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编钟葬曲
    “都小心点,我估计这墓道不安全!”老八低声说了一句,手里已经握住了长刀,先一步走上前去。

    七爷紧跟在他后面,我和王初一也摸索着往前走,只见老八用脚小心的将地上的尸骨踢开,几乎是一寸一寸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紧张的朝两边看,边看边说“这些尸骨没有外伤,我估计应该是中了毒,咱们赶紧把防毒面具戴上免得一会出什么岔子。”

    一听老八这话,我几乎以最快的速度就把防毒面具给戴上了,现在这身手,可比我在部队的时候快多了,要是虎子在这,恐怕又得讥讽我,记得当初在部队训练佩戴防毒面具的时候,我总是最后一名,现在到了要命的紧要关头,反倒是动作变得十分利索。

    戴上防毒面具之后,视野就有些受限,我们几乎是一个挨着一个往前走,走了大概十几米之后,果然在我们面前就出现了一种肉眼可见的绿色的雾气,幸亏老八提醒的及时,不然我们可能都要折在这墓道里了。

    老八转头看了看我们,对我们挥了挥手,示意停下来。

    现在我们所处的位置,正好被绿色的雾气包围,虽然是戴了防毒面具,可以暂时的抵抗一段时间,可停在这绿色的雾气里面总归是一件危险的事儿,我慌张的朝前看,只见在我们正前方,大概七八米远的地方,就是墓道的尽头,而在墓道尽头的方向,竟然放着一套巨大的编钟,这套编钟横向的摆在那里,几乎要把整个墓道的出口给堵住了。

    老八的声音从厚重的防毒面具里传出来“这编钟不太对劲啊,哥几个小心着点,千万别碰到。”说完老八就小心的继续朝前走,很快我们就来到了编钟面前,我透过防毒面具的玻璃镜朝前看去,只见这编钟数量巨大,可能是由于空气中的绿色雾气含有剧毒,让这些青铜编钟保存的十分完整,长约十五米,上下共分为三层,大小不一,看上去颇为大气。

    王初一似乎对这编钟更加感兴趣,走上前两步,来到距离编钟最近的位置,抬头看了看,说道“这可是件宝贝,只可惜咱们带不出去,不然的话,这套编钟的价值,可算得上是国宝级的了。”

    老八低沉着声音说道“哎呀,我说这姑奶奶真会开玩笑,干咱们这行的见过的国宝级的冥器还少吗?别说这编钟丫的带不出去,就算是带出去了,你敢卖?就算你敢卖,也没人敢收!还不是得老老实实的上交国家。”

    说着,老八就绕过这编钟,走进了墓室,我仔细看去,这编钟按大小和音高为序编成8组悬挂在3层钟架上。最上层3组19件为钮钟,形体较小,有方形钮,有篆体铭文,但文呈圆柱形,枚为柱状字较少,只标注音名。

    中下两层5组共45件为甬钟,有长柄,钟体遍饰浮雕式蟠虺纹,细密精致。

    当我绕过这编钟,来到这编钟左侧的时候,忽然发现这编钟的立柱上竟然刻着密密麻麻许多古文,古文非常的小,要不是我距离太近,恐怕就把这古文当做是花纹给略过了。

    于是我连忙叫老八过来看看,毕竟他是我们这里唯一能看懂古文的人。

    “老八,上面写的什么?”

    由于这古文实在太小了,老八走近了之后仍旧看不清楚,只能撅着屁股,尽量把脸贴近那编钟的立柱,可偏偏就在这时,老八似乎忘记了自己头上还带着防毒面具,一个不小心,由于自己靠的太近,防毒面具就撞在了那编钟的立柱上,这一下撞击其实力道并不大,可这编钟就像是着了魔一样,自个就响了起来,而且还很有规律,响声自成乐曲,听起来还十分的美妙。

    “不好,快往后退!”七爷惊呼一声,拉起我和王初一就绕过了编钟,冲进墓室,与此同时,忽然整间墓室墙壁上的长明灯轰的一下就全亮起来了,原本昏暗的墓室,一下子变得十分亮堂,我们几个全都愣住了,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见墓室的角落里传来了砰砰砰的声音,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蛇皮鼓,此时竟然自顾自的响了起来。

    “他娘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大骂一声,只听见之前我们过来的那个墓道里面,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摩擦声,这种摩擦声之前我也听到过,所以一瞬间就能做出判断,应该是那墓道里的尸骨在动!

