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再次入湖
    听到王初一这么说,我忽然就感觉眼皮直跳,连忙问道“你们的意思是?”

    王初一看了看我说道“这还不简单?天狼将这古墓的情报分别给了两支甚至更多的倒斗队伍,而且这些倒斗队伍相互之间应该并不认识,一旦碰上,难免会有一场恶斗。”

    王初一的话一瞬间点醒了我,忙问道“这么一来,天狼就可以腾出手去对付金老板了。”

    王初一和七爷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此时虎子倒是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这就好办了,我看你们个个都这么怕那天狼,既然他没来,那不是更好吗?其他的什么狗屁倒斗队伍,在小爷我眼里,那都是废物,不值一提。”

    七爷摆了摆手,说道“口气不要这么嚣张,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既然有人先一步进去了,还收了引导绳,那肯定是个老手,不然他们不敢贸然的将引导绳收起来,不然的话,他们怎么出来?”

    听完七爷的话,虎子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开口道“看来他们是很有自信,能够在不用引导绳的情况下原路返回了!”

    虎子这边话音刚落,七爷摆摆手,走到湖边说道“好了,咱们不要浪费时间了,赶紧入湖,刚才已经探过路了,咱们直接奔那洞窟去。”

    说完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虎子推了推我,示意我下水“老白,你水性不好,先下水,我跟王初一在你后面,万一有什么差错,也能及时的发现,帮你一把。”

    我点点头,不再犹豫,也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这次一还跟刚才一样,七爷手里拿着登山绳,在前面游,而我们则是顺着登山的方向超前游动。

    这一次要比之前顺利许多,并没有碰见什么暗流,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我们就来到了那洞窟的所在位置。

    七爷冲着我们做了个手势,就开始拉动登山绳,我们三个连忙上去帮忙,很快就把原本留在湖边的装备拉下了水。

    等到我们分别把装备背好之后,七爷对着我们点点头,就先一步进入洞窟之内。

    这次我们所带的装备要比之前倒斗时候带的都多,负重也比较大,不过在水下背起来倒也没感觉吃力,我紧跟在七爷身后朝着洞窟内部游去。

    刚刚进入洞窟之内,我就感觉浑身不自在,刚才在洞窟外面的时候,由于月光的原因,水下的能见度还高一点,至少会有一些光亮。

    而现在,进入洞窟之后,简直就像是身处在另一个世界一样,身边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我们只能借助水下手电筒的光亮,缓慢前进。

    还好游在最前面的七爷每游出去一段,便会拧亮一个荧光棒,放在洞窟的岩壁上,好让我们不至于迷失了方向。

    这洞窟上下很窄,左右却很宽,进来之后,感觉自己并不像是在一个洞窟之内,反倒像是置身在一个巨大的岩石裂缝之中,只不是这裂缝处处都是危险,凸出的钟乳石顶部很尖,稍微一个不留神,就会被划破潜水服。

    我紧跟着七爷游着,这洞窟里面并不顺当,原本我还以为这洞窟是一直斜着向下延伸,没想到里面竟然这么复杂,时而向下,时而会出现转弯,偶尔还会倾斜向上,就这么弯弯曲曲的我也不知道游了有多久,忽然在我前面的七爷一下停住了身子,并且快速的举起右手,猛地握紧拳头。

    这是一个常用的手势,意思就是让我们停止一切行动,我停留在原地,仔细的看着七爷,只见他身体的动作很小,手上的军刀已经摸了出来。

    我举起水下手电筒往前照了照,只见七爷一只手正在身前似乎在摸索着什么,不由得有些好奇,可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在七爷的正前方竟然有一根钓鱼用的透明丝线,这种丝线本身就很细,而且又在水下这么深的地方,如果不是七爷突然停下来,照着我的眼力来看,根本就无法察觉。

    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只见这鱼线一头拴在一块突出的钟乳石上,而另一端,则是拴在了一颗美式k2手榴 弹的保险栓上,手榴 弹被很巧妙的放置在两块相互交错的钟乳石中间,隐藏的很好,很难被发现。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心头一惊,这样细心的布置,我估计之前进去的那一批人也绝非等闲之辈,至少有一个人军事素质很强,而且精通各类军用器械,这种k2手榴 弹现在已经不多见了,它主要是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战时期,美国大兵使用的一种翻板击针手榴 弹,拔开保险栓之后,4到4.8秒后就会爆炸,杀伤半径是5到0码,弹片的有效杀伤距离最远可以达到50码,这种手榴 弹现在只有一些在南 美 洲活动的雇佣兵还在用,想要搞到它们并非易事。

