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似蛇虫
    我整个人垂在半空中,向上看去,只见七爷站在冰川上面,在他脚下,这冰川似乎还在微微发着光亮,整条冰川带就像是一条会发光的路,看上去就像是通向天堂的道路,十分的梦幻。

    可惜此时我却没有什么心思欣赏什么美景,因为一个雄壮的黑影从我头顶的位置掉了下来,我抬眼一看就知道是虎子那家伙掉下来了。

    此时七爷一手拉着登山绳,无法对他进行救援,如果任由他这么掉下去,恐怕就要摔死在我身下的无底深渊里了!

    “七爷,坚持一下!我接住虎子!”我大喊一声之后,明显感觉登山绳再次猛地一紧,看来七爷已经做好了准备。

    就在虎子掉落到我身旁的时候,我快速的伸出手,一把就拉住了他的背包,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虎子这家伙本身体重就不轻,再加上坠落的速度,这一下差点让我胳膊脱臼,还好他背包带子比较多,很好抓,不然的话,恐怕他现在已经掉下去摔死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虎子的背上,十几条巨大的虫子正在蠕动,这种虫子圆柱形,跟蛇很相似,却没有蛇那么长,大概有个七八公分左右,脑袋很大,三角形,口中应该有牙齿,此时正咬在虎子的肩头,一边撕咬,一边还扭动着身子,那样子很像是正在钻洞的黄鳝。

    “虎子,你没事吧?”我怕这玩意有毒,连忙问道。

    虎子哼哼了两声,说道“他娘的,老子都快被咬死了,你他娘的就是不下去,幸亏老子激灵,踹了你一脚,不然现在早就被咬死了。”

    我听虎子这么一说,看样子这种虫子数量还挺多,瞬间就感觉不妙,连忙问道“王初一呢?”

    刚才下来的时候,王初一是在最后面,按道理说,她应该更危险,我一边拉着登山绳往上爬,一边估摸着时间,按说王初一也应该掉下来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我越想越着急,不自觉的就加快了向上攀爬的速度,很快就到了七爷所在的冰川上,刚站稳了身子,定睛一看,七爷身边还有一个苗条的身影,不是王初一又会是谁?

    “初一,你没事吧?”

    王初一点点头,说道“刚才水里冒出很多虫子,虎子没事吧?”

    王初一话音刚落,虎子也从登山绳上爬了过来,站在冰川上之后,连忙朝着我跑过来“老白,快,快拿军刀,把这玩意从我背上弄下去!”

    虎子这么一喊,我连忙跑过去,一把就抓住其中一条虫子,想要把它从虎子身上拽起来,可抓住之后才发现,这虫子身体表面分泌出很多粘液,滑不留手,根本抓不住。

    “军刀,哎呀,他娘的用军刀,这玩意滑溜的很!”虎子疼的是龇牙咧嘴。

    我抽出军刀,贴着那虫子的脑袋,一刀就划了下去,那虫子瞬间就身首异处,不过被砍下来的身子掉在地上之后仍旧在不停的扭动,生命力之顽强,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禁让人咋舌。

    “他娘的,你倒是快点啊!疼死我了!”虎子疼的直嚷嚷。

    其实他身上也就是七八只虫子,我早就帮他处理完了,只是这虫子的头仍旧死死的咬在虎子的皮肉里,可能是因为疼痛,脑袋还在不停地扭动,几乎每扭动一下,就会带起一片皮肤的褶皱,我看着都疼。

    “虎子,我已经把这玩意全都砍断了,它的脑袋还在咬你啊!”我一边给虎子解释,一边指了指地上那虫子的身体。

    虎子转过身看到一地的虫子尸体之后,气的抬起脚就朝着那正在扭动的身体上踩去,虎子的脚力很重,几乎一脚下去,就是一摊血溅了一地。..

    “哎呀,哎,呀呀呀,我操,疼疼疼啊!”虎子此时疼的已经满头大汗,身子都开始颤抖了。

    看他这幅表情,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虎子的性格和忍耐力我是很了解的,之前在部队跑步的时候,他脚踝骨裂了,这家伙硬是强忍着剧痛跑完了整个五公里,下来之后整个脚都肿的变了形,医生说如果再晚一些送过去,他就只能坐轮椅了。

    现在他被几只虫子咬到,便疼的死去活来,其中必有蹊跷!

