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古法拍魂
    我和老八全都愣在原地,这七爷消失我们还能理解,可能是他碰到了什么机关,或者干了什么蹊跷的事情,可王初一消失,就让我们太吃惊了!上一秒还在骂着老八,挽着我胳膊的王初一,就这么直接消失在我们两个眼前,换做是谁,都会觉着匪夷所思。

    老八以为是自己看错了,连忙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仔细的盯着我看了看,开口说道“哎,我说白三爷,你…你婆娘呢?刚刚不是还在你身边的吗?怎么这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

    说完,老八又走到我身旁,围着我绕了一圈,发现王初一并没有藏在我身后,就更加的奇怪了:“哎,我就奇怪了,你这婆娘到底去哪了?”

    面对老八的疑问,我也回答不上来,只是跟个傻子一样摇了摇头。

    王初一和七爷的突然消失,使得老八变得很焦急,不停的在墓道里来回踱着步子,嘴里还不停念叨着什么。

    我现在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对于他嘴里念叨的到底是什么话,我也已经不在意了,只是满心都在思考王初一到底去了哪?是不是跟七爷在一起?七爷又去了哪?

    刚想到这里,我忽然就感觉有人拍了一下我的后背,这冷不丁的一拍,让我吓了一大跳,惊呼一声,猛地就蹦了起来,顺势就把苗刀握在了手里。

    可是很快,我就定下神来,这墓道里除了我,就是老八了,如果有人拍我,肯定是老八不会错,当我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却不由得大吃一惊,竟然是七爷!拍我肩膀的竟然是七爷!我被他这么一拍,只感觉浑身一颤,一股莫名的感觉瞬间从肩膀上游遍全身,就好像是身体里吸入了一种薄荷的凉气一般,很清爽,还有些酥麻,感觉很舒服。

    大概过了两秒左右的时间,我回过头再去看老八,发现他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而且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惊愕,正呆呆的看着我,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什么,只不过我已经听不见了,不过看他样子应该是十分的惊讶,已经迈开步子朝我冲过来了。

    就在他的手就要碰到我的时候,却一瞬间消失了,老八在距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消失了!

    我转过头看去,只见七爷和王初一两个人就站在我身旁,我连忙问道“七爷,这是怎么回事?老八他……你们…”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意思,现在的经历已经完全的颠覆了我的认知观,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才好,一句话说了半天,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七爷看了看我,没说话,抬手指了指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

    王初一马上就举起手电照了过去,这手电的光线朝前一照,我忽然发现在我们前面站着一个人,这人低着头,双手自然下垂这,看上去毫无生气吗,就像是一个僵尸粽子一样,皮肤已经呈现出灰白色,不少地方还出现了黑斑,看起来十分的吓人。

    “那是什么?又是黑九瞳的幻境吗?”我连忙问道。

    七爷摇了摇头,说道“那是老八!”

    听到七爷说那是老八,我就不由得一惊,老八?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他已经死了?可为什么死了还站的这么直?看他那姿势,和样子,低着头,垂着手,如果我要是掏出一张符再贴在他脑门上,那绝对是活脱脱的一个大僵尸。

    就在这时,王初一递给我一小瓶东西,我接过来看了看,这东西黄黄的,闻上去还挺香,很像是在家里时候用的洗面奶。

    不过我寻思这种时候了,王初一应该不会给我洗面奶吧!于是就抬头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王初一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七爷给的,我刚用过,你也赶紧抹一下,不然一会皮肤会腐烂的。”说着她就指了指我的手。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皮肤竟然也是灰白色的,而且手背上也出现了和老八一样的黑斑!刚才我的注意力全被老八给吸引住了,竟然没有发现!我敢忙拧开那瓶子,把里面那种黄色的膏状物涂抹在自己的皮肤上。

    就在这时,王初一说道“一点就够了,你抹在手背上吸收了,全身的皮肤都会慢慢恢复的。”

    果然,就跟她说的一样,我刚把这膏状物抹在手背,想要用手去揉一下,却发现这东西几乎两三秒的时间,就已经渗入到了我皮肤里面,紧接着我的皮肤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恢复着,很快就从那种灰白色变的正常起来,那黑斑也消失了。

    正当我想要缓一口气的时候,却突然感觉一股钻心的剧痛从手背上传来,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万只虫子在啃食我手上的骨头一样,别提有多难受了,我疼的咬着牙看着王初一,问道“这…这…这他娘的…怎么 …怎么回事?”

