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钉子
    此时我们都有些犯难,但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我想着怎么也要先把棺椁给打开,先看看里面的情况再说!

    我招呼着王初一和老八一起,站在棺椁的正后方,用力去推那棺椁的封盖,虽然封盖中的泥土已经被七爷给剥离了,但这封盖依旧十分的沉重,我们三个一起推了半天,也不见动静,最后,老八掏出事先带来的润滑油,涂抹在棺椁盖的缝隙里,减少摩擦之后,我们继续用力去推那棺椁封盖,这才算有点动静,封盖在我们的推动下缓缓的打开,就在这棺椁封盖打开了有半米长的口子时,老八忽然停手,向后退了五六步,开口说道“我是不能开主棺的,只能帮到这里了,剩下的就靠你们自己了。”

    老八嘴上这么说,可眼睛却一直盯着那棺椁,对于棺椁里的情况也是十分的好奇。

    七爷走到棺椁旁,加入了我和王初一的队伍,继续推那棺椁的封盖,不过半分钟的时间,在我们三个的努力下,这封盖哐啷一声就掉在了地上,由于这封盖太过沉重,掉在地上的一瞬间,我感觉整个墓室都颤了颤。

    封盖打开之后,七爷就探着身子往里看了看,不由得就皱起了眉头“有水!”

    这连个字一出口,我心里就咯噔一下,其实这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由于地底潮湿,棺椁用料大多是石材,湿气常年挤压,形成液体状并不稀奇,可放在我们倒斗这一行人的眼里,那就是不祥之兆,也因为这棺椁里一旦形成液体,八成都是黑色的,还有人特意给这种现象起了个名字,叫黑云压日。

    我和王初一对视一眼,不由得就想起了虎子,如果现在虎子在这里,那肯定是一边骂娘,一边用东西去舀水了,根本就不用我们招呼。

    这次只能我来干这粗活了。

    我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空水壶,将水壶套取下来,当做是舀水的工具,就开始一下一下的往外舀,差不多少十几分钟的时间,整个棺椁里的水,几乎就被我弄干净了,两具黑漆漆的棺材就映入我们的视线之中。

    我距离这两具棺材最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之后,发现这两具棺材竟然一模一样,无论是从纹路,还是材质,甚至是摆放的位置都是对称的,如果七爷之前说的不错的话,那么这两具棺材之中必定有一个是安放了机关的假棺,可到底哪一具才是假的呢?眼下根本就无法区分。

    这时七爷已经来到我的身旁,低头看了看棺椁里的两具棺材,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两具棺材,一真一假,很难区分啊。”

    王初一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好区分的话,这离魂双生棺就不厉害了,赶紧琢磨琢磨到底开那一个才好。”

    王初一话音未落,七爷已经绕着棺椁转了一周了,最后停在了我旁边,面色沉重的叹了口气,说道“看不出来!两具棺材一模一样。”

    我看七爷的样子如此颓废,估计是他已经用尽了毕生的经验,仍旧无法推断这两具棺材之中到底哪一具才是真的,于是我就掏出手电,吧手电筒贴在棺材上,然后打开手电,想要试试这强光战术手电的光线能不能穿透棺材,照进棺材里面,如果能的话,那就好办很多了。

    可惜这棺材的材质很坚硬,透光效果极差,手电的光线半分也无法照射进去,一时间我也没了头绪。

    王初一绕着棺椁看了半天之后,对着我们摇了摇头,说道“没办法,我也看不出来,这棺材尺寸也一模一样,腐蚀的程度也相差无几。”

    最终我和王初一又把眼光全部投向七爷,只见七爷脸色阴沉,嘴里叼着一根烟,正在猛抽,见我们都看向了他,他也不做声,只是抽着烟,死死的盯着棺椁里面的棺材看。

    我见他的样子十分认真,也再次仔细去观察了一下这棺材的结构。

    只见这棺材外面被漆成朱红色,上面写着金字。中间偏下到底位置画着花鸟人物图案。两口棺材全是用的阴沉木,这种材质的木头十分罕见,其贵重的价值要远远高于金丝楠木,这种阴沉木制成的棺材就算是在一些王公贵族的墓葬之中也极为罕见,而这棺椁里,一下子就出现了两具阴沉木棺材,我无法想象这棺材里面究竟会有什么样的精美陪葬品。