    “七爷,七爷快来帮帮虎子,他这是怎么了?”我着急的喊叫。

    七爷几乎没有回头,抬起自己的手臂让我们看了一眼,我定睛一看,只见七爷手臂上也挂着两只虫子头,看样子他也被咬了,处理的方法应该跟我差不多,都是将这虫子的身体直接砍了下来。

    “怎么办?”我着急的问道。

    七爷走过来,看了看躺在地上已经疼的浑身颤抖的虎子,开口说道“没办法,这虫子的毒牙里带着一种刺激神经的物质,一旦被咬到,人体就会变得十分敏感,对疼痛的感知更是增加了好几倍,最好的方法就是等这虫子的头彻底死透了,从皮肤上取下来,否则没有任何好的办法去处理。”

    七爷说完,就放下背包,掏出水壶递给我说道“赶紧喝几口水,这次下去恐怕没有淡水了。”

    我们喝了点水,又吃了点东西之后,就原地休息,虎子的喊叫声也不断的减弱,看来那虫子头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大的劲了,不过此时在七爷的提醒下,我们谁都没有去碰虎子,生怕一不小心再去触碰到那虫子头。

    这时七爷手上的两只虫子头已经完全死透了,只见七爷拿出烧红了的军刀刀尖,插入那虫子的头,然后猛地向上一挑,就把一只虫子头从自己手臂上挑飞了出去。

    几乎在那虫子头飞出去的一瞬间,我清楚的看见,七爷手臂上留下了两个大概直径五毫米的圆形血窟窿,鲜血一下就喷了出来,还好七爷手上动作十分的迅速,早就被烧红的军刀刀尖猛地就按在了自己的伤口上,只听见兹的一声,白烟冒气,七爷疼的浑身一颤,竟硬生生的用炙热的刀尖烫熟了伤口止血。

    “七爷,我这里有止血纱布啊!”我连忙从背包里掏出止血纱布。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七爷连忙摆摆手示意不用,开口说道“放回去省着点吧,刚我说过了,这玩意的毒牙里带有神经毒素,它咬伤的地方,七十二个小时内,血小板不会凝固,不会自愈结缔,也就是说血会一直不停的流,现在咱们这个情况,只能用这一个法子,否则就是流血流死。”

    七爷一边说一边用火烤着军刀的刀尖,等到刀尖被烧的通红之后,又将另一只虫子头给挑了下来。

    我没想到这虫子竟然如此恶毒,转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虎子,这家伙肩膀上,背上,足足有八只,看来一会他要有罪受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转头看向王初一,开口问道“虎子碰见的了虫子,你在他后面,按道理说,你应该更危险才对,为什么你没事?你是怎么下来的?”

    王初一原本正在吃着东西,被我这么一问,先是看了看我,然后放下了手里的食物,反问道“那是不是我也被虫子咬了,你就开心了?”

    我连忙摇头,说道“哎呀,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只是好奇你怎么躲过去的?”

    王初一眉头紧皱,不等开口,七爷就说道“她不用躲,这虫子虽然是群居,但攻击猎物的时候,只瞄准一只,不死不休,纵然是旁边还有其他猎物,在当前攻击的猎物没死之前,它们也不会再去攻击。”

    七爷这么一解释,我瞬间豁然开朗,开口说道“感情这虫子还挺有原则!”

    王初一白了我一眼,不再理我,继续吃着东西。

    这时我偷偷的问七爷“王初一是怎么下来的?她怎么没掉下去?”

    没想到我这一问,七爷却忍不住笑了,一向严肃的七爷竟然也有忍俊不禁的时候,实在是奇妙。

    七爷笑着说道“那我是怎么下来的呢?我不也没掉下去吗?”

    我满腹疑惑,问道“是啊,你是怎么下来的啊?”

    七爷哈哈大笑,连连摇头,说道“你和虎子的反应速度,应变能力,都要比王初一差上一大截,就在快要掉下来的一瞬间,王初一已经在脑子里规划好了坠落地点,在那一刹那的时间,用力在洞口的边缘踹了一脚,让自己坠落的轨迹发生了变化,直接掉在了这冰川上面。”

    七爷这段话说的我一愣一愣的,说实话,刚才那种情况,我哪里有什么反应,满脑子就四个字,阿弥陀佛!向七爷说的这种高端操作,我估计这辈子都难做出来。

    说话间,虎子坐起了身子,见我们正在吃喝,二话不说爬过来,一把抓住一块黑面包就啃了起来,然后又猛喝了两口水,这边还没等着他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就是‘啊’的一声惨叫!嘴里的食物一下喷出老远。

    我转头一看,只见七爷正在用军刀处理虎子背上的虫子头,那手法极快,可要比刚才他给自己处理的时候要利索的多。

    “哎呀,妈呀,他娘的,疼死我了,七爷,慢点,慢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