    一时间,鼓声,编钟声,以及那墓道里的骨头摩擦声,纷纷钻入我们的耳朵,好像这里根本就不是一个墓室,而是一个热闹的宫殿。

    就在我还在迷茫的时候,忽然就听见有琴声响起,紧接着是苼,隐约间还能听见笛子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巨大的高台在墓室的西北侧高高隆起,高台成圆柱形,这石柱高台体型硕大,上面的雕刻之精美,令人咋舌,只见它底座呈双龙蛇形,龙体卷曲向上,回首后顾,蛇又位于龙首之上,盘绕相对,动势跃然浮现。

    然而就在这高台之上,一个平放着的古琴正在发出声音,那古琴扁平,作蟠虺装饰,两端刻有梅花纹路,看上去颇为精美。

    此时整间墓室的响声组合在一起,让人听得陶醉其中,好像置身于仙境一般。

    若不是老八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恐怕能跳起舞来。

    “都别愣着!”老八大吼一声,将王初一从陶醉中惊醒,接着说道“刚才我看了那编钟的古文了,上面分明写着一些诅咒的话,而且诅咒的很恶毒,这些乐器齐鸣揍出来的乐曲虽然动听,却能要了你的命!”

    老八这话是压低了声音从嗓子眼里发出来的,让人听了不自觉的就浑身一颤,一下子就把注意力全集中在了老八的声音上,暂时的忘记了那音乐。

    这时候,七爷也压低了声音,用同样的口气说道“这是葬曲,是哀乐!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声音上,不然后果很严重!”七爷说完,掏出登山绳,抬手就朝着那高抬抽去,想要用登山绳把那古琴给拉回来。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七爷扔出去的登山绳竟然没能甩在那石台上面,而是在距离石台还有一米多远的时候,就掉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我和王初一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七爷的力道和身手我们都是了解的,既然他出手了,那绝不可能会落空,除非那高台附近有什么机关限制!

    此时七爷也是一脸的震惊,开口说道“看来情况不妙啊,这葬曲一旦开始,整间墓室的机关就被启动了,咱们得想个法子让这些乐器停下来!”

    七爷话音刚落,老八一下抽出长刀,就朝着那编钟走过去,看他的意思,是要手起刀落,将那编钟给砍了。

    看到他的动作之后,王初一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拦住了老八,大声问道“老八,你想干嘛?”

    老八语气也不和善,开口道“干嘛?当然是砸了它丫的了,再这么响下去,哥几个可就麻烦了。”

    “不行!不能砸,那可是国宝,等咱们出去之后,我要用匿名的方式通知国家考古队,把这编钟发掘出去,你不能砸。”

    老八一听王初一这话,马上哎呦一声,说道“还真看出不来,姑奶奶您还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早干嘛去了?何必来当摸金校尉?干脆去做考古学家不就完事了嘛。”

    老八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手上却已经将长刀收了起来,看样子他对王初一的建议,还是支持的。

    就在这时,七爷发话了“好了,不要闹了,老八,就算是你砸了那编钟,这葬曲也不会停,这点你应该清楚。”

    老八点了点头,说道“我这不是生气嘛,好不好的一个编钟,竟然在演奏葬曲,多晦气。”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一个模糊的白色身影出现在那编钟面前,一手持丁字形的木锤,另一只手持长形的棒分别敲打着铜钟,而且那动作十分的轻盈,看上去好像是仙女一样,只不过透过那层模糊的白色光影,我看的真切,那就是一具会动的骷髅。

    紧接着那鼓旁,石台上的古琴旁,都出现了这种白色的光影,而光影里面包裹着的都是从那墓道里爬出来的骷髅,整个场面看上去别提有多恐怖了。

    “七爷,现在怎么办?”我看着一具又一具的骷髅,出现在这墓室里,魂都快吓没了,哪里还顾得听什么乐曲。

    这时候七爷皱了皱眉头说道“没事,这些骷髅应该只是重复着生前的所作所为,并不会攻击我们,咱们等等看,我估计这墓室还有蹊跷。”

    看着周围的骷髅,我只感觉头皮发麻,心说这墓室到底是干嘛的,难不成这墓主人生前喜欢音乐?是个音乐家?死了还要在自己的墓里搞一支乐队?给自己唱唱歌什么的?

    我是越想越害怕,冷汗已经渗透了衣背,最可怕的是,我已经感觉到冷了,这墓室的温度好像一瞬间下降了十几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