    我见七爷动作十分小心的朝着那手榴 弹靠近,然后用大拇指压住手榴 弹的保险栓,用军刀快速的将那透明的鱼线给划断,然后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把手榴 弹从钟乳石的缝隙里取出来,在手里反复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塞进了自己的背包侧兜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七爷转过身,对我们伸出一个大拇指,示意危险已经解除,我们这才敢继续往前游。

    有了刚才这一档子事,我们游的时候更加的小心了,速度也慢了许多,我也不知道这洞窟到底有多深,心里就开始害怕起来。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无论用手怎么扒水,身子就是一动不动。

    只见虎子快速的游到我身旁,示意我不要乱动,然后他再我伸手不停的鼓捣着什么,大概两三秒的时间,虎子冲着我挑起了大拇指,示意已经没事了,我这才往前游了两下,转头一看,只见一根略长一点的钟乳石凸起出来,孤零零的立在那里,看了刚才就是它刮到了我的背包。

    处理完这些之后,我在转身去看,已经找不到七爷的踪迹了,前面一片黑暗,也看不见有荧光棒的出现,七爷就好像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一样。

    虎子和王初一两人应该是看到我突然停了下来,也游到我身旁,见我身前一片黑暗,虎子就用手指了指上面,又指了指下面,示意我上下看一看,当我低下头看的时候,就发现在我前面大约两米左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径直向下的圆形洞口,大概不到两米宽,是一个很规则的圆形孔洞,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磨过的。

    我连忙快速的游过去,探着身子往里看,只见里面有一支荧光棒安静的躺在那里,可这支荧光棒并没有被拧亮,很像是被遗落的,我也不敢确定七爷是不是进入了这孔洞之中。

    就在我准备再往前游一游的时候,忽然发现这孔洞下面出现了星点昏黄的光亮,不由得心中一颤,难道七爷真的是从这里下去了?..

    转念一想,不管还不是七爷,总之这下面肯定是有人,不会错,只是那光亮实在太昏暗了,有些不真切,若不是这里环境实在太过黑暗,根本就无法察觉,这种昏黄的光亮不禁让我想起了古墓里的人皮灯笼,浑身不自觉的就是一颤。

    就在这时,虎子推了推我,然后指了指那孔洞,示意我赶紧下去。

    虎子这家伙干什么事都着急,几乎不带脑子,估计刚才也是看到这下面的光亮,已经急不可耐了,这幸亏是我游在了前面,如果我让出个空能让他钻过来,恐怕现在他已经下去了。

    此时虎子再次推了推我,我也不在犹豫,索性心一横,就朝着那孔洞里面游去。

    这孔洞大概三米多,并不算深,可角度却是直上直下,我现在头朝下,脚朝上的向下游,身体几乎处于倒立状态,别提有多难受了。

    等到我游到了这孔洞的底部时,这才发现,原来这孔洞的底部有一层膜,水到这里就没了!心中灵机一动,“这里该不会就是七爷之前跟我提到的那个角质层吧?”想到这,我伸出手在那角质层上拍了拍,发现这角质层还很厚,根据手感和回音来判断,最少得有将近一米那么厚!

    就在我还想再去摸一摸那角质层,判断一下是否安全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猛地撞在了我的脚上,我整个人一瞬间就向下蹿了出去,脑袋直接就撞在了角质层上。

    此时我心里真有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几乎在一秒钟之内问候了虎子全家上下所有女性,这种犯浑犯二的事儿只有他这家伙干得出来。

    可就在我脑袋撞在角质层上的一瞬间,就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吸力,把我整个人朝着角质层里吸去,这种感觉就好像我一头扎进了沼泽地里一样,十分的不好受。

    这种感觉大概持续了十几秒,紧接着我就感到了失重感,心中大骇,暗叫“不好!水没了!”

    几乎就在下一秒,我看到一个黑影闪过,一条登山绳几乎就甩在了我的脸上,我不由分说一把抓住,紧接着登山绳就绷得很紧,只见七爷站在一块巨大的冰川之上,手握着登山绳正在向上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