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昏睡之间
    这一下转动来的太过突然,我和七爷都是一愣,随即同时大喊一声“不好!”

    话音刚一出口,只见两道黑影就从棺材的夹缝中射了出来,我和七爷此时想要躲避,已经是来不及了,我只感觉头部被猛地撞了一下,整个脑袋就嗡的一声,一连后退了两三步,最后背撞在墙壁上,这才勉强稳住身子,抬头一看七爷,只见他防毒面具上插着一只黑色翎羽的弩箭,整个人就倒在地上。

    等我回过神来,身手往自己头上摸的时候,才发现一只弩箭正插在我的防毒面具顶端,碰巧这种老式的防毒面具在顶端有一个很厚的金属隔片帮我挡住了这支箭,不然现在我已经跟阎王爷喊冤去了。

    此时王初一一下扑到我面前,紧张的晃了晃我的肩膀问道“白羽,白羽,你怎么样?说话!说话啊!”

    我本来这一下脑袋就被这弩箭射的嗡嗡响,再加上后背撞在墙上疼的不行,被王初一这么一晃,简直要散了架,连忙开口说道“姑奶奶,别晃了,我还死不了。”

    听见我说话,王初一似乎是放心了不少,连忙站起身子,说道“就知道你这家伙命大的很!我去看看七爷。”

    我看她朝着七爷的方向跑了过去,刚才那支箭来的太过凶险,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时间去躲闪,之前看到七爷中箭倒地,恐怕是凶多吉少,毕竟我这种千万分之一的幸运概率不是谁都能碰上。

    “七爷!七爷!”老八惊呼的两声,看样七爷的处境要糟糕了。

    我挣扎着站起身子,朝着七爷的方向走去,只感觉整个人头发蒙,两个眼皮在打架,刚走了两步就一个踉跄栽倒下去,这身子一倒地,就感觉瞌睡虫钻进了鼻子,整个人马上精神就开始恍惚了,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七爷,虽然心里着急万分,可仍旧扛不住这无边的困意,就要昏昏睡去。

    可能是王初一看到我倒地的情形,惊叫一声,连忙又朝着我跑过来,一把将我拉起来,搂在怀里,喊道“白羽,白羽你怎么样?你别吓我啊!”一边说,一边还不停的晃着我的肩膀。

    我被她这么一晃,意识就恢复了一些,虽然还是困得不行,但总归不会马上闭眼睡觉,于是就忙说道“别听,晃,接着晃,我困,别让我睡!”

    虽然王初一不停的在晃着我,可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仍旧昏昏睡去,就在我闭上眼的一瞬间,甚至已经听见了自己的呼噜声!

    就在我万念俱灰,以为就要这么完蛋了,忽然就感觉自己大腿内侧一疼,这种疼痛感来的很是时候,一下就把我惊醒了,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王初一正在用手不停的去拧我大腿内侧的肌肉,疼得我眼泪都快下来了,她仍旧没有停手。

    “姑奶奶,你这是想叫醒我,还是想掐死我?”我脑袋虽然发昏,但由于大腿内侧传来的疼痛感,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睡过去。

    可偏偏就在这时,一股均匀的呼噜声就响了起来,我缓缓的转过头看去,只见七爷躺在地上,胸口还在高低起伏,很显然并没有死,还有呼气,而且那呼噜声就是从他防毒面具下面传来的。

    王初一见状,也用刚才对付我的方法,就朝着七爷大腿内侧狠劲的一拧,见七爷没有什么反应之后,王初一一咬牙,脸上发狠,两只手同时发力,就朝着七爷两条腿一通乱掐乱拧。

    可是这一通折腾之后,七爷似乎仍旧没有任何的反应,均匀的呼噜声依然很有规律的响起,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看到这,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开口说道“初一,把我拉过去,让我看看七爷的情况,快……快点,我快睡……啊!”

    我话还没说完,王初一冲到我面前,朝着我的大腿根就是狠劲的一拧,由于刚才被他拧过的地方还疼着,她现在又下死手拧我,一下把我疼的冷汗都快下来了。

    当她把我拉到七爷面前的时候,我这才发现,刚才那支弩箭在射穿七爷防毒面具的同时,被七爷用牙齿咬中了箭头,箭头就卡在七爷的两齿之间,虽然此时七爷已经酣睡,但那支弩箭仍旧没有从他嘴里掉出来,依旧被他咬的很紧。

    看到这种情况,我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连忙问王初一“咱们还有备用的防毒面具吗?”

