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方棺枯手
    七爷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一眼那亡魂花,仅仅是一声叹息,并没有多说什么。wwΔw.『a

    传说古墓之内有四种可以开辟阴阳,定人生死的花朵,首当其中的,便是彼岸花,传说只开在阴阳交接的地方,可以联通生死,可以让人跨越生死界限,最为神秘,其次便是这亡魂花,传说这种花只生长在死尸上,以腐肉为养料,颜色可分为红、绿、蓝三种,花开时分便会发出一种诱人的香气,使人精神差生错乱,而且这香味里含有剧毒,一旦人体吸入微量的气体,便会在半个小时之内丧命。

    现在我们所处的这间墓室到处都弥漫着一种淡绿色的雾气,想来应该就是这亡魂花发出的香气,如果不是老八出声提醒,让我们提前带上防毒面具,恐怕我们现在都已经变成了这亡魂花下的养料了。

    “七爷,这亡魂花传说能说话,到底真的假的?”老八有些好奇的看着那墓墙上的亡魂花,开口问道。

    七爷压低了声音说道“假的,花怎么会说话?只是传闻罢了,之前我见过一些人中了花毒之后,开始胡言乱语,说的话,大多跟自己都不沾边,我猜想那些中花毒的人,所说的话,应该就是这亡魂花汲取养分的那具尸体生前的事情,之所以叫亡魂花,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听到七爷这么一说,我马上就反应过来,连忙问道“您的意思是说,但凡是中了这花毒的人,就会胡言乱语,而且是在替死者说话?”

    七爷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这亡魂花在古时候也叫诉冤花,传说一些冤死的人身上便会长出这种花,花毒会让活人说出自己死前所受的冤屈,不过根据历史记载,这种话,在唐朝的时候就已经绝迹了,曾经有些人想要试着培育出这种花,但最后都没能成功。”

    七爷话音一落,王初一先是一愣,马上开口说道“你们快看那棺椁,位置好像变了!”

    我转头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棺椁的大小并没有什么变化,仍旧是在一个圆形的白玉石台上面,四四方方的棺椁大小也没有任何的变动,只是听王初一这么一喊,我也感觉这棺椁有些不对劲,细看之下,才发现,这棺椁的方向好像发生了改变,之前我记得这棺椁的其中一脚正对着那长满了亡魂花的墙壁,可现在却发生的偏离,这一下可让我们吓了一跳。

    “七爷,这墓内旋棺,可是大凶之兆啊。”老八手里提着长刀,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棺椁,丝毫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七爷点了点头,看了看那长满了亡魂花的墙壁,又看了看眼前的方形棺椁,低头想了想,开口说道“我知道了!”

    “怎么回事?”我们三个异口同声的问道。

    七爷开口道“这是个天圆地方墓,本来这棺椁应该在石台下面,不知道为什么却跑到了这石台的上面,现在整个墓室的格局就变了,变成了地圆天方,而且咱们之前看到那挂着人皮脸的墙壁,应该也是活动的,跟咱们眼前的这棺椁相连接!”

    七爷话音一落,王初一就开口问道“您的意思是说,刚才那墙壁移动过?所以墙壁上的人皮脸,变成了亡魂花?”

    王初一说完,老八就接话道“不仅仅是这样,在那墓墙移动的同时,这棺椁也跟着移动了,看来这两处的机关是连在一起的。”

    就在他们还在研究这墓室机关的时候,那棺椁下面的圆形白玉台忽然转动了一下,由于我一直在盯着那石台看,虽然它转动的幅度很小,但仍旧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石台动了!”我连忙出声提醒他们。

    可不等他们走进,那石台便发出一种清脆的咔嚓声,紧接着,从石台正中间的位置,就裂开了一道缝隙,随后石台便开始向两边滑动,中间的裂缝越来越大,最后面前能支撑住上面的方形棺椁,就在我们惊讶的时候,那棺椁的封盖上也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当我们抬头去看的时候,见那棺椁已经打开了一条缝隙,缝隙里面瞬间涌出一股黑色雾气,这雾气并不多,但是很浓,几乎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散去。

    七爷转头看了看我,开口说道“看样子,这整间墓室里,全是毒气,这棺椁里面放出来的黑色气体肯定含有剧毒,咱们都小心点。”七爷话音一落,就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副一次性塑胶手套戴上手上。

