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蚁穴甬道
    这时候,王英从他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个圆形的铁盒子,巴掌大小,黑色,看样子是金属材质的,盒子上好像还有一层厚厚的类似油脂一样的黑色粘稠状物质,感觉很脏,让人看了不想靠近。

    只见他打开盒子,伸出两根手指,就从盒子里挖出一些米黄色软膏状的东西,然后就朝着七爷走过去。

    “这是什么?真他娘的臭!”七爷一边捂着自己的鼻子,一边皱着眉头问。

    王英也没多解释什么,就将手上的软膏状物质涂抹在了七爷腿部长出的白毛上,紧接着掏出火折子,一下就将那白毛给点着了。

    只见那白毛就跟头发一样,见火就着,烧的飞快,说来也奇怪,那些被涂抹在白毛上的膏状物质,碰到明火之后,就像是有生命一样,竟跳动着躲避。

    那些软膏被火苗驱赶,直接钻进了七爷被咬的伤口里,紧接着就听见七爷一声惨叫,整个人脸色煞白,本来就消瘦的脸部肌肉还在不停地颤抖,眼神里满是怒火的看着王英,说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王英端起盒子在我们面前晃了晃,开口说道“宝贝,能暂时抑制你腿上的痒,放心,只会疼一会,咬咬牙就过去了。”说着,他又用两根手指挖出来一些,涂抹在自己肩膀的白毛上,然后用同样的方法将白毛点着,当火苗烧到白毛末端,那膏状物质一下钻进伤口的时候,王英也忍不住闷哼一声,额头瞬间就渗出汗珠来,疼得他直咬牙。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王英才缓过劲来,抬头看了看我们三个,问道“你们要不要来点?”

    我还在犹豫要不要用他这奇怪的软膏时,虎子最先忍不住了,往前一步说道“他娘的,老子豁出去了,这么下去迟早得被痒死,倒不如来一下疼的,痛快!”话音一落,王英就把手里的盒子伸到虎子面前。

    虎子倒也不客气,伸出两根手指就挖出来一些,抹在自己的胳膊上上,当火苗燃尽的时候,虎子丝毫没有任何意外的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整个人疼的在地上打滚。

    这时王英看了看我,盒子就朝着我的方向伸了过来,说实话,看到他们三个痛苦的模样,我还真怕了这盒子里的软膏,虎子平日里就算是被人砍掉一块肉,都没喊过疼,看样子这软膏给人带来的疼痛感着实不一般。

    我这一犹豫,王初一就先一步使用了软膏,只见她疼的坐在墙根边,一个劲的往外呼气,眉头紧锁,也不睁眼,就在那直哼哼。

    看到这里,我越发的不想去用这软膏,可背上那钻心的痒实在让人受不了,最可恨的是不能用手抓,这痒还不能抓,别提有多难受了,也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没有被痒死的人,如果有的话,那滋味甭提多难受了。

    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咬着牙看了看已经恢复了的七爷,冲他点了点头,七爷就将那软膏涂抹在我背上,然后低声说道“我要点了,你忍着点。”说着,七爷还递给我一条毛巾,让我咬在嘴里。

    一切就绪之后,七爷掏出打火机,就点着了我背上的长毛,我先是感觉后背一热,紧接着就感觉自己的后背好像整个都裂开了一样的疼痛,就好像有人拿着电锯把我整个后背给拉开了一样,这种疼痛感瞬间蔓延至全身,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开始发晕了,要不是嘴里咬着块毛巾,恐怕现在我的牙都要咬碎了。

    紧接着,更加剧烈的疼痛感袭来,我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疼得我整个人卷曲在地上,不停的扭动身体,想要减少一些痛感,可一切都是徒劳的,我就感觉有个人伸手在我体内乱抓一样,心肝脾肺肾全都不是我的了,只有疼痛最真实。..

    最后我实在忍受不了,两眼一黑就昏死过去,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虎子抗在肩膀上,见我醒了,虎子嘿嘿一笑,说道“他娘的,你要是在抗 日时期,肯定是个叛徒,这点痛苦都受不了,还是个爷们嘛!”

