我擦,麻烦了,这怎么办?”

    见他停下,我连忙往前走了几步,打起手电向前一照,突然发现在我们面前竟然出现了一条地下河!最让我不可思议的是,在这种低温的环境下,这地下河非但没有结冰,河面上还在不断升起一层层的白雾,看到这里,我忙蹲下身子,把手伸进河水里,试了试,果然不出我所料。

    “七爷,这水是温的!应该有五六度!”

    听完七爷也忙走了过来,试了试水温之后,开口道“不应该啊?难不成这里地下还有泉眼?可就算是有,也该被冻成冰块了啊!”

    就在我们还在纳闷这河水为何没有结冰的时候,虎子倒是哦了一声,猛地一拍脑门,开口道“我知道了,这是不冻泉!地下有不冻泉的泉眼,当年我在部队的时候,去西藏执勤,经过青藏公路与青藏铁路交界的地方时,听当地人说过,那里有一个于高海拔地区的冷冻区域,那里却常年泉水清澈见底,清澈泉水源源不断流入黄河长江源头,与浑浊的雪山水并入溪流,就是因为有不冻泉!”

    虎子这话一出口,我和王初一连忙转头去看他,倒不是因为水的问题,而是惊诧虎子竟然开窍了!这还是之前我们认识的那个狗屁都不懂的虎子吗?怎么突然变得知识渊博起来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和虎子是在一起当的兵,去西藏执勤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当我开口询问虎子西藏执勤的事时,虎子却支支吾吾的,不肯说,最终开口道“他娘的,在部队老子是班长,你就是个小兵,有些军事机密,你怎么能知道!”

    他这话一听就是在搪塞我,可现在这个情况,我也懒得跟他纠缠,看着冒着热气的地下河,我举起手电朝着河对岸照了照,发现这河并不宽,大概也就是二十米左右的样子,在河对岸,一块巨大的凸起岩壁上,赫然出现了一道青铜墓门,青铜门上已经满是绿锈,看样子由于这河水常年弥漫热气,门已经被锈蚀的差不多了,估计轻轻一推就能推开,可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才能到河对面去!

    若是在平常,我们二话不说,早就游过去了,可现在这古墓里温度极低,一旦我们身上湿透,上岸就会被冻成冰块,到时候肯定会很麻烦。

    “七爷,现在怎么办?”虎子转头问道。

    此时七爷蹲在河水边,眉头紧锁,既没有回答虎子的问题,也没有去关系这河水,而是掏出古纹八卦罗盘,仔细的研究起来。

    看他一副认真的表情,王初一就小声问道“怎么?这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七爷嗯了一声,点点头,看了好大一会,才把罗盘收起来,站起身开口说道“这里属阳!真是奇了怪了。”

    “啊!”虎子一声惊呼,所有倒斗的人都知道,选择墓穴,那必然是风水宝地,一般都是聚阴交合之处,才能福泽后世,哪里会有人选在一个属阳的位置上?

    “七爷,您那罗盘该不是出故障了吧?敢情折腾了这么半天,咱们来错地方了?”虎子一脸的焦急。

    七爷摆摆手“不会,罗盘不会错,咱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属阳,可河对岸……”说完七爷眯起眼睛仔细的朝着河对岸的方向看了看,接着说道“河对岸属阴,而且是大阴之地,绝对的风水宝地,别看就隔了一条河,这河对岸的风水,跟咱们所站的位置,可是天差地别!”

    “这是什么意思?”虎子一愣。

    只见七爷站起身子,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就朝着河对岸扔了过去。

    这时我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这石子上面,眼看着石子被七爷丢了出去,就在这石子快要落在河对岸的时候,忽然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看到这这一幕,我们所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