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神秘来客
    说完这句话之后,七爷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转过头对王初一说道“初一,战术射弩带了吗?”

    王初一连忙点头,掏出弩箭,对着我们正前方的墓室墙壁,嗖嗖就是两箭,这弩箭的后面拴着绳子,之前也用过这种装备,这次算是轻车熟路了。wwΔw.『a

    七爷一把拉住弩箭上绑着的登山绳,使劲的拽了两下,确定牢固之后,整个人抓着登山绳猛地向前一跃,就朝着那墓墙荡了过去,紧接着两脚在那墓墙上一个蹬踹,翻身就落在了墓墙下方的通道上,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甩手就把登山绳朝着我们的方向扔了过来。

    我一把接住登山绳,也学着七爷的方法荡了过去,等到王初一和老八他们也过来之后,我再次抬头去看,发现之前看见的那忽明忽暗的亮光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估计是那一群人进入了甬道之中,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地方遮挡住了。

    此时的七爷脸上依旧挂着紧张的表情,我看他这模样不禁十分纳闷,七爷这种在古墓里都能翻江倒海的人物,碰见白毛粽子都能镇静自若,如今看见一支倒斗的队伍,为什么就紧张成这样?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七爷紧张到如此地步。

    我本想问一问七爷,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可七爷根本就没给我这个时间,只是冲我摆了摆手,就朝前走去。

    我虽然心里十分纳闷,但也只能快步的跟上去,一路上七爷都是紧张的举着手电四处查看,自从跟七爷一起倒斗以来,我还从没有见他这么紧张过,而且这种紧张很显然是由于刚才提着矿灯的那个人造成的。

    眼前这条狭长的小路,也不知道到底通向哪里,右手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深渊,我们佝偻着身子,艰难的往前走,期间好几次我都忍不住去问七爷,可七爷总是摆摆手,示意我赶紧走。

    大概走了有七八分钟的时间,这条小路就已经到了尽头,我抬头一看,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竟然是一扇巨大的青铜门,这规模和气势,是我平生仅见,只见这青铜门高约十米左右,每一扇宽都差不多有五米,青铜门正中间的位置浮雕着一只巨大的狮子头,这头狮子怒目圆睁,栩栩如生,让人望而却步。

    看到这青铜门的一瞬间,我就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完了,肯定是过不去了,如此巨大的青铜墓门,别说是有机关,就算是没有机关,仅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也根本打不开。

    七爷似乎不死心,走上去用手轻轻地敲击了一下这青铜门,发现这青铜门早已锈蚀,轻轻一敲,便有大量的青铜锈掉下来。

    “七爷,这门咱们打不开啊!”老八走着眉头走上前,也伸手摸了摸那青铜门,然后就是一声惊呼“不对,这门有蹊跷。”

    听他这么一喊,我连忙快步走过去,当我把手放在这青铜门上的一瞬间,突然就感觉这门似乎有温度,并不像之前在古墓里碰到的那般冰凉刺骨。

    “怎么个情况?”我纳闷的问了一声,紧接着,就看见七爷站在不远处朝着我摆手,示意我赶紧过去。

    见到这情形,我二话不说就朝着七爷所在的方向跑了过去,等到了地方才发现,原来这青铜门已经被人打开了,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总之这青铜门已经开启了一个缝子,虽然不宽,但一个人侧着通过绰绰有余。

    我看了看七爷,小声的问道“是不是刚才那些提着矿灯的人已经进过去了?咱们现在再进去,说不定就是个空撩子,白跑一趟啊?”

    七爷看了看我,说道“先进去再说!”话音一落,七爷就已经钻进这青铜门里面去了。

    见他钻进去,我看了看老八和初一,虽然明知道这里已经被人盗过,但既然七爷打头阵已经进去了,那我们也就只好跟这往里进,当我进入到青铜门里面之后,忽然七爷就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然后趴在我耳边声音极小的说道“站在这别动!”说完之后,他又像对我这般一样,和老八、初一也分别叮嘱了一声。

    我们四个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只见七爷掏出手电筒,缓缓的蹲下身子,用手电筒的光线贴着地面往前照。

    这么一照,我才发现,地面上有一层厚厚的尘土,这尘土已经将原本墓室里的方砖给完全覆盖,根本看不出地面方砖的轮廓和大小布局。

    “看样子那些人只是打开了青铜门,并没有进来,似乎他们寻找的东西,并不在主墓室之内。”七爷拖着下巴自己自言自语。

    这时候老八问道“咋地?七爷,咱是进,还是出?你给句痛快话。”

    七爷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又转过身看了看那青铜门,此时我悄悄的将手放在那青铜门上,发现青铜门的温度已经降低了很多,此时已经感觉不到温度了,看样子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上一批人才刚刚走,至于他们为什么打开了墓门而不进入里面摸冥器,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时犹豫不定的七爷终于下定决心,对着我们点点头,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咱们就去趟一趟这主墓室到底有什么蹊跷!”

    对于七爷的这个决定,老八和王初一都表示拥护,而我则是有些隐隐的担心,从刚才七爷看到那提着矿灯人身影的时候,我就发现他神情紧张,应该是那人的突然出现给了七爷莫大的压力,按照我的推断,那人肯定是个倒斗高手,至少经验和见识都应该在七爷之上,否则七爷不会如此紧张。

    可就连那样的人物都不敢轻易的进入这种墓室,我们此时杀进去,岂不是自找苦吃?

    虽然我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可其他三人都对主墓室兴致勃勃,特别是七爷,这次他显得尤为兴奋,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着他有些怪怪的。

    正想着,七爷他们已经开始朝着墓室里面走去,看着他们那兴奋的样子,我虽然满腹狐疑,也只好跟上,这间墓室很大,墓室的墙壁下面有很多是石桌,石台,上面摆放着各式的陪葬品,有陶碗,陶佣,还有泥人,这些东西数不胜数,数量之多令人咋舌。

    在墓室的正前方,距离我们大概十几米的地方,出现了一张碧绿色的桌子,这桌子大概七十公分高,后面放着两个蒲团,当我走近了一看,才发现这蒲团竟然不是编织物,而是一种淡黄色的玉石雕刻而成的。

    我用手电扫视了整个墓室,这墓室给人的感觉就很不好,一般的墓室里都干干净净,就算是有些许灰尘,最多也就是薄薄的一层,而这间墓室的灰尘厚度几乎将近一公分了,脚踩在上面,就会飞起无数的灰尘,这一路走过来,我们被呛得没少咳嗽。

    我越想越觉着不对劲,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对七爷小声说道“七爷,有异必有妖,这是你教我的,现在这间墓室到处都感觉不对劲,咱们还是赶紧退出去吧。”

    就在这时,七爷还没等开口说话,我们就同时听见哐啷一声脆响,回头再去看,只见我们刚才进来时候的那扇青铜门竟然自己闭合起来了,巨大的声响传来,在整间墓室里回荡。

    我的心不由自主的就咯噔一下,那青铜门可是我们退出去唯一的道路,现在竟然闭合了,看样子如果不在这墓室里搞出点名堂,顺利抵达主墓室,恐怕我们还真就出不去了。

    此时的七爷见到那青铜门闭合,非但没有一丝忧愁之色,反而脸上挂起了笑容,说道“不碍事,这里肯定还有其他的通道,咱们分头找一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