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气氛太紧张
    “七爷,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老八显然比我更着急,竟然向前一步,跑到我和王初一前面,就探着身子朝着那棺材开启的口子里看。

    这一看,老八瞬间脸色就变了,刚才还一脸好奇的老八,现在脸上已经写满了恐惧,整个人抖了一下,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然后手脚并用拼命的往后退,一直撞在我的腿上,这才停下来,抬头看了看我,说道“那里面…那里面……虫…虫子。”

    我见老八惊悚的模样,就不禁好奇,那棺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七爷那么镇静,而老八则好像是看见了鬼一样,吓得面无人色。

    当我走近了探着身子往里这么一看,也不由得的倒吸一口凉气,只见一个棺材里面,密密麻麻爬满了虫子,全是之前看到的那种幽蓝色的蜈蚣,也就是王初一嘴里所说的草鬼婆子!

    可现在这种蜈蚣似乎并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只是不停的在棺材里面来回的游荡,并没有向上爬,七爷似乎早就知道这虫子不会攻击我们,站在那里一动也没动,只是不停的打量棺椁里面的尸体。

    我仔细的看去,只见棺椁里的尸体被这种幽蓝色的蜈蚣挡住,看的不太清楚,不过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看轮廓好像尸体的位置有些偏,并不是在棺材的正中间,这就有些不合常理了,于是就问道“七爷,这怎么个情况?尸体怎么放偏了?”

    我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那些幽蓝蜈蚣一下子全停住了身子,下一秒呼啦一下就朝着我的方向涌了过来,吓得连忙倒退了两三步,然后抬眼看去,那些幽蓝蜈蚣却并没有爬出那棺材,只是在棺材的边缘停留。

    这时候七爷看着我,对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由于棺材里的蜈蚣全都朝着一个方向涌去,棺材里尸体的情况也就看的清楚了,只见这棺材里面竟然并排放着两具尸体,其中一具已经全身腐烂,只剩一具骸骨,而另一具无头的男尸,则是保存的完好无损,丝毫没有腐烂的迹象,不仅如此,皮肤还泛着微微的蓝色,就好像是个蓝血人一样,就连那血管都看的清清楚楚,而且血管不但没有干瘪,反而十分的饱满,就好像还有血液在里面流淌一样。

    看到这里,我也不禁好奇,这尸体难道真的就是那鬼王将军?可他旁边的这一具尸骸又会是谁?难道是之前石碑里提到的那个女人吗?

    想到这,我又很快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石碑上记载的正确,那女人已经被册封为妃子,就算是死了下葬,也是跟国主葬在一起,怎么可能会跟鬼王将军葬在一起?

    而且按照石碑上的记载,这墓应该是专门为鬼王将军修建的,按道理说,这鬼王将军的尸体应该在主墓室里才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么隐蔽的一个暗室里?而且身边还多了一具尸骸?如果这尸体真的是鬼王将军,那主墓里葬着的那位又会是谁?

    一连串的问题冒出来,让我摸不着头脑,站在棺材的另一边,看着七爷,看看他下一步的动作会是什么。

    可能是我们都不再说话,那些幽蓝色的蜈蚣再次变得平静起来,又开始在棺材里爬来爬去,覆盖了整具尸体。

    不过这次我距离比较近,看的十分清楚,这些幽蓝色的蜈蚣好像是不停地在两具尸体上面爬来爬去,看样子一部分是在啃食那具骸骨,而绝大多数的幽兰蜈蚣,则是趴在那无头尸体身上不停的蠕动,好像是在将自己的毒液注入到那尸体之内。

    看到这里,我忽然明白,原来让这尸体不腐的原因就在这蜈蚣身上,这些蜈蚣应该是把自己的毒液注入到这尸体之内,这些毒液应该十分的剧烈,不但能杀死人,也能抑制细菌,这蜈蚣一边将尸体里的血液吸食干净,然后又将毒液注满血管,只有这样才能让尸体不腐。

    这时候,七爷忽然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往后退几步。

    我照着七爷的意思,赶紧后退,这时就看见七爷将手中的头骨缓缓的放进那棺材之内。

    我看着七爷的动作,都感觉害怕,棺材里全是那种幽蓝色的蜈蚣,随着七爷的手伸进去,十几只蜈蚣已经顺着七爷手里的骷髅开始向上爬,有两只甚至已经爬到了七爷的手背上,看着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王初一更是干脆不去看七爷,转头看向别处,毕竟这场面看起来实在太让人难受了,也就是七爷个敢这么做,如果换了是我,肯定早就跑了,满棺材全是这种幽蓝的蜈蚣,咬一口就要人命,哪里还敢往里面伸手?除非是傻子,或者是不要命了,否则绝对干不出这样的举动。

