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幽蓝蜈蚣
    “我好像看见什么东西钻进去了。”王初一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女尸的脸说道。

    “钻进去了?”

    我先是一愣,想要凑过去看,可那女尸的脸实在跟那草鬼婆子太像了,我又不太愿意过去,只好接着问到“什么东西钻进去了,你倒是说清楚啊!”

    我这话音一落,就看见那女尸的脸上,一道蓝色的划痕略过,就像闪电一般,从那女尸的干瘪的眼眶里钻了进去,由于我距离比较远,看不太清楚,只能着急的问王初一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王初一皱着眉头,脸上满是震惊,本能的就向后退,要不是她所在的位置空间太过狭窄,照她的架势,肯定是要蹦出来。

    “草鬼婆子,是草鬼婆子!跑,快跑!”王初一一边想要从那石棺附近跑出来,一边对着我和老八挥手大喊。

    我们俩一听是草鬼婆子也想往后跑,我刚迈开步子,又看见王初一好像脚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正在拼命的挣扎,于是又折返回去,一把拉住王初一的手,就想要把她从里面拽出来,这时候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朝着我的脸,啪的一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不过并不是太疼,就听见她歇斯底里的嚎叫“回来干嘛!快跑!滚!”

    我拼命的拉着她的手,也不理会她的大骂,一使劲,就把她从那石棺缝里拽了出来。

    就在这时,只听见石棺咔嚓一声脆响,我忙低头查看,只见石棺侧面的一个凸起的玉石杆被碰到,已经折向棺椁的内侧,刚才王初一的脚就是被这玩意给卡主的,看样子应该是开启棺椁封盖的机关。

    来不及多想,我拉起王初一就要往外跑,这时我忽然想到七爷还在这房间里,刚才草鬼婆子的厉害我是见识到了,救我这样的三脚猫功夫,被上了身,都能跟七爷和老八这样的高手打成平手,如果是七爷被上了身,那后果可不堪设想,于是连忙转头去看。

    只见七爷正在低头查看着棺椁,似乎发现了什么,脸上没有一丝慌张的神情,看到这,我就赶忙提醒七爷“七爷,快跑,草鬼婆子!”

    七爷嗯了一声,点点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知道了!”就再无动作,这时候不光是我,就连老八也折返回来,一看我们都还在这里站着,脸上就满是着急的神色,大喊道“都不想活了?赶紧跑,保命要紧啊!别关心什么棺椁了,开了棺,咱们也没命带出去!”

    老八这一通嚷嚷似乎惊到了七爷,只见他眉头一皱,抬头看了看我们,说道“大惊小怪,王初一看到的那个不是草鬼婆子。”

    王初一先是一愣,接着开口说道“就是草鬼婆子!一条很长的蓝色蜈蚣,那蜈蚣的头……它的头……”

    我着急的问道“哎呀,快说啊,它的头怎么了?”

    王初一看了看我,说道“它的头,顶部有一张人脸,当时我距离那蓝色的蜈蚣非常近,看的很清楚,那张脸就是草鬼婆子的!”

    我一听就愣住了,原来刚才那女尸脸上的划痕竟然是一条蜈蚣,如果王初一没有看错的话,那这条蜈蚣还真大,足有五公分长短,通体幽兰,实属罕见,反正我是没见过这个颜色的蜈蚣。

    这时候七爷点点头,开口道“我知道,你看到的那个,是降头虫,也可以说是草鬼婆子,两个东西是一回事。”

    王初一眉头一皱问道“这盘腿的女人到底是不是草鬼婆子?”

    七爷摇了摇头“应该不是,这女人的脸,胳膊和腿都很正常,应该不会是草鬼婆子,再说草鬼婆子怎么会在这里殉葬?”

    说完七爷猛地一使劲,就将那棺椁的封盖给推开了,如此沉重的封盖,七爷好像并没有费很大的劲,我好奇,就探着身子往里看,这才发现,棺材的封盖下面,有一排圆形的珠子,充当了齿轮的作用,可能是刚才王初一卡住脚的时候,触发了机关,让这些珠子从棺椁内沿弹了出来,这才让七爷如此轻松的就给推开了。

    推开棺椁之后,一个金丝楠木棺材就出现在我们面前,看到上面雕刻的纹路,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只见棺材的封盖上刻着大大的两个字,鬼王!

