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入棺之途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听见咔啪一声脆响,正在撬棺椁封盖的老八身体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在地上,这棺椁的封盖竟然再次自己打开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们都大吃一惊,连忙后退了两三步,王初一更是摸出了一根荧光棒,拧亮了之后,顺着那棺椁缝就扔了进去。wwΔw.『a

    可这荧光棒刚被扔进棺椁之内,就消失不见了!透过棺椁的缝隙我们只看见了一瞬间的光亮,根本还没等我们看清楚,那星点的光亮就消失了。

    我们三个盯着那方形棺椁,心里都紧张到了极点,这棺椁里面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仿佛能吸收一切光亮,就在我们心生畏惧的时候,忽然听见七爷的声音在棺椁里面响起“快吧棺椁推开!这下面还有很大的空间!”

    听到七爷的声音,我们都定了定神,不得不承认在古墓之内,七爷就是我们的主心骨,只要有他在,我们就会安心许多,现在听见他的声音,我们三个几乎同时就朝着那棺椁冲了过去,三人协力就把棺椁的封盖给推开了。

    就在棺椁封盖被我们推开的一瞬间,一只枯手蹭的一下就窜了出来,一把就拉住了我的衣领,与此同时我只感觉自己胸口一阵发麻,想要挣扎喊叫,却发现自己的四肢已经开始麻木了,当我仔细看了看那枯手之后,这才发现,抓着我衣领的哪里是只枯手?分明就是一支形似枯手的棕色植物!

    这时候估计王初一和老八也看到了我的处境,两个人先是一愣,然后就快速的朝我冲了过来,不过就在这时,抓住我衣领的那形似枯手的植物猛地发力,一下就把我拽进了棺椁之中,老八和王初一虽然迅速赶来,但还是晚了一步,眼看着我被这枯手拉进棺椁,在棺椁外面歇斯底里的喊叫。

    在我被拉进棺椁的一瞬间,只感觉自己屁股摔在了石板一样的东西上,很疼,几乎就在同时,棺椁的封盖哐啷一声再次闭合。

    由于我身体被麻痹,整个人被那植物拉进来之后,就顺势往下滚去,根据我的推测至少滚出去有三四米才停下,此时的我只感觉浑身发麻,眼冒金星,头晕脑胀。

    忽然一只手就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心里虽然很紧张,但身体已经被麻痹,无法做出反应,只听见七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不用怕,这是一种含有麻醉人体神经毒素的植物,毒性很弱,过一会就会恢复。”

    说完七爷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就朝着前面走去,我借着他手里战术手电的光,看的十分清楚,在他前面斜上方的位置,就是那棺椁的封盖,在封盖下面,有一块高高凸起的石墩子,估计刚才我的屁股就是摔在了那上面,此时七爷正在使劲的推着那石墩子,很显然想要把它给推进去,我看七爷此时额头青筋暴起,显然是废了跟大的劲,想来那石墩子就是开启棺椁封盖的机关。

    就在七爷将那石墩子稍微推进去那么一点的时候,棺椁的封盖就咔啪一声脆响,再次打开了一条手指宽的缝隙,七爷抬着头,朝着那缝隙外面就喊道“老八,初一,你们快打开封盖,赶紧下来,白羽已经进来了,你们不要在那墓室过多的逗留,不然会有危险!”七爷话音一落,就继续去推那石墩子,随着石墩子被一点点的推进去,那棺椁的封盖也被一点点的打开。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黑影就从我身边蹿了出去,吓得我心脏扑通扑通一个劲的加速,等我看清楚了之后,这才发现那黑影就是之前把我拉进来的那形似枯手般的植物。

    紧接着王初一也落得跟我一样的命运,被那植物给拉了进来,就摔在我的身旁,然后就是老八,等到他们俩都进来之后,七爷伸手猛地一砸那石墩子,只见棺椁的封盖轰隆一下再次闭合。

    几乎就在那棺椁封盖闭合的一瞬间,我只感觉整个地面都在颤动,随后就是一阵轰隆声,紧接着棺椁的封盖上竟然凝结出水滴,啪嗒一滴正好就滴在我防毒面具的玻璃镜片上,我仔细一看,这水滴竟然是墨绿色的!

    做完这一切的七爷大喘着粗气,看着躺在地上的我们三人,就开口说道“幸亏你们几个进来的早,如果在晚上半分钟,恐怕全要死在那间墓室里了。”

    此时我的四肢已经开始恢复知觉,缓缓的坐起身子,看了看七爷,忙问道“怎么了七爷?外面墓室发生什么了?”

