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离魂双生棺
    随着七爷这一下猛拍,我瞬间回过神来,一把拉住王初一的手,就朝前冲去,刚跑出十几米之后,忽然就发现前面一个模糊的人影呆呆的站在那里,看轮廓不就是老八吗?

    等到我和七爷来到老八身边,叫了他两声之后,他这才回过神,说道“七爷,你…你快看。”

    老八话音一落,我们就抬眼向前望去,只见我们正处在一个巨大的墓室之中,这整间墓室四周全部都被打磨的光滑无比,墓室中间放着一口巨大的棺椁,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东西,墓室墙壁被打磨的通明发亮,不仅如此,就连脚下的地板也是被打磨干净,此时墓室墙壁上的烛台已经被人给点着了,整个墓室光亮无比,再加上墙壁和地面的反光效果,整个墓室就像是光的殿堂一样。

    而在这墓室里正中间,棺椁上方,一个身着作训服,头戴着一顶长檐帽的男人盘腿而坐,双手放于腿上,就像是一个闭目打坐的高僧,可这人我们一眼就认了出来,就是之前一直跟我们在一起的那个 ‘假’七爷,此时他正安静的坐在棺椁上面,一动也不动。

    七爷对我们摆了摆手,示意我们不要乱动,然后他就压着步子,悄悄的朝着那人走去,七爷走的很小心,几乎每一步都是侧着身子,横着脚往前走,这样就算是碰见什么突发情况,他也能及时应对,这种步伐,一般不是经过生与死考验的高手,是绝对走不出来的。

    等到七爷靠近了那人之后,不由得咦了一声,开口道“没气了!?”

    听到七爷这么说,我和老八连忙冲过去,当我们来到那人面前的时候,这才发现他整个人面色铁黑,皮肤表面就好像硬化了一样,黑的反光,就像是一尊被打磨发亮的青铜像一样。

    只不过此时那人眼耳口鼻里都有黑色的液体流出来,不时还有两三滴滴在棺椁上,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王初一突然身体一颤,说道“这是,这是突然被外力震死的,七孔流血,肤色铁黑,这人还中了毒!”

    听了王初一的推测之后,老八也点点头,在这方面他也是高手,开口说道“看样子是被外力震碎了内脏,应该是没救了。”说着,老八就把手轻轻的靠近那人的鼻子,确定没有了呼吸之后,转头看了看七爷,问道“现在怎么办?”

    七爷上前一步,举起手里的矿灯照了照那人,只见在矿灯照射下,那人的影子越来越淡,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了,七爷见状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瓶盖,就把里面一种透明的液体滴在了那人的眉心位置。

    只见那液体接触到那人的皮肤之后,那人竟然猛地抬起头,口眼瞬间张开,好像是再向外吐着什么东西。

    七爷从兜里掏出两根红绳,一根快速的缠绕在那人的左手腕上,另一根则是缠在自己的手腕上,然后将两根红绳连在一起,就对我们摆摆手,说道“你们往后退一点,不要被阴风刮到,不然对我,对你们都有害处。”

    听完七爷的话,我们连忙向后退了三四步,我还没有站稳身子,就看见男人忽然全身一颤,整个人就像是被烧成了灰一样,一下散落在棺椁盖子上,紧接着就感觉有一阵风吹过,把那人灰吹的无影无踪。

    这时再看七爷,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我当我举起手电向前这么一照,才发现七爷脚下的影子发生了变化,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在慢慢的融入到七爷的影子之中,我想这大概就是七爷所说的,那飞走的一魄吧。

    等到这一切都完毕之后,七爷长出了一口气,当我在看过去的时候,发现七爷的气色明显要比之前好了很多,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的时间,七爷浑身一颤,这才开口说道“好了,终于归位了。”

    我好奇,小声的问老八,七爷之前滴在男人眉心处的液体到底是什么,老八给我解释说,那是牛眼泪,很难弄到,要七月份生的老牛流的泪才行,一般倒斗的行家都会弄一些放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说这物件有灵性,关键时候可以接阴通阳,续命固阳。