    听到我这么问,王初一先是一愣,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没了,就带了四副面具,本来是有备用的,可没想到碰上了老八和七爷,这备用的不是已经给他们用了吗。”

    我长叹了一口气,这里虽然暂时是安全的,可上面那间墓室已经被这种有毒液体给全部灌满,棺椁的封盖还在不停的往下渗水,虽然渗的速度非常的慢,但这些液体也算是渗进了这个完全封闭的空间之内,液体在这里挥发出有毒的气体,虽然我和七爷都躲过了刚才那致命的弩箭,可头上的防毒面具却被损坏,我的防毒面具被损坏的部分很小,所以吸入的毒气并不多,而七爷就不一样了,整个防毒面具的眼睛玻璃已经被震碎了,现在他的防毒面具几乎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也就是说他从刚才中箭开始,一直在呼吸着这里的有毒气体,这才会陷入深度睡眠之中,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出口,先从这里出去再说,至少要找到一处没有毒气,可以自由呼吸的地方,这样才有可能把七爷给救醒!

    否则的话,七爷这可就长眠于此了。

    我把这些告诉王初一和老八之后,两个人脸上的表情也开始紧张起来,分头开始搜索周围的墙壁。

    好在我们所在的这个空间并不大,换句话说应该是十分的狭小,整个算下来,也就七八平米左右,四周的墙壁被砌的很整齐,方砖的排列也很有规律,想要找出机关应该并不难。

    就在这两人分头去寻找机关的时候,我瞬间又感觉自己困意袭来,紧接着就感觉自己下体,那活儿一抖,竟然泄了,那东西流了一裤裆。

    是个男人都知道,在最虚弱的时候,要是泄了精,那可就要命了,我几乎是察觉到这一变化的瞬间,眼皮就合上了,外界的声音就再也听不见,呼呼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感觉有人在拖动我的身体,好像还是在一个斜坡台阶上拖行,啪嗒,啪嗒,一阶,一阶,没下一阶,我的双脚就向下猛地一坠,砸在下一个台阶上,就这样我一步一步被人拖着走,想要睁开眼睛去看一看现在的情况,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就不听使唤,虽然意识恢复了一点,但整个身体依旧十分的疲惫,只要我注意力稍微分散一点,就很有可能继续睡过去。

    不过我转念一想,既然我现在是被人拖着走,那就证明老八我和王初一两个人已经找到了出去的路,没准现在就是他们俩拖着我和七爷往前走呢,既然是这样,那我现在就是安全的。

    想到这里,我的精神马上一松劲,整个人再次昏昏睡去,这一觉可别提睡的有多香了,我发誓这辈子都没睡过这么香的觉,当我醒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只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漆黑一片的墓室里,就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一个人影蹲在地上,手里似乎还拿着一根树枝一样的东西,在地上画着什么东西。

    由于距离太远,而且光线十分的微弱,我根本看不清那是谁,看背影很像是老八,但姿势和动作又不太像,整间墓室里,只有一根蜡烛的火苗摇曳着,气氛十分的诡异。

    我越想越纳闷,心说不应该啊,如果是老八和王初一把我拉到这里来的,以他们的装备怎么会只点一支蜡烛在墙角里呢?这里也没有什么棺椁啊?就算是有,在我和七爷都昏迷的情况下,王初一也不会贸然开棺啊。

    想到这,我就本能的动了动自己的四肢,却发现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胳膊和腿都有些发软,我艰难的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忽然发现自己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连忙仔细去看,在黑暗之中,我模糊的能看到一个人的轮廓!

    看到这,我着实心惊了一下,因为那个人的大致轮廓就和王初一一样,再加上这人背上还背着一个背囊!我几乎能够确定,这人就是七爷,老八,王初一他们三个之中的一个!

    想到这,我就扭动着身子,带动手臂去摸,这一摸,直接就摸在了这人的脸上,借着手上传来的触感,我发现这是个女人,头发很长,而且五官很精致,心头就不由得咯噔一下,这不是王初一吗!她怎么会倒在我身旁?而且看样子好像还是昏迷状态!

    我越想越害怕,在我睡死过去之前,只有王初一和老八两个人还处于清醒状态,如果王初一昏倒在这里,那这一路拖着我过来的人到底是谁?难道是他?那个蹲在角落里,手拿木棍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