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墓道尸骸
    就在我们双脚刚刚站在那凹槽上面,就感觉脚下一阵轻微的震动,那种畸形虫子一只又一只的从凹槽里爬了出来,我定睛一看,这些畸形的虫子跟之前见到的没什么两样,不过通过脚下地板轻微的震动来推断的话,这下面肯定还有更大的。

    “怎么办?”

    王初一紧张的问道。

    我看了一下现在的形式,这些愤怒的醉蛛虽然一开始冲势勇猛无比,可当这些畸形的虫子爬出来之后,很明显攻势就变弱了下来,这也给了我们喘息的机会。

    就在这时,七爷忽然开口“左边,往左边走!你们看那里好像有个凸起物!”七爷这话音一落,就用火把在自己脚下舞动起来,快速的就朝着他所说的位置移动。

    我们几个跟在他后面,也开始朝着那凸起物靠近,可刚刚离开这凹槽的范围,就看见那些醉蛛仿佛疯了一样的朝着我们涌来,甚至有不少直接就朝着我们蹦过来,要不是我手上火把舞的快,肯定就要被它们咬到了。

    我们四个一边走,一边对付不断跳上来的醉蛛,很艰难的来到那凸起物附近,老八用火把照了照,忽然喊道“我的天,这是个什么玩意?”

    借着火光,我只看见,那凸起物好像是一个人的手臂从墙壁里伸了出来,现在已经变得是森森白骨,心里不禁纳闷,就问道“七爷,这人是不是直接就给砌在墙里了?怎么这么突兀的伸出一只手来?”

    七爷没有说话,靠近了那手骨仔细的观察,而我们三个则是用火把不停的应付不断冲上来的醉蛛,大概过了两三分钟,七爷这才开口说道“不!这人是个监工,军衔应该还不低,好像是被强行砌在墙里的,死前痛苦的挣扎过。”

    听完七爷的话,我先是一愣,连忙问道“您是怎么看出来的?现在怎么办?”

    七爷指了指那手骨说道“看这手骨的手腕位置,还带着一些金属的饰物,如果是普通的工人,肯定不会戴这些东西的,看样子这个人还有些身份,我估计是修墓的工人集体反叛了!”说着七爷从包里摸出手电, 手电贴着墓室的墙壁,斜着就向上照,然后说道“我估计这墙壁上肯定有机关,那些反叛的工人一定会通过某些机关逃命!在当时谋害监工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说着,七爷就已经开始在这墓墙上摸索,我则是掏出汽 油 瓶,又朝着那醉蛛最密集的地方仍了两个,火焰很快就烧了起来,随着这醉蛛越来越少,它们的攻击也越来越疯狂,最后我不得不用汽油在我们身前烧起一道火墙来抵御不停进攻的醉蛛。

    “七爷,快啊,要顶不住了!”老八大喊一声。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在我们不远处的一只醉蛛突然停下了脚步,竟然开始疯狂的吞食着自己的同类,而其他的一些醉蛛似乎并没有任何的逃窜痕迹,反而是朝着那吞食同类的醉蛛靠近,眨眼的功夫,那只醉蛛已经吞食了不下十几只,而且看样子这种吞食还在继续。

    七爷和王初一两个人仍旧在墓墙上仔细的搜索着,我仔细盯着前面那只吞食同类的醉蛛,看的直冒冷汗,只见那只醉蛛越来越大,短短几分钟,已经足有碗口大小,而且背部还长出了甲壳类的东西,正在呼扇唿扇的晃动,我定睛一看,暗叫不好,在那甲壳下面分明就是一对振翅,这醉蛛若是能够飞行,越过火墙来攻击我们,那可就麻烦大了!

    “七爷,好了吗?这些醉蛛在进化!”我话音一落,诡异的画面再次出现在我眼前,只见那些原本正在捕食醉蛛的畸形虫子,此时竟然反被醉蛛攻击,十几只醉蛛围住一只那种畸形虫子,正在撕咬。

    眼看着那种畸形的虫子就要支撑不住了,七爷突然拍了一把我的肩膀“白羽,你身手利索,体重比较轻,你快上去看看!”话音一落,七爷就把我拉到墓室的墙壁下面,我抬头一看,只见这墙壁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隔三差五的伸出很多小型的方砖,这些方砖的排列很有规律,仔细一瞧,就好像是攀岩训练时候的攀岩墙壁一样。

    虽说我之前也去过几次攀岩场,可那都是在有教练,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而现在这种情况,让我爬上这陡峭的墓墙,那跟杀了我没太大区别,万一不小心掉下来,那可是必死无疑。

