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李旭东往事
    我紧跟在七爷后面开始向上爬,这墓室并不算高,很快我们就进入了那个人工开凿出来的洞口,我只感觉一股凉风从头顶吹过来,这几年倒斗的经验告诉我,这风是从外界吹过来的,并不是古墓里的阴风,因为这风的味道很新鲜,没有一丝霉味。

    “七爷,他们是不是把这洞直接打到了地面上?”我连忙开口问七爷。

    这时只见七爷低下头,看了看我,说道“看情况应该是,不过这上面并没有光亮,很黑,咱们先往上爬,等到了上面之后,你们先别出去。”

    说完七爷又向上爬去,大概十几分钟,才来到洞口位置,七爷先是伸出手在洞口周围摸了摸,然后给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整个人向上一跃,就从那洞口里爬了出去。

    我不敢大意,整个人趴在绳梯上,尽量让身体贴近墙壁。

    就在这时,忽然砰的一声枪响,在我上方响起,这一下太过突然,吓得我浑身一颤,差点从绳梯上掉下去。

    “怎么回事?”王初一在我脚下的位置小声的问道。

    我摇摇头,说道“估计是跟那伙人撞上了,小心点,先别出去。”

    说完之后,我就对着王初一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就在这时,只听见一个陌生男人阴冷的声音响起“李旭东,没想到你还活着!”

    “你也活的很好不是吗?”是七爷的声音。

    听到这里,我不免心中一酸,跟了七爷这么久,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原来叫李旭东。

    “我就不废话了,李旭东,我们也交手不下十几次了,这次你既然落在我们手上,就把东西交出来吧,我可以不杀你。”那男人的声音阴冷的可怕,而且很沙哑,好像是声带受过伤一样,这种声音一出口,就能让人记一辈子。

    “东西?这趟撩子有多危险,你比我还清楚,你都没捞着什么东西,我怎么会摸到冥器?”七爷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让人听的很清楚。

    “李旭东,漠北一行,活下来的就四个人,你我是怎么出来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以你的经验和身手,说在这墓里没摸到冥器,你觉着我会信吗?”那人话音一落,我就听见砰砰砰,又是三声枪响,紧接着洞口的泥土飞扬,不少的泥块就从头顶掉了下来。

    “滚出来!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三个老鼠藏在下面!”一声暴喝,简直让我心惊肉跳,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又是砰砰砰三声枪响,子弹就打在洞口的边缘,大块的泥巴砸在我的脸上,让我睁不开眼睛,只好开始向上爬。

    等到我们三个全都从洞口里爬出来之后,定睛一看,只见一个消瘦的男人,一只手拿着手枪,正顶在七爷的脑门上。

    见到那人的模样,我不由得楞了一下,这人竟然和七爷一样,也少了一条腿,不过双手都还在。

    那人见我们出来,也不说话,对着手下的兄弟使了个眼神,马上就有几个壮汉朝着我们走了过来,看这些人来势汹汹,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我心里就有些发慌了。

    就在这时,老八猛地抽出长刀,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人就砍了过去。

    那人应该是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老八还会做出如此大的动作,一时间闪避不急,就被老八砍中了肩膀,血一下就飘了出来,几乎染红了那人半个身子,刀锋入肉三公分还多,这一刀几乎就砍在了那人肩膀的骨头上。

    就在我以我那壮汉会痛苦的倒在地上*的时候,却发现那壮汉仅仅是歪着脑袋看了看自己的肩膀,然后一把抓住老八拿刀的手,顺势一拧。

    “咔嚓!”

    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老八惨叫一声,整个人失去重心,就跌倒在地上,额头上瞬间渗出冷汗,表情惊恐的看着那大汉。

    只见那大汉一只膝盖顶住老八的背,另一只抓着老八胳膊的手猛地一拧,然后向上一拽,在我们惊诧的眼神注视下,竟然仅凭蛮力,就硬生生的将老八的整条胳膊给拽了下来。

    老八惨叫一声,便疼昏过去,血几乎染红了他周围的土地。

    “天狼,你不要太过分了!伤我兄弟,我……”七爷连忙朝着老八跑过去,掏出自制的止血散敷在他伤口上,让他不至于失血过多而死。

    这时,那个叫天狼的人眼神阴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老八,然后冷哼一声,看了看七爷,开口道“一条胳膊就受不了了?李旭东,你可别忘了,你欠着老子一条腿!”

    说完他快步走上前去,枪口再次顶在了七爷脑袋上。

    “快把冥器交出来,这次我可以不杀你!”那人的口气十分强硬,有种让人无法反驳的气势。

    七爷冷哼一声“你的腿,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当初进入漠北邪王墓的弟兄,十几人都有份!”

    那人突然扬天狂笑,这 笑声听得让人浑身难受,过了好一会,他才停住笑声,抬眼看了看七爷,开口道“就你?也配跟我谈兄弟二字?放心我还不会让你们死……”说完他冲着手下摆摆手,很快就有几个大汉用绳子把我们几个五花大绑,随后那人微微转头,眼神瞥过我们,阴冷的说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就不在理我们,自顾自的背着手钻进了帐篷。

    我们就这么被绑着,坐在地上,山里的风很凉,扫过身体让我浑身打颤。

    “七爷,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漠北邪王墓是哪?”王初一开口问道。

    七爷长叹一声,说道“往事啊,都是往事。”

    如今的情况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横竖都跑不掉,索性我也问道“七爷,你就说说吧,要死,也让兄弟死个明白。”

    七爷又是一声长叹,看了我和王初一一眼,这才开口说道“漠北,那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地方,邪王墓更是人间炼狱,记得当时我还年轻,十几岁的年纪,当时天狼的师父带队,我们上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就朝着漠北进发,当时可谓是轰动了整个倒斗界。”

    “因为这漠北邪王墓是咱们倒斗人的禁忌,正所谓龙有逆鳞,触之必杀,当时天狼的师父是倒斗界里数一数二的大人物,进过不少的大墓,手段极其高明,精通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地灵居士,三派的倒斗脊梁,可谓是泰斗级的人物,我这一身的本事,也是跟着他学到的。”

    我看他有些停顿,连忙追问下去“那是个什么墓?危险吗?里面的机关厉害吗?”

    七爷脸上的表情很是痛苦,好像十分不愿意回忆起那段往事,过了许久才开口道“危险?那墓已经不能用危险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变态,所有你能想到的机关,里面全都有,四鼎乾坤墓,黑九瞳,死祭尸,人头鼎,囚首,等等物件是一应俱全,只有你们想不到的,没有碰不见的,幸亏天狼的师父手段高超,不然我们根本不会活下来。”

    又沉默了一会,七爷接着说道“那墓室里的机关,只叫人有一种想法,不是求生,而是求死,只求死的舒服一些,甚至有一些进墓的兄弟,受不了打击,当场自尽。”

    听到七爷这么说,我和王初一都被震惊了,我无法想象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墓,人竟然宁愿选择自杀,也不愿在墓里多停留半分。

    七爷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我们上百人的队伍,在进入那古墓的第二间墓室的时候,就已经折了一大半,仅仅剩下不到四十人,若不是当年我岁数小,天狼的师父刻意保护我,恐怕我也会死在那墓里。”

    “后来呢?”

    “后来,他师父选择了放弃,我们开始原路退回,谁知道那墓室是一个玄墓,退回的路竟然早就没了,于是我们退到了一个新的墓室,不少兄弟又中了机关丧命,最终还是天狼找到了机关所在,我们这才停住墓室机关,侥幸保住了一条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