    我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棺椁的底部,只见两具棺椁底部都或多过少有些腐蚀的痕迹,边缘的漆有些剥落,看样子这两具棺椁时白茬入殓,然后经画师上漆,能把两具棺椁的外漆画的一模一样,可见当时这个画师的功底十分的深厚。

    我身手摸了摸那棺材的表面,不由得就皱了皱眉头,这画师将漆画上之后,竟然还用炭火烤了一次,如此繁杂的工序,这棺材里到底躺着的是什么人?

    就在这时,我忽然注意到了这棺材盖上的钉子!连忙用手电照了过去,只见这棺材盖上一共有七枚钉子,分布在棺盖之上。

    根据古籍里的记载,当尸体、殉葬物摆放妥当之后,然后就要钉住棺材盖,古书上称为“镇钉”,这镇钉要用七根钉子,也叫子孙钉,据说能使后代子孙兴旺发达。

    当我手电的光线照射在棺材的正中间位置时,七爷马上掐灭了手里的烟,紧紧盯着棺材盖正中间的那颗钉子看。

    传闻古时候入殓加盖时,须留下一颗钉子不钉死,要由其亲人加钉。若系女子或入赘男子,则由其娘家人或父家的人亲手加钉。

    在加盖敲钉时,位于棺木中间的 一颗“子孙钉”禁忌打紧。要在它上面拴上一条红线,由孝子用手拉着,木匠轻轻地敲一就算了, 意思是“留后”。禁忌将这颗钉钉死,否则,以为对后代不利。

    可现在我们看到的,在这棺材盖正中间,这颗严禁打紧的子孙钉,却被死死的钉进了棺材盖里,而且钉子上也并无红线,由于这颗钉子被砸的太死,以至于已经深深陷入棺盖之内,如不是用手电筒的强光照着,根本就无法察觉。

    就在这时,七爷一把抢过我的手电筒,然后照向另外一具棺椁,只见那棺椁的正中间也有一颗子孙钉,不同的是,这颗子孙钉并没有被钉进去,而是严格按照规矩,只是轻轻的钉在棺材盖上,钉子的末端拴着绳子,钉子摇摇欲坠,好像轻轻拉一下,就能把这颗钉子给拉下来一般。

    看到这里,我心里总算是有了一些底气,终于找到两具棺材不同之处了!

    就在这时,七爷开口道“不对啊,这棺材为什么只有钉没有衽呢?”

    七爷此话一出,我和王初一都是一愣,是啊,为什么会没有衽,这太不正常了,衽原本指衣服的缝合处,这里七爷所说的衽是指连接棺盖与棺底的木楔,两头宽中间窄,插入棺口两旁的坎中,使盖与棺身密合。衽与皮条联用,就是为了紧固棺盖。其实就是棺材在入殓时候,古人会用皮条把棺材底与盖捆合在一起。横的方向捆三道,纵的方向捆两道。横的方向木板长,纵的方向木板短,“三长两短”也是源于此。

    就在我们都还在纳闷的时候,站在远处的老八忽然开口道“我说哥几个,快一点做决定,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朝着咱们靠近!西边墓室墙壁已经开始出现裂缝了!”

    老八这一嗓子喊出来,我原本正在聚精会神看着棺材,被他吓了个哆嗦,举起手电就朝着墓室西墙看去,这一照才发现,果然就和老八说的一样,墓室的墙壁上时不时会有一些松土掉落,如果仔细看的话,墙壁上已经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裂缝,看样子这间墓室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如果我们再不抓紧时间开棺的话,估计这棺就开不成了!

    可现在虽然找到了棺椁不同的地方,但仍旧不好判断这棺椁到底哪一具是真的,哪一具是假的,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墓主人故意留下一些区别之处,来迷惑我们,总之一句话,开错了,就是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