    就在我犹豫的一瞬间,王初一纵身一跃,双手就已经扒在那凸起的方砖上,并且开始快速的向上爬,看她那身手,若不是在军队里有过特殊训练,绝对做不出来。

    见到王初一已经爬上了墓墙,七爷喊道“支援王初一,别让这些蜘蛛靠近墙壁!”话音一落,七爷就从包里掏出一瓶酒,喝了一口,顺着火把就往外喷,好像是民间变戏法的一样。

    可虽然我们在下面拼命的阻止醉蛛靠近,但是这墓墙却是个又宽又长,想要完全阻止这醉蛛向上爬,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在这时候,已经有十几只醉蛛朝着王初一的方向爬了过去,而且速度十分的迅速,眼看着就要跳上王初一的背。

    “王初一,小心!”我大喊一声,随手点燃一个汽 油 瓶。就朝着王初一旁边砸了过去,燃烧的汽油在墙壁上炸开,不仅把那些正试图攻击王初一的醉蛛给炸掉了不少,王初一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身子一抖,一只手就打了滑,差点从墙壁上掉下来,好在她攀岩经验丰富,另一手死死的扣住墙壁凸起的方砖,这才不至于摔下来。

    有了刚才这么一闹,王初一向上爬的速度更快了,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道,整个身体不停的向上跃,但凡她的脚有地方借力,她都会蹦起老高,也就是七八秒的时间,王初一已经窜上去很高,手电的光线照过去已经显得很模糊了,算是暂时脱离了这些醉蛛的攻击范围。

    就在这时,那只不停在吞食同类的醉蛛也停了下来,甲壳猛地向上翘起,蹦了一下之后,就飞了起来,我见势不妙,连忙大喊“小心,小心那只会飞的!”我一声喊叫,几乎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那只会飞的醉蛛身上,只见它煽动翅膀越飞越高,我本以为它回来攻击我们三个,却没料到,它竟然直接朝着墓墙上方飞去,目的十分的明显,就是要去攻击王初一。

    “王初一,小心,有一只会飞的醉蛛去找你了!”我这边话音刚落,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那只飞行中的醉蛛就化作一团火焰,从高处猛地坠落下来,狠狠地摔在了地板上。

    刚才的巨响很明显是王初一开了枪,由于这墓室的特殊环境,枪声带来的巨响在墓室里反复的回荡,不但我们被吓了一跳,就连那些地上的醉蛛和昆虫也同时停止了动作。

    不过这些只是一瞬间的事,等枪响过后,那些醉蛛再次朝着我们涌来。

    不过与此同时,在我们头顶的方向,也传来了王初一的声音“这里有条墓道,你们先上来再说!”话音一落,我就感觉一捆登山绳从上而下的扔了出来。

    我二话不说抓住登山绳就往上爬,这墓室的墙壁本来就有很多凸起的方砖,这下我再抓住登山绳,爬行的速度要比之前王初一快了很多,几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就已经爬到了王初一身旁,也顾不得多看什么,转头就喊“七爷,老八,你们赶紧上来!”

    其实不等我开口,老八已经开始向上爬了,只见他一只手抓着登山绳健步如飞的在墓室墙壁上攀登,另一手则是不停的挥舞着火把,将周围从墙壁上蔓延过来的醉蛛给打落,虽然耽搁了一点时间,但总归还是爬了上来。

    最后就是七爷,由于他一只手是钩子做的,用登山绳攀爬略显困难,等他抓住这登山绳之后,我和王初一以及老八三个人就拼命的抓住登山绳向上拉,最终把七爷拉上来之后,只见七爷看了一眼这墓道,身体微微一颤,然后将火把插在了墓道的入口处挡住外面的醉蛛,然后反身向后走了三四步,朝着墓道上的一个方砖就按了下去。

    于此同时,我就看见,那墓室入口猛地砸下来一道沉重的青石!直接把整个墓道给封死了。

    事情到这里,我才松了一口气,眼看着封死墓道的青石足有上千斤重,外面的那些醉蛛就算是有成千上万,也绝对不可能把这青石给钻开。

    可偏偏就在这时,王初一转身用手电往前照的时候,我们全都愣住了,只见这墓道里密密麻麻的堆满了人的尸骨,一条狭长的墓道里足有上百俱之多。

    我走过去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些尸骨大多都保存的十分完好,骨头虽然被腐蚀的很厉害,但却没有人和的挫伤痕迹,这些人好像并没有受到什么攻击!为什么会死在这里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