    关于牛眼泪的说法,老八给我讲了一大堆,听的我云里雾里,也不知道有多大的可信度,大多都是一些民间的传说罢了。

    就在这时,七爷已经开始研究那棺椁的机关了,只见他左右转着圈子,来来回回的看了不下十几遍,然后又把整间墓室给瞧了个遍,最后开口说道“这棺开不得,大凶之兆,开者不祥,必有大难。”

    听七爷这么一说,我们三个脸上表情都变的十分难看,如今虎子被扣在金老板手上,如果不开馆,找不到金老板要的双生游蛇扣,回去不好交代,虎子的命可就系在这棺椁上了。

    我将虎子的事情告诉七爷之后,气得他直瞪眼,开口道“那金胖子真是不要脸,这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使了出来!”七爷虽然嘴上这么骂着,但眼睛却并没有离开这棺椁,看样子是已经决定要去开这棺椁了,毕竟他跟虎子的交情也不浅,我和虎子两个人就好像是他带出来的两个徒弟一般,以七爷的为人,绝不会让自己的徒弟就这么白白的送命。

    过了一会,七爷阴沉着脸,说道“要不是虎子被金老板扣住,我是绝对不会碰这离魂双生棺的,毕竟这棺椁没人开过,各种离奇的传闻数不胜数,总之很危险。”

    我和老八一听这棺椁的名字,瞬间脸上表情就难看了起来,这离魂双生棺在古籍之中罕有记载,也是位列主墓十大棺椁之中的一种,其危险程度排第二,之所以没能超越金龙聚顶棺排在第一位,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没人真正开启过这离魂双生棺,最多只是开启一半便放弃,据传闻,这棺椁一旦开启,里面无数诅咒便会纠缠上开棺之人,终身不散。

    至于这传闻是真是假,由于没人敢开这棺椁,也就不得而知了,总之如果哪个倒斗人碰到了这种棺椁,一般都会退出墓室,绝不会碰一下,生怕自己惹上了什么该死的诅咒。

    七爷检查完整个墓室和棺椁之后,就蹲在地上,低声对我说了句“有烟吗?”

    我看七爷的样子十分的不好,于是连忙掏出一根烟帮七爷点上。

    七爷猛抽了一口之后,抬起头看了看我们,说道“你们最好也想想清楚,毕竟现在咱们都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这棺椁一旦开启,后果难以预测。”

    我看了看王初一,又看了看老八,一时间也做不了决定,大概过了两三分钟,七爷的烟都已经抽完了,老八面色一沉,开口说道“开!怕什么!凡事总得有第一个,这趟撩子老子算是没白来,四鼎乾坤墓也见识了,黑九瞳老子也撞见了,到了这离魂双生棺,老子也不打算就这么光屁股回去,开!老子要看看到底是什么诅咒。”

    老八最先表了态,我看了看王初一,只见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开口说道“你们想开就开,不想开就不开,我没有什么意见,要是开我就跟着你们一起开棺,想要走,咱就一起离开这古墓。”

    最后七爷看了看我,问道“白羽,你的意思呢?”

    想到虎子现在的处境,我索性心一横,说道“开!人的命天注定,管他是死是活,先开了看看。”

    七爷点点头,对王初一使了个眼神,两人便开始分头工作,七爷开始在棺椁上画符,而王初一则是来到墓室的东南角开始点蜡烛。

    这次七爷的符画的很慢,我仔细看了看,似乎跟之前开棺时画的符不太一样,比之前见到的那些符都要复杂一些,七爷弯着腰,额头已经渗出汗水,手里的毛笔更是一秒钟都没停过,红色的液体几乎染遍了整个棺椁,就好像给这棺椁外面包裹了一层红漆一样,等到七爷最后收笔的时候,又将自己的指尖咬破,用血在地上画了一个比较古怪的符号,这符号别人不认得,我可是再清楚不过了,我也算是入了地灵居士的门了,之前张五行教过我,这种符咒叫做请天官,用自己的本命血,请来天官相助,不过多数都是些迷信的说法,当时并没有太在意,此时见七爷画的如此认真,心里就不免纳闷,难不成这请天官真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