    看他这架势,应该是要去那棺椁旁开棺了,于是我们几个也学着他的模样,都戴上了手套,这种医用的一次性手套虽然很薄,但是戴上之后会很影响手指的触感,时间久了还会因为自己皮肤上的温度产生一些水气,十分的不舒服。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整间墓室都是毒气,难免这棺椁里面的物件就含有剧毒,一个不小心碰到,恐怕就会丧命,戴上手套虽说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但总归是要比徒手下去摸好上许多。

    等到我们来到那棺椁旁,七爷已经在棺椁上画好了符,随时准备开棺了,见王初一走过来,就对她使了个眼神,问道“你不去准备?”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看了看眼前的棺椁,样子有些紧张 ,小声的问道“七爷,真要开这具棺椁吗?”

    看来王初一对于开这棺椁产生了恐惧,她似乎觉着这棺椁不太对劲,见她提出异议,我和老八都没有说话,其实有时候女人的第六感还是挺灵的。

    七爷见我们犹豫,就点点头说道“这棺椁是有点玄乎,不过这棺椁封盖已开,如果我们不开馆的话,恐怕也会碰上麻烦,不如开了棺椁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心里也好有个准备。”

    七爷的话说的虽然声音不大,但我们听了都感觉有道理,我隐约间只感觉七爷的话就像是有某种魔力一般,从耳朵直接就钻进了心窝子里。

    王初一点点头,已经朝着墓室的东南角走去,等我抬头去看她的时候,她已经将蜡烛给点好了,然后双手合十,又对着拉住拜了拜,这才回到我们身旁,低声说道“开吧,不过要看着点那蜡烛,一旦熄灭,马上停手。”

    老八点点头,我们四个分开站位,分别站在方形棺椁的四个角,刚要动手去推那棺椁的封盖,忽然就感觉一阵阴风扫过,我打了个冷颤,连忙转头去看王初一在角落里点燃的那支蜡烛,只见那蜡烛的火苗摇曳了两下,眼看就要熄灭的时候,忽然又变得稳定起来。

    见到这一幕,我和老八都疑惑的看了看王初一,只见王初一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那蜡烛的火苗,手上也没了动作,大概过了两分多钟,我们四个同时发现,那蜡烛的火苗蹭的一下蹿起老高,紧接着,就变成了一种诡异的淡紫色,原本微弱的火苗,竟然将这间墓室照亮了大半,使得整间墓室都充斥着一种淡紫色的光晕。

    看到这,王初一马上大喊“停手,退后!不要再碰这棺椁!这棺椁有问题!”

    这一声大喊,吓得我和老八连忙退到了白玉圆台下面,王初一也紧随其后退了回来,此时的墓室之内,只有七爷仍旧停留在玉石圆台之上,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方形的棺椁,似乎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七爷,赶紧下来啊!别愣着啊!”老八焦急的喊叫,七爷却纹丝不动,就好像压根没听见一样。

    就在这时,那方形棺椁忽然轰的一声,封盖向后一下滑动了很多,露出一个将近一米宽的口子,刹那间,就从那棺椁里面伸出一只枯手,一下抓住了七爷的衣领。

    “七爷小心!”我和王初一都吓得大叫,可却还是晚了一步,只见七爷整个身体向前猛地倾倒,没有任何挣扎和反抗的迹象,就被那支枯手给拉进了棺椁之内,紧接着棺椁的封盖哐啷一声,再次闭合,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看的我楞在原地,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王初一和老八站在我身旁,很显然也是被刚才的那一幕给惊到了,想来七爷的身手,绝不会如此轻易的就中了招,就算是被那枯手给拉住,也绝不至于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这到底是碰到的什么东西?七爷之前目不转睛盯着那棺椁时,又发现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他放弃抵抗,乖乖的被那棺椁里的枯手给拉了进去?

    等到我们回过神来,再次冲到那棺椁旁的时候,那棺椁上的封盖已经死死的扣在一起,任凭我们三个用尽办法,也没有移动半分,我心里不由得就着急起来说道“他娘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七爷真的被拉进去了?”

    面对我的疑问,王初一和老八脸上也是一筹莫展,老八的长刀插入那棺椁封盖的缝隙里,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着将那封盖给打开,可终究是没有任何的进展。

    王初一急的团团转,抬头问道“白羽,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