    七爷指了指我们斜上方的棺椁封盖,说道“看到没有?那种跟水一样的墨绿色液体?”

    我点了点头,发现这种墨绿色的液体还在不停地往下滴,而且速度要比刚才快了不少。

    看到这,七爷接着说道“这种液体含有毒素,虽然不会马上置人于死地,但只要皮肤接触到,最多十几分钟,肌肉就会变得僵硬,人就会被溺死。”

    听到七爷这么说,我心里猛地一惊,再次抬头去看那棺椁的封盖,只见封盖上面已经密密麻麻渗出了不少的水珠。

    “七爷,看这情况,恐怕上面那间墓室现在已经被这种液体给灌满了,要不是这棺椁密封的足够好,恐怕现在咱们早就成了水鬼了。”

    七爷点了点头,朝着王初一和老八两人走过去,这时候两人四肢已经逐渐的恢复了知觉,没多久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没开口说话,就看一道黑影朝着他们冲了过来,我心里暗叫不好,肯定是刚才那形似枯手的植物又冲过来攻击我们了。

    这植物虽然不致命,可如果一直被它这么攻击的话,我们的处境也会变得很危险,好在七爷眼疾手快,猛地抽出军刀,就朝着那植物砍去。

    这一刀下去,直接就把那植物给砍断了,一股棕色的汁液就从那植物被砍断的切面上喷了出来,好在七爷早有防备,一个闪身就躲开了,那汁液溅在地上之后,还在不停的冒泡,随后化作一阵烟雾消失不见。

    此时的老八和王初一两人在缓过神来,站稳了身子问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差点就把老子给弄死了。”

    老八走到那被砍断的植物面前,伸手将他捡了起来,仔细看了看之后,忽然说道“我的天哪,这可是宝贝啊!”说着就用刀将那植物切下来一段,放进了背包里面。

    看他如获至宝一般,我忍不住就好奇的问道“老八,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老八抬起头,透过防毒面具的玻璃镜,看了看我,回道“白三爷,您可是不知道,这玩意叫阎王藤,你别看它挺闹腾,可要是把它切下来,晒干了磨成粉,可就是一等一的麻药,别管你受多种的伤,只要撒上一点,马上就不疼了,而且还有止血的功效,实属罕见的草药啊。”

    我听他这么一说,忽然就想起了张五行,记得在昆仑山戎王墓里,我们受了重伤,张五行也是拿出一种既能止痛,又能止血的白色粉末,难道说他当时拿出的那种粉末,就是这阎王藤?

    这时只见王初一也用军刀削下来一截阎王藤放进了背包,我看她这般做法,也不甘示弱,连忙削下来一大截,塞进背包里面,这东西如果真像老八说的这么神奇,那还真是个宝贝。

    等着七爷也留了一些阎王藤之后,我们就继续往前走,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就在之前那间墓室的斜下方,这棺椁的封盖闭合之后,在我们眼前就出现了一条斜着向下的甬道,甬道没多长,我们很快就走到了尽头。

    “看,那是什么?”老八忽然停下脚步,手里的战术手电朝前照去,顺着他手电的光亮,发现在我们正前方大概五六米的距离,一个方形的棺椁,正安静的躺在那里,看那棺椁的形状,样式,以及棺椁外壁上雕刻的纹路,就和之前我们在那墓室里见到的一模一样,只是令人奇怪的是,这棺椁的封盖似乎并没有盖上,而是斜着摆在一边!

    看到这,我们心里都有些纳闷,按说这么大的一个古墓,不应该会出现这样低级的错误,古人讲究入土为安,无论如何也会把棺椁给封上,绝不会像这样,把封盖斜着放在一边,这样的话,偌大的一个古墓不久失去了意义?

    等到我们靠近了那棺椁之后,看到棺椁里面的情形,我和七爷的身体都微微一颤,就连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过了好大一会才缓过神来,我跟七爷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

    “白三爷?七爷?我说二位祖宗,您这是怎么了?”老八看我们站在棺椁面前愣了半天,有些着急,也有些担心。

    七爷摆了摆手,对我说道“白羽,你去对面,咱们准备开棺。”

    我连忙点点头,快速的来到这棺椁的北侧,就这样,七爷站在棺椁的南侧,而我则是站在棺椁的正北侧,我们两个就这么对着站好,然后看着棺椁里,那具棕黑色的木质棺材,长出了一口气,心里默念“但愿这次不会再让我们失望!”

    就在这时,我和七爷都突然发现,那棺椁上的麒麟眼图案忽然旋转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