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人头再现
    这一下把我吓得两腿一软,就瘫在青铜鼎的边上,由于手还卡在青铜鼎里,我整个人就挂在鼎边上,就连喊叫的力气也没了,那人头还在不停的往上钻,我抬眼看着,只见这人头已经钻出来将近半米高了,头下面全是脖子,到现在还没看见肩膀,也不知道这人头的脖子到底有多长,现在看过去就像是一条蛇一样。

    我心想着这次算是完蛋了,看来这青铜鼎果然有古怪!就在这时,我另一只胳膊忽然被人给抓住,吓得我连忙低头一看,只见一只手狠狠的抓在了我的胳膊肘上,这手上还微微发着黄色的光,看起来十分的朦胧。

    不等我有所反应,这手就猛地开始向后拉,这手一拉,我整个人就被拽开了,一只手卡在青铜鼎里,一只手被他拉扯着,两边就像是拔河一样,谁也不让着谁,我卡在中间,别提多难受了,就感觉身体都快被撤裂了,疼得我一个劲的大喊。

    过了几秒钟之后,可能是听到了我的惨叫,那只泛着微黄光线的手逐渐的松开了我的胳膊,随即做了一个佛教的手势,然后反手一弹,也不知道将一个什么东西就弹进了那青铜鼎里面。

    紧接着我就感觉那青铜鼎里的尸油开始发热,紧接着就开始咕嘟咕嘟的冒泡,我就感觉在青铜鼎里面的东西开始不停的翻腾,掐着我手的那家伙逐渐也失去的力气,我顺势猛地一抽,就把手给抽了出来。

    就在这我把手抽出来的一瞬间,那支泛着微黄光线的手再次抓住了我的胳膊,猛地开始向后拉,这一次他用的力道更大,几乎将我整个人在地上拖行,很快就把我拉出去两三米去。

    就在这时,我抬头看去,只见老八正低头看着我。

    “老八?刚才怎么了?我怎么叫你们都没反应?”我一脸的纳闷,闹不清楚状况。

    老八看了看我,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刚才看你去那鼎里摸东西,摸了半天,整个人就一直保持一个动作,叫你也没反应,我就知道你出事了,这才把你从鼎边上拉出来。”

    我低头一看,老八的一只手已经呈现出一种淡白色,整只手上已经完全没了血色,淡黄色的皮肤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腐蚀了一样,看起来情况很不好。

    我连忙问道“你的手,没事吧?”

    老八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就是暂时使不上力气了。”说着,他就再次去看那青铜鼎,只见七爷和王初一正站在青铜鼎的边上,探着身子往里看,我连忙吼道“别,别过去,那里面都东西!有个人头!”

    我大喊了一句之后,王初一和七爷同时转过头看我,就在他们转头的一瞬间,我和老八同时身体都是一震,这两人的脸竟然跟之前我看到的那人头一样,两个眼窝空荡荡的,里面还在不停的向外流着尸油,眨眼的功夫,整个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尸油全部给淋湿了。

    “老八,你看到了吗?”我连忙问老八。

    只见老八一脸的震惊,看了半天说道“看…看到了,白三爷,现…现在怎么办?”说话间,七爷和王初一已经朝着我们的方向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发出一种呜呜的声音,听上去很像是某种生物的低吼,眼窝里的尸油是越流越多,随着他们不断的向前走,地上已经湿了一大片,我是越看越害怕,就一直不停的往后退,老八也搞不清楚状况,本能的跟着我往后退。

    我们大概退了有十几米之后,忽然就听见七爷的声音“你们俩干嘛呢,赶紧着过来啊!”

    我一听这声音,心头就是一喜,看样子七爷和王初一两人应该没事。

    “白羽,老八,你们干嘛呢?”王初一的声音也传入了耳中,我抬头往前一看,只见七爷和王初一正站在我面前不远的地方,原本那吓人的模样一下就变的正常起来,身上也没有什么尸油了,就好像刚才的一幕从来就没发生过一样。

    这时候我好像闹明白了其中的奥秘,就对七爷和王初一说道“你们俩,往后退两步。”

    估计是七爷和王初一两个人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听到我的话之后都是一愣,两人对视一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两人一块向后退了两三步。