    此时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七爷的手上,只见七爷手背上的两只蜈蚣停留了一段时间之后,头上的两根触须朝着七爷脸部的方向使劲的晃了晃,然后就从七爷手背上爬了下去,很快就钻进了那骷髅之内。

    我看七爷的表情,见到那两只蜈蚣爬下去之后,好像也是如释重负。

    紧接着,那些幽蓝色的蜈蚣哗啦一下,以七爷手里的颅骨为中心,全部散开,就把那无头尸体的脖子部分露了出来,很明显是想要七爷把头骨给放回去,这种情景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他娘的哪里是蜈蚣,简直就是一群有思想,有灵魂的昆虫。

    七爷的动作幅度很小,手上拿着的头骨也十分小心,缓缓的将头骨往里放,也就是五六公分的距离,七爷愣是用了十几分钟,才将那头骨完全的放进去,松开手之后,又轻轻地调整了一下头骨的位置,让那头骨的脸朝上,枕在玉枕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那些幽蓝蜈蚣忽然动了起来,而且动作十分的迅速,这一下把我们都吓坏了,就连七爷也明显抖动了一下身子,看样子他心里的压力也不小。

    只见那蜈蚣不等七爷把手从棺材里抽出来,就迅速的顺着七爷的手指向上爬,几乎是一个眨眼的功夫,足有几十只蜈蚣已经爬满了七爷的整条胳膊,从手背一直到肩膀,密密麻麻,一条胳膊上全是幽蓝蜈蚣。

    七爷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不过好在这些蜈蚣只是爬上去,并没有攻击七爷,虽然是这样,七爷也已经惊出了一脑门冷汗,我甚至已经看见那汗珠顺着七爷的脸颊流向了脖子里。

    我只是这么看着已经够紧张的了,七爷现在肯定要比我更紧张,不过他依然能保持这份镇静,着实让我佩服。

    那些幽蓝色的蜈蚣爬满了七爷整个手臂之后,棺材里的另一具尸骨就露了出来,全部暴露在我们的视线之中,只见这时七爷转过头,对着我使了个眼神,竟然示意我过去。

    我先是一愣,心说我可没有七爷这么好的定力,如果那幽蓝蜈蚣爬到我的手臂上,别说是爬满,就算是爬上来一只,我肯定受不了,整个人都会崩溃。

    我这一愣神,七爷不由得一皱眉头,脸上已经出现了焦急的表情,又不敢开口说话,只是用眼神不停的示意我过去。

    这种情况之下,我是一百万个不愿意,不过看七爷的处境和状况,如果我不过去,恐怕他就要麻烦了,最后只好心一横,咬着牙就走了进去,来到棺材旁边之后,七爷用眼神示意我将那棺材里的骷髅给拿出去。

    我一下就懵了,能走进来,靠近棺材,已经是我的心里底线了,让我把手伸进那满是蜈蚣的棺材里面,无论如何我是做不到的。

    七爷这时候脑门上已经出现豆大的汗珠,焦急的一遍又一遍的用眼神催促我,让我把那尸骨从棺材里拿出去。

    我也一直再不停的跟自己做思想斗争,这些幽蓝蜈蚣个个都是剧毒,被任何一只咬一口,那都要去跟阎王爷喝茶,想要把手伸进那满是蜈蚣的棺材,可需要巨大的勇气。

    七爷似乎已经忍不住了,轻哼了一声,瞪了我一眼,他这一声轻哼,似乎又刺激到了那些幽蓝蜈蚣,一下使它们变得活跃起来,不停的在那无头尸体上来回爬动,却没有一只爬到那尸骨上。

    我看七爷这表情,再加上现在的情况,心想如果七爷真是死在这里,估计我们谁也出不去,想到这里,我转头看了看老八,看见他一脸震惊的表情之后,我默默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心说这家伙明显靠不住,然后我就屏住呼吸,心一横,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我双手慢慢的朝着那棺材里伸了进去,动作很慢,生怕惊动了这些蜈蚣,万一哪一只不高兴咬了我一口,那我就麻烦大了!

    我越想越害怕,手就开始抖起来,虽然我并不知道七爷为什么要让我把这尸骨从棺材里拿出去,但看他的表情十分的焦急,肯定是有什么十分重要的原因,现在我也顾不得思考这些了,只能尽量的平复自己的心情,让自己的双手保持平静状态,然后缓缓的抓住那具尸骨,开始把这尸骨转移到棺材外面。

    当我抓住尸骨的胳膊,要把这尸骨拿出去的时候,才发现,这尸骨早已经腐烂的不行了,再加上这些幽蓝蜈蚣的长期啃食,早就散了架,我这一下,只拿出来两根手骨。

    看着棺材里的尸骨,我不由得冷汗直冒,心里骂道,这他娘的倒霉了,老子要好几次才能把整具尸骨拿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