    虽然我现在已经清醒了,但疼痛感还存在,被虎子抗在身上,总感有一点微微的震动,整个后背就像被撕裂了一样,钻心的疼。

    就在这时,一直走在前面的王英慢下脚步,看了我一眼,说道“可以,能这么快清醒过来,已经是远远超出我的预期了。”

    他这话音一落,我连忙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这才发现,我已经昏迷了将近两个小时了,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被咬的位置不一样,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比其他人更疼,甚至可能是其他人的两倍也不为过,昏过去很正常。”说着,王英用手电照了照我的眼睛,检查了一下我的意识是否清晰,确定之后,长出一口气,便继续往前走。

    这时我低声问虎子:“咱们现在在哪?之前那个墓室呢?”

    虎子叹了口气,说道“我说老白,你这一昏过去倒是享福了,刚才你可不知道多凶险,那机关暗弩多的,简直多如牛毛,哥们就这么一路冲过来,还得护着你,不让你受伤,你说哥们容易吗?”

    我了解虎子的为人,一听就知道有吹牛的嫌疑,也懒得跟他贫,就拍了拍他的后脑勺,骂道“他娘的,别废话,现在咱们在哪?”

    虎子小声说道“从那墓室出来,咱们就来到这了,这是一条甬道。”

    “甬道!?”我惊诧的喊了出来,这一下倒是吓了其他人一跳,纷纷回头看向我。

    我连忙对着他们做了一个不好意思的手势。

    见我没什么事,他们又举起手电筒继续往前走。

    我之所以会这么惊讶,是因为这里实在太大了,借着虎子手电筒的光源看过去,竟然一眼还看不到尽头,也不知道这甬道到底有多长,如此大的一个空间,你要是告诉我说这里是地下的岩脉空洞,我相信,说这里是甬道,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哪里会有挖这么大的甬道?

    这时虎子解释道“哎呀,老白你不知道,刚才你昏迷的时候,我们找到开启甬道的机关,就冲了进来,开始走的好好的,接着就不行了,甬道开始出现岔口,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几乎走出五六米就会有分叉,到了现在,已经分出一百多个岔路口了,光是站在岔路口前面走一走,就得费不少功夫,而且这些岔路口的方向还不一样,有的是向上去的,有的是向下的,还有的是斜着的总之五花八门,通向哪的都有,就像是一个特大号的蚂蚁洞,走到这里就变成这么大号的甬道了。”

    我连忙追问“那咱们现在是往哪边走的?”

    虎子摇了摇头,开口道“这甬道岔道口实在太多了,而且每一个甬道里好像都有机关,我只顾着照顾你了,根本没工夫去理会其他的,一直都是王英和七爷他们俩带路,他们往哪边走,我就跟着他们后面就行了,别的也没太在意。”

    听虎子说完,我不由得好奇起来,强忍着背上的剧痛,从虎子背上下来,让他缠着我往前走。

    一边走,我一边掏出手电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这一照才发现,怪不得他们都说这里是条甬道,因为这么巨大的一个空间之内,四周的墙壁竟然还被打磨过,看纹路打磨的还挺用心,如此浩大的一个工程,恐怕没有个十几上百年,都无法完工。

    我正在好奇,为什么墓主人要耗资这么巨大 ,来修一个甬道?有这个资金还不如投在自己主墓室的建造上,岂不是更好?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七爷大喊道“快看,前面有东西!”说完,指了指我们前方大概几百米远的地方。

    我顺着手电的光亮看过去,只见在我们前面竟然又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冰川,足有几十米高,这冰川跟我们之前刚进来时候碰到的不一样,这里的冰川透明度很高,如果不是有手电筒光线的折射,我们还真看不出来前面是一块冰川。

    “这里的冰川透明度跟之前咱们碰到的那些不一样,很明显是水质问题!”

    王英话音一落,王初一最先楞了一下,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说,组成这冰川所用的水,并不是这里的?”

    王英点点头。

    这时虎子一撇嘴骂道“他娘的,不是这里的,那能会是哪里的?难不成这墓主人下葬还要运水过来?那还真是个大傻子,是个十足的……”虎子这边话没说完,就卡在了喉咙里,然后我就见他抬起手,斜着向上指,嘴里喊道“我靠,我们看,那是什么!”

    虎子这一声惊呼,成功的吸引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当我们一起抬头向斜上方看的时候,简直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里,都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我靠!”

    就连平日里很少说脏话的王初一也不例外,只因为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震撼了!

    就在这时,听见“啪”的一声脆响,虎子自己打了自己一记耳光,然后说道“我他妈才是傻子!这他娘的太不可思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