    虽然我认识的古文不多,可来之前也是做了功课的,这鬼王两个古字还是认识的,更何况又刻的这么大,几乎沾满了整个棺材的封盖。

    “七…七爷,这…这…这恐怕是…”老八见到那棺材,已经惊讶的结巴起来,看他的表情说不出是兴奋还是紧张,一双眼睛瞪的浑圆,紧紧的盯着那棺材的封盖,半天也没说出这句话来。

    还是七爷镇静的点点头,说道“嗯,果然跟我想的一样。”

    七爷一开口,我就浑身一颤听七爷这话的意思,好像是他早就知道这棺材里葬着的人是谁一样,忙问道“怎么?七爷你早就知道这棺材里躺着的人是谁?”

    七爷微微的点点头,说道“如果我推测的不错,这棺材的里躺着的应该就是那鬼王将军,我背包里的骷髅,就是这将军的脑袋!”

    听完七爷的话,老八也是一脸的震惊,连忙问道“为什么?”

    七爷眸子里精光一闪,低沉的声音就开口说道“因为刚才,咱们跟鬼草婆子过招的时候,她好像并没有要杀咱们,而且处处提防我的背包,两三次明明有机会从背后出手来偷袭我,她都放弃了,好像对这我的背包很在意。”

    老八皱着眉头,问道“七爷,您的意思是说,那鬼草婆子并不是对背包在意,而是在意背包里的东西?”

    七爷点点头,说道“应该就是在意这骷髅。”说着,就从背包里,将那从墙壁冰层里取出来的骷髅拿了出来,缓缓的放在了棺椁边上。

    这时候,只见那女尸脸上很快钻出来一条幽蓝色的蜈蚣,朝着那骷髅就爬了过去,片刻间,便钻进了那骷髅之内。

    看到这一幕,我和王初一都惊呆了,连忙问道“七爷…这…这是…怎么回事?”

    七爷眯着眼睛,看着那骷髅,也没说话,大概过了好一会,七爷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总感觉,这鬼草婆子,就是咱们之前的见过的那被冰封在墙壁里的女人。”

    听到这里,老八一撇嘴,嚷道“不可能,不可能!这鬼草婆子跟那女人差距简直太大了,根据碑文记载,那冰层里被冰封的女人应该是个皇妃一般的人物,而且还是这鬼王的心上人,绝不会长成鬼草婆子那般模样,太丑了。”

    老八这一嚷,我觉着也有道理,这女人竟然能引得国主和鬼王将军两人相争,那必然是倾城绝貌,怎么可能会是鬼草婆子?而且根据碑文上面记载,这女人早就死了,属于红颜早逝,而那鬼草婆子却老的已经不成样子了,怎么可能会是皇妃,两者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就连想,我都不会把他们俩联想到一起。

    这时候,七爷咳嗽了一声,竟然伸手在那骷髅上敲了敲,缓缓的开口说道“我要开棺,让头骨归位了,是你刻意引着我们到这里的,那就请你从里面出来吧。”

    七爷的话音一落,只见那幽兰的蜈蚣竟然真的从那头骨里爬了出来,整个身子横在棺材封盖表面,冲着七爷扭动了两下身子,看上去就像是在给七爷鞠躬一样,然后很快的就钻回那女尸的体内,再也没了动静。

    眼前的这一幕,简直要把我们给惊呆了,如此神奇的事情,如果不是我亲眼见到,任凭谁告诉我,我也不会相信,这虫子竟然就像是能听懂人话一样,而且好像还知道谢恩?简直颠覆了我的认知观。

    这时候,王初一也是满脸的惊讶,在我耳边低语道“巧合,一定是巧合,肯定是那蜈蚣碰巧想要钻出去,嗯, 一定是这样,七爷用手敲那骷髅,惊吓到了那蜈蚣,所以它才会爬走!这些昆虫是很怕突然的声响惊吓的。”

    王初一一口气说了一大串,无非就是想为刚才情景找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真的要疯了,刚才那一幕太诡异了。

    这时候,七爷冲着我们一摆手,示意我们往后退几步,他好像要开棺了。

    我们三个明白他的意思,就都退了出去,却又都不愿意退的太远,都想看看这棺材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是不是就像七爷所说的一样,是那鬼王的棺材。

    只见七爷一只手搭在那棺材的封盖上,另一只钩子手死死的按住棺椁的边缘,手上猛地发力,使劲的向前推,就听见“咯吱……咯吱……”的声音响起,棺材的封盖,就这么被七爷缓缓的给推开了,这棺材竟然没有用铆钉!

    棺材的封盖似乎很沉,七爷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推开一个二十公分左右的口子,我们虽然都好奇这棺材里到底是什么,但那口子实在太小,手电的灯光也照不进去,只能在外面焦急的等着,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