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冷火迷踪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了一个十分怪异的情况,心里不由得就咯噔一下,只见整个墓室的墙壁被打磨的光滑如镜,墓室中间的棺椁倒映在幕墙上,看的十分清晰,可所有人都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我们自己!自从进入这墓室之后,墓室的墙壁上就从来没有出现我们自己的倒影!

    这突然间的发现,不禁让我后背发凉,难道说对于这间墓室我们都是一些不存在的物质?又或者说,这间墓室根本就是假的,虚无的东西?

    想到这,我连忙把自己的发现告诉所有人,只见七爷和老八都紧皱着眉头,还没等他们开口说话,就听见王初一一声惊呼,整个人猛地站起身子,踉跄的向后退了五六步。

    “怎么了?”我连忙问道。

    王初一楞了一下,指着墓室墙角蜡烛摆放的位置,说道“有张脸!在蜡烛后面有张脸!”我们顺着王初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墙角之内只有那根尚未点燃的蜡烛,再无其他任何东西。

    老八皱了皱眉头说道“哎,我说初一,这都什么时候了,别开这种玩笑,怪吓人的!”

    老八虽然这样说,但是以我对王初一的了解,她绝不是那种爱开玩笑的人,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她也不会冒然的开这种玩笑,现在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王初一真的看到了一张脸,而那张脸一闪而逝,我们并没有察觉到,又或许说,那张脸需要在特殊的角度才能看得见!

    于是我走向前,蹲在蜡烛前,尝试着扭动身体,从不同的角度去看那蜡烛,端详了一会之后,确实没有发现人脸之类的东西,于是就想站起身来,可就在这时,忽然在我身前的墙壁上,一块被打磨光亮的方砖上,赫然出现了一张男人的脸,这脸上长满了络腮胡子,两个眼睛发着幽幽的绿光,面色惨白,嘴唇猩红,看上去十分的骇人,我也被惊得倒退了五六步。

    “真…真的有!真的有人脸!”

    七爷和老八见我这般模样,脸上表情也不由得紧张起来,就在这时,墓室里忽然传来一阵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声音,这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也分不清具体的声源到底在什么地方,紧接着,这种声音开始变得嘈杂起来,只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热闹的集市一般,有人说笑,有人大闹,还有人在讨价还价,一时间我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七爷一脸谨慎的一摆手,示意我们向后退,我们一行四个人,就开始小心翼翼的朝着墓室出口退去,我想着只要退回去那甬道之中,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这墓室就算再奇怪,也不至于蔓延到甬道之内。

    可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响起,再然后我就发现这墓室的四周墙壁,以及脚下的地面,每一块方砖上有出现了一张人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还有在襁褓里的婴儿,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喜怒哀乐一应俱全,他们唯一的特点就是全都脸色煞白,但凡睁开眼睛的人脸全都在盯着我们看,而且那眸子里全都散发着幽幽的绿光,几乎在顷刻之间,原本明亮的墓室,一下子变得幽绿森然,吓得人汗毛倒竖。

    “快走!”七爷大喝一声,转身就想要朝着墓室的出口跑,可刚等他转过身,忽然整个人就僵住了,我定睛一看,只见原本我们进来的那个甬道竟然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我靠,这他妈什么情况?路呢?”我骂了一句,连忙走向前,本想查看一下墙壁,但看到那一墙的人脸之后,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谁知道我这一下摸在墙壁上,会不会被那人脸咬上一口,万一把我的手指头给咬下来可就麻烦了。

    这时候,王初一一把掏出手枪,“白羽闪开!”她话音一落,朝着我们之前进来的方向砰砰就是两枪,我明白王初一的意思,她这是想试一试,在我们面前是不是真的有墓墙,还是一种视觉欺骗的障眼法。

    只见子弹打在那幕墙上,将两块方砖打的稀碎,方砖上的人脸也变得扭曲起来,不过这一下也彻底坐实了我们的推断,在我们面前是实实在在的出现了一堵墙,而不是什么障眼法,看样子我们已经被困在这主墓室之内了。

    在这主墓室之中,足有几千张脸,在从各个角度盯着你看,不过十分钟,就把人盯得发毛,期间时不时传来的怪声,更是让人丝毫不敢大意,生怕一个不注意,自己就被机关给干掉了。

    七爷阴沉着脸,忽然就朝着那墓室正中间的棺椁走去,当他来到那棺椁面前的时候,忽然冲着王初一摆了摆手说道:“不要怕,这些人脸如果真的有什么杀伤力的话,恐怕咱们早就死了,你接着去点蜡烛,咱们抓紧时间开棺!”

    七爷此时的做法看似不理智,实则是无奈之举,如今被困主墓室,也有只开启棺椁再做下一步打算了,往往主墓室里的机关是最玄妙的,大多数都是为了让你无法开启棺椁而设置的,但有时候只要你开启棺椁,这些机关便会迎刃而解,无论这棺椁是你强行打开还是找到机关打开,其结果,都不会差太多。

    王初一点点头,再次来到墓墙的东南角,掏出防风打火机,尝试着点着蜡烛。

    此时我也跟着她来到了东南角的位置,只见王初一刚蹲下身子,墙上的人脸忽然不约而同的盯着她手里的打火机,最终所有的的目光全都汇聚在了王初一身前的蜡烛上。

    “啪啪…”随着打火机被打着,火光散出一团光晕,王初一就要尝试着去点那墙角的蜡烛。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王初一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对,映着她手里打火机的光线看去,只见王初一脸上露出一种极度狰狞的笑容,正盯着眼前的蜡烛。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心头一震,连忙喊道“初一!”

    我这一声惊呼,王初一吓的一哆嗦,手里的打火机就熄灭了,看她一脸不解的看着我,刚才脸上那种狰狞笑容的表情一扫而空。

    我心里不由得缓了一口气,看了看她说道“我感觉你那打火机也有古怪!”说着,我从她手里接过打火机,啪嗒一下点着之后,王初一身子猛地一颤,连忙后退的两三步,枪已经握在手里,枪口正对准我的脑门。

    我看她这架势,马上就明白了,连忙将手里的打火机熄灭,然后问道“你是不是看到了另一个我?不不不…是我脸上狰狞的表情?”

    王初一缓缓收起枪,冲我点点头,我把刚才看到的一幕也讲给她听,当她听完之后,也是一愣,忙问道“刚才我点蜡烛的时候,也是这个样?”

    我点点头,说道“看来这打火机里的火苗有问题啊!”说着,我又将打火机点燃,然后将手指头缓缓的靠近火苗,就在这时,我发现这打火机的火苗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心头不禁纳闷,当我的手指完全接触到那火苗的时候,别说烫手了,简直是冰凉刺骨,这哪里是火苗,简直就是冰块!我只感觉一股寒意顺着自己的指尖游遍全身,整个人不自觉的就打了个冷颤。

    还没等我回过神,忽然就感觉自己胸口一疼,整个人就被王初一给撞了出去,手上一滑,打火机啪嗒就掉在地上,由于这种防风打火机不盖上盖子,是不会自己熄灭的,冒着火苗的打火机落在地上之后,火苗猛地就蹿起老高,紧接着整个墓室的地面全都被引燃了,我们脚下的地面竟呼呼地往上冒着火焰,但这种火焰并不灼热,反而是透着一股森然的凉气。

    “我的妈呀,怎么个情况?”老八和七爷反应极快,他们并不知道这火的古怪,两个人已经飞身跃起,跳上了棺椁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