    就在这时,我抬头看去,只见七爷和王初一又变成了那种恐怖的样子,等到他们再次朝前走的时候,又再次恢复正常。

    看到这,老八不由得咦了一声,然后说道“难道是那青铜鼎的影响?离开了那青铜鼎的范围之后,这些怪现象就没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些青铜鼎果然是有蹊跷,不是一般的物件,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四鼎乾坤墓,这是一个新的墓室,小心一点,恐怕比之前的那个四鼎乾坤墓还要麻烦。”

    听到我这么说,七爷和王初一也不由得皱眉头,老八脸色就更难看了,开口说道“七爷,白三爷,您说这墓要比乾坤墓还凶险?难道还有比乾坤墓更厉害的啊?这乾坤墓咱们都是拼了老命才爬出来,这下倒好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听到老八的抱怨,七爷开口说道“谁告诉你这里比之前的乾坤墓更凶险了?白羽只是说这里比之前更麻烦,这四个鼎可蹊跷的很啊。”

    我点点头,说道“刚才那放着尸油的鼎里有东西,好像是个人。”说完我也后悔了,心想在这种古墓里,那会有人,要是有也是鬼,或者粽子。

    我这话音刚落,七爷脸色就变了,一连问了我好几次,最终确定那鼎里确实是有东西之后,七爷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下倒是好处理了,我估计那鼎里是一具尸骸,应该还是个女人,只要咱们把那尸骨从鼎里给弄出来,这墓室的阵眼应该就破了。”

    老八一拍大腿,说道“对啊,只要是把阵眼给破了,这墓室就算是再有机关,再麻烦,咱们也不怕了。”说完,老八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盯着我看了看,然后转头对七爷说道“刚才白三爷已经下手去捞了,那鼎里的东西怨念重啊,三爷差点就交代在那里,咱们怎么能把那鼎里的东西给弄出来呢?”

    听了老八的话,七爷和王初一都转头看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连忙开口说道“别介啊,哥几个,我是不会再去摸了,那他娘的鼎太邪乎了,你们是没去摸,要是你们摸过绝对不想摸第二次。”

    王初一回头看了一眼那青铜鼎,开口说道“咱们直接去把那鼎给弄翻不就完事了,干嘛非要进去摸,直接推翻了,把尸油倒出来,看看里面到底是个什么物件。”

    对于王初一的这个提议,我直挑大拇指,这方法好,只要不让我伸手进去摸,那全都是好办法。

    说干就干,我们很快就走到了那青铜鼎旁边,说也奇怪,我们一路走过去的时候,并没有出现之前看到的那种怪现象。

    到了地方之后,我和王初一就站在青铜鼎的后面使劲的往前推,老八和七爷则是用登山绳拴住青铜鼎的前面,使劲的往后拉,就这么他们俩拉着,我们俩推着,青铜鼎开始缓慢的倾斜,可是这青铜鼎实在是太沉了,再加上里面灌满了尸油,眼看着刚推出来一个倾斜的弧度,由于体力不支,我和王初一实在是撑不住了,手上力道一减,这青铜鼎哐当一下再次回到了原位,里面的尸油一下子溅出来不少,弄的我和王初一满脸都是。

    这一下王初一可受不了了,弯下腰哇的一口就吐了出来,看来这尸油把她恶心的够呛。

    过了一会之后,王初一站起身子,脸色十分的难看,说道“刚才尸油溅到我嘴里一点,这玩意能没毒吧?”听王初一这么问我也是一愣,这尸油到底有毒没毒我也不知道啊,于是就问七爷。

    听见七爷说没有毒之后,王初一这才放心,强忍着自己的恶心,皱着眉头说道“赶紧推,赶紧把这鼎给推翻,离开这破地方。”

    话说完,我们就开始继续推这青铜鼎,可这次再去推的时候,忽然就感觉这鼎比刚才要沉很多,也不知道是我们刚才用力过猛现在有些脱力,还是这鼎自身重量正在增加,总之刚才使劲还能推得动的青铜鼎,现在竟然纹丝不动,任凭我们如何的发力,这鼎就好像是长在地上的一样。

    “哎,我说这鼎不对劲啊,怎么拉不动了?”老八一边拽着登山绳往后来,一边开口说道。

    听到老八这话,我和王初一也瞬间感觉不妙,看来青铜鼎变重的感觉不只是我们有,七爷和老八两个人似乎也有这种感觉。

    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紧张,我和王初一仍然没有放弃,还在不停的用力往前推,可就在这时,青铜鼎里突然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这声音不大,却十分的刺耳,听的人心里直发毛,我和王初一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敢再去推这青铜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