    王初一若无其事的看着我,说道 “副作用,谁让你抹那么多,我只用了一点,就完全恢复了,这玩意抹在身上还真疼,以后得留一点,防身。”说着她就把这小瓶揣进了兜里。

    不过好在这种剧痛感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很快便消失了,如果要是持续时间长了,我情愿拿起刀把自己那手给剁了,也不受那份罪。

    这时候七爷已经开始朝着前面的老八走了过去,我举起手电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里的环境,这才发现,我们竟然就在那暗室外面,根本就没有进入墓道!

    我举着手电照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黑九瞳,然后我又刻意的举起手电,照了照那墓道,想要看看之前我看见的墓道上方的那盏灯还在不在。

    这一照才发现,那盏灯竟然也消失了,好像一切都变得很正常了,难道说七爷已经破了这黑九瞳的幻觉了吗?

    想到这,我又看向七爷,只见他走到老八面前,整个人嘴里念念有词, 绕着他开始转圈子,手里还拿着个铃铛,这铃铛就像是电视剧里那些赶尸道人用的铃铛一样。

    看着七爷一边绕着老八转,一边摇晃着铃铛,嘴里一直念着什么,时不时的还要去看看老八的反应,就这么过了一会之后,七爷用指尖沾了一点朱砂,点在了老八的额头上,然后又从包里不知掏出了一瓶东西,快速的抹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这时候我就看见七爷的手心里还是呼呼地冒着白烟,而且烟雾量还不小,几乎一个眨眼的功夫,七爷周身已经完全包裹在那白烟里面,就算是我们举着强光手电,依然看不清楚状况,只能隔着那白色的烟雾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我靠近王初一,附在她耳边,小声的问道“刚才七爷也是这样把我从幻觉里叫出来的?”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然后点了点头,轻声的嗯了一声,就不在说话,看她脸上的表情似乎十分的紧张,好像在担心什么,我就又开口问道“怎么了?”

    王初一小声回道“七爷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子,把咱们都从幻觉里面叫了出来,可这法子……这法子似乎对他的身体损害很大,刚才叫你的时候,七爷已经开始流鼻血了。”

    我听完先是一愣,然后本能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团白色烟雾,回过头就对王初一说道“会不会是天气太干了,七爷喝水又少,所以才会流鼻血?”

    王初一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我被叫醒的时候,正巧看见七爷弯着腰,一手扶着墙在吐血,当时问他怎么了,他也没说话,等看到他叫醒的时候,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他用的这个法子,对身体的损害太大了。”

    我皱了皱眉头,对于七爷,我只感觉这人太神秘,他的手段和方法实在是太多了,大多数我都没有见过,不过看样子这次是真的欠了他一个大人情了。

    想到这,王初一忽然猛地一抬头说道“我知道了!这是…这是…拍魂!七爷刚才是用本家的精血在给咱们拍魂。”

    听到王初一这么一喊,我忽然就身子一颤,因为这拍魂的说法,我在七爷那里的古籍里没少看,好像是一种很古老的手段,把人从一些迷失的幻境里叫回来,因为这种手法太过神秘,传承很少,所以许多不明白其中奥秘的人,就把这种方法叫做拍魂,古籍上说,这种手法只有男性才能用,而且还要用上自己的精血,一次最多可以叫醒六个人,如果超过六人,那使用‘拍魂’这手法的人必死无疑,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当然,这种用这种手法来把人从幻境里叫出来,自然是用的越少越好,叫的人越多,自然对自身的损害就越大,七爷这一口气,连着叫醒三个人,恐怕对自己的损伤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想。

    而且这种损伤到底是什么?古籍上并没有说,也没有说这手法的具体使用方式,只是在这一篇介绍的最下角备注了一行字“如非必死绝境,切勿使用。”可见这手法的凶险程度。

    我正想着,七爷周身的白色烟雾已经缓缓的散去,我和王初一连忙走过去,看到七爷的样子之后,我们两个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冲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